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29章 束手束脚
    罗有方这才打开地窖的门,招呼我们一起出去,刘尚昂一出门就问王翔:“你学啥猫叫啊,直接说话不行?”

    王翔:“这是九命猫啼,是我们九封山门人互通消息的暗号。我是怕地窖里的人不是你们。今天下午,我们在山上看到了很多鬼头符,那可不是守正一脉的符箓,所以我担心,除了你们,还有其他人混进来了。何师姐不是跟着你们吗,我在外面学猫叫,她肯定会回应。”

    刚才的猫叫声很轻、很弱,何红一直在全心意地照顾何老鬼,应该是没听见。

    罗有方白了王翔一眼,说:“怎么不是守正一脉的符箓?你们九封山不是号称消息灵通吗,难道不知道,守正一脉有阴阳两支,鬼头符,是我们阴支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阴支?”王翔很不解地看着罗有方:“罗师弟,你什么时候变成守正一脉的门人了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我才回过味来,现在王翔眼中的罗有方,还是罗四叔。

    罗有方将脸上的皮撕开:“我是罗有方,守正一脉第55代阴支。”

    王翔瞪大眼睛盯着罗有方的脸:“罗有方?之前听你们的人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你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我就拍了一下他的肩膀:“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,带我们去找黑白丁。”

    王翔没再说话,立刻带着我们离开祠堂,又寻着一条小路来到了村口附近。

    王翔说,现在黑白丁就在山脚那边,到了午夜十二点才会进村,现在他们和我们之间的距离也就三四里地。

    《行尸考录》上说,金甲尸的视觉、听觉能覆盖数百米,超出这个距离,它们应该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我问刘尚昂:“瘦猴,你最远能听到多少米外的声音?”

    刘尚昂想了想,说:“没测过,不过,静下心来的话,就算是在很嘈杂的地方,五百米也应该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不禁咂了咂舌,五百米,确实已经很远了,可现在也说不好刘尚昂的听力和金甲尸相比到底哪个更强一些,行尸考录上只是说金甲尸“目、聪数百米”,却没说具体能看多远、听多远。

    这时候罗有方对我说:“我能听到三里开外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突然把他给忘了,想当初他能假扮成黄昌荣混进老黄家,不就是因为他和黄家人一样,拥有远超常人的听觉和视觉?

    我对罗有方说:“你盯好黑白丁的动向,只要他们和咱们的距离缩短到千米之内,咱们就得换地方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点头:“没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王翔抄小路进了山,留下我们四个人在原地等着。

    现在,黑白丁已经出现,接下来能不能接近六长老,就要看运气了。

    十二点过一刻,罗有方朝我摆了摆手,示意我黑白双丁已经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压低了脚步,尽快朝村子内撤离,没等走多远,罗有方突然拉了我一下:“他们停下来了,在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看着罗有方,罗有方侧着耳朵,仔细聆听着远处的声音。

    梁厚载问他:“他们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罗有方:“黑白丁应该是在和那个六长老对话,他们在质问六长老,为什么现在还没找到古道。六长老辩称,他只知道第九洞府的位置,还以为古道就藏在何老鬼的炼丹房里……等等,黑白双丁说,有人动过他们的阵法,推测那个人应该也混进后山了,让六长老去找。”

    我:“动阵法的人,应该是师伯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:“黑白丁过来了,速度很快!”

    我没敢迟疑,赶紧带着大家继续撤,可罗有方却建议绕个圈子,回村口那边去,说六长老一个人留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我们在村里绕了一个大圈,罗有方一直聆听着黑白丁的声音,有了他,我们得以一直和黑白丁拉开足够的距离。

    回到村口附近,就看见一个身子佝偻的老人正在村口踱着步子,民宅中透出的火光照亮了他的脸,我留意到他脸上的表情非常焦躁。

    罗有方也没废话,从刘尚昂的背包里扯出一条钢索,俯下身子,快速朝老人那边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怕大家一起行动会打乱罗有方的节奏,就示意刘尚昂和梁厚载不要妄动。

    借着月光和民宅中透出来的火光,我看到罗有方甩出了钢索,那条沉重的钢索在他手中就像是一条长了眼的长鞭,坚硬的钢索头部精准地打在了老人的后脑勺上,在传来“啪”一声脆响的同时,我还隐约听见了头骨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罗有方下手太狠,只一个瞬间就要了对方的命。

    早知道不让他一个人过去了,虽说是特殊时期,可他出手就要人命,到时候组织追究下来,事情会变得非常麻烦。

    罗有方将老人的尸体拖进阴影中,没几分钟功夫,他就化妆成了老人的样子,佝偻着背从暗处走了出来,连身上的衣服也调换过了。

    我走上前去,问他尸体是怎么处理的,他说藏在村寨后面的水缸里了,那个人身上没有尸气,不用担心尸变。

    我无奈地朝阴影里看了一眼,屋子外缘确实有一口可以藏人的大缸。

    罗有方问我:“现在去找黑白丁,还是等他们出来?”

    我没应他的话,转而对他说:“你一出手就是一条人命,到时候组织上追究下来,你让我怎么说?”

    罗有方:“你别打着组织的名头说事,嗨,你啊,就是妇人之心又发作了,见不得别人在你面前丧命。我杀的是九封山的六长老,他手上可不止一条人命呢,我杀了他,这算是替天行道。”

    我反驳道:“不管怎么说,你没有杀人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叹了口气:“行了行了行了,别说这些了行吗?你们这些体制里的人就是这样,不管干什么都要考虑一大堆,束手束脚,要不是因为这,你们也不会被葬教耍得团团转。行,你也别瞪我,我也打住。现在咱们怎么着,是直接去找黑白丁,还是等他们出来?”

    我朝村路那边望了一眼,回想起上次在厨房里的时候,我曾听黑白丁说,如果那个村长再出问题,他们就要拿他开刀了。

    人命关天,半点犹豫不得,我朝村路扬了扬下巴:“现在就过去吧。等一会你去接触黑白丁,我们就在千米外等着,如果黑白丁识破了你的身份,赶紧撤,我们掩护你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跟着点点头:“行啊。不过我估计这次是凶多吉少,你们做好心里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,罗有方就进了村口,沿着村路快速前进,我则带着刘尚昂和梁厚载跟在他身后几十米的位置。

    来到一座村宅前,罗有方指了指房子旁边的阴影,示意我们留在那里等着他。

    在这个位置,我已经能察觉到前方有很重的阴气,还能听到一丝风声,看样子黑白丁已经引来了阴风,他们和我们之间的距离,也就是千米左右了。

    我招呼刘尚昂和梁厚载躲在阴影里,随后又目送罗有方的背影越走越远,心里不由地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罗有方在葬教潜伏了那么久,多少危险都挺过来了,现在他刚回归寄魂庄,我还没将他的名字写在氏族谱上。他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,我可不想在师族谱上写下他名字的时候,还要在旁边注一个“卒”字。

    刘尚昂上好了子弹,凑在方沿上默默地观望着。

    我小声问他:“能看见罗有方吗?”

    刘尚昂点头:“不光能看见罗有方,还能看见一黑一白两个人。道哥,要不我直接开枪吧,在这个距离上,我能确保一枪干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:“不行,他们的修为比师伯还要高,你的穿甲弹伤不到师伯,恐怕也伤不到他们。就怕你这边一开枪,罗有方就会暴露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也说:“你一开枪,子弹没等飞到黑白丁面前就会被金甲尸挡住。那种邪尸的身法,可是比你的子弹快多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对付刘文辉的时候,我曾和金甲尸交过手,这种甲尸不但速度奇快,而且力量大得惊人,当初是陈道长招来了金身给我拖延了足够的时间,我才有机会镇住金甲尸,可现在陈道长不在,一旦金甲尸现身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。

    这时刘尚昂拍了拍我,小声说:“罗有方到他们跟前了,金甲尸没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稍稍松了口气:“别大意,盯紧了。”

    阴风引发的气压将山上的一些雾气卷进了村子,刘尚昂大概是看不清楚了,就在狙击枪上装了瞄准镜,继续观望着。

    我看得出来,刘尚昂现在也很紧张,他呼吸的节奏都稍稍变得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紧张,我就更忐忑了,一直在心里默念着,罗有方千万别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有十分钟左右,刘尚昂突然将脸从瞄准镜上挪开,焦急地对我说:“罗有方被识破了!”

    他这边刚说完,在前方就出现了一股很强的煞气。

    金甲尸出来了!

    “你别凑近,在这掩护我们!”我冲刘尚昂喊一声,和梁厚载一起冲出阴影,朝着前方疾奔。

    前方传来了罗有方的惨叫声,离得太远了,我不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。梁厚载猛地加快了脚步,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符箓,头也不回地喊:“道哥,你快催动番天印。”

    不用他说,我已经解开火蚕丝布,将番天印拿在了手上。

    黑白双丁大概也能感觉到番天印上散发出来的炁场,我听见白丁捏着嗓子喊了一声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当然没心思回应他,一边狂奔,一边用三尸诀和定禅稳住心神,凝练念力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足够的时间踩出罡步,我只能将自己的念力喂给番天印,番天印贪婪地吸食着我的念力,连通我的体能都开始快速下滑。

    念力几乎全被吸走,我的体能也消耗了一半。

    在我身上还带着一块黄玉太岁肉,今年我还没有使用过大空术,这两样东西,就是我赖以保命的最后两张底牌了。

    梁厚载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柿子饼,将它捏碎,看不清颜色的碎块先是散在了梁厚载手里的灵符上,随后,他又将两张灵符贴在了金包骨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