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10章 演技派
    仙儿:“在谁身上种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还用问吗,当然是那几个九封山门人。”

    借着后视镜的反光,我看到仙儿摇了摇头:“不行,他们几个的魂魄已经很虚了,再种一次小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我这边刚说一句:“那还是算了。”,罗有方那边就嘀咕起来:“唉,你们这些人,就是妇人之仁,他们死不死和你们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国有国法,行有行规,不能随便要人性命,”我先是回了这么一句,又指了指前方罗四叔的车子,对刘尚昂说:“想办法将那辆车上的人全部引下来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挑了挑嘴角:“这好办。”

    说完刘尚昂就立即停了车,罗四叔他们也跟着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接着我们几个就下了车,刘尚昂绕道我们的车子后面,拿出匕首,在车后胎上狠狠来了一下。

    后车胎瞬间就爆了,车厢也跟着偏向了一边,罗四叔立即下车,带着一个人跑到后面来查看,我留意到,那辆车里还有两个人,司机也没下来。

    罗四叔一过来就问我:“左掌门,你们这是怎么着了,我刚才好像听到扎带的声音了。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车子的后轱辘:“确实扎了,车上也没有备用胎。哎,你们车上有备用胎吗,先借我这边用一下。”

    罗四叔看了看我们的车后胎,摇了摇头:“不行啊,型号不一样,我车上就是有胎你们也用不了,依我看,不如就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完,刘尚昂就蹲在了那个破了的车胎旁边,惊呼一声:“卧倒!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为了配合刘尚昂赶紧趴下,罗四叔和他带来的那个人还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,两个人就在那傻愣愣地站着。

    刘尚昂赶紧朝他们招手:“还愣着,快卧倒!”

    罗四叔他们赶紧俯下身子,我还听到他问刘尚昂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刘尚昂:“有埋伏,车胎是被子弹打穿的,这是哑声弹,对方的武器设备非常先进。你们车上还有人吗?”

    罗四叔:“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看着他们爆头的话,”刘尚昂压低声音急喊:“就赶紧让他们下车。”

    当时我就想,如果刘尚昂是个演员的,肯定在演艺圈里混得不错,反正他这演技在我看来是无可挑剔了,仅仅是简单的几句话,就把罗四叔的紧张情绪完全调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罗四叔伸直了脖子,好像要冲车子那边喊话,刘尚昂一个飞身上去,将罗四叔压在地上,嘴里还说着:“站那么高干什么,你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看刘尚昂那样子,好像树林里真有人伏击一样。

    当罗四叔呼唤车上的人赶紧下来的时候,我就贴着地面蹭了过去,两人一下车,我也没废话,立刻捏住他们的后颈,天罡锁,***两个人瞬间昏迷。

    我处理了这两个人,回头看刘尚昂的时候,刘尚昂已经对着罗四叔举起了工兵铲,可罗四叔正用十分不解的表情看着我,他显然还没回过神来,想不通我为什么要将他的两个同伴打晕。

    两秒钟之内,刘尚昂和梁厚载就已经分别得手,罗四叔和他的带下来的同伴也都陷入了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来,拍了拍手上的尘土,罗有方看了看昏迷过去的几个人,皱了皱眉头:“你们直接冲到车子那边将他们干倒不就行了,怎么还要费这么大的功夫将所有人骗出来再动手?多此一举么!”

    我说:“因为怕失手,所以要在确保成功之后再动手。而一旦我们失手,让他们跑了,到时候九封山就会提前对咱们设防,能不能进去都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叹了口气:“你们几个也是够谨慎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和葬教斗争了这么多年,已经养成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无奈地笑了笑,随后就开始收拾妆容,我看到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镜子和一些胶质的东西,只用十几分钟功夫,就将自己易容成了罗四叔的模样,因为罗四叔的头发比较长,罗有方还当场给自己接了发。

    恰好罗有方的体态和罗四叔很接近,倒也不用花太大功夫去改变自己的身材。

    我问罗有方,其他人需不需要也易容成九封山门人,罗有方摇头,说我们没有易容的经验,如果是单纯地改变外形,行为举止反倒更容易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刘尚昂将罗四叔他们捆成粽子,扔在他开来那辆小客车上,罗菲和仙儿留下来看守,我们几个则开着罗四叔的车进了山。

    刚一进入山腹,李壬风就嚷嚷着让罗有方停车。

    罗有方停下车,李壬风就打开了天窗,将上半个身子钻出去,朝着四周观望。

    罗有方拿出一根香烟叼在嘴上,但也不点着,就是这么叼着烟,双眼注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李壬风那边好久没有动静,罗有方才忍不住问他:“要不要再往山里走一走?这地方一点炁场都感应不到,你能找到泉眼吗?”

    刚开始李壬风没理他,罗有方又问了一遍同样的问题,结果被李壬风吼了声:“安静点!”

    罗有方自讨了个没趣,一脸很无奈的表情,我笑了笑,对他说:“壬风平时就是这样的,他看风水的时候,谁也不能打扰他,不然他就会抓狂。”

    我这边刚说完,李壬风又喊了一声嗓子:“别说话!”

    我也无奈地叹口气,环抱着双手靠在椅子上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大概又过了十几分钟,李壬风才从外面缩了回来,我问他找到泉眼了吗,他说没有,但他知道九封山在什么地方了,让我们开车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罗有方开着车,走了大概有十几里地吧,李壬风嚷嚷着停车,还没等车子完全停下,他就钻出车门,朝着林子深处跑了。

    我们也赶紧下车,跟在他身后一阵猛跑。

    在临近山坡的位置,李壬风找到了一个天然形成的洞口,洞口附近有七棵松树,我仔细看了看,这七棵树的位置应该是对应了北斗七星的星位。

    李壬风指着那个洞口说:“从这进去就是九封山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显得很惊奇,问李壬风:“你在十几里开外就发现这个洞了,怎么办到的?”

    李壬风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,又很认真地说:“我说了你可能也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有几秒钟没说出话来,后来他转向了我,问:“他平时也这么跟你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点一下头,率先钻进洞口。

    这个洞很浅,洞穴先是以很小的坡度向下延伸,前行三四米就遇到一个弯道,走过弯道,就是一条向上延伸的陡坡。

    李壬风一直跟在我身边,他那双眼睛紧紧盯着前面的路,一下都不带眨的。

    走出洞穴,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无边无际的林海,我站在洞口,朝着东南方向眺望,就看视力之极有一团淡淡的白色,不知道是云还是雪。

    李壬风观望了一会,突然拍了一下脑袋,自言自语地说:“怪不得这地方叫脸山呢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李壬风也不看我,望着东南方向说着:“如果不知道东南方向能直通九封山,我根本找不到正确的路。所以说叫脸山么,有了这张脸面,九封山就彻底将自己藏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就挽起袖子,朝东南方向跑了。

    李壬风晚起袖子,这是一个信号,说明他发现了和风水有关的东西,而且这东西极大地引发了他的兴趣,在这种时候,李壬风是很容易忘乎所以的。

    如果放在平时,他爱怎么闹随他去,可现在我们有正事在身,如果他进了九封山以后还是这副德行,很可能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我赶紧上前拉住李壬风:“壬风,你先压一压心性,咱们还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我说完,李壬风呼一下将脸转过来,对我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我知道,因为我打断了他的兴致,他现在已经准备抓狂了。

    也是没办法了,我沉下一口气,稍稍凝练起念力,眼睛一眯缝,将浑身的炁场都调动起来。

    过去我曾听梁厚载说过,我在这样的状态下,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有些骇人,就像我师父当年一样。

    以我对李壬风的了解,他现在起了性子,是没办法劝的。不能劝,我就只能想办法镇住他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招还真管用,李壬风和我对上眼,很快他眼睛里的怒意就散了,还有些怯生生地问我:“左师叔,你怎么这样看我?怪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见他清醒一点了,我才对他说:“你先收一收性子,别误了正事。风水局什么的,等咱们处理完九封山那边的事,你有的是机会研究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“哦”了一声,点点头。

    虽说他点了头,可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,我知道,他之所以抓狂,主要是天性使然,并不是有意要那样。

    可不管什么东西,越是合乎天性,就越是难以用理智的力量去压制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路途中,李壬风还是一脸兴奋地四处张望,好在他一直保持着基本的理智,没有做出太出格的事。

    沿着东南方向一直走,先是路经一片古代建筑的遗址,之后又遇到一条丈宽的峡谷,刘尚昂早已准备了绳索,这样一条峡谷挡不住我们。

    跨过峡谷之后,路途渐渐变得平坦起来。我也终于看清了远方的那团白色是什么,那是一团浓郁的雾气,而在雾气后方又是白色的雪峰。两种白色交叠在一起,一个如薄纱似的轻柔,另一个入如白玉般剔透,合在一起,给人一种遥望仙境的感觉。

    又走得近了一些,我才发现在雪峰下的山坡上建了很多竹木结构的民宅,它们傍山而立,在山腰上像阶梯一样排布着。

    梁厚载抬头望着那些宅子,小声对我说:“我原来一直以为,九封山应该是个鬼气很重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说真的,我做梦都没想到九封山竟然是这个样子的,过去我一直以为九封山应该是个鬼门关式的诡异之地。

    我们顺着被杂草覆盖的山路一路前行,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时间才到了山脚下。九封山的山门是一座三米高的门牌楼,这里的空气非常潮湿,汉白玉打造的门梁上也附了一层薄薄的水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