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21章 何老鬼疯了
    一进洞,腥臊味就变得更重了,我用手电扫了扫,就见前方是一个石室,靠墙的位置有一些被掀翻的桌椅,在我正面对的地方,还陈着一只鸟尸。

    那只大鸟应该是死了没几个月,它身上的肉正大面积腐烂,地面上散落着大量羽毛,血腥味和腐烂味,就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另外,我之前在山坡上感应到的那股异常炁场,也是来自于它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体型这么大的鸟,它站起来的话足有两米多高吧,一双硕大的翅膀附在地上,翼展足有三四米,它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像鹈鹕,鸟喙很宽、很长,但上面有一个硕大的豁口,似乎是被钝器给打裂的。

    虽然它腿上的肉已经高度腐烂,和地面上的石砖粘在了一起,但还是看得出来,它的下肢比鸵鸟还要粗壮很多,鸟爪上带着倒齿,就像是一根根锐利的铁钩。

    这时候李壬风和何红也顺着钢索滑了下来,何红捏着鼻子跑到左侧的墙壁那边,点亮了挂在石壁上的灯。

    在跳动的火光下,附着在鸟尸上的大片羽毛反射出了一层柔和的金光,何红这才看到地上的鸟尸,当场惊呼起来:“金鹏鸟!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地上的鸟尸:“你是说它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错的,这就是金鹏,”说话的时候,何红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:“九封山的一本古籍上有它的画像,我绝对不会认错的。我听掌门说过,金鹏是麒麟和凤凰所生的圣兽,在九封山有一只,是我们这里的守山圣兽。没想到它真的存在,可为什么……为什么死了呢?”

    我翻了翻散落在地上的羽毛,有些羽毛上残留着很重的阴气,以及一缕很淡的念力。

    这股念力我也曾见识过,它就来自于黑白双丁中的白丁。

    我说:“黑白双丁应该来过这里,是他们杀了金鹏。”

    何红顿时紧张起来:“他们是怎么上来的,除了掌门和我,根本没有人知道路啊。他们既然来过,那掌门……”

    我摆摆手,将她打断:“黑白双丁背后的人和九封山有着很深的渊源,他们能找到这里,应该也不是太难的事。不过你不用担心,黑白双丁现在也不知道何老鬼在哪,我推测,他现在应该藏在古道里。你确定古道就在这个洞府里吗?”

    何红很认真地点头:“确定,这是掌门亲口说的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来到我身前,看了眼地上的鸟尸,他好像对这具尸体没什么兴趣,只是短暂地看了一眼,随后又在石室中踱起了步子,眼神一直在四面墙壁和天顶上游走。

    当他抬头望见天顶的时候,就慢慢停了下来,自言自语地说:“日月星辰,这样的壁画,和洞府周围的风水不合呀。”

    我也看了眼天顶,在那里,确实浮刻着日月星辰、山川河流,光是一日一月,就占据了天顶一半以上的面积。

    李壬风望着那些浮雕出神,我不便打扰他,就在石室里简单观望了一下,发现在对面的石壁上有一扇很小的石门,其中一扇门板已经被拆掉了,在门洞附近还散落着一些破碎的家什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门洞中隐约传来一股灵韵,于是就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壬风还朝我喊一声:“古道肯定不在那边,别看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径自钻进门洞。

    这个洞府是简单的里外双层结构,外面的石室中有床铺、桌椅一类的家具,而门洞的这一边,则是一个小型的炼丹房,地上散落着几颗药皿,丹炉附近还有一个蒲团,应该是打坐用的。

    靠着炼丹房左墙的宝物架已经被整个砸烂,各种法器散了一地,在墙壁上,还有被凿过的痕迹,呈现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坑洞。

    黑白丁除掉金鹏以后,似乎也来到过这里,他们大概是以为古道就在墙壁的另一侧,试图将墙凿穿,可那面墙的另一侧就是岩层,肯定是凿不透的。

    不只是他们,如果当初进来的人是我,大概也会怀疑,古道就藏在这个炼丹房里吧。

    李壬风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:“师叔,我找到了!”

    我连忙回过身,将头伸出门洞:“找到古道了?”

    李壬风指着天顶上的太阳浮雕:“这,这,就在这里,这里的浮雕有被移动过的痕迹,你看你看,边缘还有划痕。从这里进去,肯定是古道!”

    我钻出门洞,将手电光打在那个太阳模样的浮雕上。

    天顶上的星辰日月都被刻画得十分复杂,眼前这个太阳上还刻着一只展翅的金乌,太阳周围有放射状的火焰图案。

    李壬风说得没错,在金乌左侧确实有几道很浅的划痕,如果不特别仔细地去看,根本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这时候李壬风又在旁边问我:“师叔,咱们怎么上去?”

    我环顾四周,到炼丹房附近搬了两张桌子过来,这个石室也就是不到三米的高度,我站在桌子上,伸手就能碰到天顶。

    试着推了推太阳浮雕,它很重,我用上了最大的力气,也只是让它稍稍晃了几下。

    我朝李壬风扬了扬下巴:“上来帮忙!”

    李壬风笨手笨脚地爬上桌子,和我一起托着浮雕,奋力顶它,他没什么力气,但总归能帮上一点忙,在我们两个的合力下,太阳石雕慢慢陷进了天顶。

    趁着李壬风的力气还没泄光,我腾出一只手压住浮雕一侧,用力一推,那块太阳模样的浮雕瞬间被推开,在我们头顶上,露出一个规则的圆形洞口。

    李壬风双手扶着膝盖,大口大口地喘粗气,我让他先缓一缓,随后就跳起来,探手抓住洞口边缘,双臂猛一发力,翻身钻进了洞口。

    洞口中连着一条人工修建的隧道,潮气很重,隧避上都挂着一层水珠。由于这条隧道只有一米左右的高度,我只能蜷着身子缩在里面,用手电打了打光,光线无法穿透前方的黑暗。

    我又看了看附近的石壁,上面刻着一些文字,像是甲骨文。

    李壬风在洞口外面喊:“里面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条隧道,”我回应着:“都进来吧!”

    接着我就听到石室里传来一阵呼呼啦啦的噪音,李壬风和何红好像在拖动桌椅,没多久,他们两个也一前一后地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我对何红说:“何老鬼有可能就在这个隧道里,你跟在我后面,让李壬风殿后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李壬风立即紧张起来:“啊?让我殿后啊,那万一……万一后面来了邪尸什么的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会有邪尸的,隧道里只有潮气,没有尸气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不想理他,可如果不这么说,我就怕他又从洞口钻出去了,我现在最怕的不是邪尸,而是黑白双丁突然来到这里,李壬风在我身边,我大概还能保他一条命,如果让他自己面对那两个人,必然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我也没去管李壬风是什么反应,就咬着手电径直向前爬行。

    地上很湿,我的膝盖和手掌上很快附上了一层水,随着我的爬动,手电的灯光不停地晃来晃去,何红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,我知道她在紧张,李壬风估计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这里确实没有邪气,但光是这幽闭的环境,也会让人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过了一段时间,在灯光的尽头显现出一堆杂乱的东西,离得太远,我看得不太清晰,只能看到几个模糊的影子,其中一个比较大的好像还在起伏。

    跟在我身后的何红也能看到那些东西,她朝我这边凑了凑,我背过手去朝她摆了两下,示意她不要紧张。

    我放慢了速度,又向前爬了一段距离,这时候我才看清楚一些,在离我几十米的地方躺着一个人,在他身边好像还放着几个大小不一的袋子。

    何红想要挤到我前面去,我拉了她一把,坚持让她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心里一直惦记着何老鬼,可在确认前面的人是谁之前,还不能让她过去。

    直到我们和人影间的距离还剩下不到十米的时候,我已经能依稀看清那个人的模样,他的头发和胡子都很长,而且身形枯槁,在我的印象中,何老鬼的体态应该更丰盈一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何红突然喊了一声:“掌门!”

    躺在前面的人顿时被惊醒,他呼的一下坐了起来,由于起得太急,额头撞在了隧道顶部,传来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可他好像感觉不到疼似的,被撞了以后就坐在原地愣愣地朝我们这边看,灯光直射着他的眼睛,可他的眼眨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灯光打在他的脸上,我终于看清了他的长相,没错,他就是何老鬼。过去见他的时候,他总是喜欢用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对人,可是现在,何老鬼的脸上却只剩下了木讷。我不知道他在这个地方待了多久,以至于身子整个瘦成了麻杆,头发和胡子都变得又脏又长。

    他和我对视了大约十秒钟左右,突然“嗷——”一声惨叫,掉头就朝隧道更深处爬去。

    我一刻不敢耽搁,赶紧追过去,何老鬼似乎是体力不支,没爬多远就慢了下来,我没费多少力气就来到他身后,一把抓住他的脚踝。

    后脚被我抓住之后,何老鬼顿时失去中心,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奋力将他拖回来,强行翻转他的身子,让他的脸转向我,一边冲他喊:“何老鬼,我是左有道!”

    他闭着眼睛,双手不停地挥舞,想从我手中挣脱出去。

    其实在他刚才惨叫的时候,我就隐约意识到他很可能已经失神,现在他的疯样子,也印证了我最初的推断。

    我连续几次告诉他我是左有道,可他就是不停地挣扎,脸上充满了恐惧,何红也挤了过来,十分紧张地看着何老鬼,担忧地直喊:“掌门,掌门你怎么了,我是何红啊!”

    见何老鬼一直无法恢复正常,情急之下,我突然想起来他曾对我说,我师父是个好人,当时我就想,也许他和罗有方一样,和我师父之间都有着一份不为人知的交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