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91章 鬼娃出事了
    我抬头看着他,他笑了笑,接着说:“夏师伯让我告诉你一声,你的徒弟缘就在渤海湾,呵呵,这次是阴支,阳支的徒弟缘要等到七年以后了。我在这先对你说一声恭喜哈。哎呀,想不到我的小师弟也要当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当时我还在为梁子的事糟心,包师兄这么一说,我心里就更不是个味了。

    夏师伯让他给我带这样的话,目的明确得很,就是告诉我,我该收徒弟了,而且这份徒弟缘,我好像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。

    可我完全没做好当师父的准备啊,红尘证道,我现在只看见了红尘,却还不知道守正一脉追寻千年的“道”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我心里乱糟糟的,包师兄却问我晚上怎么吃饭,问我现在的状态还能不能下厨。

    我现在只有右手能正常活动,左手上还打着石膏,正常吃饭没问题,下厨就算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我们在附近的饭店里叫了一些菜,刘尚昂陪着包师兄喝了两杯,在酒桌上,我们讨论最多的还是梁子的事,其实我和梁厚载围着包师兄问东问西,就是想找个理由证明梁子的清白,可越是讨论,我却越是觉得梁子嫌疑巨大。

    因为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,包师兄吃完饭就走了,我回到房间以后,脑子里还是不停地想这些事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先是想梁子的事,后来又想到了罗有方的事,一世祖让我务必要找到他,可他现在究竟在哪,乔装成梁厚载的那个东西曾说,罗有方现在的情况非常危急,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一夜辗转反侧,直到第二天早上,我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们在养老院一待就是整整一个月,其间张真宜过来给耿师兄拆了线,他看过耿师兄的伤势,说肯定会有后遗症,以后就算能正常走路,到了阴天下雨的天气,耿师兄的那条腿还是会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对于此,耿师兄似乎并不在意,他说他在五六岁的时候就险些没命,后来是寄魂庄的师叔师伯们花重金,找最好的大夫治好了他的肺病,能活到现在,已经够本了,坏了一条腿和丢命比起来,那都是小事,再说了,塞翁失马焉知非福。

    我也是这才知道,为什么每次耿师兄笑出声的时候,喉咙里总是有一种拉破风箱似的怪声音,原来是早年的肺病留下了后遗症。

    我问他当初得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病,他却说过去的事都过去了,得了什么病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活下来了,要是经常去回想当年的事情,他可能会觉得自己是个苦命的人。

    在养老院待了一个月后,我身上的伤已经基本痊愈,这让张真宜很吃惊,他说,像我这样的伤,换成其他人的话,疗养一个月也就是刚刚能下地走动。

    说起来,我的恢复能力比常人强一些,还是托了仉二爷的福

    离开养老院,已经快要入冬了,我原本打算先去北邙山看一看,可就在启程的前一天,仉二爷突然打来了电话,说是渤海湾那边出了点问题,让我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我在电话里问他:“是不是鬼娃出事了?”

    仉二爷的口气显得有些惊讶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我没回答他的问题,只是答应尽快回去。

    其实在包师兄告诉我,我的师徒缘将出现在渤海湾的时候,我就知道,这道缘分的一头连着我,另一头,连着鬼娃。

    我和这孩子确实很投缘,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打心底里喜欢他,可如果让我收他做徒弟,我多少还是有些抵触,不是因为他不够好,而是我还没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可缘分既然来了,逃是逃不掉的,再者鬼娃出了事,我也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简单收拾一下行礼,回到了渤海湾。

    本来我是想让耿师兄继续在养老院里修养的,可他说自己一个人待在那里也是无聊,反正伤也好得差不多了,跟着我们走走看看也挺好。我拧不过他,只能带着他一起走。

    一到渤海湾,我们就径直去了仉二爷的新家,仉家的老宅子已经开始搬迁,董老板就将他们安排在了自己名下的公寓里。仉家的所有长老都有一套独立的住房,仉二爷住的那套房子是最大的,虽说在他之上还有一位年过八旬的族长,但大家心里都清楚,在仉家的那片地上,真正掌握实权的人是二爷。

    二爷的新住宅是座两层的花园洋房,我们到那里的时候,王磊正在院子里浇花,他一看到我们,就面无表情地上来开门,嘴上还说着:“你们够神速的呀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笑呵呵地调侃他:“你咋见了熟人也不给笑一个呢,这冷漠的。”

    王磊瞪他一眼:“滚!”

    我留意到,王磊说话的时候,嘴唇好像比之前自然了很多,说出来的话也不像以前那么模糊了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换新皮了?”

    他拍拍自己的脸颊:“嗯,这是新产品。你们赶紧进去吧,二爷正等着你们呢。”

    一进屋子就是一个很大客厅,仉二爷正半躺半坐地靠在沙发上喝茶,仉若非也在,此时他正盯着天花板,不知道再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仉二爷一看到我们,就笑着冲我们打招呼:“来来来,都坐。小兔崽子泡茶去!”

    仉若非慢慢地回过神来,白了仉二爷一眼,起身泡茶去了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董老板对仉二爷是很照顾的,客厅里的家具都是特制的型号,那张沙发恨不得跟床一样宽。

    我坐下的时候,仉二爷还对我说:“这个小董确实不错,有眼色,会来事,人还挺实诚。我也就是没个闺女,要是有,就把自己闺女介绍给他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我冲仉二爷笑了笑:“二爷最近心情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仉二爷点了点头:“不错不错,最近干啥都顺手,心情还能差了?你们回来得够快啊,是担心鬼娃吧?”

    我没接他的话茬,只是问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仉二爷说:“其实也没什么大事。就是鬼娃这孩子吧,天生阴体,经常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。他爷爷头两天来找我,说是鬼娃最近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,你也知道,我们老仉家不擅长处理这些事,就把你给请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地笑了笑:“是我夏师伯让您唤我回来的吧?”

    二爷愣了一下,接着就笑了:“我就说嘛,这种事肯定瞒不住。有道啊,徒弟缘这东西呢,也是可遇不可求的,鬼娃资质不错,你给人家当师父也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觉得,自己还没做好当师父的准备。”我靠在沙发扶手上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仉二爷脸上依旧带着笑,他朝厨房那边扬了扬下巴,对我说:“什么准备不准备的,头两年我收那小兔崽子的时候,也是赶鸭子上架,现在不也好好的么?”

    这时候仉若非端着茶盘出来了,他哐啷一下将茶盘重重甩在桌子上,没好气地质问二爷:“你叫谁小兔崽子呢!”

    仉二爷一瞪眼:“说的就是你,怎么着?”

    仉若非有点想急眼的意思:“老头子,我要不是打不过你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仉二爷:“就怎样?”

    仉若非没说下去,狠狠瞪了仉二爷一眼就上二楼了。

    仉二爷看着他的背影,叹了口气:“熊孩子,没规没矩!”

    耿师兄也朝仉若非那边看了一眼,回过头来对二爷说:“二爷,你教徒弟,规矩放得也是够宽啊。”

    “唉,没办法的事,”仉二爷叹口气说:“仉若非这孩子也是命苦啊,他能变成现在这样不能怪他,是我们老仉家对不住他。呵呵,其实这小子本性不坏,刀子嘴豆腐心。行,别聊他了,你们还是尽快去老杨那边看看吧,鬼娃的事情,其实还挺严重的。哦,对了,这是地址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仉二爷朝我这边凑了凑身子,将一张叠好的白纸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上面地址:新赋海9#楼一单元902,我靠,这不就在我住的那间公寓隔壁吗?

    我抬起头来看仉二爷,就见二爷一脸的坏笑,不用说,鬼娃的住处,肯定也是他特意安排的。

    其实鬼娃住在我跟前,我是不反对的,可关键问题是那地方的租金很贵的,我收了他做徒弟,这份钱肯定还是我出。

    仉二爷说:“你们那地方啊,靠着学校,书香味重,加上附近除了你们那个大学,还有几所初高中,鬼娃在那上学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头苦啊,可嘴上还是说了声:“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其实不是我抠门,确实是因为寄魂庄今年的资金太紧张,当时我就想,也许等扛过了今年,以后就不用再为钱的事发愁了。可后来我才知道,在我们这个行当,要养一个徒弟,那简直就是花钱如流水,想节流都难。

    我们在二爷家里简单喝了几口茶,随后就拜别二爷,奔向了新赋海。

    刚到九楼,我本来想先回家拿点做法用的东西,没想到老杨提前得到了消息,一早就在楼道里等着了,他一见到我就很焦急地凑了过来,拉着我的手说:“左师傅你可回来了,救救我家鬼娃儿吧。”

    我只能放弃了回家的年头,拿了师父留给我的墨斗,就跟着老杨去了902室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搬过来的?”进屋的时候,我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杨赶紧回应我:“你们离开贵州没两天,仉二爷就让人接我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就一路小跑将我引到了卧房,因为九楼是公寓式酒店性质的,每户的装修风格也是大同小异,这套房子除了比我那套小一些,连格局都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一进卧房,我就看见鬼娃躺在床上,他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,额头上还搭了一块湿毛巾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阴气。

    我开了天眼,就看到被子里头隐约有黑烟似的阴气冒出来,鬼娃确实被邪祟给缠上了,那些黑烟,就来自于邪祟种在鬼娃身上的印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