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17章 黑白丁
    这种时候了,这家伙竟然还有怨气,如果没有这颗糖,等到阴风打散他身上的阳气,他就彻底完蛋了。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,示意李壬风躲在厨房的角落里,随后又凑到窗前,朝着外面观望。

    此时,一个个身穿大红袄子的村民们已经整齐地跪在地上,对着阴风吹来的方向不停地磕头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的举动,我不禁皱起了眉头,现在阴气的源头已经离他们非常近了,虽说他们大多有一些修为,但在如此精纯的阴气面前,那么低微的道行,根本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眼看着阴气马上就要将所有人包拢起来,我正打算出手,忽听远处出来一阵响亮的吆喝声。

    那些人说得是古汉语,我听不懂什么意思,只看见三五个穿着九封山道服的人从小路上冲了出来,他们一边疾奔,一边朝村民用力地摆手,虽说听不懂他们的语言,但我大概能猜到,他们是在驱赶这些村民。

    之前领头的那个老人跪直了身子,一脸茫然地看着那几个人。

    最浓的一道阴气已经过来了,一时间阴风大作,外面的温度剧降,可我依然没有看到鬼物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鬼物,这道阴气是怎么来了?

    那几个穿道服的人没再理会村民,各自拿出了法器,在阴风中胡乱折腾起来。

    刚开始我还以为他是在跳大神呢,但渐渐地,我发现他们的动作虽然散乱,但也不是丝毫没有章法。有几个人挥动拂尘和木剑,一边挥舞一边慢慢地后退,他们好像是在与某种看不见的东西短兵相接,看势头,这几个人好像渐渐抵挡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留意到在这群人中,有一个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一直没有行动,他一手揽着拂尘,另一只手倒提木剑,就站在那静静地看着。

    直到其他人退到了他的身边,他才喊了一句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这时候,和他一起来的人纷纷让开,而他则提剑上前,胡乱挥舞一番之后,阴气竟然快速变淡了,仅仅几秒钟功夫,刚刚还强横不可一世的阴炁场竟然完全消散,而他则甩了甩木剑,那动作,看上去就像是甩掉沾在剑上的血。

    可这家伙一没有凝练念力,木剑上也没有灵韵,按说根本无法打散阴气,可阴气的的确确就是被他驱散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正疑惑,就看见一干村民快速将他围了起来,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的话我还是听不懂,只看到每个人都是一副剑拔弩张的表情,似乎想要对这个刚刚救了他们的人动粗。

    说话声音最大的还是那个带队的老人,他的双手不停地比划着,看起来非常激动。

    刚刚将阴气驱散的中年人对他说了些什么,他叹了很长的一口气,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道:“什么阴兵过路,那是山神啊,我们祖祖辈辈在这生活几百年了,全靠山神庇佑,才能……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听到了我能听懂的语言,可老人话说到一半就打住了。

    不只是他,连同周围的村民和那几个穿道服的人,也在同一个瞬间噤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动作就像是被定格了一样,有的人手还停在空中,有人想要跺脚,可抬起来的腿,却迟迟没有落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外面的棚布还在轻微地摇晃,我还以为时间都静止了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眼李壬风,他正缩在厨房角落里朝我这边看,眼睛一眨一眨的。

    看样子,此刻被“定住”的,只有厨房外面的那些村民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李壬风又轻手轻脚地凑到我跟前,小声问我:“外头怎么没动静了?”

    我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前后大约经过了十分钟左右,我朝着外面观望,那些人依然处于定格的状态,李壬风也朝往外看一眼,他转过头来,张口想要说话,我瞪他一眼,他又将嘴闭上了。

    从村路那边传来一阵很轻盈的脚步声,因为外头极静,那声音传到我耳朵里,显得特别清晰。

    有两个飘飘荡荡的身影出现在了村口那边,我下意识地拉着李壬风退到厨房的阴影中,远远地朝外面观望。

    从村路上过来了两个人,一个穿着黑色的长袍,另一个,则是一身白色短衣,他们的脚步又请又快,双臂丝毫不甩动,整个人看起来就是飘乎乎的,在月光的照耀下,这两个人看上去,就像是前来勾魂的黑白无常。

    另外我还注意到,他们背后都插着一根很长的布幡,穿黑衣的那个人背后是白幡,另一个则是黑幡,我能感觉到,这两根布幡上都带着非常强的灵韵,应该是两件厉害的法器。

    没猜错的话,这两个人,应该就是罗有方口中的黑白双丁了。

    他们径直走到人群前,黑丁伸出一只手,像拎小鸡仔似地将刚才说话的老人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丁看着那个老人,很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每次到了节骨眼上,怎么都有这么难缠的家伙呢,咱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教主身边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说话,我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他好像是刻意捏起了嗓子,声音又尖又细,就像是个唱京剧的花旦,而且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一股子让人难以忍受的媚气。

    黑丁随手将老人扔在地上,说:“这是最后一个上年纪的九封山门人了,处理了他,没有哪个鸟人还能充当老村长。娘比催的,真晦气!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、举止和白丁完全相反,浑身上下透着几分粗野,嗓门也不是一般得大。

    “唉,”白丁很做作地叹了口气,嘴上说着:“怎么每次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都出事呢,黑哥哥,你说,会不会是教主早年收来的这些游魂不顶用啊?要不,咱们再去收一些来吧?”

    黑丁瞪他一眼:“你懂个屁,教主收来的这些游魂,全都是千年前住在这里的村民,要是没有他们,咱们根本找不到那条古道。特娘的,现在就只有何老鬼知道古道在哪,他倒是真会藏,咱们找了他几个月,连根毛都没找见!”

    白丁平白遭了骂,作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,扭扭捏捏地走在黑丁跟前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黑丁还在自顾自地说着:“这老头子不能用了,回头我去外头抓个老货进来,充个人数算了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白丁很紧张地向他摆手:“不行不行,教主说了,让咱们千万别把事闹大,万一让左有道提前知道了风声,他说不定就不会再来九封山了。”

    他用那样的嗓音说出我名字的时候,我又忍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话我听明白了,罗中行看来一早就像想我引到九封山来,还好黑白丁派出去的人是罗四叔,如果换成一个心思更缜密点的人,说不定我就上当了。

    虽说我也不知道罗中行引我过来是想干什么,但我知道,一旦我落在这一黑一白两个人手里,肯定没有好结果,他们身上的残留的念力异常精纯,我的修为和他们相比,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。

    也还好我开着天眼,不然的话,感知不到他们身上的念力,我现在说不定已经冲出去了。

    黑丁这时显得有些不耐烦了:“那你说怎么办,这老头子已经没法用了,你没听见他刚才说的是什么鸟话?”

    白丁讨好他似地笑了笑:“不就是说了几句白话吗,我觉得也不打紧。要不,咱们再给他一次机会,看看明晚他怎么表现,要是明天也是这个样子,咱们就出去抓人去。嘻嘻,要不是教主嘱咐过不能乱来,我早就想出去逛逛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便,”黑丁看着地上的老人,恨恨地说:“如果他明天还是这样,我就收了他的魂,让他永世不得超生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黑哥哥怎得还动怒了?”白丁晃着黑丁的胳膊:“都这么晚了,咱么也回去休息吧,明天一早啊,还得找何老鬼呢。”

    黑丁闷闷地“哼”了一声,气呼呼地朝村路那边走了,白丁也扭捏着转过身,飘飘荡荡地跟在黑丁身后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走远了一些,空地上的人才重新动了起来,他们好像已经完全忘了刚才发生过什么,一个个垂着脑袋,如同行尸走肉般地朝村子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村民离开以后,几个穿道服的人也沿着他们来时的那条小路离开,和村民一样,他们离开的时候,身子看起来也非常僵硬。

    直到外面的人全走光了,从刚才就想说话的李壬风才凑到我跟前,悄悄问我:“师叔,我怎么觉得,他们好像在演戏呢?”

    我将窗户合拢,点了点头:“他们就是在演戏,每天都在反复地演绎同一出戏,一出发生在千多年前的戏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似乎听懂了我的话,也默默地点头。

    快到二更天的时候,我才拉上李壬风,小心翼翼地回到了何红藏身的那间小土房。

    刚进门的时候没看到何红,只听到桌子底下有一阵悉悉索索的微响,我俯下身子一看,就见何红正躲在那里,当时她一脸紧张,还端着信号枪,将枪口对着我和李壬风。

    后来她看清来人是我们两个,才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将她从桌子下面捞出来,又从背包里拿了一些压缩饼干给她。

    她看样子已经很久没吃过正常的食物了,抱着没什么味道的压缩饼干一阵狼吞虎咽,我怕她噎着,又给了她一瓶水。

    食物总是能让人的心境变得平稳下来,我见她的气色好些了,才问她:“古道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乍听到我的话,何红险些将嘴里的饼干沫和水全喷出来,她瞪大了眼睛,十分惊讶地看着我,在惊讶之外,还有一丁点慌张。

    看样子,她应该知道黑白丁口中的古道在哪里。

    何红就这么盯着我,过了好半天,才试探性地问:“什么古道?”

    我不打算向她隐瞒什么,找了一条破木凳子坐下,将之前听到的、看到的,都极尽详尽地陈述出来。

    何红一手拿着吃掉半包的压缩饼干,一手拿着水瓶,一直到我把话说完,她的姿势都没变,而她的眼神,则随着我的陈述变得越发慌张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