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96章 北邙山
    11月7号,立冬,我叫上了鬼娃和老杨到家里来吃饺子,过了今天,我就要去北邙山了。

    鬼娃已经将《三尸诀》背得滚瓜烂熟,道德经也能很顺畅地背下来了,养心功他刚刚开始练习,我已经将所有的要领都教给了他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我将一小块黄玉太岁肉连同家里的钥匙都交给老杨,让他督促鬼娃好好用功,学习上如果有问题,可以打电话给我们,只要时间合适,我和梁厚载一定会给他指导。另外,鬼娃的伙食也不能草率,冰箱里已经储备了足够的牛羊肉,够鬼娃吃一阵子的了,前几天我给鬼娃订了羊奶,明天应该就开始送了,让老杨每天留意一下门外。

    整顿饭,我都在喋喋不休地嘱咐这些东西,老杨听着我的话,不断笑着点头,让我放心走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六点,我们一行人就出了家门,我和梁厚载以及仙儿、罗菲打算坐火车先去洛阳,刘尚昂则带着青钢剑和一干法器,开车上路。

    刚一出门,老杨家的房门就被打开了,鬼娃穿着秋衣秋裤跑了出来,抓着我的胳膊问我:“师父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    “快的话也就几天,慢的话,就不好说了。”我将鬼娃推到902室门口,说着:“你在家要好好用功,我回来可是要检查功课的。好了,快进屋吧,外面冷,别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鬼娃有点不情愿地进了门,在我们进电梯之前,他就一直凑在门缝上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我没去看他的眼睛,这些年,我总是匆匆回家,又匆匆离开,这样的眼神我见了太多次,可每次看到,心里都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将要出小区的时候,我回头朝公寓楼看了一眼,鬼娃正趴在九楼的窗户上,朝我们这边张望。

    他一直目送我们离开小区门口,临出门的时候,我朝鬼娃挥了挥手,让他回屋。阳台上毕竟要冷一些。

    当鬼娃离开窗户的时候,我轻轻叹了口气,如今,在我的心底,又多了一份牵挂。

    没记错的话,那时候洛阳应该还没有通动车组,我们那次坐得应该是特快,刘尚昂走公路,速度反倒要比我们快一些。

    写到这才发现,我因为一时疏忽差点把李壬风给忘了,他没和我们一起做火车,而是选择和刘尚昂一起走的高速。

    说起来,李壬风这辈子应该就只坐过两三次火车,第一次是他十岁那年跟着有奇师兄回寄魂庄,最后一次,则是刘尚昂和萧壬雅结婚,他从寄魂庄赶到山东。他坐火车竟然会晕车,而且晕得非常厉害,坐汽车反倒没什么事。

    鬼娃入师门的时候庄师兄之所以要提前带着他来,也是因为他没办法和其他人一起坐火车。

    我们从洛阳站出来的时候,刘尚昂和李壬风已经在站外等着了,来的路上我提前联络了胡南茜,她也来了。

    几年不见,胡南茜还是老样子,岁月好像根本不能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,我知道她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,可看起来跟一个二十五六的年轻人完全没两样。

    胡南茜一看到我们,就朝我们这边用力地挥手,还喊:“小儿!往这看往这看,在这呢。”

    我走到她跟前的时候,她又对我说:“我手头有个大单子,你有没有兴趣?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这次来河南还有别的事要处理,不一定能腾出时间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不着急,你先办你的事,单子我给你留着。”胡南茜说着说着,视线又转到了仙儿和罗菲那边:“你真是有福气啊,带得这俩妮儿,看着都可带劲!”

    仙儿为了配合她,还特意撩了一下头发。

    我问胡南茜:“都准备好了吧?”

    胡南茜点头:“给你们弄了一辆小车,坐四五个人没问题。北邙山那边的情况我也打听了一下,好像也没啥不对劲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刘尚昂凑了过来,对我说道:“我比你们早来几个小时,也了解一下北邙山那边的情况,入冬以后,那边的游客比平时少了很多,但确实没有什么异常情况。我的建议是,先不着急上山,在北邙山附近转一转,摸摸底。”

    我问刘尚昂:“摸底要多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伸出一根手指:“一天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你一个人去吧,等确定能上山了通知我们。咱们人太多,目标比较大,我担心,如果葬教的人提前埋伏在那里,咱们集体出现的话,可能会暴露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笑了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我开着胡前辈的车过去,你们最好找一个人口不太集中的地方落宿。”

    在这种事情上,刘尚昂是行家,他怎么说,我们就怎么做。

    告别了胡南茜,我们就到比较荒僻的郊区住了下来,等待刘尚昂的消息。

    那一天,好像没有什么让我记忆深刻的事情,唯一有些印象的,就是李壬风在旅店里突然抓狂,起因是他在研究一套老风水书的时候发现那本书其实是个残本。

    说起来我也习惯了,李壬风在我家睡沙发的时候就经常这样,莫名其妙地抓狂,一抓狂就不停地拍自己脑袋。起初我很担心他,还设法联络了黄有奇师兄,有奇师兄让我不用管他,他从小就这德行。

    见他抓狂了几次,我也就没再当回事,反正他那脑袋就像是铁打的一样,无论如何都不会受伤。

    到现在,一天不见他发几次狂,我都觉得他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不过不得不说,李壬风在风水堪舆方面确实是个天才,别看他平时糊里糊涂,常常丢三落四的,可一谈到和风水有关的东西,他总能说出很多惊世骇俗的见解,有时候还说什么,现在这些和风水有关的书全是瞎扯,只有追溯到两千年前,才能找到真东西。

    我对风水方面的东西没什么研究,至于他的这番话有多少依据,我也不好妄下定论。

    在市郊闲了一整天刘尚昂才打来电话,说北邙山一带在近期确实没有任何问题,但在几年前,曾有人在山顶上看到过幻象。我问他是什么幻象,他让我直接去翠云峰的上清宫,见了面再说。

    当我们一行人赶到上清宫的时候,刘尚昂早就到了,他一个人站在门口发呆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我发现他的背包也是瘪的,来之前显然没做太多的准备。

    我绕过门口的香炉,来到刘尚昂身边,刘尚昂指了指天上的云彩,对我说,曾有人在这里看到过仙女划龙舟。

    “仙女划龙舟?”我不禁失笑:“糊弄人的吧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也笑了笑:“我也觉得是骗人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这就是你说的幻象?”

    刘尚昂:“那倒不是。我听一个线人说,在几年前,翠云洞里曾飘出过七色彩雾,当时很多人都看见了,而洞里头当时没有人。我就在想,那道彩雾,会不会就是罗……线索?”

    当着李壬风的面,他没把“罗有方”这三个字说出来。

    李壬风平日里晕晕乎乎的,其实就算刘尚昂把罗有方的名字说出来,估计他也直接忽略过去了,不会当回事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李壬风一眼,朝门口那边扬一扬下巴,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说什么七色彩雾,我相信这道彩色的雾气是有可能存在的,可它只可能是人造,如果说它是幻象,还能被那么多人看到,我是坚决不信的。

    刘尚昂两步小跑到了我前头,一路领着我们朝翠云洞那边走。

    翠云峰的上清宫在零八年的时候还没有重修,到处都是一副陈旧的样子,有些地方能看到用青石转磊起来的小墩子,中间压一些黄土,上面点着香火。

    烟火缭绕间,我感觉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恍惚起来,刘尚昂在前面不远不近的地方走着,他的脚步和平时似乎不太一样,太轻、太柔,仿若幻象。

    我心里不由得警惕起来,朝梁厚载看了一眼,就见梁厚载右手插在口袋里,那里面装着辟邪符。

    青钢剑和番天印现在都在刘尚昂车上,我身边没有能用的法器,也偷偷摸向了口袋里的符箓。

    今天刘尚昂处处透着不同寻常,我隐隐预感,走在我前面的人,可能根本不是刘尚昂。

    这时候,跟在我身后的李壬风没头没尾地说了句:“仙气袅袅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他一眼,就见他抬头望着天空,一脸痴呆的模样,再看看前面的刘尚昂,他还是默默地走着,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香火的味道越来越重了,我的感官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,变得分不清前面的路,我觉得我们好像已经离开了上清宫,又好像根本就是在原地打转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刘尚昂才带着我们来到了翠云洞,“洞”指的是窑洞,洞外磊起了青石砖墙,中间开一个红色的小门,门口有一副黄底黑字的对联。

    上联是:在阳世任凭你奸险毒辣害人智谋深似海。

    下联:到阴曹难逃我剜拔剐炸惩凶冥律法如山。

    没有横批,在门洞上方,只有一块写着“翠云洞”三个字的金字石匾。

    刘尚昂站在门口,背对着我,我试探着问一声:“不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座老君像,有甚可看的?”他说话的时候,声音也变得和平时不一样了,听起来十分苍老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紧,在口袋里的手抓住三张封魂符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身后也传来一个很苍老的声音:“不过是个炼丹的地方,如今只供了一座不是他的塑像,有甚可看?”

    我回过头,就看到一个面带红光的老道士正朝我们这边走过来,他身上道袍看起来已经十分破旧,下巴上的胡须也是乱糟糟的,脸色如同刚在庄稼地里忙碌一天的汉子般通红。

    说真的,只从表面上看,他倒像是一个乞丐,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他身上有种异常轻盈的感觉,不是说他走路的姿态轻盈,而是当我看到他的时候,我自己好像要飘在空中了,仿佛整个身子都失去了重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