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18章 借眼
    说完之前的所闻所见,我又问她:“何老鬼是不是去了古道?”

    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自言自语地嘟囔着:“那两个人的目的,是古道里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伸长脖子,盯着她脸上的表情,问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经我这么一问,何红才回过神来,就听她说:“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,只是过去听掌门说,好像在千多年前,有个修为很高的人在古道里留下了一样东西,好像还说……只要得到它,就能杀死一个道人还是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杀死一个道人?是十全道人吗?

    我问何红:“他们口中的古道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何红摇了摇头:“我只是听掌门说在第九洞府的后面,连着一条古道。那里是九封山的禁地,只有掌门知道它的具体位置。我先前也曾想过,也许掌门现在就藏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我又朝她那边凑了凑:“怎么去洞府?”

    “洞府在山巅上,”何红一边思索着,一边回应道:“可现在山上雾气弥漫,进去就迷路,根本到不了山巅那边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也说:“山上的大雾确实是个麻烦,雾气不散,我也没办法在山上辨别方向呢。可如果将大雾驱散了,村里人都会遭殃。哎呀,真的是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从来没见他用这么严肃的口吻说过话,而且我觉得,他这么说话,很有些装腔作势的味道。

    驱散大雾?别闹了,驱散雾气必须先上山巅,可现在根本上不去,更别说驱散雾气了。

    村里人遭殃不遭殃,目前已经不是首要考虑的事,先想办法上去再说。

    我环抱着双手坐在凳子上,皱着眉头沉思起来,怎么才能找到去山巅的路呢?

    大概是见我很长时间没说话,李壬风又有点伸不住了,他问我:“师叔,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在想怎么上山,”我先是这么回了他一句,随后又问何红:“之前你说,不管你跑到那里,山上那些看不见的人都能找到你?”

    何红点头:“他们好像能预知我的动向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下巴,推测道:“也许,这些人在山上行动的时候,视线并不受大雾影响呢?”

    何红看着我,默默地点头,表示赞同,我则冲她笑了笑:“何红,咱们再回山上看看吧,估计你只要一出现,那些人就会冒头的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我,脸上又是不解又是惊恐,那些看不见的人似乎曾带给她很不好的经历,她很抗拒再次见到那些人。

    李壬风又在旁边问我:“师叔,你想干嘛呀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既然咱们在山上无法辨认方向,不如向别人借几双眼睛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如果换成梁厚载他们,肯定立刻就能知道我想干什么,可李壬风还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在心里叹口气,对他和何红说:“山上那些人,虽然能在大雾中隐藏身形,但他们的修为大多不高。何红,我打算拿你做诱饵,将那些人引出来,然后我再出手,只要能俘虏其中的一两个,我想,咱们应该就能借他们的眼睛找到去山巅的路。”

    对于我的提议,何红表现出了很强的抗拒,她嘴上虽然没说话,可脸上那副犹豫和厌烦的表情却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于是我对她说:“也许这是咱们找到何老鬼的唯一机会了。对了,现在的老村长,你认识吗?我的意思是,那个将自己当成老村长的人,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三封门的门主,除了掌门,他在九封山的威望是最高的。”何红很认真地回答我。

    我就对她说:“明天晚上,如果他再出问题,就有可能性命不保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我已经将黑白双丁的对话转述给了何红,现在,我也只不过是再提醒她一下。

    我这么做,确实有点逼迫她的意思,我知道自己有点过分了,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诚然,如果不尽快行动的话,那些将自己当成村民的九封山门人就有可能丢了性命,说不定黑白双丁还会先我们一步找到何老鬼,一旦他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何老鬼还能不能活着,那可就两说了。

    但我这么做,其实还有另一层目的。我觉得,梁厚载他们的失踪,很可能与山上的“透明人”有关联,只要能抓住其中一两个,说不定就能知道梁厚载他们的下落。

    我承认自己是有私心的,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九封山的安危,远远比不上梁厚载他们的下落重要,但我也知道孰轻孰重。

    何红犹豫了很久,可终究还是点了点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我冲着她笑:“放心吧,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就急催着何红出村,她还是有些抗拒,走得并不快,我也不好再催促她,就任着她的速度来。

    进山以后,我从背包里拿出一条比较细的钢索,将一端连在何红腰上,另一端拿在手里,并对何红说:“咱们前后拉开十米的距离,你在前面走,我们在后面跟着。如果我扯动钢索,你就停下,如果你那边出了状况,就用力晃这条钢索。”

    何红深吸一口气,面带紧张地点头。

    我摆摆手,示意她向前走,她每走一步都会回过头来看看,我不断地示意她安心,可她却变得越发紧张。

    当我和何红间的距离超过三米,就互相看不到对方了。

    等她走出十米开外的时候,钢索几乎完全被拉直,我就顺着锁链上细微的牵引力慢慢向前走。

    雾气越来越浓了,能见度已经下降到两米左右,我扥了扥钢索,何红就在前面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等待了。

    李壬风小声对我说:“万一那些人看到了锁链,不过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钢索的颜色和雾气差不多,不注意看应该看不到。李壬风,你从现在开始噤声,不让你说话你就别张嘴。”我望着前方的雾气,一点不客气地回应道。

    不是我仗着辈分压他,实在是这家伙太啰嗦,比刘尚昂小时候还啰嗦,而且尽问些没用的问题。

    等待的过程十分煎熬,我看到何红,不知道她究竟怎么样了,一直提心吊胆的,她应该比我还难熬,在雾气中,她一定充满了恐惧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,在雾气的另一端才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,我立刻从背包里掏出一把朱砂和两张锁魂符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在赌,我在赌对方看不到我和李壬风,赌我能靠着锁魂符和朱砂让对方现身。

    十秒钟、二十秒钟……脚步声越来越近,我感觉到在钢索在轻轻晃动,似乎是何红正紧张地发抖。

    脚步声突然消失,片刻之后,钢索则以极大的幅度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我没再多想,立即沿着钢索前冲。

    我和何红之间的距离只有十米,使出八步神行瞬间就到了她面前,这时候,我就见她已经被某种力量抬到了半空,似乎还有人抓住了她腰上的钢索,想要将它解开。

    我甩动手臂,将两张锁魂符同时掷在地上,又一把将朱砂全都撒了出去。

    锁魂符的灵韵快速弥漫,而朱砂则吸收了这股灵韵,它们先是在半空中扑撒开来,随后又撞上了什么东西,一粒粒红色的砂砾四处崩飞。

    也是在同一时间,正抓着何红四肢的两个人已经显现出了身形。

    他们是九封山的门人,身上清一色的黑色长袍,头上带一个铁椎似的黑色尖帽。

    被朱砂打中的时候,他们一齐转过头来,十分疑惑地朝我这边观望,他们看到了朱砂,可似乎仍然看不到我。

    我也没废话,直接冲上去,探手抓住两个人的后颈,用力一捏,***这两个人没有反抗就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另外两人一看同伴昏倒,顿时惊慌起来,他们扔下了何红,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不过我已经先一步来到了他们跟前,抬脚将两个人踹翻在地,又快速挥动锁链,将他们两个捆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这时候李壬风也过来了,他跑到我跟前,大概是打算帮忙,可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,于是就很木讷地站在我旁边,傻愣愣地看着。

    直到被钢索捆住,那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情,一脸痴呆地看着李壬风和何红,至于我,则自动被他们忽略了,我估计直到现在,他们依然看不见我。

    何红皱着眉头凑了过来,现在她脸上已经看不到恐惧,代之以一份被压抑的愤怒和极端的疑惑,她看着被捆住的两个人,脱口问道:“肖师弟、楚师妹?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时候虽然尽量保持了语气平静,但我能隐隐感觉到她胸中团着一口火气,现在的何红,就像是一座眼看快要喷发的火山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看着何红,一脸懵。

    何红强压着怒火,声音微微有些发颤:“我是何红。”

    被钢索捆住的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惊叫一声:“何师姐?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还问她:“你真的是何师姐吗,可为什么你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用眼神在何红身上扫了几下。

    一个原本三十多岁的人一夜之间变成了八岁女童,换成是谁都无法相信吧。

    何红冷冷地看着那个人:“肖晓华,你现在已经背叛师门了么?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转向了另一个人:“楚林媛,还有你,你现在也背叛师门了?”

    两人刻意避开了何红的视线,将头偏到一边。

    何红步步紧逼地喊着这两个人的名字:“肖晓华,楚林媛?”

    那个叫肖晓华的人先回话了:“大师姐,我们这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完,被何红称作“楚林媛”的女人突然将他打断:“什么大师姐,你看她那样子,哪一点像大师姐了?肖师兄,你可看仔细,别被人给骗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她还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,怎么这会又理直气壮了呢,这人翻脸比翻书快多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正这么想着,就听李壬风在不远处说话:“怪不得他们身上有磁场呢,原来都带着这样的磁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