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00章 直奔河南
    夏师伯也说:“看你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我没回答他们的问题,直接问他们:“夏师伯、赵师伯,你们是从哪里得知‘罗中行’这个名字的?”

    夏师伯说:“听九封山的人说的,他们在两个月前就开始到处散播消息,说十全道人的真名就是‘罗中行’啊。不过到目前为止,我和你赵师伯也猜不透九封山的人这么做,到底有什么目的。让他们这么一搞,整个行当里都知道有十全道人这么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是九封山公开了十全道人的名字?我隐隐有不好的预感,九封山可能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夏师伯,你们知道是哪个九封山门人散播了这个消息吗?”

    夏师伯摇头:“他们是大面积散播,恐怕有很多九封山门人都参与进来了。你赵师伯猜测,可能是九封山那边已经出了问题,不过我看过星象,九封山的运势在明年年初之前还是比较平稳的。哎,师侄啊,听你的意思,好像早就就知道十全道人叫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回应夏师伯:“本来十全道人的真名只是包括我在内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,当初师父将他的名字告诉我的时候,还特意嘱咐我不要外传。师伯,如果一个人脱离了天道轮回,那他的命数还能推算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脱离天道轮回?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呢?”夏师伯先是不解,随后又说:“如果真有这样的人,他的命数肯定是无法推算的。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?”

    如果九封山现在已经出事,不管他们出了什么事情,一定和十全道人有关!

    赵师伯又在一旁问道:“有道,你最近应该没有和行当里的人交道吧。哦,除了仉侗和咱们寄魂庄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赵师伯:“那就怪了,你没和行当里的接触,应该也不知道九封山最近做的那些事吧?那你是怎么知道,我和夏师兄已经掌握了十全道人的姓名?”

    “昨天我在北邙山见到了一个老道,”我说:“李壬风说他是不语道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语道人?”

    夏师伯和赵师伯几乎是同时喊出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赵师伯站了起来,一脸惊讶地盯着我说:“你真的见到了不语道人?”

    看样子,夏师伯和赵师伯都听说过不语道人的名号啊,李壬风说外阁的古籍中有关于他的记载,可外阁的书我都翻遍了呀,根本没有看到这么一本书。

    夏师伯也凑过来问我:“不语道人对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向我透露了很多关于罗中行的事,唉,有机会我再细说吧。夏师伯,你手上有罗有方的生辰八字吗?”

    夏师伯摇头:“谁能有他的生辰八字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原本我还想让夏师伯算一算罗有方现在在哪,看样子是没戏了。

    我不敢把罗有方是内线的事透露给两位师伯,只是说:“没事,就是问问。夏师伯,你看,你能不能动用一下手里的资源,查一下九封山的事。最好能请九封山的人来寄魂庄一趟。”

    夏师伯皱起了眉头:“咱们寄魂庄可是轻易不让外人进来啊。有道,到底出什么事了?我从刚才就觉得你慌慌张张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有些事现在还不能说,也说不清楚。师伯,咱们得尽快找到罗有方。”

    赵师伯也拧着眉头说:“有道,你到底想干嘛呀?找罗有方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沉思了一会,才回应赵师伯:“要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夏师伯:“出什么大事,你是不是得到什么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我手头确实有一些信息,”我说道:“但这些信息都需要破译。对了,咱们寄魂庄还有多少颗阴玉?”

    赵师伯显得有些不耐烦了:“不是,我说你这孩子怎么一会说东一会说西的,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,搞得我心里也慌慌的。”

    夏师伯扬了扬手,示意赵师伯先不要说话,随后又对我说:“算上从黄河口带回来的两颗阴玉,保存在咱们寄魂庄的阴玉一共是四颗。有道,你现在可是守正一脉的掌门了,不管出了什么事,你都不能慌啊!”

    我无奈地笑了笑:“师伯,我心里静得很,没慌。现在就是有些比较急的事,我只能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我说完,身后就传来刘尚昂的叫嚷声:“道哥,载哥让你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我简短地对夏师伯说了句:“师伯,咱们得尽快和九封山那边取得联络。”

    说完我就要走,可夏师伯却一把拉住了我:“有道,我问你,到底要出什么大事?昨天我卜卦的时候就发现寄魂庄会有一场大劫,昨天夜观星象,我看到了劫数,却没找到化解的办法。你如果知道些什么的话,就说出来吧,咱们也好一起拿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夏师伯,说:“夏师伯,我也不知道究竟会有什么样的事发生。这么说吧,我现在做的事,也是要弄清楚寄魂庄到底要遭遇什么。不过说到化解的办法,我确实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夏师伯瞪大了眼睛:“快说!”

    我凑到他跟前,压低了声音:“将咱们手里的阴玉转移到别的地方,悄悄转移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它们去了哪。师伯,我还是先去厚载那边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夏师伯放开了我,可脸上依旧带着极为疑惑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这边正要走,赵师伯那边又冲我喊: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我一脚踏在门外,一脚留在门内,转过头去问赵师伯。

    就听赵师伯说:“你怎么知道,我和夏师兄已经掌握了十全道人的真名?”

    “因为李壬风。”我随口应了一声,就跟着刘尚昂走了。

    半路上,我还听到赵师伯在大堂里嚷嚷:“这孩子今天是怎么回事,每句话都只说一半,真让人着急。”

    我想,仙儿之所以认为师伯他们全都知道了十全道人的真名,是因为从北邙山来寄魂庄的路上,李壬风也和我们一起探讨过不语道人所说的话,当他提起罗中行的时候,就知道罗中行和十全道人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种连李壬风都知道的事,宗字辈和有字辈的人肯定也都知道了,换句话说,十全道人的真名,现在已不再是一个秘密。

    我刚才看上去确实有些慌张,但这副样子却是我刻意做给两位师伯看的,到目前为止,有些事我还不能说出来,但我有必要用这种方式调动两位师伯的情绪,我必须让两位师伯知道事情已经很严重,他们手里积攒的那些老人脉、老资源,该拿出来用了。

    随着刘尚昂来到外阁的时候,我就看到地上摆满了展开的竹简和翻开的古书,梁厚载正盘坐在地上,盯着仙儿带来的两支竹简发呆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问梁厚载:“怎么样,分析出什么来了吗?”

    梁厚载抬头看着我说:“不用分析,这个无当肯定就是十全道人。之前我猜错了,一切开始的地方,并不是十全道人的出生地,也不是地藏墓,而是在百泉和牧野之间。无当说,他是在逃离商朝大营的过程中被俘虏,当时姜太公应该正领兵路过百泉,向朝歌进发。道哥,咱们还是得回河南啊。”

    听梁厚载的意思,他是认为,无当被姜太公收为奴仆的那一天,才是一切的开端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依你看,十全道人的真名是罗中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梁厚载摇头:“这个名字应该属于汉代的某个人,这个人是十全道人的弟子,在他死后,十全道人沿用了他的名字。道哥,你可别忘了,老道人说得很清楚,数千年来,长生者只有两个,一个是周烈,另一个就是十全道人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在旁边插上了话:“不对啊,不语道人的原话不是说,第二个长生者是罗云,他一直没有提到过无当这样一个人啊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说:“我们现在已经能够确定无当是可以长生的,至于书简上的罗云,以他出生的时代来看,不可能跟随姜太公镇压夜魔。我想,老道人应该也不知道十全道人的真名,在他认识十全道人的时候,十全道人已经改名为罗中行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你们都吃过饭了吧?”

    梁厚载:“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收拾东西,回河南。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快速离开外阁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呼呼啦啦跟着我一起跑了出来,直奔寄魂庄入口。

    刘尚昂之前已经连续开了很长时间的车,接下来的路,罗菲只能和他轮换着开车,他们两个坐前排,剩下人则挤在了后排。

    这辆小卡的最大载客量是五个人,而我们却是六个人,由于担心半路上被查到超载,出了山区以后,就带着梁厚载就去了货厢,顺便探讨一下罗有方的事。

    我试图让梁厚载推测罗有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,可手头的线索太少了,梁厚载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说真的,对于十全道人的事,我谈不上着急,更何况他那边的事也急不得,必须小心谋划。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罗有方,他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差池啊。

    到达第一个服务区的时候,刘尚昂就联络了包师兄,让他帮忙调查一下百泉那边情况,没想到包师兄在那里没有眼线,只能委托胡南茜派人过去查探,胡南茜没干过这种事,让她去查也是事倍功半,包师兄没办法,只能亲自上阵了。

    快到达百泉的时候,包师兄早已订好了酒店,我问他查到什么没有,他说查到了,但现在还不能告诉我调查结果,并嘱咐我,等我们进了酒店,第一个任务就是好好休息,其他的事情等明天一早再说。

    连着赶了太长时间的车,大家都已经非常疲倦,确实应该好好休整一下了。

    一进酒店大门,包师兄和胡南茜就在大堂里等着,见我们进门,包师兄就凑了上来:“房间里有饭菜,你们抓紧时间吃饭、休息,明天一早我会过来找你们。仙儿,你负责让大家入梦。”

    仙儿连忙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