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63章 验尸
    闫晓天用了一段时间来平复自己的心境,随后才说道:“你们到这里之前我也有同样的感觉,不管干什么,身后影子里都好像有什么人跟着,我也觉得,好像有人在暗地里盯着我。和当初师娘描述的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挠了挠头皮,问他:“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感觉的?”

    闫晓天:“在发现师娘自杀的前一天就有了,当时我和大师父发现师娘尸体的时候,师娘正好过世整整一天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:“也就是说,在你师娘过世的当天,你就有这种感觉了。这样,闫晓天,咱们现在假定,你师娘确实是自杀,那她自杀的动机是什么?真的是因为长老们的流言蜚语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流言蜚语,”闫晓天摇头:“是攻击。我和师娘对峙后的第二天,那些长老突然来到大殿,质问我和师娘究竟是什么关系,我那天心情不好,直接将他们全都轰了出去。他们撼动不了我,竟然天天跑到百炼堂那里去辱骂我师娘,我也是为了保护师娘,才满足了长老会的要求,同意他们购买更多的股份,一开始他们买到了六成,后来还是魏长老又将其中的一成转卖给我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点了点头:“所以,从表面上看,你师娘是被长老会逼死的。她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梁厚载问出的这些问题,每一次都戳到闫晓天的痛处,可这些问题确实有可能是事情的关键。

    闫晓天沉默了一会才回应:“匕首。师娘是用匕首自尽的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:“致命伤在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闫晓天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:“喉咙。”

    他眼看要绷不住了,我朝梁厚载和刘尚昂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别再问下去了。

    闫晓天坐在桌子后面,用双头抵着额头,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。

    我不擅长劝人,在这种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远远地看着闫晓天,我突然有一种无力感,当初李良和梁厚载离别的时候,这样的无力感也曾出现过。

    梁厚载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转向他,他则朝我这边凑了凑,小声说:“道哥,你还记得赵德楷是怎么疯的吗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疯的,当初有人将他从暗道中救走,我追出上去的时候,他就已经疯了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:“你说,救走他又让他发疯的人到底是谁呢?”

    我摇头:“没看到那个人,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梁厚载:“其实我一直都很疑惑,赵德楷为什么会突然发疯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赵德楷是被人勾去了魂魄才失心的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将声音压得更低了:“你有没有察觉到,咱们刚在大殿门口见到闫晓天的时候,他的魂魄也有些发虚。”

    我立即明白了梁厚载的意思: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梁厚载点头:“我觉得,闫晓天的师娘之所以性格突变,可能是中了别人的术。让赵德楷失心的人,和操纵闫晓天师娘的人,很可能是同一个。而他现在又盯上闫晓天了。而且我认为,这个人至今还潜藏在百乌山中。”

    我挑了一下眉毛:“百乌山的大门有凶神镇守,外人确实是进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闫晓天突然抬起头来,朝着我和梁厚载这边低声呐喊:“把他找出来!”

    “咱们动作太大的话,容易打草惊蛇。”梁厚载对闫晓天说:“况且很多事都只是我的推测,不一定准确。”

    我也对闫晓天说:“闫晓天,你先沉下心来,别把力气用在错误的地方。咱们现在要做的,是要确定你师娘究竟是不是自杀。”

    闫晓天:“肯定不是自杀,肯定不是!”

    刘尚昂:“要想验证你师娘是不是自杀,其实最好的办法是验尸,但前提是尸体还没有火化。”

    闫晓天立即说:“没火化,师娘到现在还没入土。在找到凶手之前,师娘是死不瞑目啊,我绝对不会同意就这么入土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,”刘尚昂一边说着,一边站起身来:“带我去看看尸体。”

    闫晓天很麻利地绕开桌子,径直朝殿门那边走去,他走得急,速度很快,我们几个也立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出了大殿,闫晓天用最快的速度带我们离开了百乌山,途径山外的峡谷,带着我们直奔里山门最近的一个补给点,他说那里就是他师娘的灵堂。

    途中,我问闫晓天:“你师娘的事情,老夫子知道吗?”

    闫晓天直叹气:“知道,可大师父现在也帮不上忙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老夫子手底下不是有很多……眼线吗?怎么帮不上忙?”

    闫晓天:“大师父在一年前破关失败,损失了大半修为,原本为他效力的那些精怪和鬼物,都已经脱离他的掌控了。唉,大师父能活下来就已经是造化了,我实在不忍心再让他为我操劳。”

    老夫子破关失败,曹老夫人过世,闫晓天的师娘自杀,怎么所有不好的事全都赶在一起了呢?

    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,这些事凑在同一个时间段发生,也许不是巧合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我又问他仉二爷和王磊还在百乌山吗,可闫晓天根本不知道仉二爷来过。

    当我们进入补给点的时候,首先出现在我们面前的,却是仉二爷和王磊。

    二爷正坐在一口银白色的铁棺材前和王磊说着什么,他见我们进来,才朝我挥了挥手:“怎么才来,等了你整整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一直在梁子那边待着,二爷,你们怎么没走啊?”

    仉二爷将一支半尺长的匕首递给我,一边说着:“听老夫子说,叶凡心死得很蹊跷,我和王磊在这查了一个月,总算是查出一点门道来了,你好好看看那柄匕首。”

    也是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,闫晓天的师娘叫叶凡心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匕首,匕身乌黑,刀刃十分锋利,手柄上还刻着一些荷花瓣似的花纹,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时候闫晓天走了过来,朝仉二爷拱了拱手:“二爷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闫晓天又看向了王磊,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和王磊见面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,仉二爷就向他介绍:“这是王磊,我们老仉家的长工,他是个修罗。”

    如果放在过去,闫晓天肯定会热情地跟王磊打招呼,可他现在确实没有那个心情,只是冲王磊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问仉二爷:“这支匕首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仉二爷说:“几个月以前,匕首上面涂过毒,我刚才舔了一下,当时的毒性应该是比较烈的。不过在老夫子发现它的时候,毒已经被清理干净了。这就是叶凡心自杀时用的匕首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仉二爷到底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得出这些结论的,但他的话向来比较可信。

    闫晓天盯着我手中的匕首,一双眼变得越来越红,像是要发怒,梁厚载拍了拍他的肩膀,在后面说:“闫晓天,你得冷静点,如果连你都乱了阵脚,那才是真正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闫晓天深吸一口气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仉二爷从我手中接过匕首,我则问他:“验尸了吗?”

    仉二爷:“验过了,致命伤在喉咙上,下刀很深,颈部大动脉被完全切断,死因是窒息和失血过多。但在叶凡心的身上,我没有发现毒素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疑惑道:“匕首上不是涂过毒吗,为什么体内没有毒素呢?”

    仉二爷说:“目前还没有定论。现在我们推测,毒素有可能是在叶凡心出血的时候,顺着血一起被排出来了。还有一种可能,是这种毒素在进入体内之后,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完全代谢掉,其代谢所需的时间,比叶凡心自刎到死亡的时间还要短。”

    闫晓天终于忍耐不住了,闷闷地说了句:“师娘她绝不是自杀的。”

    仉二爷叹了口气,对他说:“她确实是用匕首划破了自己的喉咙,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。但当时确实有人想让她死,自刎也不一定是叶凡心的本意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仉二爷,仉二爷也将目光转到了我这边:“如果匕首上的毒是叶凡心自己涂的,那么烈的毒性足够要了她的命,她只要划破手上的一点皮就行了,为什么要割喉呢?她选择用自刎的方式结束自己的性命,就说明她事先并不知道匕首上有毒。所以我推测,下毒的人早就知道叶凡心有想死的心,也知道叶凡心会用这支匕首,他是怕单靠这柄匕首要不了叶凡心的命,才在上面涂了毒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仉二爷又问闫晓天:“叶凡心的尸体被放在这里,应该没几个人知道吧?我看这个补给点应该是荒废了很长时间了,平时不会有人来,另外老夫子带我去过她的墓冢,既然立了冢,是不是想告诉其他人,叶凡心已经入土为安了?”

    闫晓天半天没回应,直到梁厚载拍了他一下,他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仉二爷皱了一下眉头,又问他:“叶凡心的尸体被安置在这,都有哪些人知道?”

    闫晓天又是过了好半天才回应:“其实我也没有特意隐瞒这件事,长老会的人,还有百乌山的几个入室弟子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能说通了,”仉二爷点点头,对我们说:“在叶凡心的尸体放入这里没多久,曾有人来过,我们发现,在她心口的位置有个很小的伤口,那应该是用很长的钢针扎出来的,伤口直通心脉。入针的时候,她的尸体还没有完全被冻住,以至于当血肉阴寒冷而收缩之后,针孔被放大,边缘还有开裂的痕迹。但我有些不理解,按说叶凡心留了那么多血,死亡时间也超过一整天,对方为什么还要过来补上这一下呢。”

    在二爷说出这些时候,闫晓天的身子已经在发抖了,我早就知道他对叶凡心有着一份很特殊的感情,如今人死了不说,尸体竟然也没被放过。如果换成是我,现在很可能已经发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