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41章 杨帆海上
    罗有方没有味觉,只对刺激性很强的辣椒和白酒感兴趣,他想吃辣,想喝酒,大家只能挡着他,我从余光里扫见师伯偷偷给他酒喝,但就装作没察觉,一句话也没多说。

    说起来,吃饭的时候我的心情还是不错的,主要是师伯和罗有方都回来了,守正一脉也不再只有我一个人。

    同门回归,对于我来说就像是找到了失踪多年的亲人。在去陕西调查梁子之前,我决定先回一趟寄魂庄,将罗有方的名字录入氏族谱。另外,我还要将何老鬼送到翡翠山庄,让他在那里好好修养。

    可让我没想到的,这次回寄魂庄,足足耗费了我两个多月的时间,眼看就要到三月份了,我只能暂时打消去陕西的念头,先回渤海湾,和仉二爷一起下海墓。

    之所以耽搁了这么长时间,主要还是因为罗有方。

    我们回到寄魂庄的时候,庄师兄也回去了,他就是为了罗有方而来,原本是想将罗有方拉进组织,毕竟他在葬教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卧底,为组织提供了不少情报,从本质上来讲,他早就已经是组织的人了。

    可这件事却没有想象中顺利,原因还是罗有方曾经犯下的那些罪,在他手上还攥着几条人命。

    为此,庄师兄也是头疼不已。和罗有方担心的不一样,庄师兄没有直接将他送进大狱,而是四处活动,收集罗有方有立功表现的证据。罗有方杀的那些人,也确实都是该死,可他没有处决人命的权利。

    罗有方的罪名最后被定性为故意杀人,但考虑到多数时候是自卫,情节较轻,加上有数十次重大立功表现,最终被判三年有期徒刑,缓刑三年,这样一来他就不能加入组织了,但我们几个成了他的监理人,他还是可以跟随我们一起行动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里,我一直陪着罗有方在寄魂庄等消息,直到结果出来,已经到了三月初。

    对了,还有何老鬼的情况也需要交代一下,他在翡翠山庄住了三个月,在大家的悉心照料下慢慢恢复了一些神智,虽说大部分时候只是能认人、从嘴里吐出几个简单的词汇,但偶尔也会有特别清醒的时候。

    记得有一天晚上,李壬风突然跑到大堂来找我,说何老鬼叫我过去,当我随着李壬风来到翡翠山庄的时候,何老鬼一看见我,就呼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,先是喊了一声:“他回来了!”,接着又说:“九封山出事了!”

    我赶紧安慰他说九封山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,石板上的文字也已经被我凿碎,另外,我也将何红现在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何老鬼。

    何老鬼原本是想让何红继承掌门的位子,可听说何红只剩下两年的阳寿,伤心和惋惜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其实我有些后悔将何红的事情告诉何老鬼,当天晚上他只清醒了半个小时,在我走了以后,李壬风说他又变得疯癫起来。

    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何老鬼的病情一直处于时不时反复一下,但大体还算是在平稳中恢复的状态,我不敢再见他,就怕他一见到我又会想起何红的事,这样会对他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刺激。

    之前罗有方让夏师伯和赵师伯将阴玉转移出寄魂庄,两位师伯的效率很高,将寄魂庄的阴玉分别交给了行当里几个比较大的世家,如今仉二爷手里也保存着一块。

    三月九号,我们离开寄魂庄,踏上了回渤海湾的旅途,临行前我和仉二爷通了电话,他说下水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,现在万事俱备,就等我们几个了。

    我听他在电话里的口气好像有些着急,就催着大家赶紧收拾一下动身,结果赶到渤海湾的时候,二爷却说最近海上有风浪,要等到三天以后才能下墓。

    左右没什么事,我就先回学校报了个到,顺便补上了之前缺考的几门功课,又将鬼娃引荐给了师伯和罗有方。

    鬼娃好像特别怕我师伯,初见师伯的时候,总是往我身子后面躲,可师伯很喜欢鬼娃,总是想找机会接近鬼娃,怎奈鬼娃一点也不亲他,弄得他好一阵无奈。

    不过鬼娃似乎对罗有方充满了好奇,经常凑在罗有方身边问个不停,罗有方被他弄得有些不耐烦,可还是硬着头皮一次次地回应着鬼娃的问题。

    有师伯在,我不再担心鬼娃学不到阴支那边的传承,有罗有方在,我也不用担心鬼娃四年以后入行的事了。

    师伯也说,这几十年来,守正一脉还是头一次有这么多人,上一次守正一脉的三代门人聚在一起吃饭,还是我的师祖和张有俊师兄活着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每当聊起我有俊师兄的时候,师伯都是一脸愧疚和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窝在家里休整了三天,直到仉二爷通知我们清晨下墓,短暂的平静生活再次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本来我是想让师伯在家里休息的,他的脚踝还没有好利索,走路还有些问题。可他似乎对渤海墓的事非常热衷,非要下去,我拗不过他,只能带着他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仉二爷一早备好了船,我们直接到了码头,仉二爷和王磊就在海岸上等着我们,我远远看到他们的时候,二爷和王磊正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是王磊先看到我们的,他举起胳膊来朝我们招了招手,仉二爷这才停止了讨论,朝我们这边看。他一看见我师伯,就显现出一脸的嫌弃,我师伯也好不到哪去,他和仉二爷四目相对的时候,还朝地上啐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些无奈,好像二爷他们那一辈的人对我师伯都有很深的误解,之前在寄魂庄的时候,夏师伯和我师伯一句话都没说过,赵师伯每次见到他,两个人都要就着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吵一架。

    来到仉二爷跟前的时候,二爷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仉若非那小子出差了,这次不能跟着咱们下墓。”

    之前他也没说仉若非要下墓啊,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句?

    就听二爷接着说:“他给你弄尸油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,自从乱坟山下的尸魃被镇之后,师父存下来的那些尸油就越用越少,如果再不收集一些,估计明年的这个时候,我就没有制作守阳糖的材料了。

    可仉若非怎么突然帮我收集尸油了呢,按说他没有这个义务吧。

    我心里正这么想着,就听仉二爷说:“最近仉家也不太平,我私自做主,让你给我们老仉家当监理人,以后你就负责帮我们打点行当里的事,我们呢,帮你收集尸油。”

    我瞪大了眼睛:“仉家还需要监理人?”

    其实我的话只说了一半,后面我本还想说,你们仉家的人一个个都跟怪物似的,谁敢动你们啊。可这样的话,我没好意思说出口。

    仉二爷叹了口气:“现在不比以往了,我们老仉家也被人给盯上了。不过那都是仉家内部的时,你不用操心,帮我们打点一下行当里的人脉就行了。这事就这么定了啊,你可不能拒绝我。”

    这时梁厚载开口道:“渤海墓里没有邪尸吗?如果是收集尸油,跟着一起下墓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那小子还有别的事要办,”仉二爷说:“收集尸油只是顺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二爷看了看天色,又对我们说:“赶紧上船吧,再拖下去就赶不上好时机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和王磊一起上了船,我们也跟着一起上去。

    二爷为我们准备了一艘体积不大的货船,因为船身上没有压货物,船体吃水很浅。

    驾驶仓里有两个陌生的面孔,二爷也没跟我们介绍,就直接带着我们进了货仓。

    防寒服、压缩瓶、蛙鞋、鱼枪,以及一些我也叫不上名来的设备就陈放在货箱中央的一个铁箱子上,仉二爷准备得很齐全,刘尚昂一看到那些东西就忍不住笑了:“这次省了我的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仉二爷打开货箱里的灯,从挂在墙边的一个很大的皮夹子摸出张地图,将它挂在墙上,因为货箱里的灯光比较昏暗,他又让王磊打着手电,给地图照亮。

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看那张图纸,与其说是地图,不如说是一张墓室的结构图,前半段是几条交叠在一起的通道,而在后半段,则是非常详尽的建筑平面图,对,就是建筑平面图,整个墓穴看起来,就像是一个连接着数条通道的大型地下宫殿。

    仉二爷指着其中一条通道说:“渤海墓里一共有九条甬道,但只有这一条能通入地宫。在地宫的这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仉二爷的手指落在了整个地宫的最深处,那里有九座以星宿位置排列而成的建筑,每个建筑的大小不一,形状不一,但互相之间的距离却是非常相近的。仉二爷的手指在图纸上游离了一会,最后落在了其中一座建筑上。

    李壬风凑到我耳边,小声对我说:“这是我们豫咸一脉的九星观顶局。”

    我正想问他这个格局有什么说法没有,仉二爷就用手拍了拍货仓的鉄墙,吆喝道:“先听我说完,剩下的你们一会有的是时间讨论。”

    我没再说话,朝仉二爷扬了扬手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仉二爷朝李壬风投去一抹很不耐烦的眼神,随后才说道:“上次下墓的时候,这里面曾涌出几具很怪异的邪尸,它们身上没有尸气,但被它们触摸过的尸体全都变成了流尸,你也和流尸照过面,应该知道,那种邪尸身上没有尸气,毒性却非常烈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而且那种尸毒的阳性很重,是一种很烈的阳毒,以至于流尸身上的阳气也非常重。”

    仉二爷接着说:“可从地宫里出现的邪尸身上本身不带毒,我们怀疑,它身上可能有一种很特殊的物质,可以催化尸体发生尸变、产生毒素。这次下墓,镇住流尸不是最主要的,关键是将这些更特殊的邪尸处理干净,我们怀疑,在这九座建筑里,应该都有类似的邪尸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插嘴问道:“涌出邪尸的那座建筑里,是不是有三个头对头排放的棺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