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88章 蟠尸
    铁龙王拧动着身躯,它也许是想将下巴对准我,但我没有机会抬头去看。只能一边奔跑,一边竖起耳朵,仔细聆听着头顶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将三张封魂符甩向铁龙王,继续绕着它狂奔,封魂符一出,铁龙王身上的尸气被大量驱散,黑色的雾气也散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在雾气的破洞里,我察觉到有金属光泽在闪耀,那是萤火虫的光照在铁龙王的真身上,而出现的反射光。

    我依旧在跑,也没有仔细观望雾气的破洞中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一边奔跑,一边不停地掷出封魂符,其间我听到头顶上传来风声,立即缩起身子,在地上猛地翻滚一段距离,起身后接着奔跑。

    这些封魂符还是我去青铜墓之前准备的,除去之前用掉的一些,进入大墓室的时候大概还有三十多张,很快,三十多张封魂度就被用光了,我从防水袋中掏出最后一张封魂符的时候,将自己的念力注了进去,念诵口诀,甩手将它掷向铁龙王。

    封魂符一接触到铁龙王身上的黑雾,顿时呼的一下被点燃了,上面的灵韵顺着火焰的热度上扬,很快就上升到了铁龙王的头部。

    在三十多张封魂符的驱散下,铁龙王身上的黑雾已经变成了薄薄的灰色雾气,它似乎是感应到了封魂符的灵韵,在那一刹那,铁龙王浑身的尸气和戾气都快速朝着头部聚拢,紧紧一两秒钟的时间,它身上的雾气就全部散去,而围绕在头部的雾,再次变成了深黑色。

    我这时候才看清楚,在雾气的内部,是大量的死尸,这些尸体不像是人类的,在他们身上都长着宽大的鳞片。他们看上去就像是长了两条腿的鱼人。

    一具具鱼人的尸体堆叠、扭转在一起,组着成了铁龙王巨大的身躯。

    它根本就不是什么龙王,不过是由无数尸身聚合而成的邪尸!

    我也是平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邪尸,就连师父给我的《行尸考录》上都没有相关的记载。直到,后来我重新编写《行尸考录》的时候,才给这具邪尸起了一个名字:蟠尸。

    在封魂符灵韵上升的时候,这具邪尸不惜露出真身,也要将全身的尸气和戾气集中到头部,换句话说,它的弱点就在那里!

    我立刻举起番天印,趁着蟠尸现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对付我,就快速凑上去,将番天印的印面狠狠压在了它的身上。

    番天印上的炁场快速搅动着邪尸身上的戾气,戾气一乱,它身上的阳气竟也跟着乱了。

    黄河水再次从洞口落了下来,浇在邪尸身上,对于它来说,这些养育了一方水土的河水,却是最可怕的强酸,它快速扭动起了身子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尸气几乎被耗光的缘故,它只是扭动,却没有发出惨叫声。

    我用一只手扶稳番天印,腾出一只手撕掉了脸上的面罩,扯着嗓门大喊:“开枪,打头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远处就响起了枪声,这一次刘尚昂应该是打中了,我听到上方传来了子弹的爆裂声,邪尸晃动的幅度也明显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我已经无法将番天印稳固地按在它身上了,只能抱起番天印,打算先后撤。

    刚刚将番天印卷在怀里,正要后退,蟠尸的身子里突然伸出一双附满鳞片的手臂,除了长满鳞片,那一对手臂和常人的手臂没有任何区别,它就是从几具鱼人尸体的缝隙中伸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在蟠尸的身体里,竟然还有活着的鱼人!

    本来想要后退的我当场就被这双手臂给抓住,它的力量出奇得大,我根本抵挡不住,就被拖着,一步一踉跄地重新朝蟠尸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又有几双手伸了出来抓住我的脖子和腿,拉扯着我挤过了外面的尸体,直朝着蟠尸体内钻,我被周围那些坚硬的尸体挤压,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了仙儿甩动长鞭的声音,还有罗菲他们在大喊我的名字,可我的听觉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了,那些尸体压住了我的脸、我的耳朵,我感觉自己的腿部也受到了挤压,在神志还算清醒的时候,我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了蟠尸的体内。

    我什么都看不见,只感觉在我的身体周围,有一些石头块似的东西在来回蠕动,巨大的压力让我浑身的骨头都在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我知道,用不了多久,这股压力就会将我压碎,我也将成为蟠尸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在我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,在脑海深处,仿佛出现了水滴溅落的声音,我以为是脑袋被压出血来了,可当这阵声响变得越来越清晰的时候,我才知道不是。

    那声音,好像来自于一个离我很远的洞窟,大量潮气在洞顶凝聚成水珠,慢慢溅落,它们落在了洞底的积潭里,发出一阵阵细微的声响。

    我的眼前一面漆黑,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感觉自己好像能清晰地看到那些水珠的样子,以及它们在黑暗中散发出的青绿色光芒。

    “有道……”

    在洞穴的深处,传来了一世祖模糊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张不开嘴,无法说话,只能静静地聆听着。

    一世祖的声音几乎轻不可闻,但传到我的脑海中,却又异常的清晰,那种感觉很奇怪,她好像离我很远,又仿佛就在我身边,不只是她的声音,就连从洞顶落在的水滴,都变得虚无缥缈起来。

    “裹尸布……阴气……招魂幡……黑水棺……”

    一世祖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入我的脑海,我能感觉到她的虚弱,也意外地明白了话语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她好像是在向我诉说某种术法的施展步骤,用裹尸布包裹番天印,提取黑水尸棺的炁场,将其融入我的念力,再催动番天印,让招魂幡上的阴气,和番天印的炁场合二为一……

    我能感觉到,在一世祖声音传来的时候,我的手不自主地动了起来,胳膊在巨大的压力中艰难向前挪动,手掌好像触碰到了防水袋,从中扯出了裹尸布。

    意识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了,可唯独这一份感觉异常得清晰。

    黑水尸棺的炁场不知道什么时候蔓延到了我的全身,和我身上残留的念力混杂在一起,并慢慢地融入到了番天印上。

    我现在已经很难清晰地感受到番天印的炁场变化,只是觉得,那股炁场似乎不再像平时那么暴躁,变得中正平和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世祖的声音最后一次传来,这一次格外清晰:“找到罗有方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我身边的那股压力霎时间消失,我觉得自己好像在坠落,接着又感觉被拉扯,身子在地面上快速地滑动。

    “道哥!道哥!”

    我听到刘尚昂在身旁大喊,很艰难地想睁开眼,可我的眼睛好像本来就是睁开的,眼前却是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眼前总算是出现了一点亮光,这道亮光变得越来越宽、越来越亮,我终于能看清周围的情形了。

    在离我不到二十米的地方,就是狂躁扭动身子的蟠尸,此时它身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,不断有人鱼的尸体从缺口中跌落出来,那些尸体都是残缺不全的,在蟠尸身上,好像曾出现过剧烈的爆炸。

    刘尚昂就在我旁边,不断晃动着我的肩膀,仙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钟乳柱上下来,她和罗菲,还有梁厚载,三个人全都围着我。耿师兄躺在我旁边,我看到他的时候,见他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我浑身的骨头还是一阵阵地疼痛,可意识总归是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在我手中,番天印已经被裹尸布像包粽子似的包了起来,黑水尸棺的炁场和我的念力在上面浮动,让番天印的炁场也变得十分平和。

    我稳了稳气息,问刘尚昂:“刚才怎么回事,铁龙王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,我就开始狂喘粗气,好半天才缓过劲来,接着说:“它身上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刘尚昂:“不知道怎么就爆开了,要不是这一爆,你也出不来啊。道哥,咱们干不过它,撤吧!”

    我很吃力地摆了摆手,让刘尚昂扶我坐起来,又对罗菲说着:“招魂幡,招魂幡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说话都觉得特别吃力,每说几个字,就是不停地喘。

    罗菲赶紧凑到我身边,一脸紧张地看着我:“有道,你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我就打断了她:“阴气,把阴气导进番天……”

    我想说,把招魂幡上的阴气导入番天印,却根本无法将话说得完整。

    好在罗菲明白了我的意思,立即展开艮字幡,虽说以她现在的状况已经无法催动艮字幡,但还能勉强控制阴气的流向。

    当阴气浸入番天印以后,番天印的炁场竟然消失了,就连刚刚从艮字幡上流过来的阴气,也在那一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我顿时紧张起来,难道我理解错了一世祖的意识?怎么两炁融合之后,番天印就变成一块普通的石头了?

    罗菲也狠狠皱了一下眉头,她也能感应到番天印上的炁场变化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番天印上就爆发出了一道我从未见过的怪异炁场,不是阴气,不是阳气,也不是尸气、戾气之类的邪气,那股炁场既中正平和又无比暴躁,混乱无比。

    这股炁场在在极短的时间内向着四面八方扩散,又在极端的时间内凝聚起来,在番天印正上方停滞了一段时间之后,就开始朝着蟠尸所在的方向飘动。

    蟠尸也感觉到了这股炁场,它似乎紧张起来,快速扭动着,好像要逃离这个巨大的墓室,黄河水从它头上的洞口倾泻,落在它的身上,可它好像已经没有更多地精力去理会身上的痛楚,就是不停地挣扎、扭动,好像要从某种力量中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,蟠尸身上的尸气几乎被完全耗尽,只剩下阳气和戾气,之前盘绕在它身上的雾气也完全消失了。它的身子是由一具具人鱼的尸体拼凑起来,但和脖子相连的头颅,却是一个和轻卡车差不多大的头骨,那是蛇类的骨头,只不过在头顶上隆起了一对骨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