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16章 摆喜宴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朝屋子里观望,就看见正对屋门的地方摆着一张老木桌子,桌旁坐着两个人,都穿着清一色的大红袄子,他们互相望着对方,一动不动,就像是两个雕塑一样。

    李壬风还想再凑近点看看,我一把拉住他,让他不要妄动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到,屋子里的两个人其实是丢了魂,他们胸口仍然随着呼吸不断起伏,但眼神中没有半点神采。如果李壬风不慎惊动了他们,那他们的魂就永远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起风了,敞着的木门摇晃起来,发出“吱呀吱呀”的声响,我怕这阵声响会惊动屋子里的人,就轻手轻脚地将门板慢慢关上,又在外面上了锁。

    李壬风见我小心翼翼额,倒也很自觉地压低声音,慢慢凑到我跟前来,悄声问:“他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魂魄不全,”我一边将李壬风拉回村路上,一边说着:“估计现在村子里的人,全都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很惊讶地看着我,说:“魂魄不全,可何红不是说,村里人的白天还要耕地什么的吗,既然魂魄不完整,应该是不能随意行动的吧?”

    我长出一口气,将心里的推测说了出来:“估计是有人在夜里收走了他们的魂魄,到了日出再还回来。九封山的门人虽说修为大多不怎么样,可终究是有修为的,不知道是什么人能一次性地控制住这么多九封山门人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陷入了沉思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村路的尽头:“再走一走,看看有没有其他情况。”

    沿着村路一直走,家家户户都亮着火光,可村路两侧的屋子里一样没有任何动静,这似乎印证了我的猜测,整个村子的人全都被控制了。

    可快到路口的时候,我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声音是从正对路口一个大宅院里传过来的,人很多,步子很杂。

    我想拉着李壬风躲进村路旁的阴影里,可惜慢了一步,宅院的大门这时已经被打开,一群穿红袄子的人从那里拥了出来。

    走在头里的是个上年纪的老人,门一开,他的视线就投向了我和李壬风所在的位置,我心里一紧,立即摸向青钢剑。

    就在我的手指刚刚触到剑柄的时候,那个老人朝我们招了招手:“哎呀,你们俩怎么才回来哟,身上穿得都是些啥?快过来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松开剑柄,带着李壬风小心翼翼地走到大宅门前。

    我一到老人跟前,老人就紧紧抓住我的手腕,他手上力气不小,我翻了一下腕,从他的五指间挣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我的举动,老人丝毫没有在意,只是急吼吼地对我说:“喜宴就快开始了,你不回来,没人准备饭菜呢。那谁,狗蛋,你跟着小五,给他打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后面这句话,他是对李壬风说的,李壬风傻乎乎地站在那里,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茬。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,老人又开始招呼身后的人:“走走走,都跟上,别让山神大人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山神大人?

    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,我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人很快跟了出来,随着那个老人一起朝宅子左侧的大路疾走,临行前,老人又招呼我和李壬风跟上。

    我和李壬风走在队伍的最末端,李壬风几次想说话,都被我一个眼神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多言则乱,万一被村里人发现我们不是小五和狗蛋,谁也说不好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跟在后方,我一直仔细打量着前面人,他们看起来好像很有精神的样子,一个个走起来虎虎生风,大气也不喘一下,但我发现,很多人的侧脸上都反折射出一层光泽。

    这才走了多远,他们就已经浑身发虚汗了,那层光泽,就是从家家户户窗口中映出来的火光照亮了的汗水。

    何红说得没错,村里人确实魂魄受损了,他们还能正常行走,是因为三魂七魄都在,可这些人毕竟是有九魄的,少了另外两魄,身体依然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约莫用了二十分钟,老人就带着大家来到了村子末端的一片空地上,那里搭了几个棚子,棚顶都用红布扎了起来,每个棚子下面,还有两张桌子和八条板凳。

    老人指挥着大家就座,又指了指空地旁边的一座草房,对我和李壬风说:“快,准备饭菜去,再有一个时辰,山神大人就该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句话都没多说,就带着李壬风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所谓的厨房,就只有一个炉灶、一口锅,角落里还放着一大坛米,除此之外,连油、盐这样的东西都没有。

    李壬风看了看厨房里的东西,问我:“什么都没有啊,难道他们说的饭菜,就是干蒸的白饭吗?”

    我将窗户掀开一道缝隙,朝着外面观望,就见那些村民一个个在桌子前坐直了身子,一张桌子坐八个人,这八个人就互相望着对面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李壬风跟在我身边,也看到了外面的景象,他又朝我这凑了凑,问我:“这些人也丢魂了吗,刚才不是还好好的?”

    我没回他的话,朝窗外扬了扬下巴:“看看这里的风水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:“刚才来的时候我就看过了,前山背水,前后左右各不通透,根本就是一个龙潭虎穴,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在这里摆喜宴。”

    我从门外的水缸里舀了一些水倒进锅里,放米、生火,开始做饭。

    李壬风则一直盯着窗外,时不时地咂一下舌头,他仿佛又看什么东西入了迷,我没理他,只顾着自己手里的活计。

    过了好长一阵子,李壬风才凑到我跟前,戳了戳我的肩膀,说:“我认出东西南北来了。而且这地方,风水在一天中会出现三种变化。”

    我站起身来,从锅里盛出一碗夹生饭,随后才问他:“什么样的变化?”

    “白天是龙潭虎穴,活人不易接近。”李壬风慢条斯理地说:“夕阳西落的时候是大风穴,容易招来邪祟。到了深夜,这地方就变成鬼门关了,估计会有阴兵借道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在一天的十二个时辰里,这地方会变得越来越凶险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现在是什么风水?”

    李壬风立即回答我:“现在是****地,这可是九死一生的凶恶风水,但凡是活人进来,就很难走出去。刚才那个老头子不是说,山神两个时辰以后会来,我要是没猜错,那个时候,应该就是阴兵过路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我也是感觉到村子里的阴气开始以很快的速度变浓,心想可能会有邪祟在这里聚集,才准备了这一碗夹生饭。

    这是给孤魂野鬼的供食,为得是抚平它们的怨气,防止它们伤害那些魂魄不全的九封山门人。

    但我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,如果真的是阴兵借道,我就必须动用黑水尸棺和番天印了。

    见李壬风说话的时候一点都不紧张,我就好奇道:“你见过阴兵借道吗,怎么一点不见紧张呢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顿时咧嘴笑了:“师叔在这呢,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:“你还是别太乐观了,我估计,老人口中的‘山神’指得不单单是那些阴兵,也有可能是更麻烦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这才稍稍紧张了一些:“不是阴兵,那会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摇头:“不知道,看看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等饭好了以后,我就灭了炉子,待在屋子里默默地等着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,足足两个小时,在这其间,端坐在外面人一直都保持着最初的姿态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直到米饭已经彻底凉透了,我才看之前赶我们进厨房的那个老人突然动了一下肩膀,片刻之后,他那僵硬的身子渐渐柔和起来,我看到他慢慢地起身,很艰难地朝厨房这边迈了两步。

    老人的脚掌第二次落地的时候,所有人都动了起来,他们开始用我听不懂的古汉语聊天,有些人一边说话,还一边比着手势。两个小时一动不动,他们的身子还是有些发僵,那动作,动一下,顿一下,就像是上了发条的木偶。

    这时候,老人的身子已经完全缓和过来,他的脚步变得很大,眼看就快到厨房门口了。

    他的一双眼睛盯着我,口中喊了句听不懂的话,我听不懂,也不知道怎么回答,就笑着点了点头。我希望他说的是“饭菜准备好了吗?”。

    很显然,我理解错了他意思,他一看到我点头,就变得怒气冲冲的,一边喊叫,一边冲我激烈地打手势。

    我无法做出回应,就这么盯着他,手悄悄地放在了青钢剑上。

    我不是在防备他,而是在防备从村子里飘来的浓郁阴气,那股气息不但浓,而且炁量非常大,我知道,阴兵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老人眼看就要来到门口的时候,仿佛受到召唤似的,扭头望向了村子那边,在那一瞬间,我发现他的眼神中突然有了神采,那不是他被控制后显现出的那种迷茫、模糊的神采,而是属于他自己的愤怒和绝望。

    可很快,这样的神采就消失了,他的眼神再次变得浑浊起来。

    阴气正以很快的速度席卷过来,老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临时打消了进厨房的念头,他以很快的速度冲到一个棚子下,开始冲着周围的人大喊大叫,手臂比划的幅度也比之前更大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很激动,而且一脸虔诚,不用猜也知道,他们口中的“山神”应该就要来了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到阴气的源头已经来到了空地边缘,阴风呼啸,将那些临时搭的棚子被吹得呼呼作响,可我却没看到鬼物,外面就只有阴风。

    李壬风也能感觉到这阵阴气,他变得十分紧张,脸上还浮现出了一丝焦躁。

    他这是被阴气扰乱了心智,我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守阳糖递给他,估计李壬风也知道这种糖是用什么原料做的,他看着我手里的糖,一脸的犹豫。

    我懒得跟他废话,拨了糖纸,直接将糖块塞进他的嘴里,李壬风先是一阵恶心,接着又露出一副苦不堪言的表情,还用带着怨气的眼神看着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