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11章 脸山
    我们一来到门前,就有两个身穿黑袍的人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们穿得都是九封山的制式服装,宽襟大褂,头上戴一顶长长的黑色尖帽,脸上涂着厚厚的粉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问罗有方:“你怎么自己回来了,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罗有方现在是罗四叔的打扮,他回应道:“他们在半路上接到了其他任务,打那以后就和我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罗有方,不管是说话的神态,还是一举一动,都和罗四叔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那个人又问他:“他们接到什么任务了?”

    罗有方做出一副玩笑似地的表情:“这我哪知道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他们的领队吗,”守门人说:“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接到了什么任务?”

    罗有方这才严肃了一些,说:“我知道是知道,但不能说,这是大护法特意嘱咐过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罗有方就要进门,那两个人又伸手将他拦住:“你的令牌呢,大护法有命令,任何人出入九封山,都必须出示令牌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想坏了,昨天晚上从罗四叔嘴里套话的时候,没记得他说令牌的事啊。

    罗有方反倒一点也不紧张,还对两个守门人说:“我的令牌半路上掉了,怎么着,还真不能进去啊?”

    那两个守门人看来和罗四叔的关系并不好,从他们刚才出现到现在,说话的口气一直是居高临下的,连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在罗有方后面喊:“还能不能进去了,我现在可忙得很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转过头来,装模作样地对我说:“能能能,肯定能进去,左掌门再等等我,我跟他们说说,肯定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一个守门人朝我这边指了指,问罗有方:“他就是左有道啊?”

    “哎,对,”罗有方忙不迭地回应着:“他就是。是大护法专程让我请人家来的,你看看,我的令牌确实不知道掉在哪了,可大护法要见的人,你们总不能给堵在门外吧。”

    守门人瞅我一眼,又摇头:“不行,没令牌不能进。”

    我当即冲罗有方抱了抱拳:“既然不让进,那我也没必要在这耽搁了,咱么就此别过。再见!”

    罗有方赶紧凑上来,抓着我的胳膊说:“左掌门,左掌门。那什么,如果你不去,大护法肯定要责罚我的呀!”

    我揣着明白装糊涂:“大护法?你们九封山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护法了,我记得,以前主掌九封山的,不是何老鬼吗?”

    罗有方讪讪一笑:“这您就别管了。反正吧,如果我们大护法责难我的话,你可得替我做个证。你得告诉我们大护法,我确确实实是把你带到九封山门口了,是他们两个不让你进。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来,很仔细地看了看那两个的长相,其实他们脸上的粉太厚,我也分辨不出他们真实的样子,但还是仔细地打量着他们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我才对罗有方点点头:“我记住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罗有方就笑了笑,松开了我的胳膊,而我则招呼了其他人,转身朝山下面走。

    还没等走出几步,就听其中一个守门人喊了声:“等等!”

    我转过头,朝着那个守门人望去,他迟疑了一下,最终还是从门前让开,还朝着大门那边指了指,闷闷地说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二话没说,立即冲进山门,在他之后,我们也一一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我进门的时候,还听到那两个守门人在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说:“就这么放他们进去,万一出事,谁付得起这个责任?”

    另一个说:“就算出事也找不到咱们头上。只要咱们两个不说,没人知道姓罗的丢了令牌。可如果大护法见不到他想见的人,到时候追究下来,咱们俩有十条命也不够啊。”

    直到走远了一些,罗有方见附近没人,才凑到我跟前小声说了句:“戏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错。”我先是这么应了一声,接着又补充道:“我这都是被葬教逼出来的。其实从原则上来说,守正一脉的弟子是不该骗人的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耸了耸肩膀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进了九封山地界,我们几个彻底不认路了,也不知道罗四叔他们口中的“大护法”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山腰上的雾气主要来自于一口从山顶延绵至山底的温泉,泉水顺着人工挖掘的石渠缓缓流淌,走在渠道旁边,我就能依稀感觉到泉水的温热。

    我问李壬风:“壬风,如果让你来设计九封山,你会将大殿安排在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李壬风说:“这个问题我可没法回答,要设计风水局,至少也要弄清楚这里的风水,可这破地方的水雾太浓,除非爬到山顶上,不然的话,根本看不清……哎,如果是我的话,我就将正殿放在山顶上,那样一来,我就能天天观察这里的风水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说得……和没说一样。

    罗有方问我:“你找大殿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周围的雾气,说:“我想看看何老鬼在不在那里。他这个人,喜欢大排场,我想,如果他在九封山的话,一定会待在整个九封山最显眼,或者最能体现身份的那座建筑里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不太赞同我的想法:“我倒是觉得,何老鬼一辈子深居浅出,应该是个很低调的人才对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话,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个巴掌大的酒瓶,猛灌一大口。?

    我看着他的举动,不由地皱起了眉头:“你不会喝醉吧?”

    “会,”罗有方收起酒瓶,望着远方的雪峰淡淡地说:“可如果不喝这东西,我就觉得自己跟个死人没区别。走吧,看能不能找到何老鬼。不过先说好,如果见到黑白两丁,最好不要和他们正面冲突,咱们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每次罗有方开口说话,其他人就集体噤声,好像刻意要将他排斥在外似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,对于梁厚载他们来说,罗有方终究是一个外人,他们也许到现在都无法相信罗有方吧。但对于我来说,罗有方算是我的同门师兄,在整个寄魂庄,他原本应该是和我关系最近的人之一,其实我对他也不能说百分百地信任,但我愿意给他一个自赎的机会,也愿意冒险去信任他。

    就像我师父愿意冒险去信任师伯一样。

    我们一路朝着山腰那边走,期间没有看到一个九封山门人,坐落在山腰上的那些竹木屋倒是越发清晰起来,我发现有些房子的边缘看起来十分模糊,就像是被雾化了一样,很不真实。

    之前罗四叔说,九封山中有72座大宅,山顶有九座洞府。

    可放眼望去,宅子远远超过了这个数量,在积雪覆盖的山顶上,暂时也看不见他口中的“洞府”。

    眼看从温泉中蒸出来的水雾越来越浓了,刘尚昂凑到我跟前,小声对我说:“这地方不太对劲啊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从进入这片地界开始,我就隐约感觉到雪山脚下有一股很杂乱的炁场,炁量很大,如果不是有人在那里做法,要么就是有一个大型的法阵。

    早年我曾听师父说,九封山虽说是十全道人创立的门派,但当年十全道人几乎杀光了宗门内的所有入室弟子,那一次,九封山被动摇了根基,大多数传承也没能流传下来。如今的九封山门人,很多都没有术法传承,就算九封山当代掌门何老鬼,其修为在整个行当里也只能算是三流水平。

    所以,九封山的门人不太可能引来如此庞大的炁场。我推测,罗有方口中的黑白二丁,应该就在雪山脚下。

    我刻意放慢的脚步,带着大家在山腰上走动,顺便看看那些宅子里还有没有住人。

    可很快我们就发现,这些看起来触手可及的老宅子全部都是幻象,一旦我们走得太近,它们就会凭空消失,我们稍微离得远一点,它们又会出现在刚才的位置。

    李壬风停下脚步,朝着山头那边观望了一阵子,对我说:“这里的房子,都是蜃景啊。”

    蜃景,也就是海市蜃楼。

    李壬风说话的时候,视线一直顺着雪峰边缘移动,他皱着眉头,似乎陷入了沉思,我默默地站在一旁,没有打扰他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壬风长出一口气,对我说:“实景应该在雪峰的背面,也就是说,真正的九封山,其实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雪峰,要翻到那座山的背面,最快也要一天多的时间,加上我们来的时候没有准备御寒的设备,绕山而行,时间会更长。

    “瘦猴,联系罗菲和仙儿,让她们先带着俘虏离开云岭。”我拍了拍刘尚昂的肩膀,说道。

    就听罗有方在一旁说:“在这种地方,应该无法和外界联络吧?”

    刘尚昂没理他,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体积很大的手机,拉直了手机顶端的天线,光是那根天线,展开以后就有将近半米的长度。

    刘尚昂尝试了几次才拨通了罗菲的电话,他让罗菲先将俘虏运出云岭,随后又联络了庄师兄,让庄师兄在收押俘虏的时候,顺便给罗菲她们安排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还好刘尚昂联络的是罗菲,如果他联络的人是仙儿,仙儿肯定吵着闹着要进山,弄不好我们还得出去接她。

    等刘尚昂收起电话,我就让李壬风走在前面,他精通风水堪舆,这地方又到处透着诡异,让他来带路应该是目前最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?

    李壬风一到了队伍前端,就开始到处乱逛,他时不时会以很快的速度冲向山坡上的“房子”,到那里观望一会,然后又回到大路上,朝着雪峰那边观望一会。

    他说,这地方的布置十分精妙,而从大路中央流淌的温泉水,是整个风水大势的关键。

    我没兴趣听他聊这些,就催着他赶紧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李壬风是察觉到了雪山脚下的那股炁场,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,他带着我们避开了炁场的源头,一直朝着山腰左侧前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