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30章 镇三尸
    就在他做出这番举动的时候,三道煞气已经疾驰到了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三具金甲尸同时出现在我们面前,他们的身材比我曾经见到的那个更为粗壮,身上的煞气也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嘡!

    在我身后几百米的地方,梁厚载按下了扳机,发出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其中一具金甲尸来到梁厚载跟前,当场就扬起了硕大的拳头,梁厚载正在急冲锋,整个重心都压在身前,根本没机会躲避。

    而金甲尸的速度太快,我也只能隐约看清楚它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一下,梁厚载恐怕是避不开了,在我心里着急的瞬间,金甲尸脑门上撩起一股火星,我先看到了火星,接着才听到“当”一声锐响。

    金甲尸的额头被刘尚昂的穿甲弹击中,顿时划开了好大一个口子,它的身子猛地一顿,当场后退几步,那只原本要落在梁厚载头顶上的拳头也打空了。

    梁厚载这时候也急刹住了身形,第一时间朝旁边翻滚。

    他刚滚出去一米左右,另一具金甲尸的脚掌就踩在了他刚才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刘尚昂又开一枪,子弹击中了金甲尸的小腿,但只是打裂了一层外皮,根本没有对金甲尸造成实质性的伤害。

    我根本没有机会再想太多,已经有金甲尸朝我这边扑过来了,就在梁厚载在地上翻滚的时候,我已经抽出了青钢剑。

    看不清金甲尸的动作,我只是感觉煞气马上到我面前,就挺着胳膊刺出一剑。

    现在的青钢剑已经是今非昔比,锋利的剑刃竟然划破了金甲尸的外皮,强烈的煞气混合着淡淡的尸气从金甲尸的伤口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金甲尸大概也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一把兵刃能对他造成伤害,竟然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大喊一声:“照着脑袋开枪!”,同时一剑砍向金甲尸的额头。

    这些邪尸的心智都很完整,我刚才那么一喊,不但将金甲尸的弱点传达给了刘尚昂,也暴露了我的攻击意图。

    眼前的金甲尸立即后退,我这一剑没能砍中,可刘尚昂的穿甲弹却精准地打中了它的眉心。

    金甲尸被击中以后,皮肉豁开,骨头也碎了一些,有碎骨片从它那边朝我崩飞过来。

    刘尚昂不打算给它喘息的机会,紧接着,第二发、第三发穿甲弹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其中一发穿甲弹打在上一个弹着点附近,金甲尸头上的伤口被扩大,但子弹依然无法完全穿透它的头骨。

    在刘尚昂最后一次开枪的时候,金甲尸迫不得已用双臂护住额头,我看准机会,一剑刺向它的腹部丹田。

    青钢剑能轻易划破金甲尸的外皮,可我的力量却不足以让剑身贯穿它那比精钢还要坚硬的肌肉。

    它见我刺它,又扬起手臂来攻击我,在它额头暴露的那一刹那,又一发穿甲弹精准地击中了它的眉心。

    这一下,子弹算是将它的头骨彻底打穿了,但也仅限于此,那颗子弹依旧没能伤到它的大脑。

    “道哥,你们快后退,我要扔手雷了!”刘尚昂的声音在我身后十几米的地方响起,我也没有时间去问他怎么跑得这么进了,赶紧后撤。

    梁厚载已经先我一步朝刘尚昂那边退了,三具金甲尸都受了伤,竟然在片刻间没有立即攻上来。

    刘尚昂所谓的“手雷”,其实就是十几个粘土炸药,他扔得很准,每个金甲尸身上都粘了几块炸药,刘尚昂连开三枪,引爆了其中一具金甲尸身上的三片炸药。

    他之所打算用炸药来对付金甲尸,完全是因为对这种邪尸了解太少,那层外皮,根本就不是这样的炸药能炸穿的。

    我一边后退,一边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炸药爆炸,意外的是,这些小型的炸药在爆炸之后就散发出了非比寻常的高温,我离金甲尸几米远都能感觉到那股热量。

    强烈高温沿着炸点在金甲尸身上慢慢扩散,竟然将金甲尸的外皮溶出了几个硕大的口子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这样的高温,也只能溶穿金甲尸的外皮而已,无法伤到他的血肉。

    梁厚载接连开枪,三具金甲尸身上都出现了一道道大口子,一根根钢筋似的肌肉就这么暴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我从口袋里取出三张封魂符,甩手将它们扔向金甲尸。

    在我看来,这些符箓就算不能对金甲尸造成直接伤害,至少也能让它们暂时失去活动能力。

    几年下来,我画出来的封魂符已经比上次面对金甲尸的时候强了不只一个档次,可眼前这三具金甲尸也明显比我第一次见到的那只强悍许多。

    封魂符飞到半途就被金甲尸身上的煞气死死包裹起来,随后表面就扬起了火光,几乎是在一瞬间被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我们折腾了这么久,没能给金甲尸造成实质伤害,却彻底激怒了它们。

    刘尚昂这会儿没开枪,应该是在换弹夹,我能听到他操作枪械的声音。

    在没有火力支援的间隙,金甲尸应该扑了上来,我和梁厚载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急速后撤,一边撤一边朝金甲尸那边掷符箓,虽说符箓挡不住金甲尸,但它们多少还是忌惮符箓上的灵韵,稍稍放慢了速度。

    刘尚昂迅速换好弹夹,一枪打中了金甲尸的额头。

    这次被打中的金甲尸,额头上本来就被豁开了一个很大的破口,它大概是提前感觉到了危险,避了一下,这一发子弹竟然没有打中金甲尸额头上原有的破口,而是打在了金甲尸眉上三寸的位置,子弹镶在它的骨头里,让它的额头凹陷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那具金甲尸立刻停止进攻,还稍稍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它在害怕。

    如果不后退,刘尚昂的下一发子弹肯定会打碎它的脑子,那样的话一样能杀死它。

    另外两具金甲尸同时意识到,现在他们最大的威胁就是端着狙击枪的刘尚昂,他们的视线从我和梁厚载身上挪开,同时落在了刘尚昂身上。

    见金甲尸的注意力被转移,我加快速度后撤,梁厚载则稍稍前移,和金甲尸拉近距离,刘尚昂紧盯着离梁厚载最近的金甲尸,每一枪都直攻金甲尸的额头。

    刘尚昂每次开枪之前,都有着非常精准的预判,金甲尸的速度被他的火力压制住,很难完全发挥出来,梁厚载因此能找到空当,偶尔能用金包骨打中金甲尸的丹田。他手里的法器好像对煞气有着不错的克制作用,每次金甲尸被击中,身上的煞气都会出现短暂的散乱,可很快又会重新凝聚起来。

    我和金甲尸之间拉开了大约四五米的距离,立即举起番天印,踩出罡步。

    步罡踏斗,三步九迹,每一脚踩下,都会有一道星力凌空而至,当我抬起脚掌,准备踩下天蓬星位的时候,梁厚载和刘尚昂立刻和我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七道星力凝聚在一起,狠狠地压向了金甲尸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瞬间,金甲尸身上的煞气就被打散了,但散而不消,就在星力场的外围肆意游荡,只等着星力消失,它们又会回到金甲尸的身上。

    趁着星力还在,金甲尸暂时失去行动能力。我快速扒下了上衣,冲到其中一具金甲尸前,先用番天印的印面用力砸在它身上的破口处,金甲尸那如同钢筋一样的肌肉碰到了番天印,就开始一根一根地断裂,等到它体内最精纯的一股尸气从伤口中流窜出来,我就快速转身,将黑水尸棺印顶在它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甲尸身上的尸气远没有他们的煞气那么强悍,眨眼的功夫,金甲尸体内的尸气就被完全消解,属于它的那股煞气在星力场外消散,而它的尸身也开始快速腐坏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如果不是刘尚昂用穿甲弹压制住了金甲尸的行动,我现在根本不可能这么顺利地除掉金甲尸,如果刘尚昂没带枪,或者他带来是常规弹而不是穿甲弹,我们三个现在估计已经被金甲尸给撕碎了。

    当我刚将第二具金甲尸身上的尸气消解干净时,在大地深处突然升起一股异常精纯的阴气。

    金甲尸没有招引阴气的能力,我顿时反应过来,黑白两丁过来了!

    这时候星力场眼看就要散干净,我不顾那股越发浓郁的阴气,快速跑到最后一具金甲尸跟前,打算故技重施,将它也给镇杀了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我将番天印按在金甲尸的伤口上,从地底升起的阴气陡然变强。

    这股阴气不管是纯度还是炁量,都是我平生未见,它们侵入我的体内之后,就连黑水尸棺都无法在顷刻间将它化解掉。

    当这样的阴气在我体内流窜的时候,我就感觉腿脚都有些发麻,很难正常活动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能再次凝练念力,这已经是我今天晚上第三次凝练念力了,第一次凝练出来的念力被番天印完全吸光,第二次凝练出的念力全都用在了罡步上,两次都是拼尽全力,让我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消耗。

    我现在凝练出的念力,体量不到时的六成,保险起见,我又在嘴里含了一块守阳糖。

    梁厚载退到我身边,我立即将一把守阳糖塞进他手里,他自己吃了三颗,剩下的全都塞进刘尚昂嘴里了。

    黑水尸棺的炁场全都用在消解阴气上,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镇尸。

    现在金甲尸还无法行动,刘尚昂端起狙击枪,朝着它开了一枪,在他开枪的同时,从地底窜上来的阴气瞬间凝聚成风,我觉得风力不大,可金甲尸的头发却完全被这股风力扯了起来,那一根根金丝样的头发,竟然被这道风给扯断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金甲尸的头发坚韧度是非常高的,别说是扯断,就是钢锯都很难将其锯断。

    刘尚昂这一枪打空了,金甲尸的额头上没有出现火花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风,把子弹吹偏了!”刘尚昂嘴里含着好几块守阳糖,口齿不清地喊着,他又开了一枪,照样没能击中金甲尸。

    这时候,黑白双丁飘乎乎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黑丁手里还拎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不是罗有方还能是谁,他被黑丁拖在地上,一动不动,我看到他脸上的那层假皮已经被撕掉,衣服上全都是破洞,好好的一条左臂,也从上臂的中断被扯断了,血水顺着伤口不停地往外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