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32章 大风起
    黑丁被我打急了,竟然转过头来大骂我无耻。

    我从上初中开始就帮着刘尚昂在街头打群架,什么有耻无耻的早就不在意了,不管什么招式什么套路,只要能把对方放倒,那就是好招。

    见他偏过脸来了,我也不客气,直接将下巴顶在他的眼睛上,用力地碾。

    他顿时惨叫起来,身子挣得更厉害了,在这期间,我不知道他又用了什么样的手段,只觉得周遭的阴气变得比刚才还要浓郁。

    强悍的阴气让我的手臂都开始剧烈地颤抖,拳头也握不起来了,现在我后悔没有一开始就用青钢剑,可刚才冲得太急,等发现自己使不出力气的时候,我已经不可能拿起几十斤重的长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在我的身侧突然出现了一道很强的风力,直接将我从黑丁身上掀了下来,我飞在半空的时候,就从余光里看到白丁在挥动大幡,他虽然被我师伯吊在了半空,却一直没有让大幡脱手。

    我随着风力重重撞在一座村宅的外墙上,那一下我感觉整个背上的骨头都被震散了,当场猛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黑丁得到了喘息的机会,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抓起大幡,朝着我师伯所在的位置猛挥两下。

    阴风所至,师伯也被卷下了房顶,白丁也得以双脚落地。

    师伯从房顶掉下来以后,就地翻滚到了我跟前,他快速朝周围扫视一圈,同时拿出震字幡,喊了一声:“大风,起!”

    招魂幡上的阴气远没有黑白丁手中的乾坤幡那么强,但流传在守正一脉阴支中的所有术法都是以借力为主,招魂幡中除了艮字幡以外的另外五支幡,也是靠借力来催动。

    这里所说的“借力”,就是说借助周围的阴炁场来施法,周遭阴炁场越强,施展出来的术威力就越大。

    不管是黑白丁从地底召出来的阴气,还是从乾坤幡上抖出来的阴风,对于师伯来说,都是可以拿来借力的。

    经师伯这么一喊,黑白丁召出来的两道阴风就变得散乱了,第三道阴风借势而生,和黑白丁召来的两道阴风搅在一起。

    黑白丁大概不知道师伯正从他们两个身上不断借力,用力挥舞着大幡,想要将第三道阴风驱散,可他们召来的阴气越凶悍,那道风的风势就越强。

    一时间,黑白双丁乱了章法,师伯却是一副很轻松的样子,他将震字幡夹在腋下,又拿出了离、坎两幡,接连挥动几下,我就看到地上竟然“嘶哒嘶哒”地冒起了一股股电光。

    师伯站直了身子,将三支招魂幡全都攥在左手中一起挥动,口中还喊着:“天雷地火忘川水,水火雷阵,破阵!”

    阴支术法我粗略地研究过,师伯在施法的时候,确实需要用喊叫声将胸中的一口正气呼出来,至于喊什么,不固定,全看阴支门人临场发挥。

    师伯的声音中气十足,光是那股气势也够让黑白丁的心里紧一下子,黑丁似乎是用上全身的力气猛挥两下大幡,我感觉到乾字幡上的阴气在一瞬间爆发出来,可很快又融进了师伯招来的那道阴风里。

    那道阴风越发强悍,地面上的电光也变得躁动起来,时不时拉出一道很长的电流,直击黑白丁。

    黑白丁一边忙于躲闪,一边猛挥大幡。

    师伯现在好像也并不轻松,他虽然刻意做出了一副松弛的样子,可我看到他的额角上全都是汗珠。

    这时候,白丁快速后退了几步,他停止挥动大幡,一边冲黑丁喊:“黑哥哥,别召阴气了,那老东西正从咱们身上借力呢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将手伸进怀里,抽出一根三十多厘米长的白色尺子,那把尺子好像是用汉白玉打造的,很厚、很宽,上前不但阴气逼人,还带着一股很强的尸气。

    这时候黑丁也后退几步,同样从怀里抽出一把黑尺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的举动,师伯紧皱了一下眉头,接着又笑了:“呵呵,终于拿出大家伙来了,不过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,师伯快速扬了一下手,三支招魂幡同时抖动了一下。紧接着,我就感觉身子下方传来一股很强的浮力,竟然将我整个人都托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不只是我,师伯、梁厚载、刘尚昂,还有罗有方,全都浮到了空中。我看到罗有方的胸口正在有规律地起伏,稍稍松了一口气,他没死,只是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师伯再次挥动招魂幡的时候,我们就快速升高,朝着西北方向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看到刘尚昂在空中连着开了三枪,金甲尸被击中,额头上崩出一道粘液,随后就一动不动地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三枪里,肯定有一枪击穿了金甲尸的大脑,刚才喷出来的粘液,就是脑浆。

    白丁见我们逃走,急得直跳脚:“你们给我回来!”

    没人理他。

    在空中疾飞的时候,师伯抓住了我的胳膊,一直和我凑在一起,可梁厚载他们几个却离我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越过第二个山头的时候,师伯冲我喊:“做好准备!”

    风声很大,我也只能大声地问他:“做什么准备?”

    师伯冲我笑了笑,喊:“咱们要下落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话,我就感觉身子下的风力陡然变弱,还没等做出反应呢,我们就开始下坠了。

    也好在我们当时离山头很近,下落五六米,我的双脚就踩在了山顶的土壤上,随后快速翻滚,化解了下落的力道。

    师伯的动作和我如出一辙,也是落地之后快速翻滚,连滚出来的距离都和我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的后背还是很疼,疼到发麻,舒展开身子以后,就躺在地上,大口喘起了粗气。

    师伯坐在我旁边,也是长出一口浊气:“呵呵,下次再碰到他们,就没这么容易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艰难地坐直了身子,问师伯:“师伯,你怎么也进山了?”

    “我都进山半个多月了,”师伯说:“当初我就是被黑白丁识破了身份才逃离葬教的,他们现在到处找我,呵呵,不过就算是罗中行也不会想到,我离开葬教以后,就一直偷偷跟在黑白丁身边吧。对了,罗有方是怎么回事,你们怎么还带着他,我看,李良那个小徒弟好像知道他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罗有方是咱们这边的人,他就是师父埋在葬教最深处的那条内线。”

    师伯愣了一下,最后就简短地“哦”了一声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坐了一会,感觉背上的疼痛散了一些,才扶着一棵树站起来。

    师伯看着我:“你伤得不轻,先歇歇吧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:“我早年用仉二爷的药方泡过半年澡,这点伤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过来。师伯,咱们去找梁厚载他们吧,我刚才下落的时候留意过了,他们几个和咱们在同一座山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应该也在找你,咱们的落点最高,那他们肯定知道咱们在哪。呵呵,你现在要是挪了地方,他们反而找不到你了。”师伯说话的时候,下意识地攥了一下裤腿脚。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师伯脚腕上正慢慢地渗出血来,他受了伤,恐怕不能正常行走了。

    的确,我和师伯落在山顶,梁厚载和刘尚昂应该是知道的,如果他们两个都没事的,现在应该在赶过来的路上。

    其实我最担心的还是罗有方,他本来就昏迷着,如果落地的时候撞在了岩石或者其他坚硬的东西上,极可能让他受到二次重创。

    师伯一个人沉默了好半天,突然对我说:“黑白丁应该不会到这座山上来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正乱,一方面担心罗有方的情况,一方面,又在担心藏在祠堂里的李壬风他们,几乎完全交黑白丁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听师伯这么一说,我才回过神来,刚才我们下落的时候,黑白丁应该也看见了,他们很有可能追过来。我们这群人,现在伤的伤,昏的昏,根本没有力气再和他们斗一场。

    这时师伯又说道:“这两个人的活动范围是有限制的,离开了大阵,他们没办法凝聚念力了。咱们所在的这个山头,正好在大阵外围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师伯说的大阵,是黑白丁在脸山那边摆下的那个吗?”

    师伯点了点头:“对,就是那个阵法。我进山以后,本来是想趁黑白丁进村的时候把阵给破了,没想到他们在阵里困住了大量魂魄,要是贸然破阵的话,村子里的九封山门人都要完蛋。呵呵,我这阵子也是一直跟在黑白丁身边,可他们有金甲尸护身,我没机会将那两把阴尺偷过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师伯和我们一样,也是打算先盗走黑白丁的法器,再想办法破阵。

    我不禁有些疑惑:“师伯,你一直跟在黑白丁身边,就没有被金甲尸发现吗?”

    “咱们阴支的隐匿术可不是闹着玩的,”师伯颇有些自豪地说:“九封山上的阴气这么重,别说是金甲尸,就算是罗中人本人来了,也不可能发现我。唉,可我一旦脱离隐匿,肯定当场被抓个现行,所以才一直忍着没出手。有道啊,你们怎么来九封山的,还进了后山?”

    我说是罗四叔将我们引进来的,并告诉师伯,现在罗四叔一行已经被我们俘虏,仙儿和罗菲可能已经将他们交给庄师兄了。

    师伯点了点头,又沉默不语了。

    其实我现在有很多话想问师伯,可和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,心里的问题太多,却不知道从哪里问起,加上现在的我,也没有问问题的性质,恐怕师伯也没有心情回答我的问题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就这么一直沉默着,在安静中等待梁厚载和刘尚昂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吧,刘尚昂先找到我们了,他的情况比师伯乐观很多,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,他最宝贝的那把狙击枪也没被摔坏。

    在刘尚昂找到我们之后没多久,梁厚载也来了,他的脸上出现了大面积的淤青,背包也不知道到去了什么地方,但总的来说也算是完好,浑身上下没有见红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刘尚昂拿出了绷带和针线,帮师伯包扎脚踝上的伤口,师伯是在下落的时候被尖锐的树杈搓中了脚踝,袜子破了一个很大的洞,伤口周围还有少量碎木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