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58章 没有结果
    王大富最后说道:“差不多就这些了,梁子这两年做的事情确实非常可疑,也不能怪组织上怀疑他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说:“梁子做的事确实很可疑,但我觉得,可疑的只是他做的事,而不是他本人。”

    我和王大富几乎是同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我问梁厚载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王大富问他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梁厚载这次说话的声音不大,加上又是坐在王大富右边,王大富好像真的没听清他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先是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边,随后又说道:“梁子做的这些事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我觉得太刻意了,好像就是刻意让咱们知道他和葬教有来往似的。尤其梁子从公司账户里赚钱那事,太容易被发现了,他是个粗中有细的人,应该不会露出这么大的马脚。还有在夜场打架,既然是去见葬教的人,不是应该小心谨慎吗,为什么要和人干架?这么一打,动静闹大了,梁子的行踪不也暴露了?”

    我看着梁厚载,说:“你是说,有人诱使梁子做了这些事,目的就是让咱们怀疑他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先是点了点头,之后又说:“不过他独自一人去二龙湾的事,应该不是他人诱使的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梁厚载想表达什么,他是想说,梁子重回二龙湾,是想毁掉一些证据,能够证明他是复制体的证据。

    梁厚载不再说话,只是远远看向我,我感受到了他的目光,却没有和他对视,低头喝汤。

    王大富说:“庄有学也曾猜测,梁子可能不是内奸,在他身上出的那些事,有可能是葬教布下的迷魂阵,目的就是让我们怀疑梁子。至于梁子是不是内鬼,现在确实没有定论,所以我说,他的事,还需要你们自己去判断。”

    我做出一副漫不经心样子,一口一口地喝着羊汤,屋子里渐渐安静下来,没人说话,只有轻微的咀嚼声和羊汤入口的声音。

    和王大富聊了这么久,他话语中的信息量非常大,刘尚昂他们需要一段时间去消化,至于我,心思全在梁子身上,我想梁厚载当时的心境和我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总结一下王大富的话,其中有几个很关键的点。

    首先是阴玉的来历,之前我们一直以为阴玉是从无当身上剥离出来的,现在才知道,它是由川底石炼化而成,而夜魔也是由川底石的阴气所化。说白了,无当能够长生,也是拜这股阴气所赐。

    然后是番天印,刚刚从师父手中接过番天印的时候,我曾以为番天印是件邪物,现在才知道它原本没有正邪之分,附着在印面上的炁场不属阴阳,却能震慑阴阳。依照我的理解,番天印有可能是唯一能克制阴玉的东西。

    最后是九州鼎下落不明,我怀疑,当初地师庄君平进入大禹墓的时候,有可能将九州鼎封存在了那里,但这样的推断似乎站不住脚,大禹墓如今在绍兴一带的会稽山,早就已经被国家保护起来了,如果九州鼎就在里面,组织里的人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对于我们来说,九州鼎的下落依旧是个迷,而我们也确实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寻找它。

    吃过饭,王大富和我们一起出了饭店,原本我是想将他送回罗家,可他说自己还有别的事情要做,让我们自行离开。

    我上车的时候,看到一辆挂着黑色车牌的轿车来到饭店门口,将王大富接走了。

    回到旅馆以后,我们几个人凑在一起,反复推敲着王大富提供给我们的这些信息,但他的话已经说得很透彻,能供我们推敲的地方不多。

    梁厚载推测,王大富知道的这些事,罗中行应该也知道,他之所以忌惮守正一脉,也许就是在忌惮番天印。但梁厚载也说,这样的推断不一定是对的,如果罗中行忌惮番天印,他完全有理由将番天印夺走,可他没有这么干。

    虽说罗中行不太可能知道寄魂庄的位置,可守正一脉的历代掌门都是番天印不离身,他只要掌握了守正一脉掌门人的动向,就可以夺印。

    梁厚载的话让我想起了师父早些年说过,番天印和青钢剑是守正一脉的东西,不会遗失,也不会被人抢走。

    罗中行没有动手夺印,也许是因为天命难违吧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“天命”这个词,我又想起王大富说九星连珠是必然的,这也是天命。

    如果说罗中行无论如何都能将阴玉集齐,那就意味着我们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都要付诸东流。

    去他娘的天命!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们凑在一起讨论了很久,但也没讨论出实质性的结果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我们来说,没有结果也许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吧。

    眼看已经是临晨,我让仙儿和罗菲回房休息,梁厚载和刘尚昂也收拾收拾睡了,只有我一个人对着电视发了整整一晚的呆,我的脑子里很乱,有时候想梁子的事,有时候思考罗中行下一步的动向,有时候会想起师父以前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我们就离开了旅馆,直奔梁子所在的城市。

    途中,我拨通了梁子的电话。

    说实话,打这通电话之前我是犹豫的,我现在有些害怕听到他的声音,我怕他说话时的嗓音和语气和我认识的那个梁子不一样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另一边就响起了梁子的声音:“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想起我来了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我在心里舒了一口气,电话里的梁子,还是我熟悉的那个梁子。

    我开了免提,将头仰靠在副驾驶的座椅上,嘴上问梁子:“你现在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我还能在哪呀?”梁子笑呵呵地回应我:“在公司呗,唉,你是不知道,我现在已经不是董事了,他们把我踢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梁子:“嗨,别提了,前阵子我和老张挪用了公司账户上的钱,没想到闫老板第二天就查账,这事也怪我,没提前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挪钱干什么?公司账户上的钱怎么能随便挪用呢?”

    梁子叹了口气:“这件事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,干脆别说了,嘿嘿。你们最近忙什么呢,啥时候来找我喝酒啊,我最近快憋闷死了,在这破地方也没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:“我们现在正往你那边赶呢,估计再有两个小时就到你公司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梁子显得很兴奋:“真假啊?你们真来了?那可好了,我先去定个饭店,中午请你们喝大酒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找个僻静的地方吧。这次去,主要是有些事想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左小哥,我咋觉得,你这口气不对头呢?”梁子调侃似地说:“不会是闫老板告了我的状,你们是打算给我来个三堂会审吧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等见了面再说吧。说好了,中午你请啊,我最近比较穷。”

    梁子也笑:“你现在不是守正一脉的掌门么,还有缺钱的时候?抠门劲!行,我去找吃饭的地儿,你们快到的时候通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挂了电话,我转头看向梁厚载,梁厚载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,对我说:“好像没什么毛病。”

    我收起手机的时候,刘尚昂在后面说:“你们就这么信任那个梁子?你说,他不会纠集了葬教的人,打算伏击咱们吧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梁子不是那样的人,就算他是内鬼,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。”

    仙儿说:“你们不就是在二龙湾和梁子打过那一次交道吗,怎么这么信任他?”

    梁厚载替我回答:“当初梁子就是为了救我们才被暗流卷进了龙王墓。虽说我们和他的交集不算多,可那是过命的交情啊。道哥信任他,就像信任咱们一样。”

    现在开车的人是罗菲,正好快到收费口了,她一边放慢了车速,一边对我说:“还是小心一点吧,毕竟现在的梁子极可能是复制体,心性是不是和过去一样,很难说。等会见他的时候,瘦猴最好带着枪,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我和梁厚载都没说话,只有刘尚昂应了声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时以后,罗菲将车开进了商业区,我给梁子打了电话,梁子说他已经在饭店等着我们了,顺便给了我饭店的地址。

    梁子将见面的地方选在了一个自助烧烤店,那地方位于商业街的后段,靠近当地的证券交易市场,但意外的是环境非常安静,店门前车水马龙,但行人不多,附近也没有多少店面。

    我们一进店门,梁子就迎了上来,他还是过去的老样子,一头板寸,一套简单干净的衣服,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,在这一抹笑意中,还透露出几分不易察觉的痞气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个样子,我心里又轻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也许我们之前的推测是错的,梁子还是原来那个梁子,他不是复制体,也不是内奸。

    他跑到我跟前,先是给了我一个熊抱,又在我肩膀上擂了一拳,久疏战阵,他的拳头也没有过去那么重了。

    我冲着他笑:“怎么上来就打人呢?”

    梁子也乐了:“还不是见着你们,亲的吗?你这身肉怎么这么硬呢,我都快打不动你了。走走走,别在这叨叨了,跟我上楼。”

    梁子一边嚷嚷着,一边拉着我朝里面走,路过吧台的时候,店老板笑着朝我们点头示意,走上楼梯的时候梁子还向我介绍,说这家店的老板姓刘,他常来吃饭,两人一来二去就熟了,这几天老刘正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呢。

    我听着梁子的话,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,直到进了单间我才开口问他:“你上次对我和梁厚载说,你和你老婆闹离婚,是骗我们的吧?”

    梁子顿时愣住了,他看着我,好半天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朝带着烤炉的饭桌摊了摊手掌:“先坐下吧,我现在有很多问题想问你,边吃边聊。”

    梁子的眼神从梁厚载他们身上分别扫了一下,闷闷地问我:“看你们这架势,真想搞个三堂会审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