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08章 罗四叔
    我也露出了一个笑脸:“那你们先在这等一等,吃点东西。我去和夏师伯他们商量一下,最近寄魂庄这边也出了一些事情,如果他们不放我走,我是走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那人立即问我:“寄魂庄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我一边站起身来,一边叹了口气:“唉,简单地说,就是丢了几颗玉。你们好好休息一下,这顿饭的饭钱我包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就快速离开了包间,身后传来一个人叫喊声“左掌门别耽搁太久啊!”,但我没去理会。

    离开翡翠山庄之后,我们就径直朝寄魂庄那边走,快来到竹林的时候,李壬风突然问我:“掌门师叔,你刚才为什么骗他们说,玉丢了呢?”

    罗有方也问我:“你是不是觉得那几个人有问题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直接回答,而是问罗菲:“刚才那个人是你四叔?”

    罗菲:“嗯,我师父刚过世的时候,还让他照顾我来着,可后来他不知道怎么就失踪了,这么多年过去,没想到能在寄魂庄见到他。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下巴,接着问:“你和你这位四叔的关系怎么样,他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我和四叔其实没有太多交集,”罗菲一边想着一边说:“不过我听罗泰说,四叔好像对道术之类的东西很感兴趣,早年他想进鬼门,义父不让,他就和义父结下了梁子,从那以后一直没说过话。”

    “对道术之类的东西感兴趣?”我说:“也就是说,他是个没有修为的人?”

    罗菲点头:“罗家应该算是很纯粹的武家,家族内部没有术法方面的传承。有道,你现在是在怀疑我四叔他们吗?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说:“他们确实是有问题的。之前我想了想,九封山之所以到处散布十全道人的真名,应该是为了引起寄魂庄的注意。何老鬼是想借这种方式通知我九封山出事了,让我带着铁牌尽快赶往九封山。不过依何老鬼的性子,他不可能让自己的门人直接来找我。不过,如果我带着铁牌主动找到那些门人的话,他们见到铁牌,就如同是见到何老鬼亲临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也插上了话:“嗯,确实是这样,如果道哥拿着信物和九封山门人见面的话,不管道哥提出什么样的要求,他们都会接受,就算道哥要得得到九封山的详细位置,他们也不会拒绝。可不论如何,九封山的人绝对不可能主动来邀请道哥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问他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梁厚载:“如果他们早就打算请道哥去九封山,直接派人来就是了,虽说他们不知道如何进入寄魂庄,可寄魂庄在全国各地产业众多,他们总能设法联络到寄魂庄的人。可他们没有,一直等到寄魂庄的人请他们来,等见到了道哥,才说九封山出事了,让道哥去。另外,如果他们可以主动邀请道哥,就不用在外面散播十全道人的名字了。你可别忘了,十全道人和咱们寄魂庄的关系最密切,也只有道哥才会对十全道人的真名无比重视。所以说,九封山之所以散播这些消息,就是为了引起道哥的注意。但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,他们又不能直接和道哥取得联系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在一旁说道:“九封山怎么知道十全道人的真名呢?既然他们能得知十全道人的真名,说不定也知道十全道人身上的其他秘密,那些连我也不知道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有这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问我:“你现在打算怎么办,怎么处理那几个九封山门人?”

    我朝翡翠山庄的方向看了一眼,笑了笑:“先晾他们一下午,如果他们逃走,咱们就在半路上打个伏击,把他们抓回来审问一下,如果他们一直在那等着,咱们就收拾收拾东西,晚上跟着他们几个一起离开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干,我懒得解释,还是笑了笑,没做解答。

    我是这么想的,如果这些人没等我回来就先行离开,就说明他们刚才之所以说谎话只是临时起意而已,我跟不跟他们走,对于他们来说本来就是件无所谓的事。但不论如何,这几个家伙是有问题的,抓起来审问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如果他们一直等着我,事情可能就有点麻烦了,他们极可能是带着任务来的,身后搞不好还有其他人接应,那样的话我们就不能随便扣押他们了,一旦他们被扣押,他们的同伙也许立刻就会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回到寄魂庄的时候,夏师伯和赵师伯已经离开了大堂,应该是开始动手转移阴玉了。我们收拾了东西,就到寄魂庄外的竹林那边静静等着,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翡翠山庄外的山路,但从翡翠山庄和山路上却看不到我们。

    在离开寄魂庄之前,罗有方将自己易容成了我包师兄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、两个小时……四个小时,整整一个下午过去,翡翠山庄里的几个九封山门人都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,看样子,他们几个确实是带着任务来的。

    梁厚载也显得忧虑重重,他将背包挎在背上,凑到我身边说:“九封山那边的事,不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“走,去跟他们玩玩。”我挎上背包,朝翡翠山庄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罗四叔……不好意思,因为我至今也不知道罗菲的四叔叫什么名字,在这里只能称他为“罗四叔”了。

    来到罗四叔他们所在的包间时,餐桌上摆满了空盘子,我进屋的时候,他们还一人端着一碗小面在吃。

    见我进屋,罗四叔才放下了碗筷,问我:“这就处理好了?去九封山吧?”

    听他那意思,好像是嫌我回来早了,要不然,他们几个弄不好是打算把晚饭也解决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满桌的空盘空碗,狠狠皱了一下眉头,很简短地对罗四叔说了一个字:“走!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就开了一辆小车,罗四叔让我上他们的车,我说:“我跟你们九封山很熟吗,为什么要坐你们的车?这样,你们开车在前面带路,我们在后面跟着。”

    罗四叔好像很不放心似的:“你们可别跟丢了啊。”

    我朝他伸出了手:“你的手机号给我,跟丢了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罗四叔没有丝毫迟疑,立即将手机号告诉了我,我将他的号码存进手机之后就打算离开,可他却拉住了我:“哎,左掌门,你还没回拨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我将他推开:“我没打算回拨。”

    明明寄魂庄和九封山的关系向来不好,可罗四叔却好像很想做出一副与我很熟的样子,这让我觉得他相当不专业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人,可做贼也应该有做贼的规矩,想罗四叔他们这伙人,充其量就是几个上不了台面的笨贼。

    刘尚昂跑到翡翠山庄的车库里提了一辆七座的小型客车,在这之前,我都不知道翡翠山庄里还有这样一个车库。

    直到罗四叔他们的车子走了一半的山路,我才让刘尚昂开车跟上去,就见罗四叔他们慢慢地减速,等着我们靠近。

    化装成包师兄的罗有方就坐在我后面,我听到他在说:“这几个人,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呢?”

    我盯着罗四叔的车子,问罗有方:“他们是葬教的人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,”罗有方回应道:“不过我也不太确定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罗有方又问我:“左有道,你这一次,算是带着我一起出任务了吗?”

    我很疑惑地转头看着他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罗有方笑了笑:“我是想说,你就这么信任我?还让我跟着你一起去九封山?万一,我其实是罗中行的人呢?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望着前车窗,沉默片刻之后才对罗有方说:“如果你是罗中行的人,我就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罗有方先是一阵沉默,然后就笑了起来,很夸张地大声笑。

    罗四叔他们大概是担心我们会跟丢,速度一直不快,我们也不急着催他们,就这么慢慢地跟着。

    之前夏师伯说过,没人知道九封山的确切位置,他推算的时候,也只知道九封山大体是在西南方向。从寄魂庄再向西南方向走,就是云南了,而罗四叔他们上了国道之后,也确实是拐上了通往云南的方向。

    刘尚昂开车的时候紧盯着前方,一直将我们和罗四叔的距离控制在十五十米左右,这是一个很微妙的距离,在这样一个距离下,刘尚昂可能很清楚地看到罗四叔的车,可从前车的后视镜里,却经常看不见我们,尤其是当有大车横在我们前面的时候,罗四叔就彻底找不到我们了,他只能不断地减速、改变车道,以确保我们没有跟丢。

    我知道,刘尚昂这么做,主要是想看看罗四叔对我们的重视程度,而事实也证明了他非常在意我们,估计他上头的人应该是下了死命令,让他务必要将我们引到某个地方去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入夜,刘尚昂将车子停在了公路旁的一家旅店附近,我们也没通知罗四叔他们,径直进了店门,过了大约二十分钟,罗四叔他们就找过来了。

    当时我们正在大堂里吃东西,罗四叔一看到我们那副悠闲清淡的样子,就变得焦急起来:“左掌门,你们停下来,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?”

    刘尚昂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,说:“怎么没说啊,我停车之前给你们信号了。”

    罗四叔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:“信号?什么信号?”

    刘尚昂:“我闪了两下车灯啊。”

    罗四叔:“哎呦,你离我这么远,中间还有别的车挡着,我哪能看得见啊。”

    完了他又转头问我:“左掌门,你不会是打算晚上在这住下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在这住下,”我说:“你看天都这么晚了,路上太不安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