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55章 被尘封的资料(上)
    我挪到王大富左边,对着他的左耳大声喊:“我们是为了梁子的事来的!”

    “哦哦,我刚才就听到了,”王大富一边说着,一边在屋子里扫视了一下,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罗菲和仙儿身上,又问我:“这两个丫头,不是组织里的人吧?”

    我就向王大富介绍:“她是罗菲,是罗老汉的义女。她是仙儿,过去是我的伴生魂,下龙王墓那次,她也跟着去了。”

    对,下龙王墓的时候仙儿确实跟着去了,可她从进墓开始就一直处于深度睡眠状态,根本不知道我和梁厚载在里面经历过什么。

    王大富迟疑了一会,慢慢收起笑脸,对我说:“组织里的事,是不便于让外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她们不算外人,这些年组织下发给我的任务,她们也经常参与,也都知道梁子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王大富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我:“她们跟着你出任务的事,庄有学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冲王大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皱起了眉头,沉默片刻之后才朝大家摆了摆手:“都坐吧,这里的羊汤很不错,等会大家都尝尝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大富又转向了我:“左有道,啊,我现在应该叫你左掌门了。在组织里,我是你的上级,但论行当里的关系,你才是我的上家,所以也没不要拘谨,正常说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实在话,我本来也没把王大富当上级,他能这么说也是想多了。也许是这些年,组织里的人大多对他毕恭毕敬,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思维方式吧。

    我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不深不浅地尝了一口,随后才开口道:“聊聊梁子的事吧,听庄师兄说,他可能是葬教那边的内奸。”

    王大富靠在椅子上冲我笑:“这么快就聊到梁子了?你们不是也不信任我么?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静静地看着王大富。

    王大富依然笑了笑:“放心吧,庄有学没向我透露什么信息。只不过从你们进来到现在,那两个小子的眼里就一直带着不信任,我虽然在龙王墓里待了三十多年,早就不擅和活人打交道了,可这点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我将茶杯攥在手里,用另一只手蹭着杯沿,对王大富说:“其实,我也怀疑过你。呵呵,这么说也不确切,其实我到现在也在怀疑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王大富叹了口气:“我知道。你自打进门到现在,都没把身上那股子威势收起来,记得柴师傅和赵师傅第一次和我见面的时候,也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不打算再说没用的话,直接问王大富:“王爷爷,其实我一直在想,你当初到云南那边支援建设,就是为了寻找二龙湾的墓穴吧?”

    王大富点了点头:“我当初确实是带着任务去的,早在刚建国的时候,我就是组织里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当初在二龙湾,我师父说,木材场是先发现了女尸,随后才发现龙王墓的,你中了尸毒,还险些尸变,”我盯着王大富的眼睛说:“我想知道,这件事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王大富:“确有其事,但这件事并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,当时林场那边有不少人中了尸毒,还是我联系了寄魂庄,将柴师傅和赵师傅请到了二龙湾。你还记得李二蛋吗?”

    李二蛋?我很努力地回想了半天才想起来,他不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进村的时候,在村角的茅草房里发现的那个老人吗,当时他已经濒临死亡,可一直硬撑到王大富去见他,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

    见我半天没说话,王大富又自顾自地说道:“在河边采木的那个伐木队,原本是他领队,不是我,我只是队里的伙夫,他们去寻女尸的时候我也没跟着。因为我早知道河底下有墓穴,也知道那地方凶险,原本是想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一个人下去,没想到老李他们财迷心窍,早了我一步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问道:“之前我总听你说,你守护墓穴,是因为墓中藏有和九州鼎有关的秘密,可九大墓我已经去了六个,龙王墓、老黄家地宫、淮河青铜墓、山顶墓、黄河铁龙王墓,前阵子还去了渤海墓,有两个墓穴被葬教捷足先登,在另外四个墓里,我们只找到了阴玉,却没发现和九州鼎有关的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王大富:“那你知道,这些阴玉究竟是什么来头吗?”

    我摇头。

    王大富说:“古籍上说,九州鼎上刻了九州山河、日月星辰,大墓中的阴玉,就是九州鼎上的星辰。一玉一星,合起来就是九星云图,在我们守墓人一派流传着一种说法,说是九星连珠,人间必遭大祸。对了,你听说过罗布泊的双鱼玉佩吗?”

    关于双鱼玉佩的事,我曾听庄师兄说起过一些,也跟着梁厚载一起在网上翻找过一些资料,冯师兄还专门去查阅过组织里中的相关文档,因为很早以前我们就怀疑它和阴玉有莫大的关联,这些调查都是必要的。

    当然,我们调查出的结果,和网络上提供的信息还是有很大区别。

    1960年到1962,是双鱼玉佩被发现的时间,具体时间不详,我们查了很久,也只查出了这样一个模糊的时间段。

    当时有人在罗布泊中发现了一个大型的古城遗址,由于遗址附近的炁场和磁场都非常混乱,加上那时候的科考队还没有现在这么先进的设备,组织考虑到直接让科考队进去会有很大的危险性,于是就从行当里找了几个好手,组成一支十人左右的先遣队进去摸底。

    那一年,我师父也受到了征召,可他正在南国边境处理一件棘手的案子,错失了这次机会。其实说是“错失”,也不确切,应该说我师父的运气比较好,避开了那场劫难。

    当时进入罗布泊古城的人中,有一个是青峰观的老观主,他是无面道人的师叔祖,当年在行当里名号很响,是个百年一出的高手,也是先遣队的领队。

    有老观主带队,组织原本以为,就算罗布泊中真的有邪物,也不至于出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先遣队的路途并不顺利,在进入古城的前一天就遇到了风沙,老观主说,这些风沙是古城中的什么东西引来的,那东西非常厉害,他担心自己能带队进去,却不一定能将所有人平安带出来,建议组织再集结一些行当里的高手过来。

    可眼看就要到风季,科考队的人怕错失了这次考古的机会,那时候国家也没有更多财力重新组织一次考古行动,于是在当天夜晚,背着老观主偷偷进入了古城。

    老观主是在第二天早上才发现科考队已经提前进入古城,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先遣队进去救人。

    当时跟着科考队和先遣队一起进入罗布泊的,还有一个叫李保国的人,他没有科考经验,也不是行当里的人,老观主离开的时候,让他在外面守着,如果十天以后还没有人出来,就尽快将行动失败的消息上报给组织。

    那份资料上的内容大多都来自李保国的口述,他不知道老观主进入古城以后发生了什么,只是说在先遣队进入古城的第八天,终于有人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全都是科考队中的青壮年,负责这次行动几个老考古学家却不只去向。

    李保国见到有人出来,就立即递上了水和食物,那些人像是饿了很久,疯狂扫荡者营地里所有的食物,李保国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,那些人却没有回答他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从古城逃出来的人吃饱喝足之后,就开始自相残杀,资料上记载,这些人好像感觉不到疼痛,他们用工兵铲互相砸砍对方,每个人都受了很重的伤,但没人停下来,好像只有杀死其他人,或者自己被杀死,才能让他们住手。

    李保国想和组织取得联络,可因为磁场混乱,发信机完全失灵,他眼睁睁看着那些人一个一个地倒下,却根本阻止不了他们,他惊恐地发现,当有人被砍死以后,其他人都会扑向那个人的尸体,他们……吃人!

    刚开始,那些人并没有攻击李保国,可当死得人越来越多,他们似乎是感觉“粮食”不够,竟然将李保国当成了猎物,对李保国展开疯狂的攻击。

    在李保国眼看快撑不住的时候,老观主回来了,他毫不犹豫地将营地里的人全部杀光,保住了李保国的命。

    据李保国事后回忆,老观主从古城出来的时候,神智是清醒的,但身上却有多处受伤,全身的衣服上都沾满了血。

    老观主将一个同样沾满血的布包交给了李保国,让他尽快逃出沙漠,在说完这番话以后,老观主就毫无征兆地咽气了。

    至于李保国是如何靠着所剩无几的水和食物逃出罗布泊的,资料上没有说明,甚至在资料的末尾也没有落款。

    当初冯师兄找回来的那份资料到这里就结束了。我一直怀疑这份资料其实是不完整的,后面的一部分内容好像是被人为地抹去了。

    梁厚载推测,当初老观主交给李保国的布包里,装的应该就是双鱼玉佩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件事后不久就有了那次著名的双鱼实验,有人将从罗布泊出土的玉佩放进水缸中,结果缸里的鱼就从一条变成了两条,而且两条鱼一模一样。双鱼玉佩这个名字也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但我们不确定,在老观主进入古城以后,还有没有其他人进去过,双鱼玉佩会不会是后来进去的人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虽说这样的可能性并不大,毕竟像那样一个地方,寻常人就算进去也不可能平安无事地出来。

    按照网上的说法,双鱼玉佩是被一群去古城淘宝的年轻人带出来的,那些年轻人因为误食毒草,疯得疯,死得死。这次的淘宝事件还牵引出了另外两件大事,一个是沙民事件,一个是彭加木事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