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44章 发瘤
    我这边刚走完一套重罡,就听潜水器的正下方传来“噗”一声闷响,接着外面的水流就开始剧烈地搅动起来,潜水器也随之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就连仉二爷也变得紧张起来,他抬着头,一直盯着潜水器的顶端,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,但见他那副紧张的样子,我就预感,潜水器很可能扛不住水中的那股波动。

    过了很长时间,潜水器才慢慢恢复了平稳的状态,二爷将脸凑在绿屏上仔细看了看,对我们说:“咱们要滑一段,抓紧了!”

    滑一段?什么意思?

    我心里正纳闷,就见仉二爷举手抓住了潜水器顶端的阀门,用力一拉。

    之前我们在下降的时候,应该是基本保持了匀速,而刚才水流突变,潜水器只是颤动,而没有剧烈地飘摇,这说明在潜水器和货船之间,应该是用非常坚硬的收拉杆连起来的,我们就是被这条推拉杆慢慢推入了水底。

    可当仉二爷拉出那个阀门的时候,我先是听到头顶上传来“亢当”一声,然后就觉得潜水器在飘飘忽忽地下沉,沉速不太固定,而且摇动幅度还比较大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仉二爷拉了那一下阀门之后,我们的潜水器就和连接船体的推拉杆分离了。

    我很紧张地盯着仉二爷,二爷一直看着绿屏,没察觉到我的眼神。

    潜水器在下落了一段距离之后,壁面外侧又传来了“吭哧吭哧”的声音,连带着整个潜水器都在不停地震荡,我感觉潜水器好像正顺着一道倾斜的石壁下滑。

    大家都特别紧张,仉二爷盯着绿屏,眉头紧皱,仙儿和罗菲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我跟前,一人抱着我的一根胳膊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,潜水器竟然开始翻转了,我赶紧将仙儿和罗菲卷在怀里,潜水器翻动的时候,我们的头顶和脚底有数次被完全调转过来,而且速度非常快,我只能死死地护着她们两个,生怕她们会撞在仪器的尖角上。

    潜水器翻转的速度太快,其实我根本看不清周围的情形,也不知道哪里有仪器,哪里有人,其间我确实感觉自己撞上了什么东西,但那好像是一块很结实的木墙,每次我撞上去,它还会将我弹开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这样的翻转持续了几次,直到潜水器再次变得平稳时,我晕晕乎乎地看到仉二爷整个人都扑在仪器上,刚才我撞到的东西,应该是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二爷回过身来看看大家,见所有人都没有大碍,他才再次看了看绿屏,随后又拉开了另一个阀门,我就感觉潜水器在慢慢上升。

    刚开始,它上升的速度还算比较均匀,可在一分钟以后,它却突然提速上升,又急速下降、颠簸,我听到外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,就知道潜水器已经浮出水面了。

    仉二爷在仪器上稍微摆弄了几下,随后对我们说:“甬道里的空气是可以正常呼吸的。大家都带好压缩瓶,甬道和地宫连接的地方有一段很长的水路,咱们得潜过去。有道,你跟我打头阵,厚载断后,其他人走中间,位置自己安排。”

    说完二爷就打开了潜水器的顶盖,身子猛地向上一蹿就翻出去了。

    我跟在二爷身后出了潜水器,就见潜水器上竟然还带着三四个很大的探照灯,有一盏探照灯正对着前方,将整条甬道都照得通明。

    我朝着甬道中望了望,它原本应该是一条天然隧道,只是地面上铺了石砖,在隧道两侧的道壁上,还刻了一些文字或者图案,由于年代太过久远,石壁上的纹刻被海水的潮气腐蚀,已经无法辨认出具体内容。

    在甬道的地面上还散落着很多头发似的黑丝,每一缕黑丝都非常的长,光线无法照射到它们的尾部。

    从潜水器上下来以后,仉二爷就蹲在了一缕“发丝”前,将它们捏在手里揉搓了一下,又凑到鼻子前闻了闻,随后皱着眉头对我说:“的的确确是头发。”

    “头发?”我望着从黑暗中延伸出来的黑丝,也是不停地皱眉:“什么样的人会长出这么长的头发?”

    二爷馍馍自己的下巴,摇头:“我基本上可以肯定,这确实是人的头发。可……这缕头发上虽然有一股老物件才有的味道,确切地说是古董才有的味道,可它又是最近才长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不解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二爷:“唉,我现在也解释不了,反正它就是有古董味道的新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刘尚昂他们也纷纷出了潜水器,当他们看到地上的“头发”时,也是十分疑惑,只有罗有方在看到那些头发之后对我说:“这些头发上……有无当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就想,这些莫名出现的长发,也许和葬教留在墓中的东西有关,那件东西,说不定又和无当有关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罗有方的肩膀:“走吧,进去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先向前走了几步,仉二爷才快速跟上来,我看到他一手卷着鱼枪,另一只手中还攥着把匕首,就知道前面可能会有危险,于是也抽出青钢剑,将几张封魂符攥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二爷见我拿出符箓,就问我:“封魂符也能镇住阳气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付流尸青钢剑就够了,封魂符是以防万一的。”

    仉二爷点点头,也再说什么,就是默默地向前走。

    离开大灯照亮的范围之后,刘尚昂和梁厚载就打开了手电,在后面帮我们照亮。我发现,在两侧的石壁上有着大片大片的弹孔,很显然,当初葬教的人经过这里时,曾有过一场激烈的交火。

    二爷说过,佣兵进入这里之后,曾遭到影尸的袭击。

    其实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,影尸不就是葬教创造出来的东西吗,为什么葬教还要让它袭击佣兵呢,我可是见过罗有方召唤影尸的,这说明,葬教原本是有能力控制住那种邪尸。

    来渤海墓之前,我也曾问过罗有方这个问题,罗有方的解释是,在葬教内部,能控制影尸的人其实很少,他算一个,黑白双丁也能控制影尸,除此之外,就只有排号比较靠前的人有控制影尸的能耐。每次佣兵出动通常都会有影尸跟随,他们原本是为了协助佣兵行动的,可往往进入墓穴以后,影尸受到墓穴中邪气的影响就会发狂,加上操控者不在附近,没人能压制住它们,就导致了它们伤及佣兵的事情出现。

    对于罗有方的这个解释,我是不太满意的,毕竟当初在二龙湾的时候,影尸袭击了佣兵,却又同时盗走了阴玉,当时影尸展现出的狡猾和果断,可一点也不像是发狂了。

    随着我们不断深入,散落在地上的发丝变得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厚,我也觉得,这些头发好像是刚刚才生长出来的,用手电这么一打光,就见它们依然是乌亮乌亮的样子。

    前方不远处出现了几道很烈的阳气,那股炁场此时正朝我们这边靠近,我举了举手,示意身后的人小心,然后使出“背尸”的手法,将黑水尸棺的炁场凝聚在了青钢剑上。

    仉二爷将鱼枪挂在背后,又抽出一把匕首来,朝我的青钢剑扬了扬下巴:“青钢剑上的阳气这么重,能砍死流尸吗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我在剑上凝聚了黑水尸棺的炁场,流尸身上的毒,不管怎么说也还是尸毒,黑水尸棺可以很轻易地将它们的毒性化解掉。我先前也和流尸交过手,只要散了它们身上毒,它们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刘尚昂的手电已经照亮了我前方三四米处的一个影子,我只是打眼一看,就知道那是一具流尸。

    当时我也没含糊,立刻提剑走了过去。我这么大步向前走,流尸发现我以后肯定还会扑过来,原本我是打算,在流尸动手的瞬间结果了它,可当我走出一段距离之后,却发现那具流尸被地上的发丝包裹着,它好像被麻痹了,一动也不动,卷在它身上的那些头发丝微微晃动着,就像是一大坨很细的小蛇,正蠕动着身子,从流尸身上吸收着养分。

    我试着用青钢剑翻动流尸的身体,就在青钢剑触碰到流尸的时候,那些发丝就像是活了一样,纷纷朝着两侧挪动,避开青钢剑的剑身。

    这些头发样的东西,好像是有意识的。

    我心里正这么想着,仉二爷也凑了过来,他看了看正努力避开青钢剑的那些发丝,皱着眉头问我:“怎么回事这是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这些头发样的东西,好像是有意识的。”

    二爷:“这是邪物吗?”

    我摇头:“不像,上面没有邪气……但也没有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生气和邪气啊……”仉二爷一边思考着,一边说:“那不就是死物吗,像这样的东西怎么会有意识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我还是摇头:“从没见过这样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收起封魂符,打开手电朝着前方照了照,就见地面上匍匐着很多影子,细细打了打光,我看到离我比较近的两个影子都属于被发丝缠住的流尸,估计其他的也是。

    仉二爷的眼神和手电的光一起在甬道中扫动几下,不禁咂了咂舌:“跟瘤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确实啊,那些被发丝卷起来的流尸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硕大的瘤。

    我收起了手电,朝身后招了招手:“仙儿,灯笼!”

    仙儿立即取出狐火灯笼,幽绿的火光照亮了前方百米左右的一段路,到处都是发丝和流尸,我发现远处的一些流尸已经变得非常枯槁,眼看就只剩下一点干皮和碎骨头了,而在那里,发丝要比甬道入口那边的茂盛很多。

    这些发丝似乎要将所有流尸全都“吃光”,当初仉二爷刚刚炸开墓口的时候还真不一定有流尸蹿出去,它们极有可能全部被困在这条甬道里面了。

    我从仙儿手中接过灯笼,对仉二爷说一声:“小心。”,就快速朝着前面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