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89章 还活着
    从番天印上游离出去的炁场陡然加快了速度,像子弹一样飞向了蟠尸硕大的头颅。它接触到蟠尸以后,就以极快的速度在蟠尸身上蔓延,蟠尸就像是被分解了一样,人鱼的尸体大片大片地跌落,凝聚在蟠尸体内的阳气也在快速消散。

    随着阳气不断消散,我察觉到蟠尸的身子下方出现了一股十分精纯的阴气,那是阴玉特有的阴气。

    梁厚载也感觉到那股阴气了,他将金包骨塞给仙儿,然后就朝着蟠尸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河水倾泻,蟠尸身上还有大量尸体跌落,当时的情况非常危险,梁厚载不论是被那些坠落的尸体砸中,还是被从高处泻下的水柱砸中,肯定就没命了。

    我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上了,就看见梁厚载冲到了蟠尸身下,在地上抓了一把,又捡起我的青钢剑,其间有下落的尸体蹭到了他的肩膀,他的身子猛地倾斜了一下,可好在有惊无险,梁厚载跑出了最危险的区域,朝我这边奔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符,符……”我用下巴指着防水袋,对罗菲说。

    罗菲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,快速从我的防水袋中摸出了两张符箓,贴在了刘尚昂和耿师兄身上。

    她拿出来的是两张锁魂符,虽说规避阴气的效果没有封魂符那么好,但上面有我的念力,应该能保护刘尚昂和耿师兄不被阴玉复制。

    梁厚载回来以后,快速将阴玉交给了罗菲,罗菲又将它装进了疯和尚留下的盒子里。

    这时候,蟠尸已经彻底被解体,那颗头骨落在地上,激起了大量水花。

    蟠尸一死,河水大量灌入墓室,仙儿拉着我的胳膊将我背起来,梁厚载背起耿师兄,罗菲则捡起了地上的狐火灯笼,快速逃向墓室的入口。

    那些萤火虫也受到了惊扰,大量飞入甬道。

    我们用最快的速度逃离甬道,爬出黑石棺的时候,萤火虫却没跟出来,罗菲举起了灯笼给大家照明,这时狐火已经恢复了往常的火势,照亮了周围百余米的情形。

    借着狐火的幽光,我们很快回到了左配殿,这时候水已经涌出黑石棺,在整个大墓中缓缓蔓延开了。

    和左配殿相连的,是一条只有一米宽,一米高的人造隧道,仙儿一边向里面爬,一边又腾出一只手来拖着我,梁厚载在腰上挂了绳索,将绳索另一端挂在耿师兄身上,也是拖着耿师兄一路爬行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当初盗墓贼进入这里的时候对隧道进行了破坏,还是当初建造它的人因为时间紧迫而没有对隧道进行加固,隧道顶端的石板大量脱落,在地面上形成了很麻烦的障碍。

    仙儿经常要回头将我托起来,防止那些尖锐的碎石对我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隧道以很小的坡度斜着向上延伸,在这种幽闭的小空间里,时间似乎也变得极为漫长,我也无法估算出究竟用了多久,仙儿才拖着我爬出隧道。

    和隧道相连的,是另外一个充斥着霉烂味的小型墓室,梁厚载用手电打了打光,就看见墓室中间有一张棺床,旁边还有一口破烂的棺材,棺盖已经成了两半,被随意地扔在墓室角落里。

    这时候罗菲也举着灯笼出来了,我就看到地面上散落着一些碎布,棺床正当中的随葬坑里空空如也,应该是在多年前就遭到了洗劫。

    梁厚载在墓室里左右观望了一下,等到刘尚昂也从隧道里出来,他才背起耿师兄,催促大家尽快离开墓室,我能感觉到,黄河水的潮气已经顺着隧道泛上来了。

    墓室门似乎也遭到了盗墓贼的破坏,一扇门板立着,另一扇门板已经趴在了地上,不过在这两扇门都还算完整,看不出暴力破拆的痕迹。

    整个墓穴也就是几十平米的面积,出了墓室,就是一个前室,左右连两个耳室,我看到耳室的门也只有一扇门板还立着。在前室的一处墙壁上,还有一个斜向上眼神的洞口,应该是盗墓贼当年打出来的盗洞。

    梁厚载和刘尚昂凑到洞口前看了看,我靠在仙儿身上,就听见刘尚昂在那边说:“这是盗洞吗,怎么给堵上了?”

    梁厚载没接刘尚昂的话茬,指了指那个洞口,对刘尚昂说:“挖挖看,说不定能出去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也没废话,立即拿出了工兵铲,梁厚载托起他来,帮他爬进洞口,然后我就听到洞里出现了凿土的声音。

    耿师兄现在还在昏迷中,我稍稍缓过劲来了,就问仙儿:“耿师兄怎么了?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我的胸口还是阵阵作痛,可不管怎么说,现在能说出完整的话了。

    仙儿说:“他看到铁龙王真身的时候差点崩溃,我给他种了梦魇,让他好好睡一觉。有道,不是我说啊,你耿师兄不是干这行的料,咱以后能不能不带他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仙儿的话,我在心里舒了口气,她又变成以前的样子了,说话的口气、音调、姿态,都是我熟悉的那个仙儿,另外我留意了一下,她手里的长鞭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问她:“以前没见你用过那条鞭子啊。”

    仙儿白我一眼:“要你管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没再说话,也实在是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潮气渐渐地弥漫了这个小墓穴,我心里有些紧张,就怕水漫上来了,刘尚昂那边还没挖通。

    好在这里也只是潮气重了些,一直没有见到水。

    过了好长一段时间,刘尚昂才从盗洞里爬了出来,他一出那个洞,我就闻到了新鲜空气的味道。

    刘尚昂出来以后,一边揉着肩膀,一边对梁厚载说:“不行了,我这条胳膊快废了要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问他:“外头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啊,”刘尚昂环顾在场的所有人,说着:“就在村子外的小山包上,现在是大半夜,村子里也没亮光,出去的话,应该不会被人发现。那什么,大家把衣服换一下吧,总不能穿着防寒服到外头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已经很难做出动作了,耿师兄陷入沉睡,也动不了,梁厚载和刘尚昂就将我的便装直接套在我们身上,防寒服只脱了头套。

    等到罗菲和仙儿也在里间的墓室里换好了衣服,刘尚昂和梁厚载才钻出盗洞,又用绳索将我和耿师兄拖出去,仙儿和罗菲是最后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回到地面上的一刹那,闻到新鲜的青草味,看到漫天繁星,我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们还活着,真好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刘尚昂给张真宜打了电话,让他来接我们,又联络了包师兄,让他派专人来给黄河口的事收收尾。

    大量河水流入墓穴,我估计河道中很可能出现了一个大型的涡流,就算没有出现涡流,河道里的水位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下降,附近的居民不可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再加上,刚才刘尚昂打通盗洞的时候,挖出来的土全都顺着盗洞进了墓穴里,所在小山包已经被改造成了沿河公园的一部分,我们也不能从草坪的其他地方掏点土,将盗洞掩埋,那样的话,还是会有人发现我们在这里动过土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刘尚昂看了看地上盗洞,无奈叹了口气:“老包那边的人还指不定什么时候能来呢,我就怕这个盗洞被人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梁厚载说:“无所谓了,反正铁龙王的墓穴已经填满了黄河水,至于咱们脚地下这个小墓,里面也没有随葬品了,甚至连尸体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墓里头咋没尸体呢?”刘尚昂疑惑:“难不成是被虫子吃了?”

    梁厚载摇了摇头:“这种事不好说吧。咱们是外行,还是等耿大哥醒了以后,问问他吧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个多小时张真宜就来了,他不是一个人来的,身后还跟着几个身材结实的汉子。

    见到我们的时候,张真宜也不多言,直接让那几个汉子将我和耿师兄抬下山,刘尚昂跟他搭话,他就说了两个字:“麻烦。”

    我们这一次,确实给他添麻烦了。

    按照我和耿师兄现在的情况,原本是应该去医院的,可张真宜却将我们带到了一个养老院里。

    听刘尚昂说,这家养老院的院长也是包师兄的人,过去是个医术高明的外科大夫。

    入住的当天晚上,我们就在院长的安排下拍了片子,做了全身检查,明明是个养老院,却什么样的医疗器械都有,这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了。

    耿师兄的大腿肌肉被撕裂,伤口离腿部大动脉只有一厘米的距离,但他又很幸运,血管没破,骨头也没事,只不过大腿肌腱断了,院长说他康复以后可能会有些后遗症,腿脚没有以前那么利索。

    至于我,呵呵,伤到的地方太多了,好在都不是特别重的伤,院长说静养两个月就能痊愈,在这两个月里,我绝对不可以剧烈活动,组织上的任务,最好也是能不接就不接。

    我也是听他提到了“组织”,才知道他和我是一个系统的人。只可惜,我只有在当天晚上入院的时候见了他一面,从那以后再没有过交集,以至于忘了他的名字。写到这我还特意打电话问了一下老刘和老梁,他们俩也不记得这位院长叫什么了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,我们几个就在养老院里修养,院长不在,张真宜当天晚上放下我们就走了,拿药换药,全靠仙儿和罗菲,哦,顺带一提,入院的头天晚上,院长就给耿师兄做了手术,不过后来给耿师兄拆线的不是他,而是张真宜。

    张真宜也是行医的,而在他给耿师兄拆线之前,我还以为他是个做生意的,就他身上那一堆奢侈品,没有殷实家底的人可舍不得穿戴。

    虽说是养老院,可这里除了我们之外,也没有老人入住,住宿区后面的小花园,就成了我们独占的消遣场所。

    有一天,仙儿、刘尚昂、梁厚载、罗菲四个人凑在一起斗地主,我和耿师兄就在一旁看着。

    其实看他们四个人打牌是件很没意思的事,通常来说,只要梁厚载的牌不是差到了极点,他的队友不是笨到了极点,赢的人总归会是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