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64章 抢班
    我觉得现在的闫晓天已经无法承受更多的刺激,就朝梁厚载招了招手:“厚载,你先带着闫晓天出去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可闫晓天却立即摇头:“我要留下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担忧地看着他,他沉了沉气,又说了一遍:“左有道,让我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仉二爷碰了碰我的胳膊,对我说:“在叶凡心的尸体上,应该还有残留下来的‘魄’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对闫晓天:“我要开馆,行么?”

    闫晓天看着我,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我走到棺材前,一点一点地推开了棺盖。这口棺材是特制的,通了电,有很好的冷藏功能,当我将棺盖打开的时候,寒气掺杂着一缕缕白雾慢慢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躺在棺材里的叶凡心一如她生前的样子,安静、平和,在她的脖子上,围着一条纯白色的围巾,挡住了喉咙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我担心闫晓天再次见到叶凡心的尸体,情绪会失控,就特意用后背挡住他的视线,随后伸出一只手,放在了叶凡心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我调动念力,找到了残留在叶凡心身上的魄,那道残魄眼看就要完全消散了,我立即用上“演魄”的手法,将心念和她的魄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由于叶凡心已经过世几个月,残魄上的记忆也变得很模糊了,在脑海中,我“看到”叶凡心举起了匕首,在一刹那的犹豫之后,她用匕首划破了自己的喉咙,鲜血大股大股地喷了出来,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在我脑海中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叶凡心倒地的时候,从她正对面的阴影中闪出了一个人影,光线很暗,我只能看出那个人的身材修长,他穿着道袍,袍子的边角暴露在光线中,我发现他的袍子上没有其他颜色的绣边,就是清一色的洁白。可正当我想看看他的脸时,脑海中的情景就快速变得模糊起来,直到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将棺盖慢慢地合上。

    仉二爷问我:“怎么样,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在她死前的最后时刻,确实有人出现过,那应该就是下毒的人,他突然出现,可能是为了在第一时间清理匕首上的毒药。但我没看清他的长相,只看到……他穿着白袍,应该是百乌山的入门弟子,另外,他的身材细长,身高大概在一米七到一米七五之间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我看向了闫晓天,闫晓天也总算是回答了我心里的问题:“身材细长,符合这个特征的入门弟子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:“如果不算那些新招进来人,符合这个特征的人还多吗?”

    闫晓天:“也很多。前几年百乌山经济上很拮据,很多门人都是吃不饱的。而且那样的身高在百乌山也很常见。”

    仉二爷问我:“如果将所有入门弟子全都聚集起来,你能从里面找出那个人来吗?”

    我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不行,完全没有看到脸,肯定找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梁厚载开口问闫晓天:“依你看,最近这一两年,百乌山还有没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?你仔细想想,任何事情都不要放过。”

    闫晓天:“百乌山从来就没有对头过,如果有什么事变得对头了,那才真是不对头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,仉二爷就插上了话:“我倒是发现了一件事,就是老夫子带着我们进百乌山大门的时候,守门的凶神曾问了他一个问题,让他非常费解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:“是不是问他,会不会下围棋?”

    仉二爷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梁厚载说:“我们进来的时候他也问过我。当初我和道哥在密室里研究过棋谱,这件事他是知道的,可他还是问了我那样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下巴,说:“凶神不是经常和老夫子在一起下棋吗,怎么还会问这样的问题呢?”

    仉二爷环抱着双手,一边思考着,一边有些不确定地说:“难不成是凶神失忆了?”

    梁厚载:“我也这么想。但我认为它不是失忆了,而是被人抹去了记忆。”

    仉二爷立即摇头:“不可能,那可是凶神,谁能抹去他的记忆啊?我觉得就算是罗中行也没有这么深的道行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说:“不需要太深的道行,只需要一种特殊的术法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梁厚载转向了我,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字:“九重天的天眼通。”

    我挑了一下眉毛:“你是说,周天师亲自来了?”

    梁厚载说:“仅仅是猜测而已,我听说,将天眼通练到六重天境界就能篡改常人的记忆,他的天眼通可是九重天,说不定可以抹去凶神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注意,梁厚载说的是“猜测”而不是“推测”,他推断出来的事情十有八九是对的,可猜嘛,无根无据,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不管怎么说,那个出现在叶凡心记忆里的人,应该就是百乌山的入门弟子没错。所以我觉得,还是从入门弟子开始查起吧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问我:“是大张旗鼓地查还是暗地里查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大张旗鼓地查吧,我估计,那个潜伏在百乌山中人,应该已经知道咱们来了,不如放开手脚来干,咱们查得越紧,他就越容易乱,说不定不小心露出了马脚,还能省了咱们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闫晓天一直没说话,他站在我旁边,低着头,不知道是在听我们说话还是在想别的事。

    我拍了一下闫晓天的肩膀:“哥们,你现在得振作点,等给你师娘报了仇,你再难过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闫晓天抬起头来看着我,很勉强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知道,在这种时候让他强行振作,确实有些强他所难了。

    梁厚载对闫晓天说:“你师娘过世的那一晚,在百炼堂附近巡逻过的人嫌疑是最大的。”

    闫晓天长吐一口气,回应道:“我很早以前就查过了,那天晚上在百炼堂附近巡逻的入门弟子一共三个人,钱绍荣、马光、邹成文,这三个不可能是嫌疑人,他们的胆子很小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咱们回大殿吧,我想见见这三个人。”

    闫晓天很生硬地点了一下头,带着我们离开了补给点。

    回到大殿的时候,我特意感应了一下大殿附近的炁场,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闫晓天让人将钱绍荣、马光和邹成文三人召来,他简单向我介绍了一下这三个人,又将我的身份告诉了他们,随后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也是从闫晓天的话语中得知,即便是在入门弟子中也有着辈分的差别。像钱绍荣,他是玄火堂堂主的挂名弟子,在三个人中岁数最小,辈分却最高。马光名义上的师父过去在刑堂当过职,在入室弟子中的辈分不高不低,而邹成文的情况则和他差不多,只不过钱绍荣和马光看起来都是二十岁冒头,可邹成文一眼看去却至少有四五十岁了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是没有资格进入大殿的,来了以后就一直站在门外,紧靠着大殿的门槛。

    我搬了把椅子坐在他们面前,问:“叶前辈去世的那晚,是你们三个在百炼堂附近巡逻的?”

    钱绍荣的辈分最高,理所应当成了答话的人,他朝我拱了拱手,说:“是我们,之前掌派已经向我们询问过当晚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语气有点着急,但并没有不敬的意思,我感觉,他好像想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们在巡逻的时候,有没有听到什么不寻常的声音,看到什么不寻常的事?”

    他们三个互相看了看对方,每个人都是一脸懵,随后钱绍荣才对我说:“没有,没有什么不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我继续发问:“那天晚上,百炼堂除了叶前辈还有其他人吗?”

    钱绍荣:“哦,有,还有几个新入百炼堂的门人。不过他们只能在一楼和二楼活动,叶师叔在顶楼,他们是不能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谁第一个发现叶前辈尸体的?”

    钱绍荣:“是李炳申,那天早上,他去给叶师叔送洗好的衣服,上顶楼一看,就发现叶前辈倒在地上,地板上到处都是血。哦,对了,其实那天晚上应该是李炳申在百炼堂巡逻来着,我和他换了班。”

    我: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换班?”

    钱绍荣:“我本来是在藏宝阁那边当班的,可我……我不想去,就和李炳申换班了。”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头:“为什么不想去?”

    这时候闫晓天开口了:“藏宝阁靠近百乌山的一处祖坟,那地方我带你去过,阴气很重,这些年经常发生怪事,修为低的弟子通常都不愿意去。李炳申在入门弟子中的辈分是最低的,加上年纪又小,他们这些老人常常欺负他。光是前年,李炳申就不止一次被人抢班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问闫晓天:“抢班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钱绍荣回应我:“就是强行和他换班,让他去藏宝阁那边巡逻。不过去年的时候掌派就改了规矩,不能再抢班了,叶师叔走的那天晚上,李炳申是自愿和我换班的。”

    闫晓天说:“嗯,所谓自愿,其实也是因为李炳申和你的关系很好,而你又不想去藏宝阁,所以他才和你换班。上次你就是这么说的吧?”

    钱绍荣赶紧朝着闫晓天那边行礼:“对,事情就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钱绍荣的眼睛,问他:“你不是经常抢那个人的班吗,你还和你关系不错?”

    “我哪能经常抢班啊,”钱绍荣说:“我们是轮班制的,像藏宝阁那种地方,我一年也就能在那里当一次班,而且上一次换班,李炳申也是自愿和我换的。他刚来百乌山的时候我就很照顾他,他和我关系真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在他说话的时候,马光和邹成文也附和着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梁厚载走了过来,对我说:“道哥,这三个人看起来确实不知道叶前辈身上发生了什么,不如把那个李炳申叫过来问问吧?”

    钱绍荣说:“可李炳申的胆子特别小,就你们这阵势,他来了,可能会紧张得说不出话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