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15章 天星场
    我说:“之前在山上,我们曾遇到过一个送葬的队伍,那些人的穿着打扮和我以前见到的九封山门人没有区别,他们见到我们的时候,好像也将我们当成了认识的人。对了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叫何红,是掌门的义女。”她很快回答道。

    何红,这个名字我是听说过的,据说她是何老鬼的大弟子,何老鬼原本打算在自己百年之后,将九封山掌门的位子传给她。

    从我先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,何红的年纪确实比我大,虽说我也忘了具体是在什么时候听到她的名字,但还依稀记得我那时候应该在上初中,而何红在行当里已经有些名气了。

    何老鬼一向以消息灵通著称,他的大弟子能脱口说出我的名字,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这时又听何红说道:“我没听其他人提过有人在山上送葬,不过我听义父说过,我们九封山,就是由几个送葬人建立的人,现在九封山门人穿的服饰,也是这几个人在千百年前设计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挑了挑眉毛:“九封山的开山鼻祖,不是十全道人吗?”

    这时候,我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盯着我的眼睛,很不解地问:“十全道人是谁?”

    脚步声变得越来越近了,我立即给李壬风使了个眼色,可李壬风没理解我的意思。我在心里叹了口气,上前将何红扶起来,又拉上李壬风,快速进了林子。

    来到一棵大树后,我对何红和李壬风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李壬风原本还想张口说话,看到我的手势后,又快速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从雾气中传来的脚步声一直到了怪树附近才停下,虽然视线受到雾的影响,但通过脚步声,我大概能辨认出,怪树附近大概有五六个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身上都带着一股很怪异的气息,在他们出现以后,我的脑子就有些发木,虽然不影响思考,但嗅觉和视觉好像都出现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现在我已经闻不到雾气中的油烟味了,在大雾弥漫间,我也能看得更远,离着怪树四五米的距离,我原本无法看到它的轮廓,可是现在,我却能看清树枝上的白锈。

    我能看见树,也能看见树身周围的土壤,却看不到那些停留在怪树附近的人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耳朵也像是被人堵住了一样,怪树那边的人好像在说话,但我只能听到一些很轻微的声音,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可我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却变得异常清晰。

    那些人在树身前待了一会就离开了,直到他们走得远了一些,我的感官才回复正常。

    直到脚步声消失在远处,我才回过头来,朝何红和李壬风那边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何红望着怪树所在的方位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我拍她一下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何红似乎被我的举动吓了一下,浑身一个激灵,过了一会才对我说:“我前几次逃跑的时候,就是那几个人将我弄回村子的。”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头:“你怎么知道是他们?”

    何红:“那种感觉太熟悉了,每次他们出现的时候,我的视线都是一下子清晰起来,可很快又两眼一黑,什么都看不见了。每次他们出现的时候,都能毫不费力地找到我,可今天他们为什么没朝这边走呢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说:“因为师叔身上的磁场挡住了他们的磁场。”

    我望向李壬风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李壬风说:“刚才过来的那几个人身上都有一股很强的磁场,那种磁场属于天星场中的一种,师叔你平时经常用罡步引导星力,你身上也有这样的磁场,很多人见到你的时候觉得你有股威势,也是因为你身上带着这道磁场。只不过,你身上的天星场收而不放,非常稳固,那些人则是完全释放出来,躁性很大。你的天星场就像是一道墙,将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磁场挡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是我将对面的磁场挡了回去?可在刚才,我的感官却也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李壬风一聊起这样的话题就没完没了,我没接他的话茬,只是对何红说:“我们想到山巅那边去,你知道怎么走吗?”

    何红摇头:“在大雾里根本找不到路,你们去山巅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壬风接话:“我打算重新做做这里的风水,将大雾驱散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何红很急躁地嚷嚷起来:“如果大雾散了,被困在村里的人会发狂的!”

    我不禁皱起了眉:“为什么会发狂?”

    何红:“虽然我的修为低微,但也能感觉出来,大家的魂魄都不完整了,所有人的天阳魄和天阴魄都被糅进了山上额雾气里。”

    天阳魄、天阴魄?

    三魂七魄中的七魄,原本就只有尸狗、伏矢、雀阴、吞贼、非毒、除秽、臭肺这七种,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两魄了?

    何红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疑惑,就对我说:“九封山门人和其他人不一样,寻常人只有三魂七魄,九封山门人在入师门的时候还要种下天阳、天阴两魄,合起来就是三魂九魄。天阳和天阴是可以脱离本体四处游荡的,我们九封山也就是靠着这两种魄四处收集信息。但如果这两魄彻底散了,三魂也会跟着散。”

    听到何红的话,我和李壬风对视了一眼,他脸上表情显得很无奈。

    如果事情真如何红所言的话,山上雾确实不能驱散,雾散魄消,所有被困在村子里的九封山门人都会完蛋。

    这时何红又对我说:“得赶快离开这里,待在山上,早晚会被那些人找到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打算去哪?”

    何红:“你们能带着我离开九封山吗?”

    梁厚载他们现在还不知所踪,何老鬼的下落不明,我是绝对没有可能离开这里的,但先将她送出去,我们再回来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我看向了李壬风,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,李壬风很疑惑地问我:“干嘛?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还能找到出去的路吗?”

    李壬风朝大雾中望去,过了好半天,才对我说:“不行,方向全乱了。”

    何红现在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鸟,听李壬风这么一说,她又变得焦躁起来,直问李壬风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壬风很为难地看着她说:“我可做不了主,这事你得问我师叔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问何红:“你觉得山上和村子里,那边更危险?”

    何红:“在山上有很多怪东西,村子里反倒安稳一点。”

    我:“你能找到回村的路吗?”

    何红:“不用找,不管在雾气里朝哪个方向走,走得远了,最后都会回到村子,就像是鬼打墙一样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如果梁厚载他们没有被抓住,最后也会进入那个山村。

    “咱们去村里看看,”我说:“说不定,我们能找到解救九封山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何红显得非常犹豫:“如果回去的话,他们还是会将我抓回来的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给她一剂定心丸:“如果他们抓你回来和山神结亲,我和壬风一样会救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也没管何红是什么反应,径直走向了林子深处。

    李壬风立马跟上来,何红没有选择,只能跟着我们一起走。

    既然何红说,随便朝哪个方向走都能回到村子,我也就没有特意去分辨方向,一边走,一边琢磨着进山以后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我想,梁厚载他们肯定是被那群身上带磁场的人袭击了,在那些人出现的时候,我的感官受到影响,确实有可能听不到刘尚昂开枪的声音。而那些人之所以没有在袭击梁厚载他们之后找上我和李壬风,应该也是因为我身上的磁场影响了他们的感官。

    我推测,因为磁场的缘故,我看不到他们,他们应该也看不到我,以及我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我也无法估算在林子里走了多长时间,只记得从林子里出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子外的雾气明显淡了很多,站在山坡上,就能看到山脚下有个规模很大的村落,此时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,从村宅的窗口中渗出的灯光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我发现那些光亮都有些飘摇不定,似乎是来自于蜡烛上的火光,于是问何红:“这个村子里没有通电吗?”

    何红一看到村子里的灯光就变得紧张起来,此时还带着颤腔回应着:“通电了,可大家好像忘了电灯怎么用……不对,是好像根本不知道有电灯这种东西,开关明明就在墙上,可没有人去按,每到晚上,家家户户都点起油灯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么深的山里也能通电?”李壬风摸着自己的下巴,问何红:“你们是自己发电的吗?”

    何红抬起一只手,指着位于村子末端的厂房:“那里就是发电的地方,可自从几个月前那里就没有人了。原本在电厂驻守的几个门人也都变成了农夫,每天就知道下地播种,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管。”

    这些九封山门人不会用电,之前在怪树那边还说起了古汉语,难道说,他们把自己当成了古时候的人吗?

    我朝何红和李壬风招了招手,带着他们走下了山坡。

    何红担心村里人看到她,不敢走大路,快到山脚的时候,她就挑了一条很泥泞的小路,说这段路的末尾有一间荒废很久的老宅子,她可以先在那里躲一躲。

    她口中的“老宅子”,其实就是一个十分老旧的土房,那里的木门经过常年腐朽,已经破得不成样子,上面也没有锁。在屋子里还有一些同样严重腐坏的家具,上面都铺了厚厚一层灰尘。

    我让何红在这里等着,随后就带着李壬风拐上了村里的大路。在我们走的时候,何红显得很紧张,她担心我们这一走,万一村里人发现了她,她还没等反抗就被抓住了,我从背包里拿出了信号枪,让她在危急关头开枪,我们会第一时间回来救她。

    走在大路上,李壬风就一直在左右观望,他是在观察村子里的风水,而我则特意沿着各个民宅的屋外沿行走,聆听着屋子里的声音。

    太阳才刚下山不久,现在最多也就是六七点钟,村子里却静得出奇,村民们好像已经入睡,可从窗户里飘来的火光,却说明他们还醒着。

    他们在干什么?为什么明明醒着,却没有人说话,不对,不仅仅是没人说话,就连其他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路过一个村宅的时候,木门开着,我原本想避开那道门,李壬风朝里面望了一眼,接着他就碰了碰我的胳膊:“师叔,你快看屋子里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