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36章 坏习性
    快到九封山地界的时候,罗有方取出匕首,在已经断了的胳膊上划出一道很长的血口子,师伯第一时间拿来一个空水瓶,接了大半瓶血。

    罗有方没有痛觉,但随着血越流越多,我看到他的嘴唇都有些发白了。等师伯接好了血刘尚昂才为他包扎伤口,罗有方前前后后失了这么多血,虽说依然不影响他的行动能力,但脸色看上去却明显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我朝罗有方扬了一下下巴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罗有方笑了笑:“没什么感觉。”

    他嘴上这么说,可声音却明显比平时弱了很多,其间还掺杂着很重的气声。

    在这时候,我们谁也没再说话,就是默默地赶路。

    现在黑白丁应该是一直守在大阵那边,毗邻九封山的小村子成了无人管辖的地方,那些村民还是一如既往地结队朝空地那边走,我发现喜宴的队伍里又多了两个人,这两个人我都见过,他们是王翔的师弟,应该是来补小五和狗蛋的缺的。

    我们和“村民”擦肩而过的时候,村民们完全没有搭理我们的意思,好像将我们当成了空气。就连王翔的两个师弟也是一副形容呆滞的样子,看起来,他们应该也被黑白丁控制了。

    顺带一提,村长还是原来那个村长,黑白丁估计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处决他。

    快走到祠堂门口的时候,我示意刘尚昂进去看看李壬风他们,却被师伯阻止了。

    师伯朝我摆手:“最好别进去!”

    我望向师伯,师伯继续说着:“如果李壬风他们没事,你让刘尚昂进去看,完全是浪费时间。如果他们不在,就说明黑白丁曾进过地窖,搞不好,他还在地窖里做了一些布置,你让刘尚昂进去,是自投罗网。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去脸山,把黑白丁处理了,再琢磨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师伯的话是有道理的,即便我很想知道李壬风他们的情况,但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先去脸山。

    我们朝着村口方向走,师伯又担忧起来:“咱们和黑白丁交手之后,他应该会在山上安排大量的九封山门人巡守。现在黑白丁有了一个大护法的头衔,九封山门人不会违抗他们的命令,如果咱们上山以后被围住了,终究还是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有几个九封山门人已经倒向咱们这边了,上山以后,他们应该能提供一点帮助。”

    师伯问:“多少人倒戈?”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眼村民离开的方向,透过人群的缝隙,还能看到王翔的两个师弟,随后才对师伯说:“最多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太少了,”师伯皱着眉头说:“脸山那边还有近两百个九封山门人,仅仅是三个人,无法将咱们带出去。唉,如果何老鬼没疯,只要他出面,山上的九封山门人应该都不会为难咱们,可他现在这个样子……确实不好弄啊。”

    听着师伯的话,我突然想起了何老鬼交给我的那块铁牌,夏师伯和赵师伯曾说过,得此牌者得九封山,黑白丁之所以千方百计地寻找何老鬼,一来是为了寻找古道,二来,应该也是为了得到这块铁牌吧。

    一边这么想着,我就从口袋里摸出了那块牌子,师伯一看到它,就不由地惊问道:“这不是九封山的铁牙牌吗,怎么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是今年鬼市闭市的时候,何老鬼亲手交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师伯点了点头:“有了铁牙牌,事情就好办多了。这是九封山的传派信物,见此牌者,如见掌门亲临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手里的铁牌,心想,也许当初何老鬼将它交给我的时候,就已经想到它能派上用场了吧。

    刚一到村口,刘尚昂突然扬了扬手:“小心,附近有人盯梢!”

    经他这么一说,我立刻抽出青钢剑,梁厚载也抽出了金包骨,刘尚昂的视线停留在了村口附近的一处阴影中,我和梁厚载也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就见阴影中钻出了一个人影,借着不算明亮的月光,我认出了那个人的身份,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那不是别人,是王翔。

    王翔迈着又轻又快的步子来到我跟前,朝我身后看了看,有些焦急地问我:“掌门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应该还在祠堂那边。九封山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王翔用很快的语速说:“现在漫山遍野都是大护法安排的眼线,我们现在都知道了,你前天晚上和黑白丁交过手,可黑白丁却没占到便宜,三具金甲尸都毁了,黑丁还瞎了一只眼。现在全九封山的人都盼着你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显然不太信任王翔,皱着眉头问他:“你是怎么知道,我们和黑白丁交过手?”

    “又是阴风又是闪电的,大家都察觉到了异常,后来黑白丁又下命令,让大家在山上搜寻左掌门,”王翔回应着:“傻子都能猜出来,左掌门进山了,而且黑丁还在他手底下吃了亏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下,接着说:“看到你没事我就安心了。你现在要去脸山那边吗?可山上都是人,就怕你们进得了后山,却出不去啊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黑白丁让人搜查过村子吗?”

    王翔摇头:“没有,巡逻的人现在全都在山上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长舒一口浊气,随后将铁牙牌掏了出来,还没等我这边说话,王翔一看到那块铁牌,就毕恭毕敬地鞠了三个躬。

    他问我:“铁牙牌怎么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“何老鬼给我的,”我简单地应了这么一句,又对他说:“把你认为能信得过的人,全都召集过来。”

    王翔先是点了点头,旋即又显得有些为难:“不太好办,护法那边还是有几个心腹的,虽说六长老失踪,可他的几个弟子,却都是九封山修为最高的厉害人物,我就怕,万一我在山上遇见他们,他们极可能会偷偷出山,跑到大护法那边去报信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并不担心有人给黑白丁报信,相信现在黑白丁应该是一直守着脸山大阵,一刻都无法离开,可他们安置在山上的几个心腹,却终究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我沉思了片刻,对刘尚昂:“你跟着王翔上山,先把麻烦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,冲我点点头,又将师伯小心放在地上,催着王翔上山。

    没等刘尚昂和王翔走远,罗有方就朝他们招了招手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停了下来,回头望向罗有方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罗有方说一声:“我和你们一起去。”,就一路小跑地跟上刘尚昂他们的步伐。

    虽然罗有方嘴上不说,但我知道,他现在已经很虚弱,原本想叫他回来,可师伯却在我刚开口的时候朝我摆了摆手,说:“让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罗有方和刘尚昂的背影消失在了林子里,我又拿出磁石,将它递给梁厚载:“现在雾气淡了,不知道这些磁石还能不能用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接过磁石,也朝着林子里观望了一下,随后对我说:“视觉距离几乎没有变化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,雾气淡化,磁石也没有那么强的功效了,这让我放心了不少,只要山上的人视野距离不扩大,刘尚昂他们就很容易得手。

    可我想不明白罗有方为什么非要跟着去,他是担心刘尚昂的能力,还是不信任王翔呢?

    我们在村口的阴影里等了将近两个小时,刘尚昂和罗有方才回来,王翔没跟着一起来,应该是去联络在山上巡守的九封山门人了。

    刘尚昂和罗有方一边并排朝这边走,两个人一边还争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我就听刘尚昂说:“你下手也太重了,要不是我拦着,那几个人,全都被你给弄死了!”

    罗有方:“那几个人本来就是要死的,我就是怕你不敢下手才跟着,没想到你还真是……左有道身边人怎么全都这样,一个个办事都束手束脚的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争辩道:“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啊,现在是什么社会?法治社会!像你这样动不动就要人命,到时候组织上追究下来,你让道哥怎么帮你说话?”

    罗有方:“那些人本来就该死!”

    刘尚昂:“就算他们该死,你也没有处决的权利。咱们应该把他们抓住,然后转交给庄大哥。你这么干,你说说,到时候庄大哥会怎么想,你让他拿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罗有方白了刘尚昂一眼:“难道你们过去就没杀过人?”

    “那能一样吗,”刘尚昂吼了起来:“我们那都是公事公办,敌人拿枪指着你了,你还能不开枪?那不是找死么?可我们搞突袭的时候,只要能卸除对方的武装、解除对方的反抗能力,肯定要收手。我们几个况且这样,你呢,你现在又不是组织的人,跟着我去搞偷袭,说白了只是协助我们行动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刘尚昂说完,罗有方就将他打断:“你们这些人,就是条条框框太多,麻烦!”

    “嘿,怎么还就是跟你说不通了呢。”刘尚昂明显变得焦躁起来:“到时候组织上追究你的责任,你可别说我没提醒过你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边说着,一边来到了我的跟前。

    我看着罗有方,在心里叹了口气,他在葬教待得太久了,虽说是我们的人,可终究沾染了很多葬教的坏习性,对于罗有方来说,人命如草芥。

    师伯对我:“这次和黑白丁对上手,必须速战速决,要么瞬间将他们摧垮,要么,就被他们拖进拉锯战,他们的修为深厚,咱们肯定要被拖垮。”

    其实师伯所说的,我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到了。

    对付黑白丁,只能速战,拖得越久,对我们就越是不利。

    师伯见我不说话,又说道:“其实要对付他们,最好的办法就是咱们爷俩摆一个阴阳阵,用大阵的炁场将黑白丁压制住,再让刘尚昂开枪将两个人击毙。可问题是,阴阳大陈成阵以后,就怕脸山那边的大阵也跟着破了,现在九封山门人的魂魄还困在里面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