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73章 疯和尚
    就见屋子外头趴着十几个婴儿,正探着头朝窗户这边看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人的身子猛地抽搐了一下,过了好半天才说道:“那些小娃儿,全都被扒了皮啊,一个个身上血淋淋的,眼珠子也不知到哪去了,就用那空空的眼洞,直勾勾地对着窗户。”

    我一面听着,一面将老人话记录在了之前准备的本子上。

    老人平复了一下心境,继续讲他的故事。

    他们父子两人担惊受怕一整夜,万幸的是血婴没有闯进屋,他们一家人的性命,也基本的得以保全。

    但他的父亲却在经历了当晚的事之后就一病不起了。那段时间,朱栓柱每天窝在家里头照顾父亲,好长时间没有出过们,河口那边他既不敢再去,也去不了了。

    在那段日子里,他发现村子里的青壮还是每天带着锄头从他家门前路过,家里人除了照顾他的父亲,平时也是正常出门,到了晚上,一家人都睡得好好的,只有他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他隐隐感觉到,村里的人好像都有些不对劲,他们好像全忘了几天前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朱栓柱的父亲最终没挺过来,在那一年的年关走了。

    在那个年代,穷人家里头有人过世,是不可能大规模发丧的,只是自家人披麻戴孝,在家里设一口灵堂,村里人过来祭拜一下就算了,就是那口棺材,还是全家老小掏光了所有积蓄才买来的。

    朱栓柱父亲下葬的那天,他原本是想找黄山来给父亲送魂的,可又联想到那天晚上的惨叫声,总觉得黄山可能出事了。

    果然,当朱栓柱来到黄山家门前的时候,那扇门怎么敲都不开,正好住黄山隔壁的朱老七路过,朱栓柱就拉住了朱老七:“老七,黄山家怎么没人呢?”

    朱老七停下脚步,很不解地问朱栓柱:“黄山是谁啊?”

    听到朱老七的话,朱栓柱心里顿时咯噔一下,可嘴上还是说着:“黄山不就住在你家隔壁吗,你咋还不认得他了?这间屋,他不就是住在这吗?”

    朱老七看了看那间土房,对朱栓柱说:“这是黄老头原来住的地方,他过世以后不就没人住了吗?再说黄家里头,也没有个叫黄山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朱栓柱是个聪明人,他觉得朱老七不像是在说谎,就没敢再问下去。

    等朱老七走了以后,朱栓柱趁左右没人,就凑在黄山家的门缝上悄悄朝屋子里观望,这间屋子一看就是不久前还有人住的样子,地面和床铺都很干净,几乎看不见落尘,在炉灶那边,还放着一个没吃完的咸菜疙瘩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就有几个河工从黄山家门前路过,朱栓柱没敢多待着,赶紧回了自己家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他心里就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。明明前些天黄山还带着村民去看河道,他记得特别清楚,当天晚上,朱老七就走在黄山身边,还和黄山说过话。可怎么到了今天,朱老七却把黄山忘得一干二净了,就像是黄山这个人从来没存在过一样。

    到家的时候,朱栓柱发现村长也在他家里,朱家大哥对他说,村长是来给父亲送魂的。

    朱栓柱问大哥:“怎么是老村长来送魂了,以前不都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说“黄山”,可犹豫了一下,最终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就听他大哥说:“以往不都是老村长来送魂吗,谁家有人过世不请他呀?”

    果然没错,大哥也把黄山给忘了。朱栓柱可是很清楚地记得,过去家家户户死了人,都是找黄山送魂的,就连老村长的孙子去年过冬的时候夭折,也是请黄山给送的魂。

    再后来,朱栓柱渐渐发现,不只是朱老七和大哥,村里人都不记得黄山这个人了,也不记得铁砣子的事,就连河道里冒黄水的事情,都没有几个人记得了。

    村民们的记忆,好像没强行抹去了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段时间,朱栓柱都怀疑是自己出了问题,也许村子里从来就没有黄山这么一个人,他也没有挖出过铁砣子,村民们的记忆没有问题,是他的记忆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直到来年春天,村里头来了一个疯和尚。

    那个和尚是化缘途径此地,他穿得邋遢,脸上粘满了泥垢,要不是他头顶上的八个香点,打眼一看,就是个秃了顶的叫花子。

    他刚进村子的时候,曾有村民想把他赶出去,却被老村长阻止了。

    老村长说,这个和尚可是非同一般,别看他年纪也就三十来岁,可头上的八个戒疤却是很罕见的,就连附近道观里的那些老和尚、大和尚,头上的戒疤也不超过六个。

    当时,村里头有不少人都常去附近的寺庙里供香,虽算不上是忠实信徒,但对佛菩萨终究是信的。

    得老村长一番话之后,村民们就让疯和尚进了村,他原本是来化缘,大家以为,给他点粮食他就走了,可没想到和尚拿了粮食,却不走了,硬是要在村子里住下来。

    那和尚整天疯言疯语的,而且胃口奇大,村民们根本喂不饱他,可老村长对他敬重有加,村民们又不敢将他撵走。

    刚开始,朱栓柱也没把疯和尚当回事,他们家冬天里才发过丧,现在家里头穷得叮当响,左右也没有多余的粮食,和尚也就很少到他们家来。

    有一天,朱栓柱路过黄山家门口的时候,就看见疯和尚站在门前,指着门口大喊:“龙王走了龙王庙,害了黄家的好儿郎。龙王走了龙王庙,害了黄家的好儿郎。”

    反反复复就是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以为和尚的疯病又犯了,都离他远远的。

    只有朱栓柱听出了一些门道,他就想,难不成这个疯和尚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一边这么想着,朱栓柱就凑到了疯和尚身边,他想问问和尚到底发现了什么,可看到和尚那疯疯癫癫的样子,又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这时候,和尚突地将一张脏脸转向了朱栓柱,朱栓柱冷不丁和他的眼神对上,顿时打了个机灵,就觉得那双眼睛好像能穿透他的皮囊,看到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疯和尚一把抓住朱栓柱的胳膊,大声问朱栓柱:“这家原来住的是谁?”

    朱栓柱怯生生地说:“是村里的神汉,离世好些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扯!”和尚瞪起了眼:“这家的儿郎叫黄山,才死了两个月!”

    听到和尚的话,朱栓柱不那么怕了,反倒有些欣喜,他能说出黄山的名字,就说明,朱栓柱的记忆没有出差错,村里头确实曾有一个叫黄山的人。

    但回头一想,疯和尚是打外头来的,怎么会认识黄山呢?

    朱栓柱问和尚:“你也认得黄山么?”

    和尚愣了一下,凑到朱栓柱耳边小声问:“你还记得黄山?”

    朱栓柱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和尚又问他:“那你还记得铁砣子的事吗?”

    朱栓柱依旧点头:“那个铁砣子就是我挖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朱栓柱这么一说,疯和尚的眼睛里几乎放出光来,他连说了三个“好”,又自言自语地说:“老天有眼啊,总算是漏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疯和尚就拉着朱栓柱,拐到了村东的一条小路上。

    这和尚身材消瘦,可力气却奇大,朱栓柱几乎是被他强行拖走的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人叹了口气:“我那时候年轻,只是看和尚疯疯癫癫,就打心底有些怕他,可要不是他,现在这个村子里,可能就没有活人喽。”

    我适时地问道:“那个疯和尚是怎么知道黄山的,他们一早就认识?”

    老人摇了摇头:“他早先也不认识黄山。”

    老人说,当初疯和尚将他拉到那条没人的小路上之后,才对他说,黄山是被铁龙王害死的,他的三魂七魄被困,下不了九泉进不了轮回,见和尚途径此地,才给和尚托了梦,请求和尚帮他解脱。

    另外,和尚告诉朱栓柱,这个铁龙王嗜杀成性,是两千多年前的一个圣女将它镇住,压在了黄河底,而镇压它的关键,就是那个黑色的铁砣子。

    朱栓柱告诉他铁砣子已经不见了,就连铁砣上的铁链都已经锈断。

    和尚说:“那是自然的,黑铁砣本来就是件极阴的东西,见了光就没用了。铁链上也是走了阴气才长了锈。黄山托梦给贫僧的时候,曾说起过,在铁砣子现身的当晚,村里又出了一件怪事,可他没等说完,魂魄又被铁龙王给勾回去了。你说说,那天晚上出了啥怪事。”

    朱栓柱就告诉他,铁砣子出现的当晚其实出了两件怪事,一个是干涸的河道里冒黄水,另一个,就是村子里头出现了血婴。

    随后,和尚就让朱栓柱带他去了那两处冒黄水的河道。

    来到河道跟前,和尚看了看河水,又看看天,看看地,自言自语地说:“冒黄水……这是**外流啊,要是等地底下的**全都流光,铁龙王可就真真是镇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,和尚又问朱栓柱:“你们这一带,什么地方的阴气最重?唉,就是,有什么地方是经常闹鬼的?”

    朱栓柱想了想,对他说:“在河对面有个荒村,听村里的老人说,那地方早年经常闹鬼,可我也没到那地方去过,不知道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和尚拍了拍朱栓柱的肩膀:“你回家去准备两把锄头,再准备一碗半生饭,三更天的时候,贫僧叫你出门。这件事,你知我知,不能让别人知道,切记切记。”

    朱栓柱当时是有些犹豫的,家里头剩下的米本来就没多少了,一碗饭,就是他整整一天的口粮了。

    和尚似乎看穿了朱栓柱的想法,他对朱栓柱说:“你可要想好了,要是没有那一碗半生饭,村子里的人,全都是黄山那样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朱栓柱问和尚:“黄山到底是咋死的?”

    和尚叹了口气,只说了四个字:“扒皮抽筋,疼死的。”

    听和尚这么一说,朱栓柱又想起了那天晚上见到的血婴,浑身上下又是一个激灵。