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19章 一眼千里
    何红站在那个姓楚的女人面前,气得浑身发抖,我当时真怕她突然出手杀人,就拉着她走到李壬风那边,让她先平复一下。

    李壬风手中拿着一块巴掌大的黑色圆盘,我来到他跟前的时候,他晃了晃手里的东西,对我说:“他们身上的磁场,就是从这块磁石上散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从李壬风手中接过磁石,它的触感和普通吸铁石差不多,沉重、冰凉,表面稍微有一些粗糙。将它拿在手上的时候,我的视线竟能穿过浓浓雾气,看到十米外的一片小树。

    后来李壬风又跑到那个姓肖的人跟前,从他怀里搜出一块外形相同的此时,何红也从那个姓楚的女人身上搜出来一个。

    磁石被收走以后,肖、楚两人终于看见我了,他们用非常惊奇的眼神看着我,就像是寻常人见了鬼一样。

    我摆弄了一下手里的磁石,问那个姓肖的:“这玩意儿怎么用?”

    他看着我,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换了个问题:“你们在雾气里怎么辨认方向?”

    他依旧愣愣地看着我,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有些烦了,一把抽出青钢剑,将剑身架在他的肩膀上:“说话!”

    月光穿过大雾,落在青钢剑的剑身上,让光滑的剑刃反射出一层锐利的光泽。他斜着眼睛盯着剑身,脸上浮现出异常紧张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将剑刃朝他脖子上凑了凑,剑刃触碰到他脖子上的皮肤,立刻在上面留下来额一道血印。

    他这才回应我的话:“带在身上,带在身上就什么都能看见了,如果附近有人,磁石会震荡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们带着磁石的时候看不见我吗?”

    这一次他立即回应道:“看不见!”

    我又问他:“身上带这种磁石的人,除了你们四个,还有其他人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,哦,不对,没有了,”他的口齿有些不太清晰:“本来我们是九个人来着,后来在山脚下,我们发现有三个陌生人,原本想搞个突袭,可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他们发现了,他们里头有个人带着狙击枪,那人好像能看见我们,打死了两个人,打伤了三个人,现在他们都被护法清理了,尸体扔在山谷里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焦急起来:“谁?谁被清理了?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我动了动青钢剑,他脖子上的伤口又深了一点。

    他几乎是嚎叫着回答我:“我的五个师兄弟,就是被打伤的那五个师兄弟,他们受了伤,对于护法来说就没有用了,护法说了,他们不养没用的人,不如杀了了事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才松了口气,语气稍稍缓和一些,问:“被你们袭击的那三个人呢,他们到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姓肖的回应着:“他们边开枪边后退,我们已经折了五个人,不敢追上去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,梁厚载他们应该是安全的。不用说,开枪将那些人打伤的肯定是刘尚昂,他即便看不见这些人,只靠敏锐的听觉,也能判断出他们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说的护法,是不是两个人,一个穿黑衣,拿白幡,另一个穿白衣,拿黑幡?”

    他小鸡啄米似地点头:“对对对,就是他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随后翻转手腕,将剑身重重拍在他的脖子上,随着“啪”的一声闷响,他当场就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何红凑到了我跟前,问我:“你都问完了吗?”

    我轻叹一口气:“基本上没什么可问的了,估计以他们的身份,也不会知道更多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发现那个姓楚的女人正用十分畏惧的眼神看着我,于是中途转了话风:“反正留着他们也没什么用,杀了算了。省得一会咱们走了,他们跑出去通风报信。”

    何红看着那个姓楚的,沉思片刻之后,冷冷地说:“他们是九封山的门人,清理门户的事,也应该由九封山的人来做。”

    我没多说什么,直接将青钢剑递给何红。

    姓楚的一看到我把剑交给何红,立刻嚷嚷起来:“别杀我,别杀我啊!我有用,我有用!”

    一看她这反应我就笑了,何红本来要伸手接过青钢剑,我半道又将剑收了回来,问那个姓楚的女人:“你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她转着眼珠子,似乎在很努力地思考,我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掂了掂手中长剑。她看到我的举动又变得紧张起来,赶紧说:“你们要去哪,要找什么人?我可以帮忙!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们想到山巅上去,你知道路吗?”

    她迟疑了一下,才很坚定地说:“我知道,我知道那条路!”

    以她现在的紧张程度来说,如果她真的知道如何去山巅,我一问出这个问题,她就会立即回答我,而刚才的那一下迟疑,就说明她在胡扯。

    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,又问她:“除了你以外,还有其他人知道怎么去山巅吗?”

    她先是看了何红一眼,接着又拼命摇头:“没有了,在这么大的雾气里,只有我才能找到那条路!”

    我没心思听她胡扯,一剑拍在她的后颈上,将她也拍昏过去。

    刚才她朝何红投去的那一瞥,似乎是有深意的。我就对何红说:“看样子,九封山的山巅也不是每个门人都能去的呀,你以前上去过吗?”

    何红:“山巅上有九座洞府,每一座都是九封山的一道根基,一般的门徒确实是没有机会上去的,我跟着掌门这么多年,也只上去过两次,而且每次都是掌门带着我上去的。我凭着记忆,应该还能找到上山的路,不过需要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将手里的磁石递给何红,李壬风问我:“这几个九封山门人怎么办?等他们醒过来,应该会跑出去报信吧?”

    这些人没有了磁石,应该是出不去的,可就怕他们会跑到村子里去,谁也说不好黑白双丁现在是不是还在村子里逗留。

    保险起见,我重新拿了一条钢索,将另外两个人捆起来,我没有东西能堵住他们的嘴,于是随便画了一张没用的灵符,将念力加持上去,又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白纸,在上面写下:“别动、别喊,你们面前是一张震符。只要你们身上出现了任何形式的震动,符箓就会立即爆炸,爆炸力相当于一公斤TNT。还请诸位自爱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看着我手里的之纸,不停地皱眉头,还问我:“师叔,你这是要干啥呀,万一符箓真的爆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笑了笑:“放心吧,他们绝对不会让符箓爆炸的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我就将纸条和符箓一起放在地上,又找来石头,将它们压结实了。

    李壬风和何红分别将一块磁石放在口袋里,然后两个人就带着十分惊愕的表情朝四周观望,李壬风还嚷嚷着:“带上磁石简直和长了一双千里眼差不多啊,我站在这,都能看到村子附近的鸟巢。”

    我也揣了一块磁石,但也只能看清十米左右的光景,远没有他说得那么夸张。

    刚开始我以为他确实是夸大了,直到何红也说了句:“我也能看到山巅上的石头,怪不得之前他们每次都能找到了,有了这样的宝贝,一眼就能看遍小半个山体。”

    我很疑惑地拿出口袋里的磁石,又换了一块试试,可视距离依然不过十米左右。只不过当我放下第一块磁石,去拿另一块磁石的时候,李壬风和何红的身影短暂地消失了几秒钟。

    这时就听李壬风说:“师叔,你在哪呢,怎么看不见你了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,我身上的磁场和磁石的磁场相冲,带着磁石的人是看不见的,而我带着磁石只能看到十米左右的光景,大概也是因为我身上的磁场在一定程度上将它压制住了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对李壬风说:“后面的事我可能帮不上忙了,找路只能靠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完全没有听到我的声音,又嚷嚷一声:“师叔,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不只是看不见我,连我的声音也听不见了?

    我走上前,从李壬风的口袋里掏出了磁石,他像被吓了一跳似的,浑身猛一哆嗦,随后问我:“你怎么突然出现在我脸前了?”

    “你带着磁石的时候,是看不见我的,”我说:“找路的事就交给你们两个了,何红对这里的情况比较熟悉,你是风水堪舆方面的高手,应该能帮得上她。行,别耽搁了,赶紧找路。”

    我留意到,当我说李壬风是风水方面的高手时,他脸上立即绽出很夸张的笑容,就好像从来没人这么夸过他似的。

    我将磁石重新塞进他口袋里,当时在他的视线里,我应该是突然一下就消失了,他前一秒钟还在笑,这一个瞬间就变得紧张起来,朝着我站立的方向说:“师叔,你会一直跟着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我应了一声,才想起来他听不到我的声音,于是伸出手,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,告诉他我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李壬风愣愣地看着我所在的方向,好像不明白我拍他这两下是什么意思。这家伙,真是怪得很,有时候我真心觉得他的智商有问题,可每次谈及风水堪舆的时候,他的反应之迅速、思路之开阔,就连梁厚载也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好像豫咸一脉的人都是这样,在某些方面优于常人,在另外一些事情上,却又非常笨拙。包师兄、耿师兄,还有现在的李壬风,他们全都是这样。到目前为止,似乎只有冯师兄是一个特例,在传承上,他是个名副其实的佼佼者,在感情、工作和生活上,他一样是个充满智慧的人。

    还是何红碰了李壬风一下,说:“走吧。”,李壬风才“哦”了一声,与何红一起朝林子深处走,我则不远不近地跟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我只能看到十米内的情景,但即便如此,周围的景象还是让我大皱眉头。

    就见林子里有很多长满白锈的怪树,它们没有我上次见到的那棵树粗壮,但树身上的锈迹却几乎没有任何区别,看上去也是像一层层堆叠的水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