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02章 夜袭
    我点点头,开了天眼。

    其实刚来到这里的时候,我就开天眼看过,但那时候工地上并没有任何异常的炁场。

    十点一过,工地上突然扬起了一股淡淡的阴气,那道阴炁场虽然不算太强,却给人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,好像天地间的温度陡然下降,让我的手脚都感到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有这样的感觉,仙儿拿嘴唇触了触手指尖,有些疑惑地说:“体温正常啊,可我怎么觉得,手脚都像要冻僵了一样呢。”

    我朝她摆了摆手手,示意她先不要说话,随后带上耳机,仔细聆听着外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耳机中依旧传来很强的风声,我沉下心来,仔细分辨着夹在风中的其他杂音。

    没多久,工地上先是传来一阵“呼——呵——呼——呵——”的声音,那声音好像来自于一道怪异的风,但又像是某个人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这阵声响很快消失,紧接着,就听工地中传来“嗷——”的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那阵尖叫声很细、很长,持续了足足三四分钟,我能听得出来,那声音就是从人的嘴里发出来的,可它的音频变化得很快,时高时低,毫无规律,听起来就像是鬼哭一样。

    随着这声尖叫的出现,我心里都不自觉地有发寒,立即在心里默背三尸诀,沉淀心境。

    等尖叫声完全小时,我才摘下耳机,问包师兄:“这个声音一晚上出现几次?”

    包师兄说:“就一次。而且只有在这条路上才能听见,我曾问过商业小区里的居民,他们并没有听到过这个动静。怎么着,咱们现在行动吗?”

    “行动。”我简短地应了一声,包师兄则拖来了一个很大的行李包,向梁厚载他们分发了武器。

    包师兄准备的武器样子很特别,头宽尾窄,看起来有点像黑色的棒球棍,在每根棍子的底部,都有一个按钮。

    刘尚昂掂了掂周中的棍棒,问包师兄:“这是什么武器,以前没见过呢?”

    包师兄说:“这是特制的电棍,功率很大,是专门用来对付葬教佣兵的。他们的身体机能和正常人不一样,寻常的武器很难瞬间制服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拿起一根棍棒,指着上面的按钮说:“按下这个按钮以后,棍子的前半截都是带电的,你们用的时候一定要注意,别伤到自己人。这玩意儿打在复制人身上只能让他们暂时昏厥过去,可要是打在咱们身上,那肯定是重伤。”

    包师兄原本也想让我带一根傍身,我摆了摆手,没要。

    十点半,沿路的灯就一根根熄灭了,包师兄和刘尚昂小心翼翼地打开车箱门,尽量不发出声响,所有人轻手轻脚地下车,快速凑到了工地的围墙附近。

    包师兄拿出一个听诊器样的东西,贴在墙壁上仔细聆听了一会,又转过头来朝我们招招手,示意我们跟上。

    他带着我们一路向东走,快到路口才停下来,在这个位置,已经能看到马路上的车流,但我们这边很暗,路上的人应该看不见我们。

    包师兄做了一个“上”的手势,随后就踏出弓步,双手交叠地放在腿上。刘尚昂后退几步,一个急冲锋来到包师兄跟前,踩着包师兄的手掌翻上了墙头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我听到刘尚昂在墙壁另一侧小声喊了声:“安全!”

    包师兄指了指墙头,问李壬风:“你行不行?”

    李壬风很干脆地摇头:“肯定不行。”

    我和梁厚载对视一眼,他脸上带着无奈的表情,我想我当时的表情和他一样。

    没多少时间可以耽搁,我和梁厚载分别冲上墙头,又同时伸手,将李壬风提了上来。

    说真的,要不是考虑到等会可能需要他帮我看风水,这次行动我都不打算带着他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进了工地,刘尚昂才对我和包师兄说:“六点方向和十点方向有人把守,分别是四个人、十个人,他们手里有武器,太远了看不清,但有可能是枪械。”

    光线太暗了,我看不清包师兄脸上的表情,只是听他的口气带着些忧虑:“两拨人相距多远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回过头去望着远处,说:“那四个人应该是巡逻的,他们在移动……朝这边走过来了。现在距离咱们三百米左右。”

    我问仙儿:“能给他们种梦魇吗?”

    仙儿:“我正在尝试,不行,他们身上好像带了什么法器,梦魇种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包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立即招呼刘尚昂和梁厚载,俯低身子,朝着六点钟方向移动。

    工地上没有灯光,夜空中又没有月亮,以至于这个地方几乎完全被夜幕的阴影覆盖,刘尚昂他们手里的武器在这种环境里是没有用武之地的,因为一旦用打开电流,武器在触碰到敌人的时候就会爆发出电光,那样的话,我们瞬间就会暴露。

    大概前进了两百米距离,我才模糊看到前方有四个人影,刘尚昂停下脚步,引着我和梁厚载潜藏在建筑用的钢架后面。

    那四个人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存在,径直从钢架旁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看准了时机,快速冲到他们背后,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,就同时伸出左右手,抓住其中两个人的后颈,使出天罡锁的手法,用力一扣,******当初我师父对付葬教佣兵的时候用得就是这招,如今这样的招数依然有用,那两个还没等完全转过头来,就已经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梁厚载和刘尚昂也分别控制住了一个人,用手死死堵着他们的嘴巴,不让他们出生,我凑过去,分别在这两个人的后颈上来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次我们几乎没有遭到任何反抗,也没有弄出多少声响,可刘尚昂还是朝远处看了一眼,大概是确定了另外十个人没有异动,才背起一个佣兵,朝包师兄他们那边退。

    我们将四个佣兵全都拖到一起,又用钢索将他们捆绑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手里确实是有枪的,和几年前我们在二龙湾碰到的那些佣兵一样,他们手里拿的也是国内不应该出现的mp5。

    梁厚载在其中一个人身上摸索了一阵,在他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块带有灵韵的碎布,就是这东西导致了仙儿无法在他们身上种下梦魇的。

    罗菲接过那块碎布看了看,随即对我说:“这是招魂幡上的布片!”

    招魂幡?

    我心里顿时一惊,问她:“确定是招魂幡吗?”

    罗菲:“百分之百确定,我对这上面的灵韵太熟悉了。”

    招魂幡怎么被撕碎了,而且碎片还在这些佣兵身上。难道说,我师伯也出事了?

    我心中十分担忧,但当着包师兄和李壬风的面,我又无法将师伯的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刘尚昂望着十点钟的方向,开口道:“有人从地下钻出来了,十五……不对,二十个。从地下钻出了二十个人。不行,他们人太多了,手里又有枪,咱们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。哎,不对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个人在那自说自话,我们都没打断他,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刘尚昂沉默了一小会,接着说:“上来的人手里没拿东西,他们的动作很僵硬,不像是正常人啊,好像是僵尸,道哥,你能感应到尸气吗?”

    我小声回应:“没有尸气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:“有六个人押着他们离开了,十点钟方向还剩下四个。”

    包师兄一句废话没有,招呼大家立即行动,朝着十点钟方向快速靠拢。

    虽说对面只有四个人,可他们全程面朝我们的方向站立不动,我们无法正面行进,包师兄只能领着大家绕了一个大圈,来到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我隐约看到,在四个佣兵后脚跟的位置,有一个直径在一米左右的圆形的阴影,好像是个很大的井盖。

    包师兄做了一个进攻的手势,虽说光线很弱,但他就在我身边,我还是能大体看清他的动作,立即朝佣兵那边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正要出手呢,就看到李壬风举起了电棍,和我攻向了同一个人,电棍上传来了电流声,我只能半途收手,在那个佣兵转身的一瞬间,李壬风的电棍已经戳在了他身上,啪的一声锐响,电棍和佣兵接触的地方爆射出一道电花,就见那个佣兵猛地颤了一下,随后就倒地不起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刘尚昂他们也已经得手,四个佣兵倒在地上,身子还在一下一下地抽搐。

    李壬风看看手里的电棍,自言自语地说:“这么强的电力啊,要是普通人现在已经挂了。”

    你刚才差点电到我!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他反正也看不见我的表情,就是盯着电棍出神。

    佣兵身上还有余电,刘尚昂从背包里拿出橡胶手套,分给我和梁厚载,我们三个又将四个佣兵挪到墙角的阴影中。

    包师兄说,之前离开的那六个佣兵应该还会回来,如果他们看到同伴失踪,弄不好会将更多人引过来,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刘尚昂顺着六人离开的方向一路探查,最后在一个钢架房外发现了他们的脚印。

    这座房子周围好像是故意浇了大量的水,以至于地面十分泥泞,佣兵的脚印显得十分清清晰。

    我和包师兄守在门口,刘尚昂和梁厚载则小心翼翼地凑到了窗前,随后我就看到刘尚昂拼命地朝我招手,示意我过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人有人,我不敢弄出声响,于是四肢着地,慢慢移动到刘尚昂身边,刘尚昂指了指窗户,让我自己看。

    我避开从窗口照出来的光线,将自己藏在黑暗中,悄悄向屋子里观望。

    一看到屋子里的景象,我顿时皱起了眉头,里面站着至少五十个和罗有方一模一样的人,他们的目光呆滞,身子笔直而僵硬,两个佣兵正给其中一些穿上衣服,另外四个人则将一些橘黄色的粉末撒在那些“罗有方”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我看到那些头顶粘了粉末的“罗有方”渐渐开始出现变化,他们的皮肤表面长出了厚厚的角质,随后角质柔和成型,呈现出一张张不属于罗有方的面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