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26章 换魂
    罗有方喝了一口水,问我:“听梁厚载说,我师父也进山了?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我没有见到师伯,但从种种迹象上来看,他应该是进山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罗有方的眼中绽出了兴奋的光彩,他大口大口地喝着水,好像是想接着水里的凉意让自己平静下来,可眼中的兴奋却变得越发强烈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梁厚载也走过来,问我:“道哥,你现在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打算先把何老鬼送出九封山,他现在这个样子,确实经不起更多的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李壬风招了招手:“你把磁石扔在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李壬风说一声“在这呢”,就从口袋里将磁石摸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他将手伸进口袋的时候我才想起来,我身上还有一块磁石来着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怪,在大雾弥漫的山林里,他只要带上磁石就看不见我了,也听不到我说话,可离开雾气覆盖的区域之后,他就算将磁石带在身上,也可以毫无阻碍地看见我,和我对话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些磁石只有在大雾中才能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我从李壬风手里接过磁石,对刘尚昂说:“只要带上这东西,就能在大雾中极大地提升视觉距离,你带着它,应该能找到出去的路。”

    我这边刚把话说完,就听李壬风那边说:“不行啊,我刚才试过了,虽说带上这东西能将视野拉大很多,但也不足以找到出去的路。在山口那边好像有一道屏障,那片的雾气是如论如何也看不穿的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好像对李壬风特别反感,立即回呛他:“你找不到出路,就以为别人也找不到出路了?我说,你能不能别这么自大?”

    这一次我没再帮李壬风说话,只是刻意转移刘尚昂的注意力:“我身上的磁场和磁石上的磁场是相冲的,你带上它以后,在雾气里是看不到我的,也听不到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点了点头,将磁石收进口袋里。

    我朝罗有方那边扬了扬下巴:“你现在怎么样了?能动吗?”

    罗有方很麻利地站起来:“别把我当病号,我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的体质果然和常人不同,刚刚我见到他的时候还是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,一眨眼的功夫,竟然又生龙活虎了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他没事了,我也不打算再耽搁下去,立刻招呼所有人离开姜井。

    我们出来的时候,何红和何老鬼依然在外面等着,此时何老鬼又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现在,刘尚昂手里有一块磁石,何红手里有一块磁石,让他们两个引路应该没有太大问题。刘尚昂最擅长的就是这种事,何红是九封山大弟子,山里的情况,她比任何人都熟悉,至于李壬风,他精通风水,如果再有一块磁石的话,他应该也能派上用场,但我看得出来,刘尚昂大概不会心甘情愿地和李壬风合作,所以我也没将自己身上的磁石交给李壬风。

    我让刘尚昂和何红走在前面,又让其他人围在我身边,刘尚昂大概是觉得我将队伍排得太紧,忍不住问我:“道哥,你们几个贴得这么近,走起路来不太方便吧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回应道:“我身上的磁场也能掩护周围的人。我估计,师伯进山的时候可能弄出过不小的动静,如果黑白双丁察觉到的话,可能会让投靠他们的九封山门人上山来查看,大家待在我身边能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,已经临近五点了,我们不能再走村路,于是对何红说:“村路那边没办法走了,还有其他路进山吗?”

    何红说一声:“跟着我走。”,就朝土丘下面走去。

    五点一到,我就感觉土丘上的风力小了很多,可山那边的大雾却变得愈发浓郁,雾气顺着山脚溢了出来,没多久,田地这边也盖上了一层薄纱般的淡雾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刘尚昂突然惊叹起来:“我的天,这玩意儿还真能提升视野啊,比我在没雾的地方看得还远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刘尚昂转过头来看我,随后又是惊叹:“真的看不见你们了!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笑:“别一惊一乍的,走你的路!”

    也是在说这句话以后我才想起来,现在我不论说什么,刘尚昂应该都是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可意外的是刘尚昂听到了,他站在原地,做出一副远眺的样子:“道哥,你们没跟上来啊,你声音怎么那么远?”

    我也不免惊奇:“你能听到我的声音?”

    刘尚昂:“能听到,但不太清晰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一想就明白了,刘尚昂这家伙的听觉非比寻常,也许正式因为这份异于常人的听力,让他听到了何红现在听不到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们就在你身后呢,咱们相隔还不到半米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先是“哦”了一声,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转过头去对何红说:“哎,小姑娘,你朝着前面走几步。”

    何红很疑惑地看着刘尚昂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刘尚昂咧着嘴冲她笑:“没啥,就是做个实验,你向前走几步。”

    何红虽然还是一脸的疑惑,可还是照做了,她一面向前走,一面回头朝我们这边观望,大概走出去有五六米的距离,又掉头跑回来了,一边跑还一边对刘尚昂说:“刚才那一刹那,我看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从口袋里掏出了磁石,仔细看了看,又将它揣回口袋,很惊奇地说道:“这东西还真有意思。道哥,你身上真的有磁场啊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人身上不都有磁场吗,你别磨蹭了,赶紧找路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说:“我这怎么能叫磨蹭呢。你没听这个小姑娘说,她刚才看不见咱们了吗。嘿嘿,也就是说啊,其他带着磁石的人,只要和咱们有五米以上的距离,也看不见咱们。这下就算山上有人巡逻咱们也不怕,有你身上的磁场作掩护,咱们几个就算是隐形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推了刘尚昂一把:“快走吧,别啰嗦了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又转过脸去对何红说:“你带路。”

    在何红的带领下,我们取道于大片农田外围的一条小路上了山,这条路几乎完全被杂草掩埋,应该是一条废弃已久的老路。

    进山没多久,刘尚昂就头也不回地说:“还真被你猜着了,现在山上到处都是九封山的人。”

    在刘尚昂说话的时候,我留意到何红一直紧皱着眉头,在她的脸上还带着几分火气。

    现在,我越发觉得之前对何红的怀疑是毫无意义的,从始至终,她的表现都完全符合九封山大弟子的身份,对何老鬼的那份担忧,对门人背叛的愤怒,这些东西,都丝毫没有做作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时罗有方对我说:“你这一路都紧盯着那个小姑娘,是在怀疑她吗?听梁厚载说,她是九封山的大弟子吧,原本三十多岁,被人施了法,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说话。

    罗有方又对我说:“我可以肯定,不管是黑白双丁还是罗中行,都没有让人返老还童的能耐。但他们能将一个人的魂魄完整地注入到另一个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我看向罗有方: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罗有方:“我怀疑,这个小姑娘也是被黑无脑他们换了魂,她的魂是何红的,可身子,却是别人的。唉,被换过魂的人,最多只有两年阳寿。两年以后她就会魂飞魄散,肉身也会很快消失。”

    在罗有方说这番话的时候,我一直盯着何红,她现在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只剩下两年阳寿的事。

    罗有方继续说道:“这种事最好早点告诉她,让她早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等九封山的事结了再说吧,现在能不能出去还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插嘴问罗有方:“没有办法给她续命吗?”

    罗有方摇头:“换魂本来就是违背天理的事,任谁都无法改变何红的寿命。按理来说,当人的魂魄被拔出体外之后,肉身还能活一段时间,趁着肉身没死透,只要将魂魄重新种回去就能续命。可梁厚载也说了,你们是昨天下午碰到何红的,就算是她是在当天下午被换的魂,到了现在,肉身也已经死透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去留意李壬风当时是什么样的表情,但这一路走来,他和何红之间的关系一直很默契,我觉得,他们两个是有缘分的,被缘分连着的两个人,总会不自觉地去关心对方,现在李壬风脸上的表情,大概充满了焦急和惋惜吧。

    走在前方的刘尚昂朝我这边摆了摆手,示意我们停下,他朝着山上观望了一会,旋即对我说:“山上有不少人在巡逻。”

    我看不到山上的情况,沉思片刻,拍了拍刘尚昂的肩膀:“抓个人回来问问情况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笑了笑:“道哥,你这意思不会是想让我一个人去山里头抓人吧,那些人身上说不定都带着磁石呢,你不给我打掩护,我也近不了他们的身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前面,我们跟着你。”我说了这么一句,又在刘尚昂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刘尚昂趔趄了一步,然后就招呼着何红上山,何红一边走着,还问他一句:“要避开山上的人吗?”

    刘尚昂说:“道哥让我抓个人问问情况。这山上都是你们九封山的门人吧,我看见有几个落单的,你觉得抓哪个合适?”

    在我的视线中,何红抬手指向了雾气:“那个人叫王翔,是四长老的弟子,过去他对九封山是很忠心的,可现在也依附敌人了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说一声:“就他了。”,随后就迈开小碎步朝前方跑,我们也稍稍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子,就见一个九封山门人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,他好像对巡山的事并不热衷,正背对着我们站着,肩膀和手臂都很无力地下垂,好像在发呆。

    当我们离那人五六米的时候,他好像听到了动静,慢慢地转身。

    刘尚昂一个箭步冲过去,一拳打在了他的喉咙上,他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,顿时倒地。刘尚昂用胳膊锁着他的脖子,又腾出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,强行将他拖了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