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81章 血婴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我听到隧道尽头传来一阵悠长的吐气声,乍一听,那声音像是从人类的嘴里发出来的,但我还没来得及仔细辨认,头顶上的尸气就变得躁动起来,它们要出来了!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我看到有东西顺着***一起从洞口落了下来,它下落的速度很快,我只看出那好像是一块软肉,落地的时候,还传来啪嗒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我盯着地上的水,水汽上扬,模糊了我的视线,我只能看到雾气后面有一个影子正不停地蠕动,渐渐,影子在蠕动中长出了短小的手臂、腿脚,还伸出一个硕大的脑袋。

    光是看影子我就能辨别出来,此刻站在雾气后面的,是一个外形和婴儿相似的东西,它身上带着不算浓郁的尸气。

    我没敢迟疑,一个箭步上前,挥动青钢剑就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穿破水雾的那一刹那,我终于看清了雾气中的东西,那就是一个没有皮的婴儿,一根根细长的肌肉就这么裸露在外面,它的身子瘦弱,只有脑袋和小腹出奇得大。

    朱栓柱曾说,血婴是没有眼睛的,他当时大概是因为太过紧张,没有看清血婴的全貌。在我眼前的血婴长着一对铜铃般的大眼,可眼中无白,也看不到瞳孔,就是一颗黑溜溜的珠子,我冲过去的时候,那双眼睛还在不停地转动。

    我来到它跟前的时候,它突然发力,霍的一下从地上跳起来,直扑我的面门。我也没废话,一剑斩出,让它在半空中身首分离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将它斩首的时候,我留意到它的脚掌有些像蛙掌,两条腿虽然纤细,可大腿和小腿上的一根根肌肉却是圆鼓鼓的。

    这血婴看上去,就像是快要进化成人的青蛙。

    血婴被斩首之后,身子竟然还能动,头颅落在地上,可那双眼睛滴溜溜地转着,朝我这边看。

    我从防水袋里摸出三张锁魂符贴在青钢剑上,用剑身在血婴的天灵盖上猛拍一下,头颅上的尸气散了,顿时开始快速腐朽,可那身子依然在动,我看到它在原地转了一个圈,接着就朝墓道深处跑去了。

    它这是要干什么?去找铁龙王吗?

    我没敢犹豫,立即冲上前,一剑拍在了血婴的身子上,它的上半截身子猛地晃了一下,接着就歪倒在地。

    刚才血婴的头颅被青钢剑击中以后,尸气散得很快,可它身上的尸气却散得慢一些,尤其是心口位置的那一小团尸气,过了好半天才一丝一缕地散尽了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眼隧道顶端,裂隙已经越来越多,另一个石包眼看着马上就要破裂,第二个血婴快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血婴的命门是心口。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快速朝快要破开的石包那边走。

    刘尚昂端出了狙击枪,我走到他身旁的时候,拍了拍他的后背:“你肩膀上的伤还没好利索,用手枪。”

    刘尚昂点了点头,将狙击枪装回防水袋里,又拿出了手枪,并将大把大把的子弹塞进了浮力背心的口袋里,整个人看上去都变得鼓鼓囊囊的。

    他的浮力背心应该是特制的,我们这么多人,每个人都有一个背心,可就他身上那个口袋多。

    我将视线挪回了石包那边,可等了好半天,它就是不破。刚才有一只血婴被杀,其他的血婴似乎又开始犹豫起来,迟迟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在这时候,隧道深处又传来一阵绵长的吐气声,比上次还要清晰,那个声音很长、很轻,却在整个隧道中回荡起来,就如同洪钟大吕的余音一样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们头顶上就传来咔嚓咔嚓一连串细响,在我正对面的石包终于完全破开了,大量***从中倾泻,落地之后,又像沸水一样翻涌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两只脚掌都浸在水中,手握青钢剑,紧盯着从破口倒灌进来的水柱,却没看见有别的东西顺着水跌落。

    在这一个石包破开之后,又有大量石包一一被顶破,碎石在水中四处乱窜,落地的***在阳气冲撞下不停涌动,我们就像是站在了一口烧沸的大锅里,水汽蒸腾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这时我发现,不远处的水柱中有几个影子落了下来,这个水柱就在刘尚昂身边,当时刘尚昂的目光投向其他地方,并没有留意到身旁的情况。

    我赶紧冲他喊:“瘦猴,躲开!”

    刘尚昂的五感比常人灵敏得多,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,在喊出声的一刹那,他已经和水柱错开了一个身位,同时端起54式,连续扣动扳机,子弹穿入水层,将地面打碎,崩飞的石粒顿时激起了大量水泡和浪花。

    可我能感觉到,刘尚昂这几枪没有伤到血婴,水柱中的尸气变得越来越浓了。

    “等血婴成形了再开枪!”我喊了一嗓子,这时我身侧的水柱中也落下了东西。

    我立即一个闪身,同时一剑拍过去,就听见啪的一声,一块烂泥巴似的软肉从水柱中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单论物理杀伤力,青钢剑这一下肯定比不上刘尚昂的子弹,可贴在青钢剑上的锁魂符却能极快地化解尸气。

    那块肉一样的东西落地之后,上面就长出了胳膊和腿,可还没等左腿完全长好,上面的尸气就已散尽,它又开始快速地腐烂。

    之前落在刘尚昂脚边的两块烂肉已经变成了血婴,其中一只冲破水层,直扑刘尚昂,另一只扑向了仙儿,仙儿甩动长鞭,鞭头打在血婴的胸口上,哒的一声,那只血婴竟然被当场破了膛,飞落到水中之后就再也没起来。

    可在血婴出现的时候,刘尚昂的身子微微顿了一下,大概是因为血婴的样子让人产生了片刻的惊慌。

    但也就是这一晃神的功夫,血婴已经窜上了刘尚昂头顶,伸出一对尖锐的小爪子抓向了刘尚昂的头皮。

    我也是这才发现,血婴的指尖竟然还能在瞬间生出利爪来。

    刘尚昂离我两米远,水已没过膝盖,我想过去帮他,却很难迈开步子。

    好在刘尚昂的反应还算快,血婴刚一爬上他的头顶,他就猛地甩了一下身子,血婴被甩下来了,可在跌落之前,它却一把抓住了刘尚昂的头发,我离得这么远,都能听到嗤啦啦一阵响,刘尚昂有大一簇头发被硬生生扯了下来,当场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这一下刘尚昂也怒了,一把抓住快速跌落的血婴,拿枪口顶住血婴的左胸,嘡的一声枪响,那只血婴的身子猛一下抽搐,接着就开始腐烂了。

    刘尚昂扔了手里的血婴,冲我喊:“它想扒我的皮!”

    回想刚才血婴骑在刘尚昂头顶上的样子,似乎是想在刘尚昂的天灵盖上开一个血洞,然后将刘尚昂的一身皮从头到尾整个扒下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心里也忍不住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可在表面上我还是要保持镇定,冲刘尚昂那边喊:“你保护好耿师兄,尽量别参与战斗,能躲就躲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股股黑影顺着水柱进了隧道,我用青钢剑拍中了两块烂肉,可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多,我只能朝大家招手,让他们朝我这边靠拢。

    粱厚载现在也不敢直接向水中扔辟邪符,就怕耗光了水里的阴气,他又拿出了那个包金皮的大腿骨,不断击打着水中的烂肉。

    他护着刘尚昂和耿师兄朝我这边走,口中说着:“这些血婴,都是铁龙王的贡品啊。”

    贡品?什么意思?

    这时仙儿和罗菲已经退到了我身旁,就听仙儿对我说:“在这两千年里,当地的百姓将铁龙王当成了河神,两百年前,每到秋分时节,当地人就会供上一对童男童女,献给所谓的河神。他们可能想不到,这些孩子沉入水底之后,全都变成了这个样子。哼,拿恶妖当神仙,愚昧!”

    仙儿今天说话的口气,怎么和平时不太一样呢?不对,不只是口气变得沉稳了,连音色都有些不一样。她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我拍飞了迎面扑来的血婴,问仙儿:“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

    仙儿说:“一本老《黄河志》上写的。”

    我:“黄河志,什么黄河志?”

    粱厚载也徹了过来,说:“中午吃饭的时候,罗菲用你手机查到的一本老书,百年前就作废了,现在当地的黄河志上没有这些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完,刘尚昂就在喊:“你们仨别聊了,我滴个娘嘞,血婴太多了!”

    他一般喊着,一边拉着耿师兄朝我这边跑,雾气间,大量血婴正在他身后猛追,有些跳了起来,直扑刘尚昂和耿师兄的头顶,刘尚昂扯着耿师兄的胳膊,毫无章法地到处乱躲。

    我和粱厚载赶紧冲过去,将那些血婴驱散,护着刘尚昂和耿师兄后退。

    我留意到,当我正对着血婴的时候,那些血婴就不敢上前,可当我背对着它们的时候,它们就会扑上来。

    至于罗菲那边,根本就没有血婴敢靠近她。

    这些没了皮的邪尸确实有忌惮的东西,但不是我背上的黑水尸棺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了疯和尚留下的小盒子,血婴一见到这个盒子,顿时停止了追逐,远远朝着我们这边看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围成了一个圈,和隧道中越来越多的血婴对峙。

    两千年,每年秋分时节都有一对童男童女入水,如果所有血婴一齐出现,数量至少在四千左右,那样的数量,根本不是我们能对付的。

    疯和尚说,打开了盒子,里面的东西就会失效。可只是将这样一个盒子拿在手中,也只是能让血婴停在那里,完全没有实质性的效果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隧道深处传来一阵悲戚戚的呜咽声,那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个女人在哭,可又像是某种动物在轻声鸣叫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到,隧道深处的那个东西在呼唤这些血婴。

    就见那些血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一个个脑门上血管暴胀,一对黑漆漆的眼珠疯狂转动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