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99章 十全无当
    不对,不对,竹简上明明说他是因为父亲重病才铤而走险去偷盗,老道人也说了,古往今来能够长生人只有两个,一个是周烈,另一个就是罗中行,在汉朝时期,罗中行的父亲不可能在世。

    这支书简上的罗中行,真的是我要找的那个罗中行吗?

    我抱起双手,盯着地上的竹简,一时间思绪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这时我又想起,当初十全道人曾在寄魂庄放了一把火,险些将寄魂庄千年基业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记得师父说过,罗中行在寄魂庄放火之前,还干了一件大事——血洗九封山。

    内阁中的书简最晚也只是东汉时期的,隋唐时期的书简都在外阁,不过外阁中的那些书简我大多都看过了,里面并没有和罗中行有关的内容。

    寄魂庄没有,那九封山呢,九封山会不会有其他的线索?

    我刚想到这里,仙儿就拎着几个塑料袋进来了,一边朝我这边走一边嘟囔着:“在这种地方吃饭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了,吃完打扫干净就行。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朝内阁最深处的几个书架那边走。

    既然罗中行曾在东汉末年出现过,也许在那个时代的书简上,能找到关于他的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我一手端着碗喝粥,另一只手就不断地抽出一支支竹简,仙儿拿着我的刚才看过的那支竹简,正很认真地看着。

    我的目标主要是和黄巾起义有关文献,对于这次险些将汉庭颠覆的动荡,内阁有有着大量文献记载,其中的大部分主要涉及到五斗米道在其中发挥的作用,我看了一堆竹简,都没有找到和十全道人有关的线索。

    就在我心里发愁的时候,仙儿在旁边自言自语地说了句:“这个老修士到底是什么人呢?”

    我转过头看着她,她正端着竹简沉思。

    “什么老修士?”我问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来对我说:“就是将十全道传给罗中行的人啊,说起来,在听说到十全道人这个称号之前,我都不知道有十全道,也不知道这个道法是属于道家还是别的什么教派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提醒了我,对啊,这个老修士是谁?

    仙儿顿了顿,又对我说:“有道,有件事我想提醒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仙儿说:“罗中行这个名字,好像是个不外传的秘密来着,我记得当初柴爷嘱咐过你,让你别把这个名字告诉其他人。可我怎么觉得,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他了呢,也知道他就是十全道人。除了咱们几个以外,你庄师兄、耿师兄、包师兄还有夏老头和赵老头,他们应该全都知道了吧。对了,还有李壬风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好像是这样……可我从来没有对他们说过罗中行的事啊,他们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的呢?”

    仙儿当场就乐了:“哈,我也有比你聪明的时候呢。”

    我敷衍地笑了笑,将话题牵引回来:“仙儿,那依你看,将十全道传给罗中行的老修士,应该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仙儿想了想,说:“其实我总觉得吧,十全道就是罗中行自己创出来的。嗯……也许那个老修士才是十全道人,至于竹简上的罗云,可能就是一个和他重名的人。反正我就是这么想的,你要是觉得不靠谱,可以无视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这次是发自内心的笑,我有预感,仙儿的这番话,很可能是查清罗中行身份的关键。

    将手里的几支书简塞回书架,我又跑到了存放商周时代书简的几个架子前。

    在过去,内阁中的书简全都是以无序的方式随便堆积起来的,而在寄魂庄给师父守墓的一年里,我粗略地翻看了每一支书简,将它们以大体年代为依据做了重新分类和整理。

    虽说内阁中的书简非常多,可好在每支书简的末尾都标注着年号,整理起来也算是比较轻松。

    我让仙儿帮我一起找,着重关注和姜太公有关的书简,如果里面提到了十全道,或者大篇幅记载了史书上没有的人物事迹,就拿给我看。

    仙儿对历史好像没什么了解,一边帮我找,一边不停问我姬发是谁、姬昌是谁、帝辛和纣王是不是同一个人,诸如此类的问题让我不胜其烦,可我还是一个一个地为她解答,反正解答这些问题就是动动嘴而已,不影响我找书。

    记得以前师父常对我说,有时间的话要多看看史书,现在我越发觉得,守正一脉的门人之所以有研究历史的习惯,很可能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能破解十全道人的身世之谜。

    守正一脉,似乎就是因十全道人而存在的。

    在厚厚的简堆里,我和仙儿最终还是发现了一些线索,我也忘了那本书简是我找到的,还是仙儿找到的了,只记得它写于牧野之战前夕,而写下这些内容的人叫无无当,是商军中的一个无名小卒。

    这篇文章不似其他古籍的行文,更像是一封写给自己的信,主要内容就是一群人打算在牧野之战的时候倒戈周军,无当也是这些人中的一个,他生于朝歌城中的没落大族,是想要忠于帝辛的,可又不想和姜太公敌对,在一个无眠的晚上,无当将自己内心挣扎的过程写在了兽皮上,最后他也没想好该怎么办,只能趁夜离开军营,做了一名逃兵。

    对,他当初就是将这些文字写在了兽皮上,在文章的末尾,他说到自己是将过去写下来的东西重新整理到了这支竹简上。并说自己在出逃的时候成了周军俘虏,姜太公见他聪明伶俐,加上能读书写字,就留在身边做了一个奴仆。

    我看了竹简的结尾,上面的年号是:中元三年。

    在汉朝之前是没有年号的,基本可能确定,这支竹简出现在汉景帝刘启时期,从牧野之战到汉景帝,其间至少有八百多年的间隔。

    而在竹简上,还有一个十分清晰的落款:十全无当。

    现在我手里有三条关于罗中行的线索,他有一个“十全道人”的称号,三千年前曾跟随姜太公镇压过夜魔,长生。

    将三条线索联系起来,我可以确定,写下这些东西的十全无当,就是那个十全道人。

    我将这支书简收起来,朝仙儿招了招手:“走,咱们去找梁厚载他们,刚才给你的那支竹简也带上。”

    仙儿很惊愕地看着我:“你要把内阁里的古籍拿出去?可柴爷不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我打断她:“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”

    她将地上的饭菜收拾起来,跟着我一起出了三生石门。

    我关门的时候,仙儿又问我:“你说,既然是罗中行建起了这样一个内阁,他为什么又要弄出这样一道石门呢,不是说只有能催动番天印的人才能打开这扇门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罗中行未必就不能催动番天印,没有番天印,他也未必就打不开这扇门啊。不过我想,他大概确实没办法打开这扇门。”

    仙儿瞪大眼睛看着我:“你是不是被那个老道人给传染了,怎么说起话来也变得云里雾里的呢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我是想说,当初建造内阁的时候,罗中行应该就已经想到了自己有一天会丢掉本心,他将自己的身世秘密藏在这里,就是为了让后人发现。做出这样一道石门,也许,是为了防着他自己,他担心有朝一日自己会回到这里,将所有秘密全都毁掉。”

    仙儿想了想,说:“那也就是说,罗中行知道寄魂庄的位置,而且也能像寄魂庄的门人一样自由进出?”

    我摇头:“不知道,也许是吧。不过我倒是觉得,以他的修为,就算冲进寄魂庄把所有人都杀个干净,也是轻而易举的事,可他没这么干,这里头肯定是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“修为?”仙儿疑惑道:“你又没见过,怎么知道他的修为是高是低?”

    我朝仙儿摆了摆手,示意先出去再说,我们闭上眼睛,对着灵泉默拜七次,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已经回到了枯井外面。

    随后我就带着仙儿朝外阁那边走,边走边说:“你还记得前段时间,有一个墓被葬教的人给倒了吧?”

    仙儿点头:“记得呀,听小耿说,你不是还下去看了吗?”

    我:“之前没跟你说,在那个墓穴里我发现了一只被斩首的诸怀,那只诸怀似乎是被人在一瞬间镇住了戾气,又在一瞬间被斩杀。诸怀有多厉害你是有亲身体会的。看到诸怀尸体的时候,我曾想,将它斩首的人,一定是个修为超过我师父的高人。可这些天我反复回想当时的情况,越发觉得,那个人的修为绝不是高于我师父这么简单,确切点说吧,他的修为太高,师父和他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。寻常人的寿命充其量也就是百余年,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一个人就算再怎么有天分,再怎么刻苦,也不可能拥有那样的修为。他一定是个长生者。”

    仙儿:“你是说,罗中行亲自下墓?”

    “应该错不了了,”我回应着:“老道人说过,罗中行原本是无法进入九大墓的,可他的轮回已经断了,也许九大墓对他来说,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震慑力。到了,拿着这两支书简去找梁厚载,让他分析一下,我去找夏师伯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将竹简塞给仙儿,随后就奔向了外阁对面的大堂,夏师伯如果在寄魂庄的话,一般都会在那里待着。

    如今,连我都能预感到不久之后寄魂庄会有一场大劫,夏师伯是筮卜算命的高手,他一定也察觉到了一些风吹草动,早早来寄魂庄观望星象了。

    一进大堂,果然看到夏师伯和赵师伯都在,两个人正凑在一起,很激烈地讨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赵师伯看到我,显得很惊奇:“有道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