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74章 铁龙王
    和尚又说:“你们这个村子惹怒了铁龙王,它现在还被地底下的阴气压着,没法出来作乱,至今也只杀了一个黄山,可要是等阴气散尽了……到时候,村里人就算跑到天南海北也得被它抓住,扒皮抽筋!”

    说完,和尚就松开了朱栓柱,让他回家了。

    到家以后,朱栓柱反复琢磨着疯和尚的话,越想越怕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朱家大哥在地主家帮工没回来,家里的两个姐姐也都已经嫁了人,只剩下朱栓柱一个人生火做饭。

    他只给自己弄了一点稀粥,又取了新米,做了一碗夹生饭,并将饭碗藏在了抗炉灶旁边。

    晚上,朱家大哥回到家,做饭的时候发现缸里的米少了很多,但也没多说什么,依旧生活做饭。

    朱栓柱那时候十七八岁,正是吃壮饭的时候,大哥没多问,大概也是觉得他中午太饿,吃得多了。

    谁年轻的时候没有个吃壮饭的时候,加上朱栓柱他大哥又特别疼他,当然不会过多地责怪他。

    吃过饭,朱栓柱的大哥就睡下了,朱栓柱也躺在炕上,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眼看着已经是三更天了,朱栓柱竖起了耳朵,全神贯注聆听着门外的动静。

    这时候,窗外先是传来一阵轻微的咳嗽声,随后又有人小声呼唤朱栓柱的名字。

    朱栓柱轻手轻脚地爬下炕,又悄悄到炉灶那边取了半生饭和两把锄头,这才蹑手蹑脚地出门。

    疯和尚一早在门外等着了,他见朱栓柱出来,就小声催促朱栓柱动作快点,朱栓柱轻轻关上房门,才跟着疯和尚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黄河口的时候,找了一条停在那边的渡船。朱栓柱从小在黄河边长大,对于这样的船早就轻驾就熟,他划着船橹,带着和尚来到对岸。

    当船走到河口中心的时候,朱栓柱的心理就一阵阵地紧张,生怕铁龙王从水里头钻出来,把小船给掀了。可坐在船头的疯和尚却一直是副无所谓的表情,似乎早已料定了不会出事。

    上岸以后,两人就快速来到了朱栓柱先前提到过的那座荒村。

    这个村子在朱栓柱出生前就慌了,在那个年代,军阀乱战不休,像这样的荒村根本没人管,久而久之,就成了流浪汉的聚居地。

    不过当地的流浪汉要到入冬以后才回村子,当时正值暖春,他们都跑到城里去了,只剩下两三个上了年纪的还守在村里。

    疯和尚一进村,就说村子里头阴气重,还说什么,朱栓柱他们那个村子在黄河口的阳面,这个村子在阴面,原本是不应住人的。

    对于疯和尚的说辞,朱栓柱也不太关心,他就是想尽快把这事给了结了,然后赶紧回家。

    疯和尚带着他在村里转了几圈,后来又找到一个当地的流浪汉,询问村子里哪些地方闹过鬼。

    流浪汉说,他也是刚来没多久,只是听先前住在这里的人说,村子南面过去住了一个大户,那里有个大宅院,是个鬼宅,凡是晚上进去的人,没一个能活着出来的。

    疯和尚问他进去过没有,流浪汉赶紧摇头,说那地方阴得很,别说是进去了,就是大半夜的从外头经过,都让人浑身打哆嗦,哪还敢进去啊。

    也是看流浪汉可怜,疯和尚还给了他一块洋钱,让他带着另外两个人尽快搬到别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疯和尚就带着朱栓柱去了大户的宅院。

    来到宅院门口的时候,朱栓柱就觉得身上不对劲了,明明是暖冬时节,可他身上却一阵阵地发寒,腿脚都跟着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疯和尚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进了宅院之后,朱栓柱就感觉身上越发僵硬,可疯和尚却不管他,一个人在院子里东走走西看看,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最后,和尚走到了院子中央,那里还摆着一张断开的石桌子,以及一张裂开缝的石凳。

    疯和尚嘴里一边说着“就是这,就是这。”,一边将石桌掀翻。

    在朱栓柱看来,那张石桌至少也得两百来斤沉,可和尚掀翻它的时候,却丝毫不费力气。

    也就在石桌被掀翻的那一刹,朱栓柱就感觉到院子里的寒意陡然加重了几分,他的手脚就像冻僵了一样,已经完全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疯和尚走到他身边,用力拍一下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被和尚拍了这么一下子,朱栓柱就感觉身子突然变得轻松起来,就连寒意也一并驱散了。

    和尚从他手里接过一杆锄头,指了指石桌刚才矗立过的地方,说了一个字:“挖!”

    在这之后,两人就动手挖了起来,没想到,几锄头下去,土坑里竟然冒出了黄水,这些黄水,和当初河道里冒出来的那些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和尚没有停手的意思,朱栓柱也不敢停,就这么一锄头一锄头地挖着,有几滴水溅到了他的脚脖子上,他顿时就感觉一阵寒意顺着脚脖直往头顶上蹿,一时间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这时候,疯和尚从破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盒子,将它递给朱栓柱:“这东西你放在身上,但别打开它,打开就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朱栓柱将那个盒子放进怀里,身上果然不再发寒了,再有黄水溅落在他身上,他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两人花了整整一个时辰才挖出一个不算太深的坑洞,直到铲子落在土里的时候,地底下传来了回音,疯和尚才让朱栓柱将夹生饭拿来。

    朱栓柱取了那碗饭,将它递给和尚,和尚则指着院子里的一处荒宅对朱栓柱说:“你到那里面躲着,贫僧若是不叫你,你千万不要出来,也别探出头来看。给你的盒子也是万万不能打开的,切记切记。”

    朱栓柱巴不得离那些黄水远点呢,经和尚这么一说,他就赶紧冲进了那个屋子。

    在第一只脚踏过门槛的时候,朱栓柱从余光里看见,和尚将那碗半生饭放进了他们之前挖出的坑里,土坑顿时安静下来,不再冒黄水了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朱栓柱就缩在了屋子角落里,只等着疯和尚唤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院子里就刮起了大风,那阵风呜呜戚戚,就像是一阵阵的鬼叫,朱栓柱抱紧了怀里的盒子,缩着脑袋,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后来,他又听到宅院外面传来一阵撕破喉咙般的惨叫,还有疯和尚的叫骂声和打斗声。

    朱栓柱怕急了,用手死死堵住耳朵,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朱栓柱就感觉肩头突然一沉,好像有东西压在了他身上,那一下险些把他的魂给吓飞了。

    他战战兢兢地睁开眼,却看见疯和尚就站在他面前,此时正将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。

    和尚看起来有些虚弱,他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简洁地对朱栓柱说了声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朱栓柱忙不迭地站起来,想去搀扶和尚,可疯和尚却摆了摆手,表示能自己走。

    离开屋子的时候,朱栓柱朝土坑那边看了最后一眼,却发现坑已经被填平了。

    出宅院的时候,朱栓柱就闻到了一股浓烈了血腥味,和尚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,对他说:“快走,莫回头!”

    当时疯和尚的脚步已经不太稳当了,他的胳膊搭在朱栓柱肩膀上,朱栓柱承担了他一半的重量,架着他快速离开了村子。

    直到出了村口,疯和尚才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地说:“唉,想不到我还是救不了他们呐,罪过罪过。”

    朱栓柱就问和尚:“刚才那股血腥到底是咋回事啊?”

    和尚依旧叹气道:“是那几个流浪汉,被铁龙王拔了皮,我救不了他们呐,造孽啊!”

    说罢,和尚就朝着黄河口那边走了,朱栓柱心里头虽有疑问,但也不好多问,三步并作两步,跟上了和尚的步伐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河岸,朱栓柱刚要解开船锁,忽然听到水面下传来“嘭”一声闷响,他被这声音吓了一跳,手里的绳子也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和尚就对他说:“别怕,它现在翻不了天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和尚的眼睛一直盯着河面,朱栓柱也朝河面上看去,就看到水底下出现了一条黑漆漆的影子,正逆着河流快速游动。

    和尚指了指那个影子,对朱栓柱说:“那就是铁龙王。”

    朱栓柱长这么大,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巨大的东西,他没法估算影子的长度和宽度,那影子几乎覆盖了大半个河面,在它游动的时候,大量黄河水从河道中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见它身子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,河面上被他搅起了大股大股的波浪,可过了没多久,那个影子就慢慢变细、变短,最后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疯和尚盯着慢慢平缓下来的河面,也是长松一口气,随后又伸出手来,对朱栓柱说:“东西还来。”

    朱栓柱将盒子还给他,他又对朱栓柱说道:“贫僧这就要离开了,你自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前后经历了这么多事情,朱栓柱心里头本就是一晃一晃的,听和尚这么一说,他就赶紧解了船锁,一个人驾船回到了对岸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人陷入了沉思,过了好半天,他才对我们说:“我上船的时候啊,听那个和尚说了一句话,他说,黄河口那边的风水是人做出来的,铁龙王还得让懂风水的人来镇住。那时候我忙不迭地过河,后头的话没听清。在哪以后啊,疯和尚就没再回来过,咱也不知道他到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将老人的最后一段话写在本子上,问老人家:“在这之后,黄河口这边没再清过淤吗?”

    老人说:“清,年年都清,后头几年清淤,我可不敢再去了。不过清淤的时候也没再出过啥怪事。呵呵,太平了,打铁龙王没了以后,俺们这就太平了。”

    我又问老人:“黄山的事是怎么处理的?”

    老人叹了口气:“还能咋处理啊,村里头都忘了有这么个人了。别说别人了,村南头的那个老黄头,他就是黄山的侄,连他都忘了黄山是谁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