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22章 肋下三寸
    这个想法一出现在我脑子里,我立即对何老鬼说:“我是柴宗远!”

    何老鬼挥在半空的手突然僵住,他瞪大眼睛看了我一会,突然又抓住我的肩膀,用他所剩无几的力量晃着,口齿有些不太清晰地说:“他还活着,他还活着,他回来了!”

    他似乎是想将这句话喊出来,可刚才的那声惨叫已经让他的喉咙嘶哑,现在用尽力气也只能发出很小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谁,谁回来了?”

    他瞪大眼睛盯着我:“罗中行!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原本就是从他自己嘴里说出来的,可他自己听到这个名字以后却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,又开始疯癫起来,他扭动着身子,想从我手里挣脱,好像我就是罗中行似的。

    眼看他无法安静下来,我出于无奈,只能伸手抓住他的后颈,用力一捏,何老鬼当场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何红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,她在我身边不停地问:“掌门他是怎么了,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我将何老鬼放在地上,长吐一口浊气:“他受了刺激,又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待了太久,神智已经失常了。你放心吧,何老鬼的魂魄完整,只要将他带出去,出不了一个月他就会恢复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我的视线已经停留在了隧道的更深处。

    何红很焦急地对我说:“那还等什么,快带掌门出去吧!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我去里面看看,你和壬风留下来,照顾好何老鬼。他一时半会应该醒不过来,如果在我回来之前他就醒了,你们设法安抚他一下,给他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拍了拍何红的肩膀,然后避开何老鬼,继续向前爬。

    在我刚爬出几步的时候,何红拉住我的胳膊,我回头看她,她也看着我,欲言又止。过了一会,她终究还是将我松开,又凑到何老鬼身边,靠着石壁坐下了。

    我没再耽搁,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之前听黑白双丁说,有人曾在古道里留下了一些东西,罗中行想尽办法让他们进入九封山,就是为了寻找那件东西。

    虽说我也不知道千年前的人在这里留下了什么,但我知道,那样东西对于罗中行来说,应该非常重要。现在我既然来到了古道,就有必要找到它。

    离开何老鬼之后,我独自爬行了很长时间,越向里走,空气就变得越发浑浊,我也越发想不明白,当初村子里人为什么要将送葬队带到这里来,难道说,在千年前,古道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,也许在那个时候,这条古道只是一条很窄的山路,后来九封山门人为了保护古道上的秘密,才将它改建成了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爬行了多久,我终于来到了隧道的尽头,就见隧道末端立着一块泛着金属光泽的石碑,上面刻了一些文字。

    我凑近一些,才发现碑文不是甲骨文,而是小篆体的汉子,虽说历经岁月侵蚀,但我依然能大体分辨出上面的字迹。

    前些年在内阁整理书简的时候,我养成了一个习惯,那就是在看到古文的时候,会习惯性地先看看落款和年份,这个石碑上没有标注时间,但在碑文的底部,确实有一个很清晰的落款,一样是四个小篆体的文字:十全无当。

    我记不清石碑上古文具体是怎么写的了,但还记得大体意思。

    之前我曾在村子里见证了村民们和送葬队表演的一出戏,在千年前,那出戏是真实发生过的,当地的山民确实将一个很厉害的凶神当成的山神,经常供奉年轻的女子让它吸食阴气,无当带着几个弟子路径此地的时候正好遇到阴兵过路,那个凶神当时也在场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无当已经被心魔所困,他很少施法,因为每次施法,心魔都会吸收他身上的念力,变得更强大,一般来说,负责镇鬼除妖的都是他身边的几个弟子,可在千年前的那一天,即便是最得意的大弟子在凶神前面也显得脆弱不堪,仅一个照面就被凶神打退。

    无当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子和村民,只能出手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无当已经有两千年的道行,凶神不是他的对手,三下两下就被他打散了魂魄,可在凶神消散的瞬间,却想和无当同归于尽,它用尽最后一股力量,化作一道阴风朝无当卷了过去。

    无当以为,他在这两千年中已经修成了小金身,万邪不侵,也没把这道阴风放在眼里。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那股阴气还是侵入了他的身体,虽然很快就被他用念力化解,可这件事还是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阴气是从他肋下三寸左右的一块软肉浸入体内的,那时候他回忆起来,当初镇压夜魔的时候,油锅翻倒,滚油几乎浇遍他的全身,只有左肋下的这块软肉完全没有沾到油。

    无当意识到,这块软肉,有可能就是他的弱点所在,他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的意识完全被心魔占据,才将这些文字写在了石碑上。后来他为了守护这块石碑,才在这里开山立派,而石碑的存在,也成了九封山的不传之秘。

    石碑上说,那时候心魔已经自称罗中行,并经常占据无当的身体,用罗中行的身份在外面活动。

    而且一旦罗中行这个人格出现,无当的人格至少要沉睡百年,他担心罗中行找到石碑,于是打算将和石碑有关的这一部分记忆转嫁到何老鬼身上。

    从碑文的内容上来看,何老鬼就是无当在千年前收入门下的大弟子。

    无当为了让何老鬼一直活下去,将何老鬼的修为强行转为阳寿,以至于现在的何老鬼道行浅薄。

    如今的何老鬼,修为在行当里只能算三流,虽说他拥有上千年的寿命,可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,他有心想要重振九封山的威名,却无法像正常人那样修行。

    这一切,全都是拜无当所赐。

    我突然有些佩服何老鬼了,在这千多年里,他一直守着这块石碑,就算是整个九封山受到了威胁,他也能舍下整个门派,将自己藏在这条黑暗幽闭的隧道里,在急缺食物和水的条件下,他很可能因此丧命。

    在这千年的岁月里,他一直苦苦支撑着整个宗门,道行被剥夺,常年嗜睡让他如同一个活死人,可他依然能够不辱使命。

    我想,这也许就是师父常说的“本心不灭”吧。

    看完石碑上的文字,我的心情变得很复杂,好像忽然之间想通了什么,可又好像什么都没想通。

    手电光最后打在了无当的落款上,我不由地叹了口气,随后将手电筒放在地上,拿出工兵铲,将石碑的表面一点点铲碎,看着那些小篆体的文字一个个破碎,我心里也渐渐轻松起来,为何老鬼感到轻松。

    当所有碑文全部被铲碎以后,我才收拾东西,朝着洞口那边爬。

    回到隧道中段的时候,何红和李壬风正给何老鬼喂水,现在何老鬼已经醒了,经历过刚才的疯癫之后,他现在的神情变得非常呆滞,何红给他喂水的时候,他那双毫无光彩的眼睛直愣愣地望着前往,也不知道吞咽,水就顺着他的嘴角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何红看着何老鬼的样子,一脸焦急,这会见我回来,又急躁地问我:“掌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我拍了拍她的肩膀,安慰道:“只要一段时间的静养,他就能恢复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问我:“隧道这么窄,咱们怎么把他弄出去啊?”

    我用手指蹭了蹭地面,因为潮气比较重,隧道里的地面很滑,可以拖着何老鬼出去。

    我转向何红:“只能拖着他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何红看了看一脸木讷的何老鬼,最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担心隧道外面有人埋伏,就爬到了前面,让李壬风和何红拖着何老鬼走在后面。

    回到最初何老鬼栖身的地方我才看清楚,在地上还放着几个塑料袋,里面有一些真空装的食物和空水瓶,其中有一包食物是打开的,里面已经开始散发出霉味。

    看样子,何老鬼至少在小半月前就疯癫了,在那以后,他没再正经吃过东西。

    回到洞口,我先探出头去观望了一下,确定石室内没有其他人,我才出了洞口,又帮着何红和李壬风将何老鬼抱出来。

    何老鬼看到金鹏的尸体,一双眼睛瞪得很大,但没说话,就是这么一脸惊愕地看着。

    我怕他又疯起来,就没敢多待,立刻催促李壬风和何红离开洞府。

    爬出地洞的时候,我依然小心翼翼地朝附近观望,还好,黑白双丁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李壬风跟在我身后出来,他看了眼山顶下的雾气,问我:“师叔,咱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护送何老鬼离开九封山?”

    我摇头:“脸山那边的九封山门人应该都已经投靠葬教了,咱们一旦出山,肯定会被发现。别废话了,先把何红和何老鬼弄上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何红已经将钢索捆在了何老鬼腰上,她自己也抓住钢索,由我和李壬风拉扯钢索,将他们两个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何红来到地面上以后,也说了和李壬风相同的话:“当务之急是先把掌门送出九封山。”

    我依然摇头:“我昨天是从脸山那边过来的,包括守门人在内,所有九封山门人应该都投靠了葬教。之前将我们引到九封山的,也是你们宗门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何红顿时皱起了眉头,她似乎是在刻意压制自己内心的愤怒,但在她的眼神里,我还是看出了一丝火气。

    我背起何老鬼朝着山下走,边走边对何红说:“现在,山里的大雾反而是很好的掩护,咱们先带着何老鬼进山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追上来问:“可咱们总不能一直待在山里吧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当然不能,现在咱们得想办法和梁厚载他们汇合,只要刘尚昂在,咱们肯定能出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