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01章 夜半鬼嚎
    交代完这些事包师兄就急匆匆地走了,胡南茜将我们带到房间,我们一放下行李就开始吃饭,胡南茜很好奇地问我到底出什么事了,说她从来没见包师兄那么紧张过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现在还不方便说,我也只是告诉她近段时间行当里可能要出大事,让她做好心里准备。

    吃过饭,我们几个简单收拾一下就躺下了,可我总想着罗有方的事,无论如何也睡不着,梁厚载也是不停地辗转反侧,和我一样没有睡意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仙儿来我们屋,给我们两个种下了梦魇,我们才得以入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七点钟,包师兄准时将我们叫醒,让我们赶紧收拾一下,跟他去一趟县城。

    李壬风比较拖沓,我们收拾好来到酒店大堂的时候,刘尚昂说他还在洗脸刷牙,包师兄说无所谓了,李壬风从小就这德行,反正我们要到晚上才能行动,多等他一会也不碍事。

    包师兄让刘尚昂待在大厅里等着李壬风,随后就领着我们出了酒店。

    在酒店门口,停着一辆箱式冷藏车,上面印着某个公司的商标,还写着“保鲜、快捷,安全送达。”这样广告语。

    包师兄径直走到冷藏车后方,左右环顾了一下,见附近没人,才拉开车箱门,催促我们赶紧上去。

    见他拉开那两扇门的时候,我还以为里面会冒出白花花的冷气来,可直到门被打开,我才发现里面不是冷库,而是一个拥有各式电子设备的移动机房。

    “快上车!”包师兄又在我身后催促一声,我没再犹豫,立即蹿了上去。

    包师兄最后一个上来,他关上箱门,就冲着驾驶室那边喊:“老张,笔记本给我一下!”

    在后车箱和前车厢之间有一个很小的窗户,没多久,那扇小窗就被拉开,有人从对递过来一台笔记本电脑。

    包师兄翻开电脑的翻盖,打开事先收藏好的一个网页,对我说:“你看看这个贴子。”

    我打眼一看,就看见网页上有一个很大的标题:“这年头连搬砖都要本科学历,我没法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贴子怎么了?”我问包师兄。

    包师兄说:“最近县城里开了一个新楼盘,施工人员急缺,却一直没有招人。偶尔有人主动去问工作的事,得到的也大多是‘人够了’、‘不缺人’这样的答复。发这个贴子的人曾跑到工地上去看过,却发现偌大的工地上只有十几个工人。可当他问工头要不要人的时候,工头也是那样敷衍他,他不甘心,当场将工头的谎言戳破,结果那个工头就告诉他,想要这个工地上干活,必须拥有本科以上学历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包师兄的话往下说:“然后他就发了这样一个贴子?”

    包师兄笑了笑:“如果不是他发贴,咱们也看不到那些回复,有道,你来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包师兄将手指放在触摸板上,向我展示贴子里的留言。

    有人回复他,说还好工头没要他,那块工地可邪乎着呢,有几个高中生晚上放学从工地外面路过,还听到工地里传来鬼叫声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回复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,有些言之凿凿地说自己也曾听到过那个声音。

    我不禁皱起了眉头:“鬼叫声?”

    如果他们说自己看到了鬼,这我还比较好理解,可如果说听到了鬼叫……不管他们听到了什么,怎么就断定那是鬼叫呢?

    包师兄撇了撇嘴:“昨天晚上我和老张在工地附近守了一夜,那里确实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什么样的声音?”

    包师兄无奈地摇头:“唉,形容不上来,总之就是听到以后就让人浑身难受。还是到了晚上,你自己去体验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这个工地上不招人,会不会是因为资金上出了问题,养不了更多工人了?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我也这么想,”包师兄说:“后来查了一下这个楼盘的开发商,他们的资金量可不是一般的足,加上楼盘不算特别大,不太可能出现资金断链的问题。不过这个开发商明明有自己的施工队,在做这个楼盘的时候,却将工程包给了省外一家新开的建筑公司,这就有点不合常理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说到这,有人在外面敲响了箱门,接着我就听到刘尚昂的声音:“老包,开门!”

    包师兄给刘尚昂开了门,而后继续对我说:“我们现在怀疑,开发商可能是受到胁迫,才不得已将工程承包出去的。现在,留在工地上的那些工人,应该也不是普通的建筑工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插了一句:“他们是葬教的佣兵?”

    包师兄说:“有这种可能性,但我现在也不好下定论。”

    说完,包师兄就伸长脖子对着前车厢喊:“老张,开车吧!”

    刘尚昂朝前面的小窗户瞅了眼,问我包师兄:“张大发来了?”

    包师兄点头:“他不来没人开车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显得有些担忧:“你那病还没好啊?”

    “这辈子恐怕好不了了。”包师兄苦笑着说了这么一句,然后就坐下来,开始摆弄车箱里的电子设备。

    当包师兄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,我忍不住问他:“包师兄,你得了什么病啊?”

    包师兄笑了笑,没说话,刘尚昂在一旁对我说:“零六年年底的时候老包被流弹击中,弹片钻脑子里去了,他命大,留住一条命,弹片也被取了出来。可从那以后就留下了后遗症,你那是什么病来着,老包?”

    包师兄拍了拍刘尚昂的肩膀,对我说:“就是普通的眩晕症。平时没事,可只要一开车就头晕,哎呀天旋地转的。不过也无所谓了,能活着就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按下了一个那妞,车箱左侧的几个屏幕立即亮了起来,在屏幕上,能看到从路边一晃而过的房子和树,包师兄刻意将视线从屏幕上挪开,对刘尚昂说:“你检查一下设备能不能用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在仪器上摆弄了几下,就看到有些屏幕上的画面拉近、放大,有些则是拖远、缩小。

    在刘尚昂摆弄的时候,包师兄就坐在椅子上,眼睛盯着地面不停地喘粗气。

    看样子,他不是开车的时候会头晕,而是一看到快速移动的东西就会头晕啊。

    我看车箱里放了一台饮水机,就给包师兄倒了杯水,包师兄接过水杯,无奈地笑了笑:“看样子我是该退休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这个样子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冲着包师兄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时候包师兄又冲刘尚昂喊:“等我退休了,你得接我的班啊!”

    刘尚昂回一句:“老子没空!”

    包师兄靠在椅背上,骂一声:“曹蛋玩意儿。”,可脸上却带着丝毫不做作的笑容。

    张大发将车子开到了县城里的一家冷饮批发店门口,而在这家店的对面,就是包师兄口中的工地了。

    车头正对着工地,车尾对着冷饮店,从电子设备的屏幕上,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工地门口的情况。

    刘尚昂盯着屏幕看了一会,问包师兄:“大门是锁着的啊?”

    包师兄说:“一直都是锁着的,但里面确实有人在施工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将两个耳机分别递给我和刘尚昂,带上耳机,果然听到一阵施工现场才有的杂乱噪音,其间也有人说话,好像在催促其他人快一点,但听起来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噪音以外,耳机里还传来连续不断的呼呼风声,可我今天走出酒店大堂的时候感觉外面明明没什么风,耳机传来的风声却像是八九级的狂风一样。

    刘尚昂摘下耳机,皱着眉头问我包师兄:“怎么这么大的风声?”

    包师兄说:“我特意放大了音量,不然听不到工地里的声音。昨天我在这待了一天,发现工地里的人在干活的时候刻意压低了声,生怕别人知道工地上有人”

    “这是秘密作业啊,”刘尚昂皱起了眉头:“这些人在干啥?”

    包师兄摊了摊手:“这谁能知道。昨天晚上我和老张原本想进去看看的,可里面出现了那个怪动静,我们就没敢妄动,打算等你们几个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疑虑,问包师兄:“现在也不能确定罗有方就在工地里吧?”

    包师兄说:“八九不离十,整个县城里唯一一个可疑的地方,就是这里了。对了,有道,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,葬教为什么要扣押罗有方,他的身份,是不是和我之前了解到的不太一样?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:“关于他的事,我现在还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就不说,”包师兄笑了笑:“不难为你。”

    我们盯着屏幕,从早上一直到下午,工地的大门都没有开启过,只是偶尔能看到院墙上方飘起很淡的尘土,中午的时候,里面还传来锅瓢碰撞的声音,应该是里面的人在做饭。

    整整大半天时间,这条路一直没有多少行人,到了中午饭点,偶尔有高中生模样的人骑着自行车路过,也是加快速度离开,不敢有任何停留。

    我问包师兄,这附近没有住户也没有店铺吗,怎么行人这么少。包师兄说,我们背后就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商业小区,但这条街平时就是很少有人过来,身后的这家冷饮批发店是唯一一个沿街的店铺,但只有在夏天才开张。

    按说像这种毗邻商业小区的街道,通常都会有一溜沿街商铺才对吧。

    李壬风说这地方的风水不好,也就是做冷食的店能活下来,当初开发商在做小区的时候没盖太多沿街房,应该是专门找人来看过的,。

    入夜以后,我们草草吃了些东西,等到晚上九点半,有三五成群的高中生从街道中走过,每个人都是匆匆来、匆匆离开,似乎都不想在这条小道上多待。

    等最后一拨学生走过以后,包师兄对我说:“那个声音快出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