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28章 无懈可击
    王翔长吐一口气,仰头靠在树干上,又是一阵很长的叹息:“师父他……死了,除了六长老以外,各门长老全都被死了,每个人都死得很蹊跷啊。”

    我看到何红的眼圈都是红的,不只是因为悲伤,还有愤怒,她的身子在颤抖,两只拳头紧紧攥着。

    梁厚载在旁边轻轻戳了我一下,我转过头去看他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就听梁厚载说:“在巫术里,将坤气称作‘浊气’,浓度低的坤气对人体是有益的,可黑白两丁长期借助坤气来施法,接触的应该都是纯度很高的坤气,这种炁场接触久了,会让人体质羸弱。我在想,这两个人也许只是术法厉害,功夫应该不怎样。”

    我:“你的意思是说,跟他们打近身战?”

    梁厚载点了点头: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咱们这次有极大的几率会和那两个人交手。既然修为和他们没法比,那就只能靠拳脚了。拼术法,咱们肯定会输,可如果拼拳头,嘿嘿,我对你是很有信心的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这么说,有一些给大家打气的意思。

    近身肉搏,哪有这么容易,估计还没等我们凑到人家跟前,就已经****趴下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王翔又开口了:“你是梁厚载吧?早就听说你的智商很高,呵呵,果然,确实是个聪明人。白护法手无缚鸡之力,如果没有术法傍身,一个寻常人都能要了他的命,黑护法会点拳脚,可都是三脚猫的功夫,上不了台面。但你们根本进不了他们的身,在他们身边有三个金甲尸护着,别说是左有道,就算是全盛时期的柴宗远也不可能同时抵挡住三具金甲尸。”

    金甲尸?我上次见到黑白丁的时候,只感觉到了阴气,没有察觉到尸气啊。

    我这边正疑惑,何红就说道:“他们身边确实有金甲尸,我在村里的时候也是亲眼见过的。那些甲尸……好像是能遁地的,那两个人只有在感觉有威胁的时候,才会将它们召出来。”

    黑白丁的修为本来就非常高,现在又多了三具金甲尸,就凭我们几个,碰上他们绝对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刘尚昂问我们:“金甲尸是什么东西?比铜甲尸还猛吗?”

    梁厚载说:“铜、金两种甲尸,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,铜甲尸的皮肉一般的子弹就能打穿,金甲尸就算是用炸弹……哎,你还有多少穿甲弹?”

    刘尚昂:“整整一大盒呢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转而对我说:“用穿甲弹应该能对付金甲尸,到时候只要让刘尚昂在金甲尸身上打出一个缺口,你就能封魂符镇住它们了。”

    用穿甲弹的话,确实能打破金甲尸的外皮。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:“最好还是不要和黑白丁正面冲突,危险性太大,我在想,有没有什么办法,能将他们的法器偷过来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皱起了眉头:“偷?一样有很大的危险性,如果那两个人身边有金甲尸的话,几百米外就能察觉到咱们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没错,要想操纵甲尸,必须让自身的听觉、视觉、触觉与甲尸合二为一,换句话说,黑白丁能看到的、听到的,金甲尸一样能感受到,而金甲尸感受到的东西,也一样会反馈给黑白两丁。

    金甲尸和铜甲尸不一样,不但心智更为完整,而且五感都异常灵敏。如果我们想从黑白丁身上偷东西,还不等近他们的身,金甲尸就会察觉到我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说来我和李壬风也是运气好,当初在喜宴上见到黑白丁的时候,我估计黑白丁也发现伙房里有人了,他们大概是将我和李壬风当成了“小五”和“狗蛋”,才没把我们两个怎么样。

    对于我们来说,黑白丁完全可以称得上是“无懈可击”了。

    本来我还打算先护着何老鬼出山,再设法将陈道长和仉二爷他们找来,有他们在,应该足够对付黑白丁了,可现在看来,要想出去,我们和黑白丁是少不了要正面冲突了。

    罗有方说:“要不然先找到我师父吧。有他在的话,胜算应该会高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也这么想,”我叹口气说:“可该到哪里去找他呢。师伯现在已经知道梁厚载和刘尚昂进山的事,他如果想现身早就现身了,可他为什么一直不出现呢?”

    罗有方也是没主意了,只是问我: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思索了一会,毫无头绪,随后又望向了躺在地上的王翔。

    在黑白丁面前,我们现在的力量太单薄,如果能有其他人给我们一些助力,说不定事情还会有转机。

    我朝王翔扬了扬下巴:“你之前说,你曾违抗过黑白丁的命令,那是什么样的命令?”

    王翔好像回想起了什么很不好的事,猛地皱了两下眉,说:“他们让我们杀人,你进山的时候,应该见过两个守门的师弟吧。那两人最喜欢看的就是我们九封山手足相残,他们让我们将守门的师弟就地处决,可这样的事,就算是死我们也不会做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和你一起违抗命令的人也都进山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三个师弟在来后山的路上就尸变了,”王翔望着被大雾笼罩的天空,自言自语似地说着:“我们这一门,九个人,现在只剩下了六个。他们现在可能还活着,也可能已经尸变,被其他同门镇杀了。无所谓了,反正都是要死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这副颓废的样子,我心里就来气,恨不得上去给他一剑,干脆让他解脱算了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,我压了压心里的火,对他说:“你现在还有一次自赎的机会,如果你不想眼睁睁看着何老鬼落在黑白丁手里,就和我们合作。如果你打算破罐子破摔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我拔剑出鞘,将青钢剑扔在他面前:“那就干脆一点,死了拉倒。”

    王翔看着青钢剑,好一阵子没说话,后来,他又将视线转向何老鬼,又是好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们……怎么帮你?”王翔的视线还停留在何老鬼那边,可嘴上却在和我说话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在山上巡逻的时候,适当地放一放水,帮我们打打掩护。另外,如果黑白双丁进山,提前通知我们一声。”

    王翔听着我的话,皱起了眉头:“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我挑了挑眉毛:“简单?不见得吧,你们能见到黑白双丁进山,却不一定有机会给我们通风报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我这边把话说完,梁厚载插嘴问王翔:“你说的那个六长老,平时也进山吗?”

    “进,”王翔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屑:“他天天跟在大护法身边,像条狗一样,大护法去哪,他就去哪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微微皱了一下眉:“大护法整个称谓……你们九封山的人,都是这么称呼黑白丁的?”

    王翔叹了口气:“他们拿着九封山的信物,就是名正言顺的大护法,掌门不在的时候,这两个人就是九封山的话事人,他们让我干什么我们就得听命,这是九封山的门规。”

    听字面的意思,他好像在给自己开脱,可那沉重的语气,又不像是在为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这时候王翔又说:“六长老的修为、功夫都不怎么样,你们要想对付他倒是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没接他的话,而是对我说:“罗有方会易容,如果他能代替六长老混在黑白丁身边,事情应该好办一些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点了点头:“这是个不错的主意,只要能近黑白丁的身,我就有办法将法器偷过来。”

    给出建议的人是梁厚载,可他却比罗有方更犹豫:“这样做,危险性大吗?”

    “很大,”罗有方一脸无所谓地说:“但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很干脆地说:“就这么着吧。”

    不是我对罗有方的死活不在意,而是眼下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我让王翔将他能信得过的几个人找来,着手为他们化解尸气。其中一个人来到我面前的时候就已经尸变,我能救人,却救不了活尸,只能给了他一个痛快,又让王翔一干人挖个土坑将他埋了,也算是入土为安。

    和王翔同属一门的这几个九封山门人,全都是一副毫无精神的样子,直到他们看见了何老鬼,眼神里才多少有了一点点光彩。

    王翔带着他的师弟们重新回到山上,而我们几个则打算回祠堂那边躲避,我和王翔约定,只要黑白双丁进山,他们无论如何都到去祠堂那边给我们报信。

    王翔很爽快地答应了,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黑白丁会发现他们有问题,又或者,他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。

    在刘尚昂的引领下,我们避开村民的视线,顺利回到地窖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我还在想,也许这次回来能碰上师伯也说不定,可事实证明我们来晚了一步,没看见师伯,可罗有方落在地窖里的背包却不知去向,梁厚载推测,背包应该是被我师伯拿走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行动我不打算再让李壬风和何红参与,他们的修为太弱,也不像刘尚昂那样能操纵枪械,将他们带在身边实际上是多了两个累赘,再者何老鬼也需要人照顾。

    我的手机没电了,好在刘尚昂带着表。

    时间变得很漫长,大家凑带在这个黑暗狭小的地窖里,都免不了心里烦躁,罗有方好像尤其讨厌这样的环境,一直在地窖门口那边踱来踱去。

    刚过下午六点,地窖外面传来了大量脚步声,应该是村民来了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,村民一股脑地离开,我听他们中有人在说,小五和狗蛋现在都没回来,担心晚上的喜宴没有人做饭。

    看样子,我和李壬风离开以后,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补上小五和狗蛋的缺。

    临近十一点的时候,祠堂院子里传来一阵猫叫。

    刘尚昂仔细听了听,对我说:“这阵猫叫是人嘴里发出来的,应该是王翔他们来报信了。”

    王翔来报信,为什么不直接说话,而要学猫叫呢?

    我心里疑惑,朝梁厚载那边看了一眼,梁厚载也是一脸疑惑的表情。

    罗有方在地窖门口沉思了片刻,回了一声猫叫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听见王翔在门外小声说话:“他们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