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03章 罗有方在这
    这里面竟然还有我和梁厚载的面相,不只是长相,就连他们的身材也在渐渐发生变化,原本过于宽大的衣服渐渐被撑满,原本过于短小的衣服,也渐渐变得不那么紧簇了。

    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,那些“罗有方”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可他们的神色还是异常呆滞,身体也依旧僵硬无比。

    这时我又想起了不久前在墓穴里见到的那个人,他起初将自己装扮成了梁厚载,可后来他身上的皮有一层一层地脱落,其中一层皮,就是罗有方的。

    我猜测,屋子里的这些“罗有方”,最终都会变成行当里的人物,我看到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穿着道袍或者僧袍。

    这时候屋子里的两个佣兵聊起了天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问:“咱们的药该送到了吧,再有一个星期就该发病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回应他:“你是新来的吧,咱们上头的人,不到最后时刻是不会将药给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又有一个人走了过来,分别拍了拍这两个人:“你们别在这说话,小心惊醒了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人看着自己身边的“罗有方”,同时皱了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快到十二点的时候,几个佣兵才收拾了东西,朝着门口这边走,我轻手轻脚地回到门前,屋门刚好被打开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等最后一个人走出来,包师兄他们立即动手,六根电棍几乎是同时戳在了六个佣兵身上,他们来不及反抗,身子猛颤一下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没动手,一见那几个佣兵被放倒就钻进了屋门。

    包师兄他们也跟了进来,一看到满屋子的“罗有方”,包师兄忍不住惊呼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没回应包师兄,径直走到变成我的“罗有方”面前,用力掰开他的嘴。

    当时的感觉真的很怪异,就好像我掰开的真就是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即便是被我掰开了嘴,他依然一动不动地站着,好像没有任何知觉似的。

    从他的嘴里有一股不易察觉的淡淡尸气,这股尸气我很熟悉,它就属于影尸。

    看样子,他们和当初假扮罗有方的那个东西一样,体内都藏着着一只影尸,他们没有血肉,只是用一层层皮,像竹笋一样将影尸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抽出一张封魂符,塞进了他的嘴巴,很快,尸气消失,而他的身子也像个泄气的皮球一样瘪了下去。

    包师兄还是问我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,他们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摇头:“我也解释不清。”,随后又冲梁厚载招招手:“他们的身子里头都有一只影尸,咱们得尽快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点点头,开始和我一起镇压这些“罗有方”体内的影尸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东西很多都已经变成了其他人,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将它们处理掉,如果让它们从这间房子里走出去,整个行当都会大乱。

    好在影尸被固定在它们体内的同时也失去了行动能力,没过多长时间,屋子里的一副副身躯全都瘪了下去,五十几张人皮全部堆在地上,难免让人心中感到不适。

    包师兄和刘尚昂一早就到屋子外面透气去了,反倒是李壬风一直在屋子里,盯着那一张张人皮看得津津有味的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不怕吗?”

    他就回了一个字:“怕。”,可眼睛依旧盯着地上的人皮。

    当我们几个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,刘尚昂和包师兄已经捆好的佣兵,并从他们身上收缴了武器。

    包师兄说,据他和张大发之前的调查,工地上总共有十七个人,我们现在制住了十四个,还剩下三个人,他怀疑,那三个佣兵应该在地下。

    刘尚昂和梁厚载换上佣兵的衣服打头阵,他们两个身材和其中两个佣兵非常接近,如果地下的光线够暗,应该能蒙混一下。

    之前我看到的那个圆形阴影确实是个井盖,但厚度只有一寸左右,没什么分量,我打开井盖,朝地下看了一眼,里面隐约有淡黄色的灯光闪耀,但光线非常暗。

    我让刘尚昂和梁厚载先下去,包师兄端着枪跟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井盖下方就是一条人工挖掘出来的隧道,入地不深,周围看不到岩层,只有一股很重的土味,在隧道的顶端还用金属和木头做了加固处理。

    走在隧道里,我就能感觉到影尸身上特有的尸气。

    灯光出现在前方,由于我身处的位置比较暗,反而能更加清晰地看到那里晃动的光点,还能隐约看到位于隧道尽头的红色铁门。

    包师兄在前面走着,头也不回地说:“有监控。”

    我正想寻找监控的位置,包师兄又说道:“别四处乱看,这地方光线暗,有监控也看不清咱们。”

    直到离光源又进了一些以后,我才看到,在固定隧道的木架子上绑了电线,上面连着一个摄像头,像这样的摄像头也不只一个,在我目光所及的地方,每隔五六米一个架子,每个架子上都有一个摄像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隧道尽头的红门被人打开了,有一个佣兵露出头来,朝我们这边喊:“你们怎么进来了?”

    在这么窄的隧道里,如果被对方发现了我们的身份,我们就完蛋了,他们开枪射击,我们根本没地方躲闪。

    好在刘尚昂够果断,对面一冒头,他半句废话没有,立刻端枪射击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突突声,从门缝里冒出头来的佣兵当场倒在了血泊中,连通那扇铁门都被打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刘尚昂打完一梭子弹药,退到后面来更换弹夹,包师兄快速补上他的位置,一边开枪,一边带着我们快速前进。

    他们俩算是老搭档了,火力交叉的时间计算得非常精准,隧道中的枪声一直持续不断,在门的另一侧也传来了回击似的枪声,但没有子弹朝我们这边飞过来。

    刘尚昂和包师兄每次开枪的时候,枪口的朝向都是不一样的,铁门上的弹孔也呈现出很有规律的放射状,他们就靠着两杆枪,封住了对方反击的角度。

    可他们手上的子弹并不多,刘尚昂眼看他只剩下最后一支弹夹了,就快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,塞进我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我摊手一看,竟然是颗手榴弹。

    刘尚昂已经接替包师兄补上了火力,他一边开枪一边冲我喊:“拉下保险栓,扔过去!别扔太远,在门口附近就行!”

    我拉下保险栓,用适当的力气将手榴弹抛了出去,就听“当”的一声,手榴弹将一排密集的弹孔打破之后,竟然镶在了门上。

    刘尚昂立即大喊:“卧倒,护住脑袋!”

    我刚匍匐在地上,就听隧道尽头传来“嘣”的一声闷响,地面紧跟着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包师兄那边喊:“快起来,上上上!”

    尘土飞扬间,我看到整个铁门都爆开了花,金属碎片散了一地。要不是我们离得比较远,光是这些被崩飞的金属碎片也够我们喝一壶的。

    刘尚昂和包师兄已经爬了起来,端着枪快速朝门口那边冲,我也没敢耽搁,起身跟上了他们的步伐。

    包师兄第一个钻进门洞,刘尚昂紧随其后,我估摸着刘尚昂应该还剩下半夹子弹药,可他进去之后,我却没有听到枪声。

    我侧着身子钻进门洞,才发现三个佣兵此时全都倒在了血泊中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身上足有三四个弹孔,另外两个则是被铁门爆破时崩起的碎片所伤害。

    他们的伤都很重,正常人如果遭到这样的重创恐怕已经没命了,就算还活着,至少也会昏迷过去,可这几人躺在地上,眼睛却一直盯着我们这边。

    包师兄和刘尚昂负责将他们束缚起来,我则带着其他人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进了门,就是一个小屋,这里面有股很重的腐烂味,在角落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生活垃圾。

    在屋子的尽头,又是一扇红皮铁门,我一脚将门踹开,当门敞开的刹那,里面就飘来一股异常浓郁的血腥味,那味道实在太刺鼻,我不禁猛皱一下眉头,用手捏住鼻子。

    梁厚载拿出手电,朝门里一照,我就看见屋子的墙壁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,这些刑具大多是欧洲中世纪时期的样式,地上积满了血,在屋子的当中央,还悬着几条手臂粗的铁链,罗有方就头朝下被倒吊在那里。

    我赶紧冲过去,用力晃了晃罗有方的肩膀,他闭着眼,没有反应,我试着测了测他的鼻息,他的呼吸平稳,还活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随后我又掰开了罗有方的嘴巴,除了因为长时间无法刷牙而扬出来的口臭之外,他体内没有散发出尸气。

    我在心里松了口气,眼前的罗有方就是本尊。我朝梁厚载招了招手,让他帮我一起将罗有方弄下来,可那些铁链太粗了,我们俩根本弄不断。

    这时包师兄过来了,他一眼看到罗有方,顿时皱起了眉头:“你们俩要救他吗?”

    经我点了点头,包师兄立刻蹲下神,从鞋后跟处拉出了一条二十厘米长的软锯。

    他将软锯套在铁链上,快速来回拉动,只几分钟的功夫铁链就断了,罗有方落下以后,他又用软锯磨断了罗有方脚腕上的链条。

    链条一断,罗有方就醒了,他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,此时正不停地喘着粗气,额头上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现在能走路吗?”

    罗有方听到我的声音,才慢慢地转过脸来看我,他似乎完全没想到我们回来,盯着我看了半天,一句话都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刘尚昂从门口伸进头来,冲着我们喊:“赶紧撤吧,隧道可能要塌!”

    我和梁厚载赶紧将罗有方扶起来,架着他快速撤离,出门以后,梁厚载、包师兄和刘尚昂又一人扛起一个浑身是血的佣兵。

    包师兄让仙儿到工地外面找张大发,让他把车开进来。

    等我们从隧道里出来的时候,地面已经开始塌陷了,张大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撬开了工地大门,将车开了进来,我们先是将罗有方和三个重伤的佣兵拖上车,随后又七手八脚地将另外十四个俘虏也一并拖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