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31章 小天罡阵
    我不知道罗有方是昏过去了还是死了,周围的阴气太重,我也无法感知到他身上还有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我有心想去救罗有方,可前方的阴气仿佛筑成了一道厚厚的墙,我只要一脚踏进去,别说是救罗有方,自己都极有可能出不来。

    梁厚载攥紧了金包骨,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柿饼,我看黑白双丁在不远处停了下来,似乎没有继续朝我们这边走的意思,就小声对梁厚载说:“你和瘦猴帮我争取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盯着远处的黑白丁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后退两步,尽量和阴炁场拉开一些距离,随后摸出三十六张封魂符,将它们以三十六天罡星的星位摆在地上,又引导着番天印上所剩不多的念力,让这股混合着番天印炁场的念力慢慢融入地上的封魂符中。

    小天罡阵,这也是守正一脉秘籍上记载的一种术法,据说是专门用来克制阴气的,它对番天印的依赖性不高,主要是靠封魂符来发挥威力。我也是第一次施展它,不知道能不能成功。

    白丁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,顿时惊叫起来:“哎呀,怎么损了两具甲尸,黑哥哥,这可怎么办呀。这些金甲尸,可是教主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,这下咱们又要受罚了!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很随意,好像一点也不在意我现在举动。

    黑丁远远地望着我们,闷声闷气地说:“损了金甲尸,就让他们用命来偿。”

    白丁立即拍手叫好:“对对对,就让他们用命来偿。呵呵呵,那个面相清秀的小子可归我了,黑哥哥别跟我抢啊。”

    在他们两个扯这些闲话的时候,小天罡阵已经成阵,我不像他们这么喜欢说废话,立刻牵引阵势,让三十六道封魂符的炁场凝聚起来,让这股炁场直扑阴气筑成的那道“高墙”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鬼还挺厉害。”白丁皱着眉头说了这么一句,然后我就见他双手向前一推,大量阴气攒成了一股巨浪,顷刻间朝我这边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天罡阵确实是可以克制阴气的,当阴气和天罡阵的炁场撞在一起后,就开始大股大股地消散,小天罡阵的炁场也在消耗,但消耗的速度很慢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,就这样下去的话,小天罡阵一样支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阵法中的炁场,完全来自于三十六张封魂符上的灵韵和番天印附加在上面的念力,炁量本身就不算大。可黑白丁引来的阴气好像是无穷无尽的,我能感觉到阴气在快速消散,可阴炁场的炁量却没有任何变化,有多少阴气消散,就有多少阴气从地底蹿出,补上这个缺口。

    梁厚载将两块黑柿饼扔在小天罡阵前,又将金包骨的灵韵引到上面。

    他用得是古巫术,很多手法我都看不懂,但我大概明白梁厚载的意图,他是想为我的小天罡阵提供某种加持,助我抵御从对面压过来的阴炁场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金甲尸的煞气也渐渐回到身上,它开始行动了,而且是直奔小天罡阵。梁厚载还没将金包骨上的灵韵完全加持到柿饼上,就不得以中断引导,和刘尚昂一起抵挡金甲尸。

    有刘尚昂打掩护,金甲尸进不了小天罡阵的范围,可他也无法对金甲尸怎么样,连着几次受创,那只金甲尸也学精了,只要刘尚昂这边出现枪声,它就会快速闪避,四发穿甲弹,只有两发打中了它的肩膀和脖子,却也只是打破了它的一层外皮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黑丁一直没有动作,就抱着手,站在远方紧盯这边的战局。

    小天罡阵的炁场越来越弱了,可白丁召出来的阴气一如既往得强悍。

    我也是没办法了,就将小天罡阵的炁场凝聚在前方十米左右的地方,随后再取出三十六张封魂符,将它们扔在地上,直接将番天印的炁场注了进去。

    现在番天印上已经没有我的念力了,我无法催动它,只能从上面借力,幸运的是即便如此,第二个小天罡阵依然得以成阵,只不过炁场比之前的一个弱了很多。

    在我的背包里还有两百多张符纸,身上还有七十二张封魂符,足够我和白丁抗衡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我现在最担心的是黑丁,如果他的实力和白丁相当,又在此时出手,我根本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事实上,我能有这样天真的想法,还是因为低估了白丁的实力,他和我对攻了这么久,只是和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,小天罡阵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。黑丁之所以没有动手,是因为没有必要插手,他对白丁的实力是胸有成竹的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摆出第二道小天罡阵,正准备引导阵中的炁场,就见白丁从背后抽出了布幡,他朝我这边伸了伸脖子,冲我喊:“小鬼头,老娘我玩腻了,你死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将卷起来的黑布幡打开,我这才看清楚,他手里的那支幡,简直就是一展放大数倍的招魂幡,连大幡边缘的齿都和招魂幡一模一样,在黑色大幡的表面,还纹着一个硕大的“坤”字。

    招魂幡之所以没有乾、坤二幡,是因为这东西本身就是因阴气而生,要想让上面的阴气屯聚不散,就必须避开不断流动的“乾”和能让淤浊下沉的“坤”。

    白丁手中的大幡也是阴气逼人,却违逆天理,纹下了一个“坤”字。

    他双手持幡柄,用力挥动,我就感觉身后立刻窜起一股难以形容的阴气,那股阴气太过精纯,仿佛它就是天地间阴气的源头,它一经出现,我背上的寒毛刷的一下全都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除了这股炁场,我依稀感觉到,在远处还有另外一股阴气也在悄然成型,那股阴气同样精纯无比,但和黑色大幡上的阴气有些不同,我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同,只是觉得,那好像不是白丁召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回头去看,就见身后的阴气已经化成了滚滚黑烟,烟雾中,一大群穿着秦制铠甲的阴兵正朝我们这边奔过来,我无法估计它们的数量,太多了,它们密密麻麻地簇在一起,就像是密集的蚂群,整条村路上全都是它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小天罡阵的炁场受到这阵阴气的冲撞,开始急速消耗,不过两三秒钟的功夫,七十二张封魂符上同时燃起了火焰,并在转眼间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以我现在的状态,不用点特殊手段是无法催动番天印了,一时间没有别的办法,我只能祭出的最后两张底牌中的大空术。

    也就在我刚刚将身上的气息和灵韵混在一起的时候,不远处传来一个很熟悉的声音:“有道,别和他们拼术法,你拼不过他们!”

    是师伯!

    一听到师伯的声音,我立刻变得兴奋起来,在这最关键的时刻,他终于还是出现了!

    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,就看见师伯站在一座村宅的房顶上,他手里抓着一条钢索,正朝我这边看。

    黑白丁也没想到我们这边还有其他同伴,两人同时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师伯喊了一声:“我弄那个白的,你集中精力弄那个黑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就甩出钢索。

    在钢索的首段结出了一个锁套,白丁还在愣神,索套就精准地套住了他的脖子,在师伯的拉扯下,白丁几乎是毫无抵抗就被拖到了房沿那边,随后师伯用力向上一提,直接将白丁吊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其实师伯甩动钢索的时候,白丁是有很多机会躲闪的,看得出来,他的身体素质确实不怎么样,反应速度也比正常人慢一些,这才着了我师伯的道。

    白丁的双脚一离开地面,我身后的阴气顿时淡了很多,又几只怨力很强的厉鬼扑进了阴兵大军,一时间竟然将挡住了阴兵的步伐。

    我看得出来,这些厉鬼虽然凶猛,但不是阴兵的对手,缠斗时明显处于下风,估计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黑丁那边已经取出布幡,准备对师伯动手了,他手里那支白幡除了颜色,样式、形状也和招魂幡别无二致,在大幡正中的位置,还纹着一个“乾”字。

    我心知不能再耽搁了,立即将四块守阳糖合着糖纸一起塞进嘴里,用最快的速度穿破阴气筑起来的炁墙,朝着黑丁疾奔。

    既然术法拼不过,就只能拼拳头了。

    我穿破阴气,也就用了几秒钟时间,可嘴里的守阳糖却有三块都失去了功效,其间金甲尸朝我这边扑,被刘尚昂和梁厚载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黑丁的“乾”字幡上已经聚起了很强的阴炁场,我没心思去探讨为什么明明是代表阳性的乾字幡会召出阴气。当我俯着身子凑到黑丁身边的时候,他发现了我,却又愣了一下神,我也不跟他啰嗦,一拳打向了他的腋下。

    强烈的阴气阻挡了我的拳路,让我出拳的速度慢了不只一拍,可他依然没能躲开,当场被我砸翻在地,大幡也跟着脱手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这家伙长得五大三粗的,没想到这么弱。

    他刚倒地,我就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阴气太重了,我原本想用天钢索的手法捏他的后颈,可手指根本使不出力气,连腿脚都有些发软,朝着他趔趄了两部,就跟他一起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黑丁一看我到了他跟前,就忍着腋下的剧痛想要站起来,要是让他起身,那我就完蛋了,于是在倒地的一瞬间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将他重新撂倒。

    我将他压在地上,手指用不上力气,我就握着拳头,用手背上的五个硬疙瘩猛击他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这家伙怒号着想从我身子底下钻出来,可我两百多斤的重量就将他压得死死的,他根本翻不过身来。

    我发现他的骨头好像也很脆弱,压着他的时候,我就听到他全身的骨骼都在“咔咔”作响,他这么一挣扎,一扭动,骨头响得就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可我现在也用不上什么力气,几拳头下去没将他打昏,却把他激怒了,他不停地反抗,用后手肘击打我的肋骨。可就他那点力道,还不够给我挠痒痒的,不管他怎么挣扎,我就是压住他,一次次攻击他的太阳穴,三五拳打不晕他,我就不信我三百拳、五百拳下去,他还能好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