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13章 白树
    我和李壬风面面相觑,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小五、狗蛋,难道说,之前遇见的那几个九封山门人,也将我们认成了这两个人?

    李壬风看着,冲我做了个口型:“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将李壬风拉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送亲的人一个一个从我和李壬风身边走过,他们看到我们的时候,或是微笑,或是投来责怪似的目光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里,我们好像真的是两个熟人一样,不是熟人,不会有那样的眼神交流。

    等最后一个人领着小女孩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,李壬风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这么小的孩子就要嫁出去么?”

    那人立刻就笑了:“今天可是圣女和山大王的好日子,等会圣女上了山顶,到了来年啊,村子里一定风调雨顺的。”

    当他说出“山顶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我看到的小女孩表情猛地抽搐了一下,似乎那个地方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福地,而是个异常恐怖的地方。

    李壬风明显也察觉到了小姑娘的表情有些不对,他想上前一步,却被我伸手拦住。

    我冲李壬风摇了摇头,示意他不要妄动。

    刚才就是因为他自作主张地行动,才导致刘尚昂他们失联,现在,李壬风总算知道收敛了,他被我挡住以后就退了两步,眼睛虽然还是盯着送亲的队伍,但终究没再跟上去。

    直到送亲的队伍消失在浓雾中之后,我才拍了拍李壬风的肩膀:“跟上去,记住,别出生,一点声音都别出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我就朝锣鼓声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浓雾中,我们和送亲队互相看不到对方,可他们的声音大,在一定程度上,给我们提供了追踪的有利条件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跟着他们,一来是对送亲队里的小姑娘放心不下,二来,他们刚才也说了,要送圣女去山顶,而我们的目的地正好也是山顶,正愁找不到路上去呢,这些人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自进了九封山以后,先是在山脚下感觉到那股庞大的炁场,进山以后,起先是碰到送葬,现在又碰到送亲,我和李壬风还被莫名其妙地错认成了另外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凑在一起,让我有种很别扭的感觉,说不上是什么地方别扭,但又好像哪哪都别扭,浑身上下都没有一个正常的地方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路,锣鼓声渐渐小了,我赶紧拉着李壬风快跑几步,直到隐约看见那个小姑娘的背影,我们才放慢脚步,一直和她保持着三米左右的距离。

    迎亲的队伍顺着山坡上山,山上的树木和杂草都非常茂盛,走路都变得异常艰难。

    李壬风显然很少在这样的地方活动,体力渐渐跟不上了,我无奈之下只能将他扛在肩上,一边扒开杂草,一边朝山上走。

    到了半山腰,前方的锣鼓声突然消失,送亲的队伍也停了下来,此刻我已经听不到他们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我将李壬风放下,默默盯着前方的情况,这时候,就见那个小姑娘叹了口气,她似乎是在刻意将视线避开前方的某个东西,慢慢地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之前我也没想到她会回头,一时间忘了躲避,被她瞅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她盯着我看了一会,随后张了张嘴,做出一个无声的口型。

    我的视线穿过雾气,艰难地分辨出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说:“快走!”

    她瞪大一双眼睛看着我,我能依稀感觉到她眼神中的绝望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的身子晃了一下,接着就踉跄着朝前走了,似乎是有人拖着她,强行让她前行。

    李壬风好像很紧张的样子,我知道他想跟过去,但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等脚步声远了一些,我才拉着李壬风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我身边人不是李壬风,而是刘尚昂或者梁厚载,我早就凑过去看个究竟了,可李壬风这家伙完全没有潜行的经验,脚步声、呼吸声都很大,离得近了,前面的人难免会发现我们。

    前方的雾气中传来了人群的呼喊声,他们说着我听不太懂的语言,有点像粤语,可仔细一听又不是,他们好像在膜拜什么,语气中充满虔诚。

    透过蒸汽一样浓郁的雾,我已经能看到队伍末尾的几个人,他们匍匐在地上,对着正前方三跪九叩,但我没看到刚才那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我拉着李壬风藏到一棵大树后,悄悄观望着。

    在前方百米左右的地方有股很重的死气,那就是人刚死以后,尸体还没腐烂时散发出的那股气息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了,放开我!”

    前方传来一个稚嫩的哭喊声,整个送亲队伍里除了那个小姑娘全都是成年人,应该就在她在喊叫。

    除了哭叫声,前方还有一阵拉扯的声音,似乎有人倒地,还有人用听不懂的语言咒骂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小姑娘的哭喊声正离我们越来越远,心中也有些着急,连忙拉上李壬风,绕过人群,寻着哭喊声传来的方向悄悄移动。

    李壬风用很小的声音对我说:“这些人说得是古汉语。”

    我没搭话,仔细看着路面,走路的时候尽量避开那些散落在地上的干枯树枝。

    每一脚迈出去,我都是极度小心,一边还要盯着李壬风,行动速度很慢,用了五六分钟时间,也就走出了几十米。

    小姑娘还在哭喊,而其他人的声音,则出现在了我们身后。

    看来小姑娘应该是被拉到前面去了,现在我和李壬风就处在她和送亲队之间。

    在这个位置,送亲队的人已经看不见我们了,加上前面有小姑娘的哭喊声,他们也很难听到我和李壬风的动静。

    我索性放开了步子,朝着小姑娘那边快走,李壬风紧紧跟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哭喊声变得越来越清晰了,我还听到前方有一阵很轻的呢喃声,看样子,现在我们前方的不只是小姑娘一个人,还有一个成年的女人跟着她。

    我没记错的话,送亲队伍中的成年女子,应该只有一个沿路撒红纸钱的中年妇女。

    这时候小姑娘的哭喊声变成了急促的抽泣,呢喃声却越来越响亮,我隐约感觉,那阵呢喃,好像是在念诵某种咒文。

    等走得近了一些,我看到那个穿红袄的中年妇女跪在地上,她手里举着三根香,香头上的红光穿透雾气,映入了我的视线。

    在她旁边,还有一个黑乎乎的梯子,小姑娘一边抽泣着,一边慢慢爬到梯子顶端,我看到她手里还拿着一条很长的白布。

    小姑娘甩动纤细的手臂,将白布甩到了半空,我这才注意到,在雾气中有一个白色的树影,因为它的颜色和雾气相近,以至于即使在这么近的距离,还是有些难以辨认。

    白布挂在树枝上以后,小姑娘就将布打成一个活结,并将脑袋套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似乎为这一刻准备了很久,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娴熟,但我能感觉到她心中的犹豫。

    傻子都知道她这是要把自己吊死在树上,我怕李壬风冲动,赶紧捂住他的嘴,将他拖进了雾气里。

    在我们这个位置,依然能看到浑身瑟瑟发抖的小姑娘,这时候,刚才还在念咒的女人快速推倒了长梯子,随后就忙不迭地走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先是一动不动地在半空中悬了一会,随后就开始不停地扭动身子,这是人在上吊的时候会有的正常举动,她大概要挣扎几分钟,随后才因为极度缺氧而死亡。

    我估摸着那个女人应该走远了,才抽出青钢剑,一个箭步冲到树身前,使出八步神行的脚步快速蹿上树干,反手将青钢剑斩出。

    青钢剑连铜甲尸的外皮都能斩破,两尺白绫就更不在话下了。

    白布一断,小姑娘柔弱的身子也跟着落了下去,如果跟在我身边的是刘尚昂或者梁厚载的话,现在已经跑到树下接人了,可李壬风还傻乎乎地在远处站着,看起来手足无措的,也不知道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我猛蹬了一下树干,在快速落地的同时接住了那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随后我就快速解开了缠在她脖子上的白布,她稍稍缓了一下,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。

    这时候她其实还处于昏迷状态,所有的举动都是无意识的。我将她向后拖了一段距离,又朝李壬风招手,让他跟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听到远处的送亲队里传来了呼喊声,这次他们说的是普通话,所有人反复高呼着“送山神,送圣女!”,一边喊,一边朝山下撤,声音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直到呼喊声和脚步声都离得很远了,李壬风才敢开口问我:“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,随后又问他:“这地方是山顶吗?”

    李壬风:“我刚才看了,山顶上没雾,可这里的雾气,好像比别的地方都要浓呢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没错,这里的雾气确实比刚才要浓一些,白树就在离我不到两米的地方,可我却几乎看不清它。

    刚才上树的时候,我隐约看到树梢上挂着一些东西,但当时的情况比较急,我也没有仔细看,现在已经确认送亲的队伍走远了,我才将小姑娘交给李壬风:“你看好她,我去树上看看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我就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号弹,拆开弹壳,将里面磷粉倒出来一些。

    信号弹里的特制磷粉一遇火就散发出红光,这种光线的穿透力比较强,就算在大雾中,相隔十米也能看得我。

    我将一个打火机递给李壬风:“如果有情况,就点燃地上的粉末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就一个箭步蹿上了树干,李壬风在我身后说了什么,我也没听清。

    这棵树非常粗壮,而且树干上摩擦力很强,鞋子踩在上面,就像是踩在一层砂纸上,借着这股摩擦力,我只用三步就攀上了树梢,刚才那个小姑娘就是将自己吊在了这根树梢上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子,朝着第一次上树时看到的那个影子仔细观望,在浓雾中,不远处的影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硕大的虫茧,上面带着浓郁的死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