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09章 点苍山
    罗四叔显得更加着急了:“左掌门,九封山那边可是火烧眉毛,等不起了呀!您就收拾收拾东西,跟着我一起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别这么着急。就算咱们今天晚上能赶到九封山,也处理不了九封山的事。你就放下心来,好好歇一晚上再说。”

    罗四叔皱起了眉头:“你怎么知道今天晚上去了九封山,也处理不了那边的事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能掐会算。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做了几个掐算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说话的时候,罗菲低着头,好像是强忍着笑,罗四叔看起来却像是快要哭出来了,他很焦躁地在餐桌对面踱来踱去,嘴上还说着:“左掌门,九封山那边真的是火烧眉毛了,真的是啊,咱们可不能再拖了。”

    我相信他的话,九封山那边确实是火烧眉毛了,而且这把火已经引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定有人正在不断地催促他,让他尽快将我们带到目的地,如果他没有按时完成任务,后果可能会很严重。

    他越是着急,我就越是要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慢悠悠地吃着东西,叹了口气,对他说:“不瞒你说啊,我这人呢,特别容易晕车晕船,这才坐了几个小时的车,我身子就已经扛不住了。如果九封山那边真的情况紧急,你就……就自己先回去吧,明天一早你再过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回去算什么事啊?”罗四叔几乎是要冲着我咆哮了:“左掌门,你说吧,你要休息多久,不管多长时间,我都在这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也没多长时间,就是吃个饭、洗个澡,好好睡一觉。你放心,我从小就有晨练的习惯,早上通常都起得很早。”

    罗四叔犹豫了好半天,才狠狠咬了咬牙:“行,我等着你!”

    我没再搭理他,继续慢悠悠地吃饭。

    罗四叔一行人当天晚上就住在了我的隔壁,我们几个进屋以后,就躺在床上看电视,罗有方说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睡个好觉了,我让他今天晚上什么都不用想,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街边旅店,屋子和屋子之间的隔音效果是很差的,我们这里开着电视,左右的临屋都能听到电视上的动静,罗四叔他们进房间的时候,我还听到从那个屋子传来的关门声。

    可在进屋之后,他们那边就完全没了动静,我估计,他们应该是凑在了墙上,正专心致志地监听我们。

    我拿出手机来,给仙儿发了短信:“给罗四叔他们种下梦魇。”

    仙儿很快回我:“要美梦还是噩梦?”

    我:“要能让他们说真话的梦。”

    过了五分钟,我听到隔壁的屋子里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,接着仙儿又发来了新短信:“齐活。”

    我立刻招呼了刘尚昂和梁厚载,本来打算叫着罗有方一起,可他竟真的睡着了,此时正轻轻打着鼾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来到隔壁门口的时候,仙儿和罗菲也过来了,刘尚昂用铁丝套开了门,我就看到罗四叔他们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墙根处,他们果然不是有道行的人,这么容易就被仙儿的梦魇给放倒了。

    我问刘尚昂:“你确定这个店里没有监控是吧?”

    刘尚昂:“确定。”

    我冲仙儿点了点头,仙儿立即会意,她开始操纵梦魇,引着罗四叔说起了梦话。

    罗四叔是个很有故事的人,一开口就是他这些年怎么怎么心酸,怎么怎么被老罗家的人排挤,怎么怎么被九封山的人排挤,何老鬼又是如何如何地看不起他。

    说真的,我对他的这些故事半点兴趣都没有,就让仙儿抓紧让他把话头转到正题上来。

    可仙儿说,用梦魇引导别人说话,就必须从他们印象最深的事情开始说起,如果强行让他一上来就谈论某个话题,他很快就会醒过来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既然仙儿都这么说了,我们就只能听罗四叔絮絮叨叨地说下去。

    他叨叨了很久,骂了很多人,半个多小时以后才说到到正题上。

    首先是请我回九封山的事。没错,他这次请我们去九封山,确实是受了别人的嘱托,可嘱托他的人不是何老鬼,而是一个被成为“大护法”的人物。那位大护法许诺过他,如果他能将我们带到九封山,就会传他术法,罗四叔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有道行的人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所谓的大护法是个怎样的人,罗四叔却说不清楚,他只是在梦里说,大护法原本不是九封山的人,可如今,整个九封山都被他控制着。至于九封山的掌门何老鬼,在上个月就已不知所踪了。

    在罗四叔的梦呓中,还透露出了九封山的具体位置,它就在云岭山脉的深腹之中,离点苍山一百里远,山中有几口按照八卦卦形来排布的泉眼,在这些泉眼正中心的位置有一个山洞,穿过洞穴,就是九封山的脸山。

    罗四叔说,九封山分为脸山和后山两部分,所谓的脸山,意思就是九封山的脸面,那就是一座普通的老山,看起来和云岭中的其他山头没有任何区别。攀上脸山的山峰之后,朝着东南方向前行十里,就到九封山的后山了,在这里,有九封山的七十二座大宅和九座洞府。

    沿着脸山向东南方向走的时候,其实是没有路的,只有一道很宽的峡谷和没有路的山坡,可罗四叔说,不管有没有路,只要一直走下去,就一定能到达后山。

    另外他还提到,现在,九封山的守门人也换成了大护法的人,那家伙的修为很高,但不知道师承于哪个宗门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,罗四叔又絮絮叨叨地说起了他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,我心知从他这里已经得不到更多有用的信息了,就挥挥手,示意大家回房睡觉。

    来到房间的时候,罗有方已经醒了,他坐在床头上,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燃的香烟。

    我问他怎么醒了,他笑了笑,说:“我和你们的体质不一样,一天只需要睡一两个小时就够了。对了,你们从罗四叔那边套到什么消息没有?”

    我就讲罗四叔刚才给出的消息简单透露了一下,罗有方听我把话说完,不由地皱了两下眉头:“这个大护法,不会是他们吧?”

    我朝他扬了扬下巴:“谁?”

    罗有方说:“罗中行在葬教里头有两个传话人,组织里的大多数人叫他们‘大长老’,可在我们这些老人的眼里,他们就是罗中行的左右护法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左右护法?化外天师不就是其中之一么,早年在山东老家,我们已经俘获了化外天师和他的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我说完,罗有方就摆了摆手,将我打断了:“化外天师算什么护法,像我们这些老人,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。我说的大护法,是黑丁和白丁,这两个人的道行可比化外天师厉害多了。哦,不过我一直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啊,只知道他们一个姓黑,一个姓白,组织里的人都叫他们‘黑白双丁’。”

    我还记得,几年前和师伯见面的时候,师伯曾说过,葬教的教主虽然从未露过面,可在他手下确实有一个负责传令、传信的长老。那次见到师伯的时候,师伯曾让我看过他手里的铭牌,上面的数字是2,那个长老的地位比他要高,铭牌上的数字应该就是“1”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没记错的话,师伯当时应该是说,那个所谓的传话人号称“周天师”,是个修为很高的隐修。

    我问罗有方:“除了罗中行以外,你说的那两个护法,应该算是葬教的头号人物了吧?”

    罗有方沉思了一会,点头:“嗯,对。”

    回答完我的问题,罗有方就皱着眉头看着我,我也紧皱眉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九封山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,能让这两个人亲自出马?

    我看向梁厚载,问他:“这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他一听就知道我指得是什么,当即摇头:“手头的线索太少,我现在什么都推测不出来。不过……我现在比较担心何老鬼,他最好别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不只是梁厚载,我现在也非常担心何老鬼。

    从感情上来说,我对何老鬼几乎没有任何好感,但九封山对于整个行当来说都非常重要,虽然大多数人都对何老鬼的人品嗤之以鼻,但没人能够否认他在行当里重要性,如果没有了何老鬼和他的消息渠道,行当里的很多阴暗面,可能永远不会有见光的就会。

    更何况如今何老鬼手里很可能攥着一些关于罗中行的重要线索,他要是出了事,这些线索就会石沉大海。

    罗有方似乎也在为同样的事情担忧,他朝我扬了一下脸,问我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等吧,等罗四叔他们一醒,咱们就上路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:“现在不能叫醒他们吗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罗四叔现在的三魂七魄比较虚,太早将他弄起来,就怕他会出一些意外状况。我不担心他出事,可我担心他无法将我们带进九封山。

    可我没想到罗四叔这么能睡,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他才跑到我们这边来叫门。

    我也没再耽搁,让他带路,继续朝九封山进发,罗四叔怕我又半路晕车,甚至给我买了晕车药片。

    云岭离寄魂庄其实并不算远,昨天我们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,今天罗四叔提了车速,我们跟得也比较积极,在四个小时以后,就到了点苍山一带。

    点苍山位于整个云岭的南端,罗四叔将车开到这一带之后,先是看了看指南针,然后又将车掉头,朝着来时的方向退了五十公里,最后沿着一条小路进了山脉。

    罗有方朝前车窗眺望一下,转而问李壬风:“如果没有那几个九封山门人,你能找到那八口泉眼吗?”

    李壬风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立即明白了罗有方的意思,拍一下正在开车的刘尚昂:“瘦猴,停车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踩了刹车,问我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没回应他,而是问仙儿:“仙儿,你现在还能种梦魇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