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51章 肋骨
    也正是这两个铁球样的东西减缓了它的移动速度。

    仉二爷一掌将压在他身上的门板拍翻,这时候干尸已经快到他面前了,二爷这次没有硬拼的打算,一看到干尸就立刻侧开身子躲避。

    还好仉二爷躲闪了,就在他晃动身子的那一瞬间,干尸突然朝他伸出了手,十根看起来脆弱的手指压在厚实的石门上,竟然将门板给戳穿了,就算二爷的身体再怎么强悍也达不到石头的硬度。

    这时候干尸的冲势全都被他脚腕上的重物给化尽了,顿时停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刘尚昂看准机会,立即举枪射击,就在枪口暴起火光的瞬间,干尸就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竟然避开了子弹!”刘尚昂惊呼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是感概的时候,干尸的胸膛一粘地,立刻就以很快的速度爬起来,朝着仉二爷猛扑。

    附近有这么多人,可它好像就是盯上了仉二爷。

    它脚上挂着东西,速度被拖得死死的,二爷快速和它错过一个身位,又朝着它身后绕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仉二爷想干什么,但我知道自己帮不上忙,只能远远地看着,心想仉二爷撑不住了再走罡。

    刘尚昂一直端着枪,瞄着干尸所在的位置,但迟迟没有按下扳机。

    仉二爷眼看就要来到干尸身后的时候,那具干尸突然转身,伸出一双手朝二爷的脖子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它出手的速度确实快,但移动的时候被拖住了速度,仉二爷也不和它硬拼,立刻后退,和它保持着两个身位的距离。

    二爷继续围着它绕圈,它就不断变换方向,伸着两条细细的手臂抓向二爷的脖子。

    这种干尸只是速度快、力气大,攻击手段却比较单一。

    随着它转动身子的次数越来越多,我感觉它的速度又慢了几分,而仉二爷移动的速度却在一点一点地加快。

    我问梁厚载:“仉二爷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梁厚载想了想,说:“干尸的力气虽然很大,但它的骨骼好像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道,刚才它倒地的时候,我发现它的手指尖弯曲得不成样子,说明当它用手指戳破石板的时候,自己的指骨也断了。我觉得,二爷围着它绕圈,是想将他浑身的骨头拖垮。”

    就在梁厚载说话的时候,我就听到干尸那边传来咔嚓一声脆响,它左腿的小腿骨断了。

    在干尸的身子失去重心的一刹那,仉二爷瞬间贴近它,一记老拳打在了它的肩胛骨上,二爷是什么力气,仅仅一拳就将干尸的肩胛骨打碎了,连同干尸的一条左臂也跟着废了。

    它扭动身子,用仅剩的一只右手抓向仉二爷,可二爷在得手之后就立刻和它拉开了距离,这一次它还是抓空了。

    现在干尸还剩下一条右腿和一只手臂是完好的,它感觉不到疼痛,还在和仉二爷你追我赶地兜着圈子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仉二爷围着它转了多少圈,直到干尸那边又传来一阵骨头断裂的咔嚓声,仉二爷再次上前,废了它的右臂。

    干尸倒在地上,四肢都无法使用了,可它还是依靠两条断了的大腿朝仉二爷那边奋力挪动着。

    仉二爷一边后退,一边朝我们这边大喊:“用钢索套住它!”

    刘尚昂刚刚将手伸向背包,我就听到半空中传来“刷”的一声,接着就见仙儿的长鞭牢牢套在了干尸身上。

    仉二爷一个箭步贴到干尸身前,干尸张大了嘴,咬向仉二爷,可它现在的已经无法很好地做出动作,速度也比之前慢了不只一拍,仉二爷一拳打在干尸的面门上,又趁着干尸仰头的一刹那,将匕首刺入了它的眉心。

    眉心被刺穿,干尸的身子就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仉二爷长出一口气:“还好只有一只,不然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我走到二爷身边,看了看死透的干尸,在他的身子周围有很多一尺多宽的沟壑,这都是它脚上的重物在滑动中留下的。

    那两个铁球似的东西竟能在石板铺就的地面上犁出这么多深沟,其重量至少要在千斤以上吧。

    “这只干尸好像和其他的不太一样。”我对仉二爷说。

    当时仉二爷正瞪着李壬风,眼看就要开骂,却又被我的话转移了注意里,他也看了看地上的干尸,嘴上说着:“这具干尸比我之前碰上的那只力量大很多。而且他身上的甲胄也是永乐年间的。”

    我舔了舔嘴角:“为什么只有这具干尸的脚上拴着链子呢?”

    二爷摇了摇头:“谁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在我们说话的时候,罗有方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,起初我以为他是想过来说话,可他从我身边走过之后,却径直走向了石塔。

    我立即伸手拉住他:“你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罗有方盯着石塔二层的破口,皱着眉头说:“塔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。”

    仉二爷说:“你最好别进去,塔里弄不好还有别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看了眼仉二爷,又看向我:“我必须上塔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罗有方的眼睛,他的眼神很迫切,但也带着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“二爷,我和罗有方上去一趟,你们就在塔底下等着我们吧。”我回过身,对仉二爷说。

    仉二爷皱起了眉头,眼神一直落在罗有方脸上,过了一阵子,才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我能感觉出来,仉二爷并不信任罗有方,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,很久才拿开。

    趁着仉二爷没改变主意,我立刻拉着罗有方进了塔。

    之前我进的那座塔虽然看起来好像有五六层的样子,但底层只有棺椁,没有楼梯,这座塔则正好相反,正冲着塔门就能看见一条通向上层的楼梯,却没见到棺椁。

    这座塔位于厚土卦中的坎位,在八卦中,坎对应的是水,厚土卦中也是一样。水是流动的,没有固定形态的,所在在这个位置上的布置随意性也比较大,不出现棺椁似乎也算合理。

    我看到有大量发丝顺着楼梯散落下来,原本想让罗有方先等一等,看看情况再上去,可还没等我说话罗有方就冲上了楼梯,我在心里叹了口气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楼梯的上半部分,发丝团在一起,完全挡住了我们路,我只能用青钢剑斩断这些滑腻的发丝,而罗有方则将断发全都抛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他见我挥剑挥得急,还提醒我:“你下手的时候悠着点,别把要找的东西也斩断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到底要找什么?”

    罗有方却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但我知道肯定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。而且我也知道,那东西应该和我的血脉有关。”

    我挥剑将一大捧发丝砍断,一边说着:“和你的血脉有关?你怎么这么确定?”

    “这些发丝上带着无当的气息,”罗有方说:“我可以肯定,召唤我的那个东西也带着这样的气息。它是无当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可你还是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啊。

    我心里这么想着,嘴上却没多问,因为我知道,对于这些问题,罗有方可能也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大量发似被斩断,后面的路就变得好走了,我们并排登上楼梯,发现塔的二层是一个只有七八平米的小房间。

    在楼道左侧的那面墙壁上破了一个半米多宽的口子,我粗略地目测的一下,从破洞的这一端到另一端至少有五米厚。这座塔的墙壁说起来也太厚了点,都快赶上城墙了。

    而垒砌这些墙所用的石砖,却都是一块一块只有巴掌大的四棱青砖。

    罗有方在屋子里扫视着,满地都是那些发丝,它们很滑,罗有方第一脚踩上去就没能稳住重心,当场被摔了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他感觉不到疼痛,也不在意自己摔倒,就匍匐在地上,快速向前爬了一段,随后就在发丝中扒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直没上前,就站在楼梯口看着罗有方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罗有方就从发丝中翻出了一个东西,接着狐火的光,我看出那是一个吊坠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罗有方将那东西捧在手中,愣愣地看着。

    我朝他晃了晃手臂,问他:“罗有方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罗有方没有回应我,他只是将那个东西放在口袋中,又抓起一把发丝,在手中慢慢地揉搓着。

    搓着搓着,我就看到他眼泪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不会是中邪了吧!

    我又朝他晃了晃手:“罗有方?”

    罗有方缓缓抬起头来,口齿不清地对我说:“我能感觉到它,我能感觉到它。”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头:“不是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罗有方爬到了墙壁附近,抬起手臂,一拳砸在了墙,他用了不小的力气,这一下没有撼动墙壁,却让他的手臂搓破了皮。

    他将拳头缩在怀里,露出一脸龇牙咧嘴的表情。

    不就是破了一层皮吗,至于疼成这样……不对,罗有方不是没有触觉和痛觉吗?

    我顿时明白了罗有方刚才那番话的意思,他有触觉了,不但有触觉,而且还能感觉到疼痛。

    我怔怔地看着罗有方,过了片刻,就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吊坠似的东西,冲着我兴奋地大喊:“这是……这是无当的肋骨啊!有了它,我就是个人了,哈哈哈,我就是个真正的人了!”

    我问罗有方:“你怎么知道那东西是无当的肋骨?”

    罗有方将那个吊坠似的东西递给我,说:“这上面有无当的记忆,我能读出上面的记忆!”

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看手里的东西,那就是一个和我大拇指差不多大小的骨牌,上面镂空雕刻了一些很精巧的花纹,彼岸花的花纹。

    我将骨牌还给罗有方的时候,罗有方又对我说:“这个东西本来是用无当的三缕头发包裹起来的,只要头发和它都在,罗中行就不敢进这个墓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……都是无当的头发吗?”我指了指遍地都是的发丝,问罗有方。

    罗有方说:“一旦阴玉被取走,裹在这东西上的发丝就会疯长。”

    我又问他:“这上面有无当的记忆?都说了些什么,有关于罗中行的线索吗?”

    罗有方沉了沉气,说:“无当他早就知道咱们会来到这里,他也知道,这块肋骨能让我变成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