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97章 不语道人
    他来到我面前,笑着问我:“你可是守正一脉的左掌门?”

    我下示意地抱拳向他行礼,很恭敬的问:“前辈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北邙山上的闲云野鹤,”老人很慈蔼地笑着:“你想怎么称呼我,便怎么称呼我吧。呵呵,左掌门的封魂符,比之当年的柴掌门,还是差了一些火候啊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,朝我的口袋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可他是怎么知道我口袋里有封魂符的?我可是特意做了处理,只要不在符箓上面加持念力,灵韵就会不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前辈认得我师父么?”

    “我认得他,他却不认得我,”道人说:“虽然从未蒙面,可关于他的事,我却比他自己知道得还多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朝我身后招了招手:“鹰儿,闹够了吧,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就听到身后传来扑棱棱一阵声响,接着就有一个棕色的影子从我头顶上掠过,当它落在老道肩膀上的时候,我才看清楚那是一只只有拳头大小的小鹰。

    老道人看了它一眼,说声:“去吧。”,小鹰就扑腾着翅膀,朝远处飞去了。

    随后道人又问我:“你到这里来,可是为了一个鬼胎?”

    鬼胎,指的就是罗有方吧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是。

    道人冲我笑了笑:“这里人多耳杂,你们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跟着道人离开的时候,我回头朝翠云洞的洞口看了一眼,之前站在那里的刘尚昂已经消失了,我想,刚才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刘尚昂,大概就是那只小鹰幻化出来的,它似乎是一只修为很高的妖物,但我并没有从它身上感觉到妖气。

    我有些疑惑,想问道人那只鹰到底是什么回事,可我和眼前这位老道并不熟络,也不确定该不该问。

    他带着我们离开翠云洞之后,就一路朝林子里面走,明明已经离开了上清宫,可周围还是香雾缭绕,我根本看不清路,只是不时见到一些窜天长势的老树,才知道我们正走向深林。

    这段路似乎很长很长,我们到达上清宫的时候明明是上午,可走着走着,太阳就落山了,我没觉得走了多久,也感觉不到疲惫,可太阳确实已经落山了。

    夜晚过去,旭日东升,朝起朝落,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几天,可依旧没有感觉到疲劳,如果不是看到太阳的变化,在我的感知里,时间才过了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直到香雾微散,云烟中隐隐现出一座拔地而起的木屋,老道人停下脚步,对我说: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李壬风突然在后面惊呼一声:“不语道人!”

    我和老道人同时转头望向李壬风,道人还笑着说了句:“你倒是有见识。”

    李壬风指着那个老道,一脸惊愕地对我说:“道人不语,一语则天下乱。这是咱们寄魂庄的古籍里写的!”

    在寄魂庄里有这样一本古籍吗?我怎么不记得呢。

    老道人叹了口气:“天下乱?这是谁造出来的谣?你难道没听过,子不语,怪力乱神么?不是存心不语,是怪力乱神,所以不能言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将视线转向了我:“左掌门相信凡人也可长生吗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能长生的人,还能算是凡人吗?”

    老道用很惊奇的眼神看着我:“你也认为那样的人不算凡人?若不是凡人,他又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我摇头:“不知道,大概成了另外一种生物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问我:“听左掌门的口气,莫不成也见过长生的凡人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见过,不过有阵子我中了邪神的诅咒,在邪神的记忆力,我看到了一个老人,第一次他出现在邪神记忆中的时候,看起来是个六七十岁的老人,可几年以后,却年轻了很多,看上去也就是五十岁出头。”

    老道人问我:“你在幻象里看到的那个人,是不是和让你到这里来的人很像?”

    这会轮到我惊奇了,我看着老道人,点了点头。他则笑了笑,四指并拢,朝屋门伸出了手臂:“我这有上好的清茶,咱们边喝边聊。”

    我朝他拱了拱手,示意他先走。

    老道人愣了一下,笑着摇头:“早听说守正一脉都是洒脱自然的豪侠,为何左掌门也如此刻板呢?”

    我也笑了笑:“我们这一脉虽然规矩少,但也不是完全没规矩,您是前辈,有些面上规矩我还是要做一做的。”

    他无奈地叹了口气,开门进屋。

    我跟在他身后进了门,就看到刘尚昂正坐在一张桃木椅子上嗑瓜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才来啊?”刘尚昂一边朝我挥手,一边这么问我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看了一会,问他:“你怎么跑到这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个老头让我过来等你们的,我本来不想跟着他走的,可他啪的一掌,就把我给拍晕了,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就在这了。”刘尚昂说着这样的话,脸上却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。

    被人一巴掌打昏虏了过来,他还能有心思在这嗑瓜子?这不像刘尚昂的性格,也不符合他平时的行为模式。

    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,眼前这个刘尚昂,不会也是假的吧?

    大概是见我眼神变得疑惑起来,刘尚昂在我脸上打量了一下,也是很疑惑地问我:“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?”

    我正要说话,老道人拍了拍我的肩膀,对我说:“虽说,眼见不一定为实,可眼前的东西,也不一定是虚的。他确实是你朋友,贫道费了好大力气才请来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当老道人开口说话的时候,我就觉得自己应该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刘尚昂就在一边嚷嚷着:“请这个字用得不太恰当吧,明明就是绑来的。哎,你家瓜子味道不错,还有吗?”

    老道从桌子底下掏出了一个竹篮,塞进了刘尚昂怀里,又拿出了热水和茶盘,泡上了茶。

    我平时在家里偶尔也喝点茶,每次泡茶的时候,热水进了茶壶至少要等几分钟茶叶才能被泡开,可老道刚将热水倒下去,茶叶就散开了,几秒钟的功夫全部沉底,轻柔的茶香顿时弥漫了整个屋子。

    这茶味道一定很好,但我没心思喝,等到老道落座,我立即问道:“前辈见过罗有方么?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我偷偷朝李壬风那边瞥了一眼,他一直盯着老道人,一副神游物外的样子,好像并没有留意到我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老道端起茶杯,抿了一小口,叹一声“好茶”,随后才对我说:“我和罗有方有过数面之缘,呵呵,这孩子心性善良,却走在一条邪路上,倒也是个可怜人。”

    我接着问:“他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天机不可泄露,”老道笑着说:“他是你的缘,你要自己去找。左掌门,你觉得,你若长生,是成神,还是成魔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肯定成魔。”

    老道放下的茶杯,很严肃地看着我:“为何成魔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如果生命无限的话,我想,我可能会有更多的欲望吧,总觉得可以得到更多,想要的也会越多,生命无限,欲望无限,所以肯定成魔。”

    老道沉思片刻,又问我:“若是你一心求道,也会成魔吗?”

    我:“我师父说过,道这东西,看不见摸不着,是强求不来的。我想,如果我抱着求道的目的无限延长自己的生命,求道,大概就变成一种执念了吧,执念太深,依然成魔。呵呵,其实到了现在,我也不知道所谓的‘道’究竟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嗯,左有道,”老道人捋着下巴上花白的胡须,说道:“这是个好名字,你本不用求道,因为道就在你身上,可凡人终究是凡人,有道却不自知。哈哈,李子府果然还是胜了我一筹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我听得云里雾里,不知道他到底想表达怎么样的意思,还有他提到了我的一世祖,难道说,他也是个长生的人,而且认识一世祖?

    不过我有预感,如果我问他是否认得一世祖,他大概还是会回我那几个字: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老道人又对我说道:“你若是说成神,贫道一定会将你赶出去。你知道徐福吗?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思维跳跃性很大,我差点没跟上他的思路,好半天回过神来,反问他:“徐福,是秦朝那个徐福吗?”

    老道点了点头:“就是他,当初嬴政让他寻仙问药,他却携三千童男童女远逃东海,世人都以为,他是寻药失败,才借此机会逃离中原。呵呵,徐福确实找到了长生的秘诀,但他和你一样,认为凡人长生,必定成魔,才暗自藏匿药方,远离嬴政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惊叹:“还真有长生不老药啊?”

    老道可能是不爱搭理他,继续对我说:“当年,有人曾得到过这副药方。说起来,这个人和你们寄魂庄还有些渊源呢,你们守正一脉的天罡剑法,就是由他所创。”

    我脱口而出:“周烈?可他……不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自愿放弃长生,”老道说:“这个人的心思,我也是猜不透的,他不似凡人,不能用看待凡人的眼光去看待他。虽说周烈是唯一一个服下不老药的人,可数千年来,长生者除了他,还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我试探着问:“罗中行?”

    “聪明人,”老道笑着说:“看来你现在知道的事,比我预料中要多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曾不止一次地想到过罗中行可能是长生不老的,可当老道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我还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长生这种事,可是违背天理伦常的,他说徐福找到了长生的秘诀,说真的,我并不相信,他说周烈可以长生,可周烈已经死了,死无对证,谁也不能证明老道的话是真的。但罗中行这个人,很有可能现在还活着,葬教在最近几年里活动频繁,而很多和葬教有关的线索,似乎也都证明,罗中行至今依然活着。

    我一言不发地看着老道人,等着他继续说下去,可他却慢条斯理地喝起了茶,好半天没有发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