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59章 三堂会审
    我说:“差不多吧。对了,有件事要提前告诉你,现在组织里出了内鬼,你是头号怀疑对象。”

    梁子瞪大眼睛看着我,他用手指着自己,一脸不不可思议地问:“我?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嗯,就是你,我们这次就是为这事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着话就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了,梁子匆忙坐在我对面,一脸焦急地问我:“怎么我就成了头号怀疑对象了?不是,为啥怀疑我呀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因为你最近做的事疑点太多了。我问你几个问题,你如实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梁子立即点头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的左脚掌是不是没有掌纹?”

    梁子:“是啊,我靠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我没回答,只是问:“为什么没有掌纹?”

    梁子:“头些年我带队去唐山墓的时候遇上了酸池,当时有不少人都被酸池烧了脚,任务也没完成就撤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们都知道,”我说:“现在问你第二个问题,上次见到你的时候,我和梁厚载见你状态不对,问你出了什么事,你为什么要骗我们,说你和老婆闹离婚?还说手续都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梁子说:“我当时确实是闹离婚啊。唉,我和我老婆是娃娃亲,虽说到离婚前也没领证,可这些年我长年不在家,家里老人都是她照顾的。五年前家里老人去世,她想和我分,可又惦记我家那套房子,毕竟老人一直是她照顾的,我寻思着她这些年也不容易,就想把老家的房产分给她一半。我签的那份离婚协议,其实就是一份房产分割合同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:“那你怎么不实话实说呢?”

    梁子显得有些尴尬:“这种事说起来太麻烦,我直接说离婚你们不就什么都明白了?不是,你们难道就因为这个怀疑我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只是因为这事,我问你,你从公司转出来的钱,干什么用了?”

    梁子看看我,又看看梁厚载,最后又将视线转移到了我这边,有些扭捏地问我:“必须说吗?”

    梁厚载在旁边说道:“必须说。”

    梁子犹豫了好一阵子才开口:“其实就是……我弟弟的公司资金周转不过来,我就借给他了。哎,这事老张也是知道的,当初转钱的时候,我弟也是答应给他十万块钱的佣金,他才帮我转的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问他:“你还有个弟弟,他做什么生意的?”

    梁子:“是表弟。他在国外做海运生意的,当时有两条船被压住了,需要一些资金才能拿回来。后来他拿到船以后就来钱了,不过那些钱不是一次性给我的,是分好几个账号一笔一笔汇到我这里的。我这还有转账信息呢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拿出了手机,让我看上面的收款短信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,确实有几十条汇款短信,怪不得王大富说这笔钱来路不明,资金源太多,而且大多来自海外,确实不好查。

    我问梁子:“这事你怎么不直接告诉闫晓天呢?”

    梁子叹了口气,说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闫晓天不信任我。再说我私自动用公司的资金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事,我就怕万一我把这事捅出来,我弟也要受牵连,毕竟陕西这边的产业有组织里的人盯着。万一我弟被打上了经济犯的标签,那我真是对不起他了。”

    我也不由地叹了口气:“唉,太鲁莽了,你这事干得太鲁莽了。”

    梁子:“哎呀行了,你就别再刺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片刻,继续发问:“前阵子,你是不是去过一个叫樱花舞厅的地方?”

    梁子点头:“是去过啊,那天晚上有人找我的茬,被我揍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不是因为他们抢了你的女伴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们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梁子瞪大眼睛看着我问。

    我说:“组织里最近一直盯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合着这是真把我当成坏人了?”梁子靠在椅子上,很无力地说:“那个女伴是我朋友给介绍的对象,我和她本来聊得好好的,没想到那伙人上来就抢人,我这架是打了,可人家从那以后就不愿意理我了,说我有暴力倾向。你说我招谁惹谁了,要不是为了她我能动手吗,结果还落一有暴力倾向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在一旁问:“你怎么想起来去那种地方了?庄大哥不是说,你以前最讨厌那种嘈杂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梁子:“我本来也没打算去,有个公司的老客户说是要给我一个单子,把我约在那的。那天我正好和相亲的那个女的在逛街,本来不想带她,可她非要去,我也是没办法才带上她的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:“你怎么还跑出去接单子?你又不是业务人员。”

    梁子说:“我不是被踢出董事会了吗,整天没事干,恨不得能闲死,巴不得有点事干呢。那人一给我打电话我就来劲了,也没多想就火急火燎地去了,没想到闹出那么一档子事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知道,和你联系的这个人是什么身份吗?”

    梁子想了想才回应我:“他是个地产商吧?我记得上次闫晓天和他谈生意的时候,做的就是地产,不过最后没谈拢,生意崩了。其实我也挺纳闷的,本来都谈得差不多了,可闫晓天非要找事为难人家,那人气不过,就把正准备签的合同给撕了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说:“闫晓天是故意的,组织里已经查明了,你说的这个人,是葬教成员。”

    梁子瞪大了眼睛:“哦,合着你们怀疑我,就是因为他的身份有问题啊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只是因为他的身份有问题。我们得到了可靠消息,混迹在组织里的内鬼,左脚没有掌纹,而在你挪动公司款项前后,葬教曾在黑市进行过大笔资金的转移,其金额,和你调用的资金基本相当。”

    梁子半张着嘴,盯着我看了半天,末了说了句:“我怎么觉得,这是有人给我下套啊!”

    一旁的梁厚载接着问他:“还有一件事,你去年过年的时候是不是去了一趟二龙湾,还下了墓?”

    梁子反问我:“我去二龙湾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又补充一句:“哦,不过我确实去了大理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去大理干什么?”

    梁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就是吧,我朋友给我介绍一姑娘,家在大理,我就琢磨着,反正过年也没什么事,去看看人家。”

    我很无奈:“我说你这两年就是一心扑在找姑娘上了么?”

    梁子:“我都快奔四的人了,再不想个辙把自己折腾出去,以后就要孤独终老啊。你跟你说,你到了我这岁数,你也着急!不是,我就去了一趟大理,怎么又跟二龙湾扯上关系了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离开大理以后,组织上派人去过龙王墓,发现墓穴有被开启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梁子立即说:“我可真没去啊,当地的老战友可以给我作证,那两天我基本上一直和他们在一块了。就是刚到大理的时候我去陪了陪姑娘,前后也就两三天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梁厚载,梁厚载朝我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问了梁子这么多,我感觉他好像真的没有问题,如果他说得都是真的,那就是有人在干扰我们的视线,诱着我们将心思放在了梁子身上。

    可现在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:梁子究竟是不是复制体。

    我回想上一次和他见面的日子,那时候是月底,现在也是月底。复制体在每个月的月末都会发一次痛病,之前我们怀疑,上一次梁子之所以状态不对,就是因为痛病快要发作了,如果我们当时的推断没出差错,那现在的他应该也快发病了。

    我对梁子说:“我们打算在这待一段时间,顺便监视你,你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梁子顿时乐了:“那感情好啊,嘿嘿,我正愁没人陪我喝酒呢。对了,你好像不喝酒吧?”

    我笑着点头:“没这习惯。”

    梁子又看了看梁厚载和刘尚昂:“你们俩呢?”

    梁厚载摇头,刘尚昂说:“我酒量不行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仙儿突然举起了手:“喝酒找我呀,我的酒量好。”

    梁子看了看仙儿和罗菲,朝我这边凑了凑,问:“这两个美女是朋友啊?”

    梁厚载拍了梁子一下,说:“这两个你就别惦记了,都是道哥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梁子愣了一会,突然一拍桌子:“嗨,怪不得你不理解我呢,你身边陪着俩大美女,你当然不着急啊!”

    我赶紧扯开话题:“别扯这些没用了,赶紧上饭吧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梁子眼巴巴地看着仙儿和罗菲一左一右地坐在我旁边,咂了咂嘴,嘀咕一声:“唉,浪费资源啊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梁子就跑到外面去叫餐了。

    他回来的时候,服务员跟着一起过来,上了烤盘和一大堆生肉生菜,给我们点好火之后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家店的东西味道很一般,但贵在安静,房间的隔音效果也很好,我们想怎么聊怎么喊,外面的人也听不见。

    那天中午梁子和仙儿斗起了酒,仙儿说自己能喝,这句话可是一点都不掺假的,她确实是海量,白的啤的红的掺着喝,我都不知道她喝了多少,可她从头到尾一点事都没有,梁子就不行了,刚开始他还劝酒,好像认定了仙儿喝不过他似的,可到最后,他差点被仙儿喝到桌子底下去。

    梁子家住得比较远,加上他都快把自己灌得失去意识了,我们只能在就近的旅店给他订了一间房,让他先睡在这。

    安置好梁子以后,仙儿和罗菲嚷嚷着要逛街,我被她们缠得没办法,只能带着她们在商业区遛了一圈,因为我最近比较穷,她们两个逛街也只是看,什么都没买。

    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,我回到旅店,梁厚载说梁子已经醒了,可胃受了很大的刺激,喝水都吐。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我心里有些埋怨仙儿,但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仙儿这么做也是有目的的,正常来说,被阴玉复制出来的生命体都有着极强的生命和恢复力,看梁子这么久了还没恢复过来,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他不是复制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