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85章 八匙开棺
    耿师兄皱起了眉头,他沉思了一阵子,又对我说:“咱们得把这块砖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石砖本来就是松动的,挖起来并不困难,我和耿师兄同时用工兵铲插入石砖的缝隙,用力一撬,石砖就从墙壁上脱落下来。

    在砖的另一侧是个很深的凹槽,我拿灯笼照了照,就看到槽底陈放着一个金属材质的盒子和一颗石球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这两样东西能不能碰,就站到了一边,让耿师兄凑到凹槽前。

    耿师兄也犹豫了一下,可还是伸手拖出了槽底的盒子,那盒子有些重量,耿师兄用一只手还端不动它,后来伸出双手,才将它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先是掂了掂盒子,我就听到盒子里传来“哗啦哗啦”一阵碎响,打开盒子以后,里面有八把狭长的钥匙,在钥匙的尾部都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圆饼,上面刻着一个小篆体的文字。

    耿师兄将那些钥匙捧出来,一把一把仔细查看,嘴上还说着:“休、生、伤、杜、景、死、惊、开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他就再次陷入了沉思,过了一会,又站起身来,将手伸进墙上的凹槽,扯了一下槽底的石球。

    我举着灯笼,就看见石头后面好像连着一条很细的锁链,但光线太暗,看得也不真切。

    耿师兄抓着石球,将它整个拉出了凹槽,接着就听见墙壁内传来“咔嚓”一声细响,这声音出现以后,石球好像受到一股从墙壁内部传来的方向拉力,急速朝着凹槽中退了回去,耿师兄手指上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抓住石球,顿时脱手。

    当石球完全退到凹槽底部的时候,墙壁另一侧又是咔嚓一声响,在这之后,我就感觉那面石壁微微晃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我和耿师兄在墙壁这边折腾的时候,刘尚昂他们就在后面观望着。

    墙壁一晃,就听刘尚昂有些紧张地问:“怎么着了这是?墙怎么晃了?”

    他这边刚说话,墓室外就传来“嗤啦啦”的一阵噪音,那声音听起来,好像是石壁在地面上滑动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耿师兄仔细聆听了一会,对我说:“声音是从后殿那边传过来的,殿门已经开了。”

    我也没犹豫,立即打着灯笼离开墓室,耿师兄在临走前将装钥匙的盒子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一出墓室门,我就能闻到一股很重的霉烂味,让刘尚昂测了一下空气,仪表上的指针已经偏转到了黄色区域和红色区域的交界处,大家带上面罩,接着向前走。

    我们先是沿着布满浮雕的石壁一路走,之后又顺着钉有圆钉的墙壁,一边走,一边寻找通往后殿的入口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就在这面墙上发现了一扇门,确切点说应该是一个缺口,就见墙壁上少了六块砖,形成了一个两米多高的长方形门洞,我用狐火灯笼朝里面照了照,门洞另一侧是个黑漆漆的大空间,洞口正下方的石板上有摩擦的痕迹。

    我仔细感知了一下,门洞中的阳气没有变浓的迹象,这里依旧不是镇压铁龙王的主墓室。

    耿师兄也朝里面望了望,皱着眉头说:“里面应该就是后殿了,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举着灯笼进了门洞,走了没多远,就看到地上堆了厚厚一层鱼鳞样的薄片,这些薄片的韧性很足,踩在上面的感觉很皮实,就像是踩在一层厚厚的牛皮上。

    有些薄片上已经发霉长毛,刚才闻到的那股霉烂味,应该就是从上面散发出来的。我现在带着面罩,倒也闻不到那股味道了。

    梁厚载说,这些鳞片,有可能是从铁龙王身上蜕下来的。

    我赞同他的说法,就算我们身处的不是主墓室,也应该离主墓室不远了。

    越是深入,地上的鳞片就变得越来越厚,狐火已经照亮了墓室最深处的石壁,在石壁附近,鳞片堆积成了一个半人多高的小丘,新的鳞片从丘顶上滑下来,底部的鳞片有些已经发霉。

    耿师兄指了指鳞片堆起的小丘,对我说:“挖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大家取出工兵铲一起凑过去,快速将小丘挖开,在鳞片堆的底部,竟埋着一口开盖的黑石棺,我们挖出它来的时候,还有鳞片正沿着棺口被挤出来。

    耿师兄抓起一块鳞片仔细看了看,说铁龙王肯定就在黑石棺下面,让我们将棺材里的鳞片也清理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在他说这些话之前,我们已经着手清理棺中的鳞片了,随着棺材里的鳞片越来越少,我心里就越发的紧张,时不时朝罗菲那边看上一眼,她现在还是有些虚弱,也不知道见到铁龙王以后,还能不能顺利布出阴阳大阵。

    上次在青铜墓镇压诸怀的时候,梁厚载曾说,我和罗菲布置出来的阴阳大阵,威力已经超过了师父和师伯当年布置的那一个。当时我陷入了昏迷,也不知道梁厚载的话有几成真假。但我心里很清楚,我和罗菲布置阴阳大阵的时候,还不能像当年的师父师伯那样,让大阵的炁场穿透岩层,直接将沉睡在大墓底层的尸蛟镇住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罗菲手中的招魂幡太少,才导致了阴阳阵无法达到那样的穿透力。

    只有到了铁龙王面前,我和罗菲的阴阳阵才能发挥作用,这确实是件很麻烦的事。

    耗费了不少时间,我们总算将棺材里的鳞片清理得差不多了,而在棺材的底部,赫然出现了一面上锁的黑石门。

    那扇门的材质和黑石棺一样,也是用无根石打造的,两扇门板之间露出一条三指头宽的缝隙,鳞片就是从这里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耿师兄趴在棺材里,仔细查看着那把硕大的锁,我打着灯笼站在他旁边,一眼就能看出来,锁身也是用无根石打造,在锁六个面上都有锁孔,正反两面各有两个,另外的四个面各有一个,正好八个锁孔,对应了之前从左配殿找到的钥匙数量。

    “有道,把盒子拿过来,”耿师兄闷头盯着那把锁,头也不转地对我说:“灯笼放进一点。”

    我将装有钥匙的盒子放在耿师兄的右手边,又将狐火灯笼朝棺材里续了续,在火光的照耀下,我看到耿师兄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。

    他从盒子里拿出一把钥匙,嘴上不断说着:“景门,景门,这个应该是景门,这里……是休门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就将手中的车钥匙捅进了锁头左面的钥匙孔,小心翼翼地转动钥匙,锁身上很快传来了轻响,耿师兄长出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还好猜对了,这把锁果然也是颠倒乾坤的构造。景对休,杜对着开,生对死,伤对惊,错不了了,错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耿师兄依次将八把钥匙捅进锁孔,每次拧转钥匙的时候,锁身上都会传来轻微的“咔嚓”声,当第八把钥匙被拧动的时候,我清晰地听到锁身上传来“铛”的一声,那好像是弹簧弹动的时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开了!”耿师兄轻叫一声,将锁从黑石门板上拆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他从棺材里出来,我和梁厚载一左一右各抓一扇门板,同时用力,黑石板顿时被拉开,一股很重的阳气从地下的暗道中奔涌而出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阳气来得这么快,顿时紧张起来,快速抽出青钢剑,让剑锋直指暗道的入口。

    梁厚载也急急后退几步,一手拿着金包骨,另一只手取出了辟邪符。

    大家都不敢妄动,警惕地盯着黑石棺,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推移,阳气弥漫了整个墓室,可它的浓度在提升到一定程度就停止了变化,铁龙王也没有顺着暗道钻出来。

    我凑到棺材前,两手扶着棺身,小心翼翼地朝暗道中看了看,里面除了有大量鳞片堆积,还有一些浮动的光点,看上去,就像是一只只在空中飞动的萤火虫。

    每一个光点的亮度都和我此刻拿在手中的狐火灯笼差不多,可奇怪的是,刚才黑石门上明明有缝隙,光却没有透出来。

    梁厚载将手指放在面罩的按钮上,小声问我:“下去?”

    我点了一下头,翻过棺身,一跃进了暗道。

    这条暗道是斜着向下延伸的,坡道上堆积了一层层鳞片,我的脚踩在上面,立即顺着鳞片下滑了一段距离,我赶紧伸手扒住暗道的外缘,才得以站稳。

    “小心滑。”我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声,随后才顺着鳞片,慢慢地向着下方滑动。

    在下滑的过程中,我举着狐火灯笼,竟发现那些漂浮在空中的光点真的是萤火虫,在地上的鳞片中,还有很多节肢状的幼虫。

    仙儿跟在我身后,他也看到了那些幼虫,开口对我说:“这些幼虫是以鳞片为食啊,看样子,这些萤火虫也不知道在这里繁衍了多少代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我就滑到了坡道底部,正前方是一条笔直延伸的深邃甬道,我们的到来惊扰了那些趴在墙上的萤火虫,一瞬间,甬道中光晕闪动。

    每一只萤火虫都散发着清冷的蓝光,可我如果没记错的话,萤火虫的光不应该是黄绿色的吗。

    仙儿凑到我身边,快速出手,空掌抓住了一直萤火虫,她捏着虫子的翅膀,将发光的虫腹举在我的眼前,对我说:“它们一代代被这里的阳气影响,已经变异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仙儿:“这些虫子有危害吗?”

    仙儿一口气将手指间的萤火虫吹走,撇了撇嘴说:“应该没有吧,这么小的虫子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将狐火灯笼还给她,又回头看了看,等所有人全都下来了才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除了满地堆积的鳞片和半空中的萤火虫,甬道中就只剩下两面光秃秃的石壁,我借着冷蓝色的萤火光仔细观察着两侧石壁,它似乎是一体成型的,墙面上看不到石砖间的缝隙,不只是左右两侧,拱顶和偶尔从鳞片中露出的地面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在甬道中走了很久,我担心面罩里的净化剂不够用,就停下来,转身问刘尚昂:“现在换备用药吗?”

    刘尚昂只说了一个字: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应该说我只听到了这一个字,后面他还说了什么,但完全被甬道深处传来的声音给盖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