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06章 三千年前(中)
    徐福逃渡东海的时候,无当去送他,在上船之前,徐福将长生丹的药方送给了无当,他让无当将丹药和药方赠予一个合适的人,并嘱咐无当千万不要尝试着服下那颗丹药,这样的药,只能让无当的心魔更强大。

    可无当没有听从徐福的建议,在徐福走后,他用自己的血炼化出了人世间的第二颗长生丹,并毫不犹豫地服下。

    当罗有方聊到这些的时候,刘尚昂惊叫道:“也就说你知道长生药的药方了?”

    还好罗有方给出了否定的答案:“药方不在我的记忆里了,存着这一份记忆的鬼胎,已经被罗中行处理掉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就继续说起记忆中的片段,我和梁厚载一边听,一边逐词逐句地分析着。

    无当之所以吃下长生丹,原本是为了得到真正的永生,他心里很清楚,虽说自己衰老的速度很慢,但他还是会老、会死。

    可很快无当就发现,用他身上的血练成的长生丹,对他自己竟然是不起作用的。

    那一次,无当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,他不断地告诉自己,几千年的岁月太短暂了,虽然他有着几十倍于姜太公的寿命,可因为心中存有一份魔障,也许到他入土的那一刻,也无法得到姜太公那样的修为。

    无当想要的绝不仅仅是修为,还有姜太公的功名利禄,以及像姜太公那样受万民敬仰。

    其实当罗有方说到这里的时候,我就感觉无当肯定会败给心里的那一重魔障,像他这样的人,想得到的太多,如果求而不得,很容易坠入魔道。

    在徐福之后,无当又遇到了两个人,一个是我们寄魂庄的祖师爷庄君平,另一个,是西南豪侠周烈。

    庄君平能看破天象、预知数千年天下大运,周烈天生神力,光是凭那一身气势,就能让活了近千年的无当感到压力。

    在无当眼中,这两个人必然是空前绝后的,就像当年的姜太公一样。

    他刻意去接近庄君平和周烈,试图从他们那里找到压制心魔的办法,在无当看来,庄君平、周烈,和徐福是不一样的,徐福拥有和他一样的天资和气运,可庄君平和周烈的潜力则远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在庄君平刚刚收一世祖为徒的时候,无当进入了庄君平的生活,后来周烈也加入进来,三个人成了无话不说的亲密朋友。

    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庄君平和周烈都不知道无当已经是个活了近千年的古人。而在那段时间,亲密无间的友情也让无当忘记了心魔的事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无当在半夜被噩梦惊醒,那一天他不知道怎么就失去了理智,在漆黑的夜幕下,手持一杆长剑,屠杀了庄君平五十多个门人,当时一世祖也在,她亲眼见证了那个血光飞溅的夜晚。

    无当提着长剑来到庄君平门前的时候,周烈终于赶了过来,用尽浑身解数才将发狂的无当压制住。

    罗有方说,周烈其实就是十全道人唯一的破绽,因为他是从古至今唯一一个能压制十全道人的人。

    在庄君平和周烈的努力下,无当恢复了神智,当他看到山院里满地的尸体时,终于意识到,心魔的力量已经超越了他,甚至这副躯体极可能在某个晚上彻底被心魔控制,而无当,会永远沉睡下去。

    那个晚上,无当将自己是长生者的事,以及自己的一些经历告诉了庄君平和周烈。

    也是在那个晚上,庄君平对无当说,他之所以会不受控制地发狂,是因为他的魂魄在近千年的时间里分裂成了两个,一个阴,一个阳,阳的一个,就是无当的本魂,里面包藏着无当的本心和这些年来的记忆,而阴的一个,就属于心魔。

    祖师爷好告诉无当,要想摆脱心魔,除了靠着不断提升自身的心性、修为,让心魔在修行的过程中慢慢消逝,还有一个更便捷的方法,那就是朝着西北方向一直走,走到天地边缘的死地,去那里寻找一扇巨大的门。在两侧的门板上各有一块手指头粗细的玉镰,和无当身上的魂魄一样,这两块玉镰也是一阴一阳,无当只要取****的那块玉镰,借助它的力量将体内的阴气全部拔出来,心魔自然就会消失。

    而庄君平口中的玉镰后来被拆成九份,变成了如今的阴玉。

    罗有方的话让我吃惊不小,之前我一直以为玉镰是十全道人的法器或者什么,可听他的意思,第一个知道玉镰的人不是十全道人,而是我的祖师爷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无当是在哪里找到了鬼门,又是如何取回了玉镰,罗有方也只是知道,他带着玉镰回到寄魂庄,庄君平则利用玉镰将他身上的阴魂吸了出来

    自此,无当的心魔消失,他以为,从此以后也不会再有心魔。

    可庄君平告诉他,想要阻止心魔再次出现,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牢记本心,不为外物所动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不得不说一下无当在认识庄君平和周烈的八十年前曾收过一个弟子,也就是罗云。

    仙儿很罕见地猜对了一次,古籍上说,有一个老修士将十全大道传给了罗中行,而这个老修士才是真正的十全道人。

    “十全”这两个字,得自于无当自己悟出来的道。

    他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没有缺陷的人,十全,意思就是拥有一切。

    在阴魂被吸走以后,无当确实安稳了一阵子,可十几年之后庄君平的离世让他遭受了极大的痛苦,如果不是周烈和一世祖为他解开心结,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的心魔就已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,就在庄君平去世之后没多久,罗中行也到了大限,很快就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接连失去了两个至亲,无当崩溃了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像他这样一个修行千年人,为什么会对朋友、弟子的过世如此在意。我想,他大概是因为活了太久,却总是能一次次得到他想要的东西,因此才无法承受“失去”的痛苦。但梁厚载有不同的看法,他说,无当有可能是在鬼门那里看到了什么才变得如此畏惧死亡,庄君平和罗中行的离世则加深了他对死亡的恐惧。

    对于此,罗有方也没有给出解释,他只是说,在罗中行过世之后,无当担心周烈有一天也会离开他,就偷偷用自己的血炼出了第三颗长生丹,并将丹药碾碎,溶在酒里让周烈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周烈当时也不知道酒中有丹药,没多想就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无当以为,只要周烈能和他一样长生,他今后就不会寂寞,心魔也不会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在我的一世祖着手建立的寄魂庄的时候,无当和周烈也来帮忙。也就在寄魂庄大体建成的那一天,无当在夜间再次发狂,还好周烈当时就在,不然的话,寄魂庄可能在西汉时期就已经被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这一次,无当终于看穿了一件事,那就是不管他如何努力,心魔都将长期潜藏在他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无当害怕了,他心里很清楚,随着时间的流逝,心魔会变得越来越强大,而他的意识最终会被心魔所吞噬。

    罗有方说,十全道人之所以和一世祖合力建造九座大墓,是因为他担心自己有朝一日被心魔控制,会将玉镰上的阴魂重新收入体内,那样的话,心魔至少会强大一倍以上,到了那时候,他将彻底失去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原本十全道人的事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,在九大墓建立以后,心魔随着岁月的流逝越变越强,最终将无当的意识彻底压制。

    可在东汉末年的时候,一伙盗墓贼找到了罗中行的大墓,不但偷盗宝物无数,还将罗中行的尸首挫骨扬灰。而这一伙盗墓贼的头目和罗中行还有着很深的渊源,他的祖先,就是曾诬告过罗中行的那个大户。

    这伙盗墓贼之所以将罗中行的尸体挫骨扬灰,只是因为罗中行本是修行的人,尸身和普通人不太一样,盗墓贼以为他是邪尸,就将他的尸体一把火烧了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也许冥冥之中,一切自有天意。

    见自己的弟子死后遭遇到这样的事,无当痛心疾首,从那时候开始,他就一口咬定“天道不公”,化身为天地间的一个行刑者,云游四方,惩恶扬善,他赏赐善良的人时,会将金山银山都搬到他们面前,惩罚恶人的时候,会让他们体会比十八层地狱还要惨烈的痛苦,他认为自己已然成为矫正天道的救世主。

    无当是一个很“痴”的人,在那段日子里,他不再使用“无当”这个名字,每每有人问起他的姓名时,他都会告诉别人,他叫罗中行。他之所以这样做,也许是怕自己有朝一日会忘记罗中行的存在,也许是觉得,只有这样做,才能让他觉得罗中行还活在人世。

    无当知道罗中行的性格、经历,他知道罗中行身上每一个细节,在这十年里,无当每天都在模仿罗中行,就连呼吸时的频率和一言一行,都和罗中行别无二致。

    不疯魔,不成活。在漫长的岁月里,无当几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他以为自己就是罗中行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无当也会短暂地清醒过来,他意识到自己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,是因为心魔的力量已经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隋朝末年的时候,无当终于在半清醒地状态下回到了寄魂庄,可他还没来得及对当时的寄魂庄门人说什么,意识就开始模糊了,趁着自己的意识没有完全陷入沉睡,他在寄魂庄里放了一把大火,险些毁掉寄魂庄的千年基业。

    无当这么做,不是为了毁掉寄魂庄,而是为了提醒寄魂庄的后世门人,要提防一个自称是“十全道人”的家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