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27章 迫不得已
    我从刘尚昂手中接过俘虏时,那家伙就瞪大眼睛看着我,直到我从他的口袋里掏出磁石的时候才反应过来,他刚才明明带着磁石,怎么还能看到我?

    罗有方立刻上前,用手指按住他后颈上方的哑门穴,将一道阴气注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才我还在想,要不要先将这个人弄昏,现在罗有方封住了他的哑门,他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来,倒是省了我不少事。

    我和罗有方将他按住,他长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,身子用力地扭,可耐不住我和罗有方的力道比他大太多,他根本挣脱不了,这时候梁厚载又从背包里拿出钢索,将他捆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他在挣扎的时候,视线无意间越过我的肩头,看到了捆在我背上的何老鬼,先是一愣,接着就放弃了抵抗。

    刘尚昂站在原地观望了一会,问我:“你们那边好了吗?”

    见罗有方将俘虏扛起来,我才应一声:“好了!”

    刘尚昂挥了挥手:“这边!”,一边说着一边朝左手边的方向快速移动,我们也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我们在刘尚昂的带领下来到一片很密的林子,刘尚昂停下脚步,回过头来说:“这没人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立即将俘虏放在地上,我也解开身上的绳索,将何老鬼平稳地放下来,身上一直勒着绳索,我的肋骨都被硌得生疼。

    那个被我们五花大绑的俘虏斜靠在地上,愣愣地看着何老鬼,一脸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长吐一口气,对刘尚昂说:“这家伙带着磁石也能看到我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我又将从俘虏身上得来的磁石塞给了刘尚昂。

    刘尚昂将磁石塞进俘虏的口袋,又指了指我这边,问:“你能看到他们?”

    俘虏盯着刘尚昂,没说话。

    熟睡中的何老鬼“哼”了一声,换了换姿势,从他的嘴角留下了一缕口水,何红赶紧帮何老鬼擦拭。

    何红的举动,俘虏都是看在眼里的,他皱起了眉头,显得很疑惑。

    刘尚昂又对他说:“问你话呢,能不能看见他们?能就点头,不能就摇头!”

    那人朝我们这边瞅了瞅,最终冲着刘尚昂点点头。

    刘尚昂也疑惑起来:“这可怪了,难道他身上的磁石和咱们的不一样?不然怎么能看见道哥呢?”

    这句话,刘尚昂是对我说的,可回答他的人却是何红:“王翔从小练的就是天眼通,虽说我们九封山的天眼通没什么大用,但他也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何红这边说着话,那个被她称作“王翔”的人就转头去看她,脸上满是不解,那眼神好像也在说:“你是谁,为什么知道我叫什么,还知道我练过天眼通?”

    何红似乎也读懂了他眼神中的含义,叹了口气,说:“我是何红。”

    王翔顿时瞪大了眼睛,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,随后他又朝何老鬼那边扬起下巴,似乎是在问何红,何老鬼怎么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不能说话,交流起来也确实麻烦,我就对罗有方说:“让他说话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很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他现在带着石头呢,我可看不见他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能听见我的声音,一样能听到罗有方的,他上前一步,再次将王翔口袋里的磁石取了出来,罗有方这才走过去,收了王翔身上的阴气。

    罗有方转身朝我这边走的时候,我就开口问王翔:“山上怎么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王翔刚刚被突袭,之后又被何老鬼和何红惊到,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,半天没回话。

    我走上前,蹲在王翔跟前,放慢语速重新问了一遍:“山上怎么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他盯着我看了老半天才开口应声,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很焦躁地问:“你把掌门怎么了!”

    他刚刚被刘尚昂一拳打中了喉咙,现在声音还有些嘶哑。

    这家伙也真是奇怪,明明投靠了黑白双丁,可现在又开始担心何老鬼了,不过能看得出来,他现在确实对何老鬼的状况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我吐一口浊气,对他说:“不是我把何老鬼弄成这样的。是你们,你们和黑白双丁把他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而我是来救他的。”

    王翔又愣了一下,随后他在我身上扫视起来,视线掠过青钢剑和番天印的时候,他突然开口问:“你是左有道?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得到我的答复之后,王翔吐出了一连串的话:“大护法已经知道你进山了,守门的两位师兄因为办事不利,都已经被大护法处决。现在护法将脸山的人全都放进了后山,说是无论如何也要把你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这家伙的口吻,好像是在催促我赶紧离开九封山似的,这下轮到我回不过味来了,他不是黑白丁的人吗,怎么却像是我们这边的人似的。

    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:“你不是已经投靠黑白丁了吗?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一说,王翔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,他沉默了好一阵子,才说:“我也是……也是迫不得已。自从掌门失踪以后,九封山的人心就散了,现在六长老带着大批门人投靠了黑白丁,我们几个如果不从,就是死路一条啊!”

    他说话时的样子很急迫,好像这一刻不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,下一刻就没有机会了似的。

    我试了试他的脉搏和气息,脉搏很乱,气息也不正常,在他体内还有一股四处流窜的尸气。

    现在的王翔,随时都有尸变的可能,想必他也知道自己这条命很快就要终结了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黑白双丁给过你们什么许诺,你们只要服从他们就能活命吗?”

    王翔无奈地笑:“他们就是这么许诺的。可别人还能活多久我不知道,反正我们这一门的人是活不了多久了。两天前,我们违抗过大护法的命令,到现在都没拿到压制尸气的丹药,呵呵,说不定你正跟着我说这话,我就变成邪尸了。”

    至于王翔他们究竟违抗了什么样的命令,我没兴趣知道,我只知道,王翔这个人也许不足以信赖,但他是有利用价值的。

    我就对他说:“你身上的尸气很烈,我可以暂时帮你压制,但你得帮我们。”

    王翔听到我的话以后一点也不兴奋,他只是叹了口气:“能多活两天也不错,可我已经是九封山的叛徒,其实活着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。你说吧,我怎么帮你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想知道怎么离开九封山。”

    他立即摇头:“这你可问错人了,我不知道怎么出去,谁都不知道怎么出去。能自由进出后山的人,只有大护法。”

    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:“你知道怎么驱散山上的雾气吗?”

    其实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就预感到问了也白问,如果王翔知道怎么驱散雾气的话,也不会被困在这里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来,之前李壬风说过,只要找到山头,他就能通过改变风水来驱雾,我回过头去,正准备询问李壬风,王翔就开口了:“我知道怎么驱散大雾,可知道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怎么驱散雾气?”

    王翔叹了口气,说:“大护法在脸山那边做了一个很大的阵法,只要将大阵破去,雾自然就散了。也问题是,你们现在根本到不了脸山那边。”

    确实,之前途径脸山,我曾感应到了一股异常庞大的炁场,估计就是那股炁场引来了大雾。

    等王翔说完,我才问李壬风:“壬风,你之前不是说,只要到了山头,就能驱散大雾吗?”

    李壬风撇了撇嘴:“何红不是说了吗,大雾里头糅合了很多人的魂魄,大雾一散,那些人的魂也跟着散了。”

    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!

    这时候又听王翔说:“大护法手上有一道法器,只要你们能拿到那件法器,应该就有办法让门人的天阴、天阳两魄归位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心里就一下一下地犯嘀咕。

    要想送何老鬼出去,就必须驱散大雾,要想驱散大雾,就必须先从黑白双丁手中抢到法器,利用法器让九封山门人的天阴、天阳两魄归位。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黑白双丁的修为太高,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啊。

    梁厚载问王翔:“你说的那个大护法,今天会进山吗?”

    王翔:“他们每天子时都会进山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点了点头,又对我说:“咱们得想个办法将法器抢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立即摇头:“不行,黑白双丁我是见过的,这两个人身上的念力非常强,论修为,咱们两个加在一块也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个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王翔也迎合着我说:“我听六长老说过,大护法不只是修为高深,而且他们的术法全都是借助坤气来施展的,只要地上有土,他们的法力几近于无限。在这个时代,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的眉头也渐渐紧蹙起来,他在我身后不停地踱着步子,似乎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我感觉王翔身上的尸气躁动的越来越厉害,于是将黑水尸棺的炁场凝聚在手指尖,将手指戳到了他的眉心处。

    黑水尸棺是一切阴尸炁场的天敌,王翔身上的尸气一遇到黑水尸棺的炁场就开始快速消散,但我没将他身上的尸气全部化解。

    目前来说,王翔还不值得信任,我需要他身上的残留尸气来制约他。

    等我散了手指尖上的炁场时,王翔很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看来我又要多活一阵子了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不解地问他:“听你的语气,好像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?”

    王翔笑了:“如果不是为了我那几个师弟师妹,我早就追随师父去了,可如果我不也不在了,他们大概也会被扔进村子吧。”

    何红在我身边焦急地问了一声:“四长老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身上带着磁石,王翔身上的石头却被难走,所以现在的王翔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何红很快反应过来,掏出磁石,重新问一遍:“四长老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翔愣愣地看着她,过了片刻,才问:“你真的是大师姐吗?”

    起初何红没有应声,可王翔的视线一直盯在她脸上,她最终还是点了一下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