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12章 送亲队
    来到左侧山坡的时候,雪峰竟然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很矮的小山头,高大的松树很紧凑地长在一起,它们挡住了阳光,让山坡上的土壤呈现出暗淡的灰褐色。

    李壬风绕过了松林,取道于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,渐渐加快了步法。

    从温泉中飘出的水汽原本无法蔓延到这里,可周围的雾气依然很重,在这股雾气中,隐约能闻到一股类似于火药燃烧之后的味道。

    我问李壬风,这里的雾气是怎么回事,李壬风只是摇了摇头,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以后,雾气中的味道发生了变化,闻起来,更像是从厨房里散发出来的油烟味。

    雾越来越浓,渐渐地,能见度已经下降到了三四米的距离,我们只能紧凑在走在一起,以防有人掉队。

    在路过一个山坎的时候,刘尚昂快速凑到我跟前,指了指山坎的左侧,压低声音说:“有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这边话音刚落,我就听到雾气中有人高声喊:“阴兵借道,凡人勿近!”

    我立即招呼刘尚昂他们躲避,可李壬风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凑了过去,我三步上前,想拉着李壬风后撤,就在这时候,雾气中显现出了几个人影,他们正朝着我们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我能看到他们,他们自然也能看见我。?

    意识到已经暴露,我下示意地摸向青钢剑的剑柄,却见对面的人朝我摆了摆手:“凡人勿近!”?

    那人穿着九封山门人特有的服装,头上也是带着一顶黑色的高帽,可这个人的脸上没有涂粉,他好像很久没有好好打理过自己了,下巴上胡子拉碴,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老成一些。?

    见我没动,那人又朝我摆了摆手:“躲开躲开,阴兵借道!”

    我拉着李壬风退到一边,那个人就从我们身边走了过去,我看到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九封山门人,这些人手中都举着一个长长的木杆,杆顶吊一尊纸人,在他们走动的时候,纸人就随着风不停地晃荡,看上去就像是一群飘在空中的吊死鬼。

    九封山向来隐蔽,除了九封山的门人,放眼整个行当也没几个人知道九封山在哪。我们现在都穿着便装,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从外面来的,可刚才那几个人,好像完全没有对我们设防,这让我心中非常疑惑。

    我目送这些人上了山坡,直到他们的身影快要被雾气完全遮挡的时候,李壬风才问我:“不跟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我瞪他一眼:“你刚才跑什么?”

    李壬风显得有些错愕:“我听到有人说话,就想过去看看啊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完全没有在外行走的经验,我在心里叹了口气,对他说:“从现在开始,你和我保持两米以内的距离,绝对不能离我太远!”

    李壬风很勉强地点了点头: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我长出一口气,朝着梁厚载那边喊了一声:“厚载,瘦猴,你们先过来。”

    过了半天也没人回应我,对面也没有传来梁厚载他们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:“厚载?”

    依然没有人应声。

    当时我心中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,拉上李壬风,赶紧到梁厚载他们刚才待过的地方查看。

    雾气太重,我只能靠着直觉向前走了几步,就见地上散落着一些空弹壳,梁厚载他们却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我蹲下身,捡起一颗空弹看了看,这是刘尚昂带来的穿甲弹,除此之外,附近的草也受到了踩踏,呈现出一团团密集的脚印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两分钟的时间里,刘尚昂他们应该是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,可我离得这么近,竟然一点声音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李壬风看着我手里的弹壳,还问我:“刚才刘哥开枪了,怎么没听见动静呢?哎呀,他们不会是遇难了吧!”

    说真的,我现在特别不想搭理他,可嘴上还是说:“没有血腥味,他们三个应该都没有受伤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:“不会是罗有方下的黑手吧?”

    他说的,也是我现在所担心的。

    我沉了沉心境,站起身来,李壬风还在我旁边喋喋不休:“师叔,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你现在知道着急了?要不是刚才你不管不顾地到处跑,梁厚载他们说不定就不会失踪!

    “怎么办,还能怎么办?先找到他们三个再说,”我瞪着李壬风,带着火气朝他吼:“你跟紧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紧紧抓住李壬风的衣服,随后就沿着草丛里的足迹慢慢摸索着前进。

    那些脚印先是变得更加密集,随后就又变得稀疏起来,但在稀疏的同时,也变得更有章法,不再像那么散乱。

    在战斗刚开始的时候,刘尚昂他们似乎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出现了片刻的慌乱,但他们很快就回过神来,一边还击一边很有节奏的后退,直到找到空当,才迈开步子快速撤离。

    刚开始我怀疑是罗有方突然发难,对刘尚昂和梁厚载展开了突袭,不过在草丛中,却有三种大小不一的脚印,他们三个应该是一起逃走的。

    但有件事我很不理解,既然刘尚昂他们在这里战斗过,那么在他们逃走以后,袭击他们的人没有追上来吗?为什么草丛中只有三个人的脚印?

    在一片由碎沙覆盖的地方,刘尚昂他们的脚印消失了,我推测,应该是刘尚昂为防追兵发现他们的行踪,刻意掩藏了他们的足迹。

    李壬风蹲在地上,捏起一小撮黄沙,皱起眉头,自言自语地说着:“这样的山上,怎么会有黄沙呢?这沙子太细,好像是特意打碎的海沙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也特别留意了下地上的沙土,确实,那些沙子都太过细致了,就如同精磨的面粉一样。

    刘尚昂他们刚才走得急,不知道有没有给我留下信号。

    我正想迈进沙地,李壬风就从旁边拉住了我:“师叔,这地方不能进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能进了?”我皱着眉头问他。

    李壬风说:“这些沙子原本不该出现在这,我估摸着,可能是有人在这做过风水。雾太大了,我也不知道前头是什么样的局,就怕进去以后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和李壬风接触这么久了,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郑重其事地说话,看得出来,他现在的神经也是紧绷的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前面的那片沙:“刘尚昂他们应该是进去了,得想办法将他们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:“那得先让雾散了,我看清楚前面是什么样的局,才知道怎么救他们。师叔,这事急不得,咱们还是……还是先到山巅上边去吧,雪峰刚消失的时候,我大体看了一下地形,只要咱们能到那里,我就有办法让雾散了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说这些的时候,是带着些愧疚的。

    不过不得不说,他的话确实有道理,现在雾气这么重,如果我们误入别人做下的局确实很难出来。

    我长出一口气,点了点头,问他:“你还能辨别方向吗?”

    李壬风先是摇了摇头,旋即又说:“沿着沙地的边缘一直走,应该能找到山巅吧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这么说的依据是什么,但风水堪舆的那套东西我本来就不懂,于是也没多问,就拉上李壬风,沿着沙地边缘向前走。

    对于刘尚昂他们的失踪,李壬风一直有些无法释怀,一边走,嘴上还一边念叨着:“怎么回事呢,刚才为什么没听到声音?开枪总要有点动静才对吧,为什么没听到声音呢?再说了,就几十秒钟的功夫,怎么人就没了呢?”

    他一直这么念叨着,我一直没接他的话,全程都在警惕留意着附近的情况。雾气太浓了,我们根本无法知道在这白花花的雾气身后隐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远远地,我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声响,虽说听起来不太真切,但大概能分辨出来,那好像是迎亲队伍敲锣打鼓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李壬风,让他安静,之后又仔细辨认了一下声源所在的位置,可以确定,那片声音此时正朝我们这边慢慢接近。

    鉴于刚才碰到九封山门人的时候,那几个人并没有对我们设防,这次我也打算赌一把,站在原地,等着对面的声响慢慢接近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十来分钟,雾气中就显现出几个红色的人影。

    我拉了李壬风一把,快速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李壬风显然对那几个身影有所忌惮,他跟在我身后,怯生生地说:“那些影子……是人的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人还好了。”我简短地应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我和李壬风都没再说话,默默地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前方的人越来越近,我才发现他们身上都穿着清一色的红色大袄,有些人手里敲着铜锣,有些人则吹起了唢呐,还有一个同样穿红袄子的女人掏出一把把红色的纸钱朝地上撒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搅在一起,热闹非凡,可在这样的浓雾中,这番热闹的氛围却给人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迎着一个吹唢呐的人凑了过去,他见我走到他跟前,还冲着我笑。

    周围很嘈杂,我拔高了音量问他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他大声回答:“送亲啊。”,说话间满脸都是浓浓的喜气。

    我朝着送亲的队伍看了一眼,没有看到花轿,整个队伍中唯一的成年女性,就是那个撒纸钱的女人,在队伍的末尾,还有一个年龄大概在八九岁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:“给什么人送亲?”

    那人回身指了指跟在队伍末尾的小姑娘:“这还用问,当然是给圣女送亲啊。哎呀,你们赶紧回去准备准备吧,咱们今晚上还要做两场婚宴呢,你现在不回去,事情就要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的口气,好像跟我很熟似的,可我心里很确定,在这之前,我从来没有见过他。

    跟在他后面的人也说:“是啊小五,你快回去吧,村长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谁是小五?”

    他朝我这边指了指:“你这孩子,咋又开始胡闹了,你不就是小五?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冲李壬风嚷嚷起来:“这不狗蛋吗,你爹这两天一直在找你,都快找疯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