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87章 大炁化形
    玉的阴气和铁龙王的阳气搅在一起,让周围的空气都跟着躁动起来,在罗菲的身子周围,有一阵阵的风声窜动。这些风仿佛形成了一个屏障,铁龙王的鳞锥似乎刻意要避开罗菲似的,一根也没有飞过来。

    我有些吃力地站起来,朝着粱厚载和刘尚昂喊:“都到这边来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我的视线就不断在大墓室中扫动,却一直没看到仙儿。

    我问耿师兄:“仙儿呢?”

    耿师兄摇了摇头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当时我的视线越过耿师兄,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根天然的钟乳石柱,那根柱子要四五个人才能抱过来,高度几乎和墓室的天顶齐平。

    仙儿正顺着那根柱子向上爬,钟乳石的表面十分光滑,可仙儿的速度一点都不慢。

    铁龙王似乎没有留意到她,所有鳞锥都是朝粱厚载和刘尚昂飞过去的。

    粱厚载和刘尚昂一路摸爬滚打地来到罗菲身后的时候,仙儿也爬到了钟乳石柱的顶端,她用一只手抓着柱子,手指似乎穿透了光滑的石面,另一只手拿着她的长鞭。

    “你们捂住耳朵!”仙儿转过头来,冲着我们这边大喊。

    我立伸手将耳朵堵住,就见仙儿挥动手臂,甩起了长鞭。

    即便双耳已经被捂得严严实实,可我还是能听到,在她甩动长鞭的时候,空气中爆发出尖锐的噼啪声。

    铁龙王离仙儿至少有几十米的距离,鞭子在空中舞动,却像是打在了它身上一样,铁龙王开始扭动身子,似乎是在躲避。

    啪一声锐响,我看到铁龙王的身子猛地震了一下,在它的身上,短暂显出一道亮色的鞭痕。

    随着锐利的响声不断出现,铁龙王身上也不断出现新的鞭痕,可每一道痕迹都只是在短短的一刹那间出现,又在下一个瞬间快速消失。

    仙儿长鞭应该无法对它造成实质性的伤害,只是让它短暂感受到痛苦罢了。

    我凑到罗菲跟前,大声冲她喊:“摆阵!”

    罗菲转过头来看着我,似乎没听清我刚才说的话,我又喊了一次:“摆阵!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大概是辨认出了我的口型,点点头,立即取出艮字幡。

    我和罗菲是一起松开耳朵的,失去了手掌的保护,鞭子在空中甩动的声音立即越过了我们的耳膜,直传大脑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就像是有人在用钢针扎我的脑子,让我感觉到一阵阵剧痛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能再耽搁了,仙儿好不容易争取了一点时间,我和罗菲必须把握住。

    我举起了番天印,快速凝练念力,走出一套罡步,将星力加持到番天印上,罗菲展开了招魂幡,默默地催动着。

    铁龙王发现了我和罗菲的举动,它立即将视线转向了我们,伸着脖子冲我们咆哮。

    从它嘴里发出来的声音就如同一道滔天大浪劈头盖脸地砸下来,我念力几乎在那一瞬间散掉。

    仙儿挥起长鞭,一道更为粗壮的鞭痕在铁龙王脸上显现出来,它“嗷——”一声惨叫,顿时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我一直站在原地,努力凝练念力,直到身后吹来了阴风,我才催动番天印,踩出了第二套罡步。

    阴阳两炁柔和在一起,大阵初成,我和罗菲又纷纷向阵中加持念力和灵韵,为了让阴阳大阵更强一些,我拿出了六张封魂符,罗菲拿来了阴玉,阴阳两种炁场都在这一刻变得燥烈无比。

    铁龙王感受到了威胁,它扭动着身子,像是要朝我和罗菲扑过来,仙儿不断挥动长鞭去组织它,我能感觉到,为了阻挡铁龙王,在一次次挥动长鞭的过程中,仙儿身上的妖气正以极快的速度衰退。

    “成阵!”罗菲举起艮字幡,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其实番天印上的炁场还没有完全被激发出来,但我也只能收起念力,罗菲看样子已经到极限了,如果我再向大阵中灌注炁场,必然会导致阵中阴阳失衡。

    我用番天印引导着大阵中的炁场,将它引向铁龙王那边,铁龙王仿佛受到一股冲天而降的重压,身子顿时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不断地引导大阵炁场压向铁龙王,它在奋力地挣扎,我能感觉到大阵的炁场在它身子上方飘摇不定,几乎要被它冲破,番天印也剧烈地震荡起来,我必须使出全身的力气才能将它拿稳。

    铁龙王扭动的幅度变得越来越大,它巨大的身躯在地面上来回摩擦,却没有发出一丝声响,我也感觉不到地面的震动,只是觉得前仿佛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,想要将我压碎,大阵的炁场正和这股力场抗衡着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,大阵中的炁场竟出现了衰弱的势头,可从对面压过来的力量却变得越发强悍。

    我已经意识到,就连用封魂符和阴玉加持的阴阳大阵也压制不住铁龙王,就对身后的人大喊:“快走,从甬道出去!”

    可我的叫喊声根本无法穿透面罩,仙儿还在挥动长鞭,不时响起的噼啪声进一步掩埋了我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心中从未这么焦急过,我想摘掉面罩,可一双手又必须死死抓着番天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从铁龙王身上传来的力量已经增大到了阴阳阵无法抗拒的程度,压在它身上的大阵炁场呼的一下就散了。

    我试图将那股炁场重新凝聚起来,可铁龙王已经扬起了头,它咧开了黑漆漆的大口,冲着我发出极其愤怒的吼声: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那声音惊得整个墓室都剧烈摇晃起来,黄河水也顺着龙王头顶的大洞溅落进来,铁龙王一触碰到那些水,就像是沾到了高浓度的硫酸,怒吼变成了悲戚戚的惨叫,身子也跟着猛地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黄河水,洞口外的黄河水能镇住龙王!

    眼看大阵的炁场已经聚不起来了,我索性收起番天印,冲刘尚昂喊:“开枪,朝龙王头顶上开枪,把黄河水引进来!”

    刘尚昂没废话,端起狙击枪,随着“嘡、嘡、嘡”三声枪响,子弹破空而出,我都能感觉到从头顶上窜过去的热流。

    我盯着铁龙王头上的洞口,希望能看到子弹撞击的火花,可过了很久,想象中的火光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刘尚昂喊道:“不行啊道哥,子弹到了铁龙王头顶上就落下来了,就像是冲力被耗尽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,必须先压住铁龙王身上的炁场,刘尚昂才有机会扩大那个洞口。

    罗菲对我说:“黄河水进不来,也是被铁龙王身上的炁顶住了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,刚才铁龙王在吼叫的时候,因为太愤怒而忘了头顶上的黄河水,无意间撤了部分炁场,才能水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,铁龙王已经停止了哀嚎,它头顶上的黄河水也不再下落,我朝罗菲看了一眼,她现在很虚弱,别说是再次催动招魂幡,恐怕连站起来都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我看到罗菲手中的阴玉,立刻就想说:“你带着阴玉掩护大家撤出甬道。”

    可也就是刚刚有这样的想法,两根狭长的鳞锥就朝我和罗菲这边飞了过来,我赶紧卧倒,将罗菲也扑在地上,鳞锥几乎是擦着我的后背掠了过去,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一划而过的燥烈阳气。

    那股阳气从阴玉上方经过的时候,也受到了极大的消耗,我隐隐感觉到,在鳞锥的阳气被消耗的同时,铁龙王身上的炁场似乎也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你休息一下,体力恢复了……”我正对罗菲说着话,又有鳞锥飞过来,我只能推开罗菲,同时朝着相反的方向快速翻滚。

    铁龙王这是要鱼死网破了么,明知道阴玉会消耗它的炁场,竟还要朝这个方向投掷鳞锥。

    我快速爬起来,将后面的话说完:“等体力恢复了,想办法将阴玉的炁场激发出来!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就抱着番天印朝铁龙王那边跑。

    我推测,铁龙王现在的目标应该是我,因为刚才是我引导了大阵的炁场,只要我离开罗菲他们,他们就暂时没有危险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我猜对了。

    我一路猛跑,就不断有鳞锥朝我这边飞过来,我一次次俯下身子躲闪,其间有一鳞锥贴着我的左肩划了过去,防寒服当场就被磨破一个大洞,我感觉肩头上火辣辣地疼,应该是被磨脱皮了,但没有机会朝伤口上看一眼。

    仙儿在石柱顶端大喊:“左有道,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我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回应她。

    她挥动着长鞭,尖锐的噼啪声一次次出现,每一次鞭声响起,铁龙王的身子都会微微顿一下,但仙儿好像已经快没力气了,鞭声出现的频率下降了很多,铁龙王受到攻击也不像之前那样惨叫。

    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就是闷着头向前冲。

    刚才引导阴阳大阵炁场的时候,铁龙王被压在地上,它剧烈扭动身子的时候竟然没有闹出动静,我大致上可以确定,它的躯体应该没有看起来这么巨大,明确点说就是,它的身体,有很大一部分不是实体,而是大炁化形。

    我只要用番天印脱了它这层炁场,说不定能看到它的真身,找到它的弱点所在。

    几秒钟之后,我一个急冲到了铁龙王身前,它那巨大的身躯还在摆动着,大量鳞锥像下雨似地落了下来,它在我面前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山,光是那股气势压下来,就让我手脚发软,更别说是和它硬杠。

    我绕开了它的正面,快速跑到了它的侧面。

    从刚才开始我就发现,那些鳞锥基本都是从铁龙王的下巴上飞出来的,放射范围是以铁龙王下巴为圆形,呈现一百二十度角的扇形区域。

    我奔到它身侧的时候,胳膊蹭到了它的身躯,那确实不是实体,就是一层黑漆漆的浓重雾气,被我蹭到的时候,雾气也被撩了起来。

    除了燥烈的阳气,雾气中还夹杂着很浓的尸气和戾气,但不知道为什么,离铁龙王远了,我就无法感知到这两种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