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20章 三仙走水
    我想提醒李壬风,让他留意看看山上,试着找找梁厚载他们,后来一想还是算了,就算李壬风平时浑浑噩噩,但这样的事,不用我说他也会去做,更何况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是一副静心沉思的样子,似乎是在思考九封山的风水布局,我也不忍心打扰他。

    李壬风对何红说:“你们这里的风水,和小龙潭那边祥云峰很像啊,都是四开山走五气的格局。你说的九个洞府,应该就在四山五气交割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抬起手指,一一点出了九大洞府的位置。

    何红显得非常惊奇:“虽说九大洞府我也只去过三个,不过那三个洞府的位置,你确实说对了。就连九封山的门人都不知道所有洞府的位置,你不会是蒙得吧?”

    李壬风:“还用蒙吗?你们这的风水虽然看起来布置得很麻烦,其实吧,也就是那么回事,逆推一下,什么都能推出来。”

    何红叹了口气:“怪不得掌门说,让谁进山,也不能让豫咸一脉的人进山,你们一来,九封山就没有秘密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”李壬风接上话茬:“我现在虽然能判出洞府的位置,可一时半会还看不出该怎么过去。你确定自己还记得路吧?”

    何红:“记得一些,我去过的三个洞府里,第九洞的那条路是最难走的,我也只是记住了一些地标,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得通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点了点头:“有地标就好办了,你告诉我地标,我应该能推出路来。”

    看他们两个聊天时的样子,我总有种很别扭的感觉。很少有人能和李壬风说这么多话还不烦他,李壬风也很少在说了这么多话之后还保持正经。如果何红现在的样子和李壬风年龄相仿,我大概不会有什么感觉,可她现在看起来就是一个八九岁的孩子,和李壬风走在一起聊天,却给人一种非常不协调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我也说不好到底是哪里不协调。

    出了林子以后,我们来到了一片山坡上,在我身周十米的范围内没有植被,甚至连块石头都没有,地面上光秃秃的。

    李壬风拿出了风水罗盘,抬头望着山坡上方,何红也停在原地,朝着四周观望着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子,何红才对李壬风说:“过去听掌门说,这一片的风水是先人特意布置出来的,如果在这里走错了方向,根本上不了山头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盘龙走穴的风水,”李壬风回应着:“东南天是凶位,西北吉位,不过这种风水讲究的就是一个否极泰来,凶位,也有可能是另一个吉位。我现在也不知道是该取道东南还是西北了。”

    何红问他:“东南是哪个方向?”

    李壬风抬起左手,朝着左前方指了指:“东南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这个方向了,”何红也指着同一个方向说:“我记得那块石头,第一次上山巅的时候,掌门曾坐在这里休息。”

    估计那块石头在十米之外,在我这个位置,除了空地和雾气,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李壬风点了点头,回过头来问一声:“师叔,你还跟着我们吗?”

    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李壬风才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他和何红似乎都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两人朝着周围张望的时候,脸上都是一副异常惊奇的表情,我除了雾什么都看不见,只能跟在他们后面干着急。

    对我来说,时间特别漫长,可看他们的样子,好像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似的,一路上还刻意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雾气终于渐渐变淡了

    进入后山之前我就留意过,从山脚到山腰都包围着浓郁的白雾,只有山巅附近比较通透,李壬风也说,山巅上没有雾气。

    眼看着雾气在消散,我就知道,他们两个走的路是对的,我们已经快到山巅了。

    那些雾气越来越淡,最终消失不见,我的视野顿时间开阔起来,树木、岩石、杂草、土壤,全都呈现在了我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当时的感觉,就好像是在水里待了很久,突然冲出水面一样,我感觉呼吸都顺畅了许多,心里头的那份压抑也没了,整个人变得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李壬风和何红还是一副寻寻觅觅的样子,我走到他们跟前,掏出他们口袋里的磁石,他们两个同时回头看向我,我则指了指周围:“雾气散了。”

    得我这么一句话,李壬风就像是被惊醒了一样,他先是猛地愣了一下,接着问何红:“到山巅了?”

    何红: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立刻拿出风水罗盘,一边细细看着,一边说:“附近有路标吗?”

    何红在四周观望了一下,指着远处山坡上的迎客松:“是它,我上次来的时候见过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将罗盘举起来,一只眼盯着罗盘,一只眼盯着迎客松,片刻,他才张口说:“石上木,木上水,这是三仙走水的格局,外柔内烈。师叔,我估计,这座山上可能有厉害的邪物镇守啊。”

    我点一下头:“这地方的炁场确实有点复杂,不过问题不大。你把精力放在找路上。”

    九封山存在了这么多年,这里就算有邪物,应该也和百乌山的凶神一样,能分辨善恶吧。

    李壬风收起罗盘,朝着迎客松附近看了看,抬手指指前方:“洞府应该在那个方向,在地下。”

    何红在他身旁点头:“对,第九个洞府确实在地下,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?”

    李壬风明显有些得意:“天上走水,地下就应该走火势了。这座山又不是火山,火势应该是来自于一股烟火气,也就是说,做饭的地方在地下,嘿嘿。”

    让我意外的是,何红对他的显摆竟然一点也不反感,在他说话的时候,何红还赞许地点头。

    现在梁厚载他们依旧下落不明,没有更多时间可以拿来耽搁,我赶紧催着李壬风向前走,他却又变得担忧起来:“像这样的地方原本是不应滋长邪物的,可九封山做了这样一个风水,却将天地灵气汇聚一堂,如果真有邪物的话,应该是非常厉害的。师叔,我觉得,要不你自己一个人过去吧,我们俩跟着你,也是累赘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一定要过去看看,”何红立即开口:“掌门现在可能就在里面,我无论如何也要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看一眼满面焦急的何红,又看向我,有些犹豫地说:“要不,我也跟着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不废话么,等会还指望你找古道呢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就朝着李壬风手指的方向走,何红紧跟着我,李壬风犹豫了一下,还是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在我看来,这个山头除了石头多一些,还种着几棵形态婀娜的迎客松意外,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可李壬风一边走着,一边很好奇地左右观望,好像那些看似平凡的石头和松树都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    他在一堆杂草前停了下来,又拿出罗盘,站在那里念念有词的。

    我凑过去一看才发现,在李壬风面前的杂草丛中有一节很粗的断木桩,还有一缕蚂蚁在树桩的断裂面上不停地绕圈子。

    何红过来以后,就指着那节木桩说:“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,好像也见到这个木桩了……第九洞府应该就在这下面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简单地回了句“我知道。”,随后就蹲下身子,在树桩周围摸索起来。

    他先是将杂草一簇一簇地扒开,然后将手掌压在地面上,用力地按上一下,每次按一次,李壬风都会不停地摇头,然后再换一个地方,扒开杂草、按一下地面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动作反复十几次以后,李壬风最后一次将手掌按在地面上的时候,地上竟然被他按得陷下去一大块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,就是这。”李壬风一脸兴奋地抬起头来,看着我说:“师叔,咱们找到入口了!不过下面很结实,我按不动了,要不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立即走过去,抬脚狠狠踩在了凹陷的地面上,就听嘣一声闷响,地底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跌落,在这之后,地面整个下陷,要不是我躲得快,说不定已经跟着杂草一起陷进地表了。

    树桩猛也烈地震颤了几下,附近的土壤慢慢陷成了一个直径在一米左右的大坑。

    我拿出手电,朝坑洞里打了打光,光柱在三四米深的地方投出了一个很亮的光斑。

    何红趴在坑旁看了一眼,抬起头来说:“没错,下面就是第九洞府,没想到真的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在她说话的时候,从洞口中传来一股很重的腥臊气味,那是鲜血、腐肉,还有草药混在一起产生怪异味道。闻到这股味道的时候,我就不禁皱起了眉头,何红也赶快离开了洞口,下意识地避开怪味。

    洞深三四米,我自己下去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可李壬风和何红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我在背包里胡乱找了一下,已经没有绳索了,于是问何红:“上一次你和何老鬼是怎么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何红似乎对于“何老鬼”这个称呼比较反感,每次我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,她都会下意识地皱一下眉头,这次也是,但她也没深究,只是回应我:“都是直接下去的,不过我现在这身体,恐怕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朝李壬风使了一个眼色,我总是用对待梁厚载他们的方式来对待他,却忘了他根本看不懂我的眼神。

    李壬风傻愣愣地看着我,还问:“啥……啥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把你包里的钢索拿出来!”

    被我这么一吆喝,李壬风才“哦”一声,从背包里取出了钢索。而我则将钢索捆在树桩上,一跃进了洞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