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23章 迷雾杀机
    李壬风依然有些担忧:“可他们现在在哪呀?”

    废话,我要是知道梁厚载他们在哪,还用的着这么麻烦吗!我估计,梁厚载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进了村子,何红说过,只要山上的迷雾不散,不管走哪一条路,最终都会回到村口。只希望他们千万别在半路上遇到黑白双丁,虽说刘尚昂现在带着枪械,可那两个人的修为太高,一旦和他们遭遇,必然是凶多吉少的。

    我们沿着原路返回,在雾气的边缘,李壬风和何红捡起了地上的磁石。我打算先回去看看那几个被俘的九封山门人,也许他们知道如何避开葬教的眼线,这样的话,我可以先让李壬风和何红护着何老鬼离开。

    李壬风将磁石带在身上就能看到小半座山的情况,他好像很喜欢这种将几十里山地一览无余的感觉,长出一口气之后,也不急着走,就站在山顶上向山里观望着。

    刚开始,李壬风的表情还比较轻松,可很快,我就见他紧紧皱起了眉头,就连何红也是一副眉头紧蹙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问他们:“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可他们带着磁石,听不到我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将手伸进李壬风的口袋,取出了磁石,又问他一遍:“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李壬风这才慢慢地转过头来,脸上带着疑惑说:“山里有人在活动,不是九封山的人,也不是村民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何红也接了一句:“他进村子了!”

    李壬风也朝着村口的方向看了眼,可他现在只能看到雾气,随即又对我说:“那个人走路的样子,好像和你很像啊。”

    走路的样子和我很像?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我有些不解地盯着李壬风,李壬风说:“就是……脚步很大,步子很轻,好像是八步神行的脚法。”

    如今这世上会八步神行的人,除了我,就只有师伯和罗有方了。

    我立刻问李壬风:“是罗有方吗?他身边还有别人吗?”

    李壬风沉思了一会,摇头:“离得太远了,看不清。不过那个人就是独自走在林子里,身边没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我咂了咂舌,将磁石还给李壬风,又推了他一把,示意他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我推测,他刚才看到应该就是罗有方,可梁厚载和刘尚昂去哪了?该不会是罗有方已经将他们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我已经不敢继续往下想了,就是不断地从后面推李壬风,让他快点走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我只能看见十米范围内的景象,李壬风和何红却不知道是看见了什么,有时候疑惑,有时候惊讶,他们两个之间没有交流,我只是听李壬风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:“哪来这么多灵符?”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子,李壬风突然回过头来喊:“师叔!师叔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这家伙就是脑袋缺根筋,你既然要找我,怎么不先将磁石掏出来?就你这样能看见我才有鬼了。

    我从他口袋里掏出了磁石,他才将视线从我的头顶上方挪到了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死人了!”李壬风一看到我,嘴里就冒出这么几个字。

    我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:“死人了?”

    李壬风很紧张地指着他左手边的方向,说:“你之前抓住的那几个九封山门人,死了!”

    我朝着他手指的方向看,只能看到一片雾气。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可能是头一次见到死人,他站在原地,表现得很犹豫,反倒是何红径直朝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跟上何红,李壬风迟疑几秒钟才跟了过来,但他不敢走在前头,一直跟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我就在视线能够覆盖的十米范围内看到了四具尸体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是被我抓住的那几个九封山门人,在尸体附近,还散落着捆他们时用过的钢索。之前我捆住他们的时候用了两条钢索,现在只剩下一条。

    我将何老鬼放下,又凑过去查看了一下尸体。

    几个人都是被拧断了脖子,在心口的位置还有刀伤,我隐约感觉到他们身上好像有尸气,于是掰开了其中一个人的嘴巴,果然有尸气飘散出来,再看看他的脖子和额头,都有一道青黑色的痕迹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痕迹,是尸体异变时才会出现的。如果真的是死后尸变,痕迹应该会在一瞬间覆盖全身,可他们身上的青灰色痕迹覆盖面很小,说明是在活着的时候发生了尸变。

    我伸手捏了捏尸体的脖子,他的颈骨是从喉咙的位置折断的,另外,在心口的刀伤处,还沾着一些朱砂。

    看这样子,好像是有人在他们尸变的瞬间封住了他们身上的尸气,又用带着阳气的朱砂将还没成型的尸气驱散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我又看了看死尸的脚底和腹部,他的鞋底像是被钢锥扎过,上面呈现出一个很大的破洞,而在腹部,还有血肉被挤压后呈现出的淤青。

    上中下三庭同时被封。错不了了,这种封住尸气的手法,就是来自于我们守正一脉的天罡锁。

    何红来到这里的时候,就很自觉地掏出了口袋里的磁石,李壬风将手掌放在口袋里,却迟迟没将磁石拿出来。

    我问何红:“刚才你在山顶上的时候,也看到那个人影了?”

    见何红点了点头,我又问:“看清他的穿着了吗?”

    何红摇头:“太远了,看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我底下头,重新看了看尸体脚上的破洞,要将几厘米厚的胶制鞋底戳穿,需要很大的指力。我曾留意过罗有方的手指,他的手指又细又长,不会有这么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如果不是罗有方,刚刚在这里封尸的人,难道是……是我师伯?

    心里正想着这些的时候,就听何红对我说:“刚才下山的时候,我还看到很多树上都贴着灵符,但那些符印都是尖牙利齿的鬼头纹,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符箓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问她:“是不是每张符箓之间都有三四米的间隔?”

    还没离开渤海湾的时候,我为了教鬼娃,曾详细了解过和阴支有关的一些传承,在阴支,流传着一种用坤气来催动的鬼头符,还有一个相应的鬼头阵法。我忘了这道阵法是干什么用的了,只粗略记得阵法的布置方法,就是将鬼头符以三米到四米的间隔放置,再以阴血做阵眼,只要阵中的阴气够重、炁量够大,就能成阵。

    何红沉思片刻,点了点头。她虽然是在和我对话,可一双眼睛却直盯着地上的尸体,眼神很复杂。

    我对她说:“你的这些师弟,看样子早就被注入了尸气,只不过这道尸气很弱,在咱们见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几个还没有尸变。”

    何红看向我,皱了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我接着说道:“在尸变的那一瞬间,他们就已经死了。我是想说,拧断他们脖子的人,不是真凶。”

    何红:“他们体内为什么会有尸气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要去问黑白双丁了。还记得吧,你的这几个师弟师妹说过,他们之所以背叛九封山,也是迫于无奈。我想,如果他们不服从黑白双丁的调遣,就会像现在这样,变成邪尸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在地上扫了几眼,发现我之前留下的那张假符箓和白纸就散落在附近,用来压纸的石头已经不知去向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李壬风朝何红这边喊:“你们行了吧?咱们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吧,对着几个死人,我心里……心里怪别扭的。”

    我和何红对视了一眼,何红问我:“去哪?”

    我放下手里的尸体,又捡起钢索,应一声:“回村子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见何红要走,很自觉地将何老鬼背了起来,此时的何老鬼还是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,希望他进了村以后还能保持这样的状态,如果他再疯癫起来,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有了磁石,何红和李壬风很轻易就能找到回村的路,看得出来,何红对这个村子充满了惧意,快到村口的时候,我看到她的手掌都在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可为了何老鬼,她还是义无反顾地随着我们进了村。

    走在村路上,我就看附近的村宅上也贴了鬼头符。

    何红也看到了贴在墙壁上的符箓,她一直紧皱着眉头,嘴上却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问她:“这个村子里最隐蔽的地方在哪?”

    何红想了想,回应道:“只有东南角落的那个房子没住人,其他村宅都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我说:“我是想问,有没有像地窖、草垛这一类能藏人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何红很努力地想着,过了好半天,她才说:“能藏人的地方……确实有,宗祠那边有一个地窖,废弃很多年了,我也是在三长老去世的时候,进去拿过酒。另一个,就是田地里的姜井了,去年年底的时候,我们挖开姜井,把里面的生姜都运了出去,因为今年没种姜,姜井就这么放着,没重新填土,只在井口上压了一个铁盖。”

    以刘尚昂性子,他如果进了村子,应该会将藏身地点选在村子里,这样既方便躲藏,又能观察村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立即对何红说:“趁着天还没亮透,咱们先去宗祠看看。”

    何红口中的宗祠,就是村子中央的那座大宅子,昨天晚上,给“山神”做喜宴的村民就是从这里出来的。

    现在宗祠里没有人,院子内外都静得让人发慌。

    门锁着,我先蹿上墙头,又递出绳索,让李壬风先爬进来,再和他一起将何红、何老鬼两人拉进来。

    像这种建在宗门里的祠堂,大多都是用来供奉历代师祖排位的,每天都有门人在这里打理,原本应该非常整洁。

    可九封山的祠堂看起来却十分破败,大堂因为年久失修,房顶上长满了杂草,上面的瓦片也早已残缺不全,眼看就快要塌了。

    我背着何老鬼,在何红的引领下绕到大堂后面,就见后堂口的左侧有一个斜靠在地上的木门,和大堂一样,这扇门也是常年无人打理,上面生着霉斑,透着一股很重的霉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