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57章 关于梁子
    “无当其实就是罗中行……这件事还是等会再说吧,”我对王大富说:“我记得当初你和梁子去寄魂庄找我师父的时候,曾让我师父寻找九州鼎的下落,可听您的意思,不管是您还是我师父,一早就知道九州鼎在寄魂庄啊?”

    王大富笑着摇头:“九州鼎可不在寄魂庄,我也不知道庄君平和周烈最后将它藏在哪了,你师父应该也不知道。当初委托你们寻找九州鼎,只是为了告诉你们九大墓的存在,我也是听庄有学说,你是守正一脉开派两千年来,除李子府外唯一一个能催动番天印的人。那时候我就意识到,李子府预言的那场大劫怕是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:“什么大劫?”

    王大富沉了沉气,说道:“九星连珠,天下大乱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王大富,王大富也看着我,就这么盯着对方,好半天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候梁厚载开口了:“在伯益的墓穴里是不是有一道鬼门,可以连通阴阳两界?”

    王大富这才回了回神,回应道:“阴阳两界,只是大阴天和大阳天的一种叫法而已,阳间应该就是人间,阴间到底是什么样世界,却没人能说清楚啊。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伯益将假玉镰存放在自己的墓穴里,一定是有原因的。你说的鬼门,应该是罗中行打算开启的那道门吧?”

    梁厚载点了点头,没再说别的。

    我问王大富:“之前听您说,守墓人一脉的职责就是守护九大墓,换句话说,您应该知道九大墓的确切位置吧?”

    “很可惜,我不知道。”王大富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守墓人一脉只知道九大墓的存在,但不知道它们究竟在哪。说来也是奇怪,当初李子府将九大墓托付给守墓人一脉的时候,只是说九州鼎上的阴玉就封存在那九个墓穴中,却没告诉我们墓穴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我:“那您是怎么找到龙王墓的?”

    王大富:“呵呵,说起来这还是托了葬教的福。几十年前葬教就已经出现了,在那个年代,葬教还没有现在的规模,门徒也只不过是几个闲散的隐修,这帮子人名为修者,做得却又是土夫子的勾当,而且专挑邪气重的大墓下手。但这群人从来不拿墓穴里的财物,他们拿走的,都是一些阴气很重的东西,尤其对玉石特别干兴趣。他们的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,我认为,这些人一定是在寻找九大墓中的阴玉。为了抢在他们前头,组织上也派人多地勘察,最终找到了二龙湾这样一个邪气淤积的地方,在我们这一脉有种说法:‘山中走阴,阴成龙,其下必有大墓’,二龙湾的风水格局,正好印证了这句话,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深入二龙湾的。没想到河流下方果然有一个藏有阴玉的大墓。”

    说起二龙湾,我又想起了假王大富的事,于是问:“王爷爷,你们守墓人一脉没有道术方面的传承吗,感觉你身上好像没有念力残留啊?”

    王大富说:“在东汉末年之前是有术法传承的,可后来不知怎么就失传了。呵呵,如果我身上有念力,也不会出现另外一个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被阴玉复制出来的生命体按理来说应该是非常狂躁的,不杀死本体不会罢休。可您好像并没有见过假王大富吧,他也没有找过你?”

    “找过,”王大富稍稍停顿了一下,若有所思地说:“但也许是我们守墓人一脉常年在墓穴里活动,身上的炁场和寻常人不同吧,复制体的脾性也因此受到了影响。他上次来找我,是咱们离开龙王墓以后的事了,但他并没有伤我性命,只是恳求我不要让组织找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瞪大了眼睛:“您知道假王大富在哪?”

    “嗯,”王大富点了点头:“他们也是一群可怜人啊。他说了,除非是守正一脉的人找他,否则我绝不能将他们的藏身处泄露出去。我相信你应该不会为难他们的,况且柴师傅对他们有恩,有些事,他不愿对我说,却未必不愿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说这番话的时候,王大富一直半眯着眼睛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梁厚载在一旁问:“王爷爷,其实有一件事,我一直非常疑惑。”

    王大富朝他扬了扬下巴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梁厚载:“记得当初在龙王墓的时候,影尸盗走阴玉,那时候我有一种感觉,您好像一早就知道阴玉会被盗走似的。”

    王大富笑得有些无奈:“当初李子府算出天地间将有一场大劫的时候曾说过,两千年后,九星连珠必定会出现,这是天命,谁也无法改变。所以我一早就知道,葬教肯定会集齐所有阴玉。但九星连珠之后,人间是否遭劫,那就看你们能不能阻止罗中行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王大富的话,我心里有些沉闷,这些年我们历经波折,不就是为阻止罗中行集齐阴玉吗,可照王大富的说法,这些年我们所做的努力似乎都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王大富大概是见我脸色不太对,劝慰似地说道:“不过现在看嘛,罗中行也不一定能集齐阴玉,呵呵,事在人为嘛,事在人为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,沉思片刻之后对王大富说:“您说的这些,和我们之前调查到的信息不太一样。我们认为,阴玉其实就是从罗中行身上剥离出来的,它们是罗中行的一部分,而罗中行要找到它们,一方面是为了恢复自己的三千年道行,另一方面是为了打开鬼门。但如果阴玉来自于九州鼎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我说完就有人推开了房门,端着一大盘羊肉和几碗羊汤进来了。

    我只能暂时住口,只等着店里的伙计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王大富又说道:“你们的结论也不算错,阴玉虽说不是从罗中行身上剥离出来的,但和他也有着莫大的关联。我们这边对罗中行了解可能不如你们深,但我们也查到了,罗中行之所以千年不死,是因为他得到了夜魔的精元。你们之前已经和夜魔打过交道了吧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王大富则继续说道:“夜魔,其实就是大川阴气所化,而川底石又是大川阴气的根源所在,当初大禹将川底石炼化成玉镰的时候,玉镰竟在三天之内吸收天地灵气,修出了神识。这一道神识承载了天地间的怨气、秽气,大禹担心成精后的阴玉会祸乱天下,就将这道神识从玉镰上剥离出来,压在了小天山下。再后来,被大禹镇压的神识附在了一个新生儿的身上,那个新生儿长大后就成了夜魔,再后来,夜魔的一缕残魂又转移到了罗中行身上。”

    等王大富说完,刘尚昂叹了口气:“我靠,我怎么听着跟神话故事似的。”

    王大富说:“上古时期发生的那些事,在咱们看来像神话,可对于当时的人来说,说不定是司空见惯呢。毕竟在那个时代,天地间灵韵四溢,很多东西受到这股灵韵的影响,都会发生咱们根本想象不到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王大富长出了一口气:“唉,总算把这些秘密都说出来了,心里突然就轻松了呢。我饿了,咱们这就开吃吧,边吃边聊。”

    我端起汤碗来喝了一口,味道确实不错,里面的羊肉也十分嫩滑,但我现在没什么胃口,喝了一口汤后就将碗放回桌子上,问王大富:“梁子到底是怎么回事?他真的是内鬼吗?”

    王大富一边吃力地嚼着嘴里的肉,一边回应我:“最近这一年多,梁子极少和我联系,他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太了解。不过在一年前,他确实做了几件很可疑的事,至于他是不是内鬼,还需要你们几个自己判断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大富突然话锋一转,问我:“你现在能信任我了?我说的话,你都信么?”

    实实在在地说,直到现在我也不能百分之百地信任他。

    他这么问我,我也只是还了他一个笑脸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王大富就说起了梁子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去年的这个时候,梁子曾做了一件非常可疑的事情,也正是因为有了那件事,庄师兄和王大富才将他列为重大嫌疑对象。

    事情的前因后果王大富没有多说,只是说,梁子勾结闫晓天的财务主管,将公司的钱一夜之前全部转了出来,没想到闫晓天第二天就去银行查账,他问自己的财务主管钱到哪去了,那个人就说是梁子借走了,闫晓天又找到梁子,问他是怎么回事,可梁子死活都不说。

    就在闫晓天决定将梁子和他的财务主管告上法庭的时候,梁子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大笔钱,又将这个窟窿给补上了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是财务主管换人,而梁子也从董事会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闫晓天都不知道梁子当初把钱用在什么地方了,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了那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王大富说,就在梁子转钱的第二天,葬教在黑市上购买了大量下墓用的设备和枪械,而在梁子得到大笔钱财的前一天,葬教又在黑市上出售了大量古董,其价值和梁子得到的资金数目非常接近。

    庄师兄因此怀疑,梁子转出去的那笔钱,应该是资助葬教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出了没多久,梁子又在一个叫“樱花舞厅”的夜场和人大打出手,他那天晚上之所以去夜场,主要目的不是消遣,而是为了见一个人。王大富没说那个人的名字,只是说,梁子当天晚上见的那个人,可以算是葬教的高层了,在此之前,梁子和他从来没有任何交集,突然约到夜场见面,确实不太寻常。

    梁子打架的原因是有人抢了他的舞伴,可庄师兄说,过去的梁子根本不会跳舞,也从不去夜场。

    第三件事发生在去年年底,梁子原本说要回家探亲,可中途却改道去了一趟云南,庄师兄没有查出他去云南干什么了,但不久之后,组织里的人发现龙王墓有被开启的痕迹,庄师兄怀疑,梁子极有可能下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