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43章 蛇丝
    远处的漩涡变得越来越巨大,我没办法确切地描绘它的面积,只看到涡流中的海水流速非常快,仿佛在海底有一股巨大的吸力,要将所有的海水,连同天上的云都一并吸进去。

    海面上掀起了很高的浪,浪花砸在货船的边缘,让船身以很大的幅度来回摇摆,像是快要翻了一样。

    我担心浪头还会持续变强,等到那些至少有船身一样高的浪花变成了滔天巨浪,船肯定是要翻的。

    朝着仉二爷那边看了一眼,我却发现他竟然还在吃东西,就朝着他大喊:“二爷,船快翻了!”

    仉二爷抬起脸来冲我笑了笑,应一声:“把心放肚子里,翻不了!”

    我盯着从海面上涌起的浪花,它们越来越高了,现在船板上全是海水。看到这样的景象我心里就直哆嗦,可眼下船晃得太厉害,我又无法保持平衡,只能死死抓住船板上的一根管子,祈祷着浪头变小。

    这时候仙儿和李壬风已经开始尖叫了,师伯的脸色也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当货船被海面上的浪推出数百米的时候,远处的涡流终于有了缩小的趋势,我丝毫不敢大意,紧盯着海面和那个漩涡。

    大概用了二十多分钟吧,漩涡已经缩小到了无法看清的地步,而海上的浪头也总算是消失了。

    仉二爷这才站起身来,他先是朝涡流出现的地方张望了一会,又问我们:“你们吃饱了吗,没吃饱的话,再吃点?”

    刘尚昂赶紧摆摆手:“还是别介了,再吃,再吃我就要吐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仉二爷一脸坏笑地看了看大家,叹口气说:“那行吧,你们要是没有别的问题,我就让王磊开船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二爷:“涡流下面就是墓口吗?”

    二爷先是敲了敲船板,朝驾驶舱那边喊一声:“开船!”,完了又转过头来对我说:“涡流下面有一个疑墓,那个墓口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疑墓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仉二爷点头:“嗯,应该是为了防止盗墓贼盗墓的,那个疑墓我进去过,是个空墓,里头什么都没有。哦,有几具佣兵的尸体,他们估计也是被涡流给骗了,才跑到疑墓里面去的,那个墓比正墓还深,佣兵带的压缩瓶气量不够,活活憋死在里面的。”

    在二爷说话的时候,货船已经开始调头,王磊他们让船头直冲着涡流出现的方位笔直向前开,在船板上能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,那声音很噪、很大,扎的我耳朵都有些发麻。

    仉二爷凑到我耳边来,扯着嗓子喊:“只要疑墓被惊动,海面上就会出现涡流,当初渔民发现海上出了这么大的漩涡,还以为是龙王发怒了呢。”

    我大声反问:“非要弄出这道涡流来吗,为什么不直接去墓口?”

    仉二爷:“墓口被海沙埋得严严实实,这道涡流不出现,咱们也进不去啊!你们收拾一下东西,我去那边看看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这话,一边朝驾驶舱那边指了指,我冲他点点头,随后就招呼其他人回货仓拿东西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我们进货仓的时候,没听到太强的噪音,可这次进来,整个货箱里都回荡着发动机的轰鸣声,加上这种钢铁结构的小空间拢音效果特别好,我被那阵噪音弄得手脚都有点麻痹了,硬着头皮搬起自己的设备,赶紧朝外面冲。

    其他人和我一样,也是进来以后赶紧找到自己的东西,又赶紧逃走。

    回到船板上,仉二爷告诉我货船出了故障,后浆可能卷上东西了,虽说问题不是特别大,可等一会还是得下去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因为船出了问题,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们走了足足两倍的时间,最后王磊将船停在海面上,对我们说墓口到了,仉二爷让我换上防寒衣,跟着他下水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下水之前,我先凑在船沿上看了看水面下方的情况,当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,视野很好,我朝着船尾望去,就看到靠近船尾的水面下拖着一条很长的黑影子,那个影子此时正在一下一下地摆动着,好像是在游动。

    仉二爷也看到了那个样子,顿时皱起了眉头: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像不是活物,上面没有生气,也没有邪气。”

    “行,下水吧。”二爷带上了防水镜,仰头倒入了海面,我也跟着他一起下来。

    二爷一手卷着鱼枪,在水中翻过身子来,朝我招了招手,示意我跟上,随后就快速朝黑影那边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平时,如果我发现了什么难以确定的东西,通常会停下来观望一下,确认安全了再靠近。可眼看着仉二爷已经游过去了,我也不能在原地干等着,也抱紧鱼枪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尾随着二爷来到那个黑影附近,借着从海面上照射过来的光线,我才看清那是一缕发丝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一缕长达十余米的黑丝,此时正随着海上的微波慢慢抖动着,远就像是一条很长的蛇在缓缓游动。

    仉二爷伸手抓过一小缕黑丝,仔细看了看。

    片刻,我的耳边响起了二爷的声音:“这好像……是头发?”

    我心里惊奇,仉二爷怎么在水下还能说话,难道是千里传音吗?就听仉二爷对我说:“呼吸口的左边有个按钮,按一下就能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嘴边的呼吸器,上面确实有一个那妞。

    仉二爷将手里的黑丝抛在一边,游到了船后浆那边,我紧紧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到后桨那边一看,我们才发现整个浆缠上了大量黑丝,这些头发一样的细丝已经被搅得非常结实,二爷试图将一缕黑丝扯断,没想到那东西非常坚韧,即便是二爷那辆的力道,也是连加了两次力才将它扯断,在船桨上还被勒出了很深的痕迹。

    仉二爷冲我摇了摇头:“不行,硬拉的话容易破坏船桨,咱们先下墓,让王磊过来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,我正朝着来时的方向观望,就发现目光所及的水域中到处都是这样的黑丝,有一些很长,有些很短,它们一边随着水流慢慢抖动,一边缓缓下沉,就像是一大片潜伏在水里的黑蛇。

    大概是见我很长时间没应声,仉二爷也朝我目光所指的方向看去,当场疑惑到:“这些东西是打哪来的,我们上次进墓的时候没遇到啊。”

    我按了一下呼吸器上的按钮:“估计是墓里头出了状况,下去看看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我发现,在我说话的时候,我也能很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声音,另外在耳麦中还传来一阵嗤嗤啦啦的杂音,二爷准备的这些东西,单论质量和体验,还真比不上刘尚昂准备的那些。

    我们回到船上,简单地对王磊说了一下水里的情况,王磊让一个船员留下来等他,随后就拿了锯子和刀,带着另一个人下水了。

    之前我对潜水这种事了解不多,尽管早就知道墓口离水面足有三四百米,但一直以为只靠人力就能潜下去,也许深水处的水压大一些,但总归在我们能承受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可仉二爷说,四百米的水深,他都没有把握能潜下去,我们这些小身板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在货仓的正下方有一个能容纳十来个人的潜水器,那玩意儿不但能潜得很深,而且防爆能力很强。二爷说,到了水底,他要用鱼雷将墓口炸开,到时候聚在墓口的流尸可能会窜出来,让我做好镇尸体的准备。

    要在潜水器里镇尸,我只能用罡步,我问二爷,潜水器能不能承受住罡步引来的重压,可仉二爷却只给了我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:“应该没问题吧,看你引来的星力有多强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急催着大家进潜水器。

    潜水器是全封闭式的,球形的空间十分狭窄,二爷明明说可以容纳十来个人,可光是我们九个就占据了所有的空间,人贴着人,根本无法活动。除了我们以外,潜水器中焊接了一些仪器,有一个绿色的小屏幕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仉二爷从仪器中摸到了一个小按钮,按了两下,潜水器没什么反应,他皱起了眉头,在按钮上猛力一砸,就听“当”的一声,大半个仪器都被他给砸变形了。

    接着我就感觉潜水器震荡了一下,随后才伴随着一阵很难听的噪音开始缓缓下潜,那动静听上去就像是生满锈的铁门被强行推开的声音,吱吱啦啦的。

    眼下这个潜水器不会是坏了吧?

    我们都很紧张地看向仉二爷,仉二爷则冲大家笑了笑:“这玩意儿有年头了,不太好用,哈哈。”

    还哈哈,我的心脏都快贴到嗓子眼上了,就怕还没等到墓口呢,我们就在这个小空间把命给交代进去了。

    仉二爷自己倒是一点也不紧张,一直盯着仪器上的绿屏,耐心等待着潜水器慢慢下潜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是下潜到多少米的时候,绿屏中映出的情景变得浑浊起来,有很多沙子和烂树叶一样的东西在水中不管翻涌着,让外面的光也变得暗了很多。

    又一段时间过去,屏幕上只剩下绿色,什么都看不见了,二爷将耳朵贴在潜水器的金属墙壁上聆听了一会,对我说:“我要放鱼雷了,你现在开始走罡。”

    空间太狭窄,别说是走罡,就是动一动腿都非常吃力,我朝着仉二爷摇头:“不行,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二爷瞪大了眼睛:“可是我已经把鱼雷放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怎么这么着急!

    我先是有些慌乱,随后又赶紧向刘尚昂和梁厚载使眼色,刘尚昂朝其他人嚷嚷起来:“给道哥腾一下地方,快点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话,一边以很快的速度爬到了梁厚载的肩膀上,师伯扛起了罗有方,罗菲扛起仙儿,仉二爷像拎小鸡似地将李壬风拎离了地面。

    经他们这么一折腾,我脚下总算出现了一片面的不到一平米的空地,我没敢耽搁,立刻踩出罡步,由于不知道墓口的面积大小,我只能用上了“重罡”的步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