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86章 醒龙
    黑暗中传来一阵极重的杂音,那好像是大量铁链正在地上滑动,期间还伴随着很长很长的吐气声:呵——

    我站在原地,都能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热流。地上的鳞片受到了这股热流的扰动,大股大股地蓬飞起来。

    我知道,那股热流就是铁龙王的鼻息,当这股鼻息贴着我的后背划过的时候,我的心脏连续抽搐了好几下。那就像是有人将枪口顶在我的身上,而且不管我动不动,扳机都会被按下。

    仙儿一脸惊愕地盯着我的背后,在她的瞳孔里,我只能看到无数萤火虫映出来的光点。

    我悄悄揭开了火蚕丝布,猛地转身,可甬道中依旧只有萤火虫和满地鳞片,铁龙王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我先是松了一口气,但接着就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这条甬道很长,以铁龙王庞大的身躯是不可能进来的,可我站在这里,竟然就能感觉到它的鼻息……到了现在,我已经不敢想象铁龙王究竟是什么样子,越是想,就越是紧张。

    当时我甚至在想,也许我们真的应该退回去,回头可以想别的办法镇住铁龙王,我们可以请援兵,找更多的道友来帮忙,真不行一颗导弹把这里炸了……

    罗菲走了上来,晃了一下我的胳膊:“有道,让其他人撤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静静地看着罗菲,没说话。

    罗菲又对我说:“摆阴阳阵,只要两个人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仙儿还是一脸的紧张,却也朝我这边凑了凑,她用一种和平时不太一样的庄重眼神看着我,我能读懂她眼神中的含义,她说,她不会走。

    想不到在这个时候,罗菲和仙儿都比我坚强,我看了看刘尚昂和梁厚载,冲罗菲笑了笑:“他们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又对耿师兄说:“师兄,你先出去等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耿师兄回应着我的话:“你是不是想说,要是你们多久多久不出来,就让我出去给庄师兄报信?”

    我确实想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接下来耿师兄又说道:“要死一块死吧,这点骨气我还是有的。有道,赶紧往前走吧,咱们得拿到阴玉,不能再让葬教得手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攥了攥罗菲和仙儿的小手,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在我身后,刘尚昂对耿师兄说:“耿大哥,硬气哈!刚才那声音一出来,我就快吓得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耿师兄就很严肃地回了一句:“我现在想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我走在前面,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展开了笑容。

    在这样一个地方,我竟然会笑出来,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,但在那一刻我有种感觉,我觉得自己这辈子活得很值,因为有他们在我身边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甬道深处再次传来了吐气声,铁龙王温热的鼻息在狭窄的甬道中翻涌,撩起了地上的鳞片,也让半空中的萤火虫四处乱窜。

    我心中已经没有恐惧,索性解开火蚕丝布,将番天印抱在手上。

    反正都已经到这了,我不可能再回去,铁龙王就算再怎么生猛,但终究是个邪物,管它阴气还是阳气,我就不信它能干得过番天印。

    一边这么给自己打气,我一边又加快了步伐,只想着快点走出甬道。

    可甬道的长度比我想象得还要长,我们走了很久,直到腿脚开始发酸,才总算是见到了甬道的出口。

    在甬道外,是一个体积巨大的洞穴,萤火虫满天飞动,照亮了这个空间的全貌。

    在距离我们几十米的高处,倒挂着大量断裂的石钟乳,有个地方还破出一个直径至少在百米以上的大洞,在洞口外,是勃勃流动,却又不顺着洞口下落的黄河水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洞口的正下方,就是铁龙王。

    过去我曾问过师父,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龙吗,师父从未正面回应过我。

    可现在出现在我眼前的,就是一条盘在地上的“龙”,它太大了,我无法估计它的长度,只知道它身上最细的地方也有五六米宽,此时它似乎正陷入沉睡,一双眼睛紧闭着,那个和鹿脸相似的巨大头颅就沉在正对我们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传说中的“龙”,它的头上没有角。而且在见到它之前,我一直以为那些鳞片就是从它身上脱落下来的,可现在看,铁龙王的整个身子都是黑漆漆的,萤火虫从它身旁飞过的时候,它的身上也没有鳞片的反光。

    盯着铁龙王看了一会,我越发觉得它不像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生物,它仿佛只是一个由阳气凝聚起来的黑色影子,没有实体。

    罗菲悄悄碰了碰我的胳膊,指着头顶上的那个洞口低声道:“铁砣子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,就看到在洞口的边缘,垂着几条狭长的锁链,每条铁链的底端都悬着一个铁砣子。

    那些铁砣就像是哄婴儿入睡的铜铃一样,在铁龙王的头顶上缓缓摇晃着。

    这些铁砣子垂得这么深,当初是怎么跑到河道里去的?

    这个疑问只在我脑海中闪了一下就被我强行压下去了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罗菲手里的招魂幡,她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,冲我点了点头。我举起番天印,凝练念力,准备走罡,罗菲也展开了招魂幡。

    也就在艮字幡完全被展开的那一刹那,铁龙王的身子突然震了一下,我心里一沉,立即朝铁龙王那边望过去,就看到铁龙王缓缓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在那双纯白色的眼睛里,我看不到瞳孔,但我有种感觉,铁龙王现在正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我朝罗菲那边看了一眼,她手里拿着招魂幡,站在原地,一脸紧张地看着铁龙王。

    我现在也是紧张到手腕都有些发颤,希望铁龙王没看见我们,它只是单纯地睁了一下眼,很快就会重新入睡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这么想,可那种被铁龙王凝视的感觉却变得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呵——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铁龙王张开了嘴,长吐一口气,燥烈的阳气顿时朝我们这边席卷过来,那股阳气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吹散了艮字幡上的阴气,罗菲赶紧将艮字幡卷起来,如果不这么干,艮字幡很可能受到不可逆的伤害。

    我紧张到不敢有任何举动,可身后却传来一声极为突兀的枪响。

    嘡!

    刘尚昂开枪了!

    我立即转过头去看他,就看见他和耿师兄并排站在一起,两个都在微微战栗,刘尚昂手中还端着狙击枪。

    这是擦枪走火,他刚才一定是太过紧张,才不慎按下了扳机。

    就在回头的时候,铁龙王那边传来了子弹和金属碰撞的锐响声,紧接着,地面开始轻微地震颤,在水洞的正下方,铁龙王盘转着身子,缓缓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我立即拉上仙儿和罗菲,冲着后面的人喊:“退到甬道里去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身后就传来“嗖、嗖、嗖”一阵声响,有什么东西划破了空气,朝我们这边飞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立即抽出青钢剑,转身一看,就看到三根长度在一米以上的尖锥朝这边飞了过来,萤火虫的散发出的蓝光照在上面,泛出金属般的光泽。

    当时我就反应过来,这些锥,和刺入疯和尚胸口的鳞锥应该是同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它们在空中飞行的速度不算太快,但都带着一股很沉重的力量,我猛地俯身,同时挥动青钢剑,想把其中一根鳞锥格飞,可当剑身接触到它的时候,我就感觉手腕一麻,虎口都被震得生疼。

    这根鳞锥只是稍稍脱离了原本的轨道,一下插在了甬道出口处的石壁上,石板被破开一道大口子,一时间碎石飞溅。

    另外两根鳞锥径直飞向了甬道,粱厚载赶紧闪避,刘尚昂也拉着耿师兄快速躲到一旁。

    就见鳞锥笔直地进入甬道,很快,狭窄的甬道深处就传来了碰撞的回音。

    不行,不能进甬道了,如果我们几个全都聚在里面,而铁龙王又在这时候发射鳞锥,在狭窄的空间里,我们根本没办法躲避。

    粱厚载就地打了个滚来到我身边,很简短地说了句:“铁龙王好像被束缚住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边刚说完,又有鳞锥飞了过来,我们只能一左一右地分开躲闪。

    我俯着身子快速移动,眼睛一直盯着铁龙王那边,此时它正扭动着身子,鳞锥就是从它那黑漆漆的身子里飞出来的。

    粱厚载应该是对的,如果铁龙王没有被束缚的话,早就应该扑过来了,现在它扭动身体的时候,也仿佛受到了很大的阻力,动作看上去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因为脑子里想着这些事,我一时间分了神,没留意到正前方有东西飞过来。

    那不是鳞锥,而是一个模样和铁砣子差不多的黑色物体,它在飞动的时候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直到快到我面前,我才感觉到一丝风压。

    当我发现它的时候,它和我之间的距离已不足一米,我慌慌张张地躲避,但已经晚了,当时就感觉腹部受到一股巨力的挤压,之前喝下去的水和食物险些被一股脑地压出来。

    我脚下一个趔趄,当场摔倒在地,罗菲想要冲过来,但同时有三四根鳞锥朝她那边飞过去,她只能朝着和我相反的方向闪避。

    受到重击之后,我的脑壳有些发木,整个人是懵的,这时候我听到刘尚昂的叫喊声:“道哥,快躲开!”

    我不敢有丝毫的迟疑,强忍着腹部的剧痛就地一滚,接着就听到身旁有重物落地的声音,随即又有碎石片砸在我的脸上、身上,但我已经感觉到不到疼了,它们砸在我身上,顶多只有一阵麻嗖嗖的触感。

    我感觉有人凑到了我跟前,拉着我的胳膊将我拖开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子我才稍稍回过劲来,才发现耿师兄也躺在我身边,他大腿上插着半截鳞锥,这会正不停地流血。

    罗菲站在我面前,高举着盛有阴玉的盒子,我看到盒盖是打开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